傳道書

題目

1:1耶路撒冷作王[1]1

本處只作「在耶路撒冷作王」,1:12節加上「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的王」。七十士本在1:1加上「以色列」字樣。除大衛外,只有所羅門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的王--除非1:12的以色列(原文yisa'el)指猶大或放逐期後的社群。所羅門適合本書作者的描述:他有大智慧(1:13, 16),大財富(2:8),許多僕婢,大工程(2:4-6),收集編輯和寫下許多的箴言(12:9-10)。這些都一般建議所羅門是本書的作者。不過,許多學者從文字和歷史的觀點否認所羅門是作者。

大衞的兒子[2]2

或作「大衛眾子之一」。

,傳道者[3]3

原文qohelet的意思頗為費解。動詞qahal是「聚集,傳召」(HALOT 1078-79 s.v.),出自名詞qahal「聚會」(HALOT 1079-80 s.v.)。因此qohelet可指 (1) 聚會的召集人;(2) 首領,發言人,教師,聚會的傳道人;(3) 聚會的成員。本書的它處這字常與「耶路撒冷作王」同用(1:12),他對生命的宣示(傳1:2; 7:27; 12:8),他的智慧的教導和智語的寫作(12:9-10)。故此,qohelet可能是「聚會的首領」或「智慧的發言人」。拉比文學認為本字是「Qoheleth」,是所羅門的傳統姓氏(參拉比文獻Qoheleth Rabbah 1:1:為何他的名稱為Qoheleth?因為他的話在公眾聚會宣示,正如王上8:1所寫)。七十士本譯作「聚會的成員」。英譯本譯本書的書名為「傳道書」Ecclesiastes是希臘本的音譯(希臘文的παροιμιαστής)而不是qohelet的翻譯;這是指他的許多箴言的著作(12:9-10)。動詞qahal用作「傳召」的可見於:「傳召」全以色列(代上13:5; 15:3);「傳召」以色列的長老們(王上8:1;代下5:2);眾支派的長老(申31:28);以色列的諸王(子)(代上28:1);你的眾支派(申31:28);猶大全家(王上12:21;代下11:1);眾百姓(申4:10; 31:12);全會眾(利8:3;民1:18; 16:19; 20:8);全以色列眾子的大會(出35:1;民8:9);大會(民10:7; 20:10);你的大會(結38:13)。這動詞也常用作傳召/聚集百姓舉行宗教的活動(出35:1;利8:3-4;民8:9;申4:10;書18:1; 22:12;王上8:1;代下5:2-3);政治性(撒上20:14);軍事性(士20:11;代下11:1);法庭性(伯11:10)。「傳召」者通常是一個具有統率權威的人:如摩西(出35:1;利8:3;民20:10),摩西和亞倫(民1:18),可拉(民16:19),大衛王(代上13:5; 15:3; 28:1),所羅門王(王上8:1; 12:21;代下5:2),羅波安王(代下11:1)。幾乎每一次這位「傳召者」都是有權人士,向全國作重要宣告,或引領通國作重要的行動。本字同源字也常用作描寫聚會的人聽從「傳召者」之命而聚集(利8:4;書18:1; 22:12;王上8:2;代下5:3)。名詞qahal「聚會,會眾」用作:曠野時的全會眾聚集領受指示或守儀式(出16:3;利4:13, 21; 16:17, 33;民10:7; 14:5; 15:15; 16:3; 17:12; 19:20; 20:4, 6, 10, 12;申9:10; 10:4; 18:16);以色列會眾聚集敬拜(詩22:23, 26; 26:5; 35:18; 40:40; 107:32; 149:1;哀1:10);放逐期後的社群聚集聆聽經文和指導(尼13:1);軍事性的集合和作戰(民16:3; 20:4;士20:2; 21:5, 8;撒上17:47;代下28:14);百姓被傳出庭(結16:40; 23:46-47);法定權(耶26:17;箴5:14; 26:26)。這名稱常用作代表以色列:「以色列的會眾」(利16:17;申31:30;書8:35;王上8:14, 22, 55; 12:3;代下6:3, 12-13);以色列眾子的全會眾(民14:5);神的會眾(尼13:1)。與本字的相連字「招開大會」可見於尼5:7。

的言語[4]4

題目的格式通常是:(1) 作者的「話」;(2) 作者的姓氏;(3) 作者在以色列的社會/政治地位(見箴22:17; 24:23; 30:1; 31:1)。有時作者的資歷也在舊約書卷的題目述出(耶1:1;摩1:1)。Qoheleth(傳道者/教師)在本書末(12:9-12)列出資歷。

引言:虛空之極

1:2傳道者嘆道[5]5

原文作「說」。

:「虛空的虛空[6]6

原文作「虛空之虛空」havel havalim,即「絕對的虛空」。原文文法若在複式字後加單式字,表示是所述之人/事中的最。例如「聖所之聖所」(至聖所);「歌中之歌」(雅歌/最佳之歌);「神之神主之主」(萬神之神萬主之主,至高神至高主)(申10:17)。

虛空的虛空!凡事[7]7

原文kol「每一件,凡」通常是涵蓋和全面性,卻只限於文中所述的題目(BDB, 482, s.v. 2)。故「凡事」是文中所寫的事,而非(普世普時性的)一切事務(參創16:12; 24:1;出29:24;利1:9, 13; 8:27;申2:36;書11:19〔撒下19:31;王上14:26=代下12:9同〕; 21:43;撒上30:19;撒下17:3; 23:5; 24:23;王上6:18;王下24:16;賽29:11; 65:8;耶13:7, 10;結7:14;詩14:3; 49:18;代上7:5; 28:19; 29:19;代下28:6; 29:28; 31:5; 35:7; 36:17-18;拉1:11; 2:42; 8:34-35; 10:17;傳5:8)。所以,「凡/一切」不是絕對性或普世性。文中數次用「凡」指所議的「兩事」(2:14; 3:19; 9:1-2)。因此傳道者/教師所言的「凡」是他指定的「虛空/虛空/」(hevel)。例如,神的大能作為不是「虛空」的(3:1-4:3);敬畏神不是「虛空」的(2:26; 3:14-15; 11:9-12:1, 9, 13-14);以義人身份在神的賜福下享受生命不是「虛空」的(2:24-26; 11:9-10)。只有文中置於「凡」之下的事物,才是在「凡」的範圍下。1:3-15的文義建議1: 2的「凡」指人間的奮鬥/打算;也就是說1:3-15的內容就是1:2的「凡事」。「虛空/虛空」(hevel)在本節的原文8個字中佔了5個字。「虛空」是傳道書的鑰字。本字字根在舊約中用作字意性和喻意性。字意性的使用指風,人的短暫呼吸,消散的氣(雲霧)(賽57:13;詩62:10; 144:4;箴21:6;伯7:16)。這意識下的本字就代表「呼吸/氣息」或風(傳1:14;賽57:13;耶10:14)。字意的解釋就引至形而上的意義:(1) 呼吸/烟霧/風是無形體的,消散的,無實質的,而用指不具體(耶10:15; 16:9; 51:18),「無益」或「無果效」(詩78:33;箴13:11),「無用」(王下17:15;耶2:5; 10:3),「空洞」(箴21:6),「虛空」(哀4:17;傳1:2, 14; 2:1, 14-15);(2) 呼吸/烟霧/風是短暫的迅過的──故有「暫時」和「快過」的含意(箴31:30;傳6:12; 7:15; 9:9; 11:10;伯7:16);(3) 呼吸/烟霧/風是看不見的,而有「隱藏」,「黑暗」,「難以明白」,「謎團」的觀念(傳11:10;參HALOT 236-37 s.v.;BDB 210-11, s.v.)。這以形而上的意識有以下的同義詞:tohu「空無,虛枉」(賽49:4),riq「無益/無用」(賽30:7;傳6:11),lo'ho'il「無值,無利(潤)」(賽30:6; 57:12;耶16:19)。這些字用作「日子短少」,「年日如影兒過去」(傳6:12);用指青春和勇力(11:10);用指生命(6:12; 7:15; 9:9)。傳道書最常與本字的平行句是「捕風」(reut ruakh「追逐風」),用於2:11, 17, 26;7:14;「有何益處」/「毫無價值」(mah-yyitron或en yyitron),用於2:11; 3:19; 6:9;用指生命之謎於6:2; 8:10, 14;和「隱藏的未來」(11:8)。本字常是良善,利益,益處,利潤,得著等字的對極。又因「風」有「虛空」的含意,故「這是虛空」常與「有如捕風」同用(1:14, 17; 2:11, 17, 26; 4:4, 6, 16; 6:9)。本字雖然是傳道書的鑰字,但不應每處用同樣的譯法。「凡事都是虛空」是本書的主題。本句用在起首的1:2和結尾的12:8,涵蓋全書。一切在1:2-12:8的描述都支持1:2節的命題。除了少數的例外(如2:24-26; 3:14-15; 11:9-12:1, 9),一切在1:2-12:8的描述都可看作「虛空/虛空」(hevel)。

都是虛空!」

自然界說明的虛空

1:3一生勞碌,一生耕耘[8]8

或作「人在地上的一切辛勞」。原文直譯可作「人的辛勞,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辛勞」。譯作「就是」的字,有學者認為不是古字,故而本書是後期之作,而非所羅門所寫。但撒母耳記,列王記指出「就是」是以色列國北方的用語(不是南方),故只可說本書不是在南方省份寫成,而不應看作後期作品。原文amal「辛苦」,原文「他辛勞的一切辛勞,有甚麼益處呢?」疊字是強調。人的一切奮鬥(耕耘)和辛勞並不能產生任何有終極價值改革世界的事。人的一切辛勞而獲得的只是辛勞疲乏而已。人類因為罪的緣故,「辛勞/勞苦」就成了咒詛(創3:17-19)。雖然傳道者沒有得著啟示,但有一天神會救人脫離這困境;在未來的國度,人的努力不再是「辛勞」,而是有效益的有成就的和可享受的(賽65:17-23)。

有甚麼益處呢[9]9

原文yoleron「益處」是傳道書中對人類行動的最終效應的評估。雖然傳道者承認某些比對性的「益處」(如光勝過黑暗,智慧勝過愚蠢),但他否定人類奮鬥的最終的「益處」(參2:11, 15)。

1:4一代過去,一代又來[10]10

原文holekh「行走,去」和ba「去」,都強調延續性不斷的動性。字根halakh用於本段的1:4, 6上, 6下, 7上中下,強調自然界不停止不中斷的一切運行。縱管自然界的不停,卻沒有完成的,得著的,或暫有歇息。「去」開始指世代/人,以後通用指自然界──作為人類奮鬥虛空的圖解。1:4-11的單調就是人行動的單調循環──重複卻無真正的攺變。人各世代的運作也沒有新的成就。

地卻長存[11]11

原文olam有多種意義:(1) 不定時的:「長期」,有永久永恆之意;(2) 未來時間的:將來的事;(3) 過去式的:「遠久之時」,史前時代(HALOT 798-99;BDB 761-63)。本字也可指延續性的不定期;本字是在這意識下指事物長期性的不變:指地(1:4);指諸天(詩148:6);廢城(賽25:2; 32:14);荒蕪之地(耶18:16);國家(賽47:7);家庭(詩49:12;賽14:20);掃羅王朝(撒上13:13);以利家(撒下2:30);國與國不斷的為敵(結25:15; 35:5);會中排除的列國(申23:4;尼13:1);永久的斥責(詩78:66)。

不變。

1:5日頭出來,日頭落下[12]12

以日出日落形容人世代的來去。原文用的是ba「去」,與上節同字;造成人類奮鬥和日出日落的比較。日頭的不斷的升起落下與人世代的來去似乎都是徒然無功。

急歸[13]13

原文sha'af「急忙,喘息」有三重的解釋:(1) 喘氣;(2) 喘著追逐,渴求;(3) 怱忙(HALOT 1375 s.v. שׁאף;BDB 983 s.v. I שָׁאַ)。本動詞可作「喘氣」如婦人在生產之時(賽42:14);「喘氣追逐,渴求」(伯5:5; 7:2; 36:20;詩119:131;耶2:24);「疲勞而喘氣」(耶14:6;傳1:5)。本處是人性化的日頭因疲勞而「喘氣」趕回目的地。本處文法表示延續性長久性的行動。像日頭一樣,人──雖盡力──永遠攺變不了任何事;他辛勞所成就的只是累極自己。

再出之地[14]14

「再出之地」強調太陽被鎖在一永不攺變,單調的循環:升起落下,升起落下。

1:6風往南颳,又向北轉,

不住地迴旋[15]15

原文字根savav「轉圈」。本節連用4次。這四重字的使用指出風也是鎖在一永無止息的循環。縱管風無定向,其實也無新的發生。不斷變動的風也不能否定被鎖在重複循環的事實──無新事的出現(1:9-10)。

,來去轉行原道[16]16

原文shav出自shuv「歸回」,與savav「轉圈」為諧音字。

1:7江河都入[17]17

原文作「去到」,「走向」,強調延續不斷長期的動作。本處有將江河人性化的意味。傳道者/教師將流水比作「行走」,引出人的行動(1:4)和自然界的行動(1:5-11)的比較。

海,海卻不滿;

江水流經之地,江水再流[18]18

原文作「他們又回來走到那裏」。shavim「回來」(陽性複式)出自shuv。本字字根在1:6-7重複使用,強調自然界的一切(如風和水)都重複的動作。一切重複的循環攺變不了甚麼;一切的恆動產生不了新事。本節不是指蒸發和回至地下水的過程,而是描寫水流不斷的注入海中。所有水的行動──不停的重複和不斷的流動──也是一事無成。

1:8單調[19]19

原文作「這些事情」devarim(davar的陽性複式字)通常指「話語」,但也可指行動和事件。本處的文義清楚是說「事情」;「已有定必再有,已做的將必再做」(1:9)。「事情」也有「出現」,甚至(自然)「現象」之意。

令人困倦;人不能說盡[20]20

或作「無人能受得住去形容」。本句可能指傳道者/教師在日頭風和水之外還有其它的例子;不過舌說不盡,眼看不盡,耳聽不盡這些不斷的虛空的行動的例証。

眼看,看不飽;耳聽,聽不足[21]21

原文male「充滿,滿足」。7-8節的重複使用形成人類的成就和自然循環的比對:許多行動卻無持久效應。1:7節的male「(填)不滿」,和1:8節的velo-timmale'「永不滿足」描寫人辛勞的徒勞無功:耳朵永不因聽見而滿足。

1:9現有的事,後必再有;

已行的事,後必再行;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1:10豈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說[22]22

或作「即使有人可以指出」。七十士本作問話式:「難道有任何事可被說成...?」(KJV, ASV, RSV, MLB, NEB, NASB, NIV, NRSV)。傳道書卻常作肯定式(「有」)(2:13, 21; 4:8-9; 5:13; 6:1, 11; 7:15; 8:6, 14; 9:4; 10:5)。數譯本採用這觀念而譯成「有些事」:「即使我們可說的事」(NAB);「人可能說出一些事...」(Moffatt);「有時會有現象,他們說...」(NJPS)。

:「這是新的!」

那知,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23]23

本句不是否定人的創造力,只是他所成就的至終的「新」。例如:人類登陸月球和發現美洲新大陸(不同的旅行方式,不同的交通工具和不同的抵達地點),基本上是同樣的行動和結果。

1:11已過的事蹟,無人記念[24]24

有譯本認為「事蹟」是「人物」而譯作「古代人」(NEB, NAB, NIV, Moffatt);「上古之人」(NRSV);「早期的人」(NJPS);「以前的世代」(ASV)。不過本字也有「事蹟」的語氣(HALOT 1168 s.v.),故有譯本作「從前的事」(KJV, RSV);「先前的事」(NASB)。1:11也提到未來的世代,他們「記不起」的是過去的「事蹟」。1:3-11集中在人類的成就,即已過的「事蹟」。

將來的事蹟[25]25

原文作「必有的末後之事」。akharonim「將來的事」或「後面的」。本字此處是陽性複式,可指:(1) 將來的世代(申29:21;詩48:14; 78:4, 6; 102:19;伯18:20;傳4:16);或 (2) 將來的事蹟(尼8:18;BDB 30 s.v.)。BDB 30 s.v. b. 建議本處是「將來的世代」,但HALOT 36 s.v. 2.c. 建議是「將來的事蹟」。正如上註解,本處可能指「事蹟」而非「世代」。「過去」和「未來」的事蹟形成兩極,包括世界人類過去的一切成就和尚未完成之事。

,後來的世代[26]26

原文作「將來要來的也必不記念他們」。根據傳道者/教師,日光之下並無新事(1:9)。人間所謂新的事蹟只是過去的世代忘記了在他們以前所發生的(1:10-11上)。將來要發生的事也照樣被當世代以後的人遺忘(1:11下)。

也不記念[27]27

古卷無「記念」字樣。

世事成就的虛空

1:12我傳道者在耶路撒冷以色列的王。

1:13我決心[28]28

原文作「一心」。

仔細[29]29

原文作「以智慧」,即從哲人所觀察的原則下仔細反想。

尋求查究[30]30

原文作「尋找和搜索」;同義字的連用強調「尋找」的力度,而非兩字的差別。「查究」的字意是「調查」,「考証實據」和「與目擊者面談」(士6:29;申13:15; 17:4, 9; 19:18);喻意性的是「查究」抽象的概念(傳1:13;賽1:17; 16:5;詩111:2; 119:45)。同樣的,動詞「尋找/發現」也有探索地區的字意(民13:16-17; 14:6, 34-36;伯39:8),和腦中的思考的喻意(傳1:13; 7:25; 9:1)。

天下所成的一切[31]31

傳道者/教師說他的仔細查考地上的一切成就。他以王的身份查遍別人看不到的史籍檔案。

事。

乃知[32]32

或作「我定論如下:」;原文無此句。

 神叫世人所致力經營[33]33

或作「使他們忙碌於...」。原文`anah連於名詞inyan「業務,職業,事務」(本節也出現)。動詞anah是「致力,忙於」。本希伯來字與阿拉伯文的「努力,擔憂,關注」有關。

的是極重的事務[34]34

原文inyan ra「爛攤子,可憂的事務」;本字只見於傳1:13; 2:23, 26; 3:10; 4:8; 5:2, 13; 8:16;與4:8的hevel「虛空」和5:13的「致命(的不幸)」平行。inyan「業務,生意」指人所致力的事。諸英譯本在此有不同的創作性的翻譯:「苦痛的經營」(KJV, ASV);「可憐的經營」(YLT);「苦痛的職業」(Douay);「可憐的生意」(NEB);「可憐的事務」(Moffatt);「無人言謝的事務」(NAB);「煩憂的事務」(NASB);「吃力的事務」(MLB);「不愉快的生意」(RSV, NRSV, NJPS);「重擔」(NIV)。

1:14我見日光之下人[35]35

原文無「人」字,加入以求清晰。

一切[36]36

「一切」如在1:2(原文hakkol)指文義引用的題目。1:12-15有如1:3-11集中於人類的成就;這從反覆使用的字根'asah(做,工作,成就,達到)清楚地看到。

的成就[37]37

原文無「成就」字樣。

都是虛空[38]38

原文hevel「虛空,無益,無果」。參1:2註解。

,有如捕風[39]39

原文無「有如」字樣。

1:15彎曲[40]40

原文meuvval「折彎的,扭曲的」,指生命中不規則的,人類企圖達到有終端價值的成就的障礙。

的不能變直[41]41

7:13有此平行句;該處神是主詞:「神使為曲的,誰能變直呢?」

沒有[42]42

原文khesron是「少了的,沒有的」。相關動詞khasar是「缺少,需要,減少,減數(量)」;相關名詞khosar是「有需要者」;khesar是「窮困,需要」。這種的「少」是指「沒有」(數量中的零),而不是「少數」。七十士本誤作usterima「不足之數」而作「不足之數不能被清點」。大多數英譯本譯作「所缺少的」(RSV, MLB, NASB, NIV, NRSV);「欠缺」(NJPS);「所需要的」(KJV, ASV);「不在的」(NEB);「不見的」(NAB)。

的不能補足[43]43

原文作「不能被數點」(KJV, ASV, RSV, MLB, NEB, NASB, NIV, NRSV, JPS, NJPS)。不過「數點」也有「不能補足,故而不能數點」之語氣。NAB譯作「所沒有的無法供應」。

聰明的虛空

1:16我心裏想:

「我得了大智慧[44]44

原文作「我作成和增添了智慧」。「作成」和「增添」是連用字,指傳道者/教師是耶路撒冷有史以來最有「智慧」的人。

,勝過耶路撒冷的前任眾君王,

我得了許多的智慧和知識。」

1:17我決定[45]45

原文作「一心」。

察明智慧的益處[46]46

原文無「的益處」字樣,加入以求清晰。

,和知識勝過愚昧的行為理念[47]47

原文sikhlut「愚昧」和holelot「愚蠢」是同義字。「愚昧」也是指「愚昧的行為」,「愚蠢」是「愚蠢的理念」和「頭腦的盲目」(HALOT 242 s.v.);傳道者/教師用這兩名詞指愚蠢的理念和自我放縱的歡悅(如2:2-3, 12-14; 7:25; 9:3; 10:1, 6, 13)。

結果[48]48

原文作「我知道」,或作「我的結論是:」。

[49]49

原文gam「連」,用以加強語氣。

這努力也如捕風。

1:18因為多有智慧,就多有挫折;

加增知識,只加增煩惱[50]50

或作「頭痛」。

縱情的虛空

2:1我心裏想:

「來吧[1]1

原文lekhah「來」,通常用作為引句(創19:32; 31:44;士19:11;撒上9:9-10; 11:14;王下3:7;詩66:5;歌7:12;賽1:18; 2:3;彌4:2)。這種起句通常是邀請讀者探取對受言人有益的行動(有時也包括發言人)。本處是傳道者人性化自己的心對自己說話。考察縱情的目的是為了傳道者/教師的益處。

!我以[2]2

原文anassekhah指出發言人的決心。Nasah是「測試,測驗」(士6:39;傳2:1; 7:23;但1:12, 14)。本字動詞「測試」是「察看」和「查究」的同義詞。

縱情試試[3]3

原文作「我以喜樂測試你」。「喜樂」(原文simkhah)有兩重意義:(1) 傳道者/教師確定的好的合理的生命中的享受(5:17; 8:15; 9:7; 11:8-9),是神賜給得蒙喜悅的人的(2:26; 5:19);或 (2) 愚昧的喜樂,縱情,無聊的製造歡愉(2:1-2; 7:4)。本句既與下節的「歡笑,無聊的製造歡愉」平行,而這些詞常用於宴會,喝酒和娛樂的場合,建議本處有負面的喜樂的內涵。本句「測試」的對象應不是傳道者,而是傳道者「測試」喜樂(縱情)。

,看是否值得[4]4

原文作「看甚麼是好的」。本句在2:1-3用了兩次,是傳道書本段的鑰句。傳道者想找出「製造歡愉」對人類是否有價值。

。」

誰知[5]5

原文作「看哪!」

,這也是虛空[6]6

參1:2註解。

2:2我指宴樂[7]7

原文sekhoq「歡笑」有四重意義:(1) 歡樂的笑(詩126:2;箴14:13;伯8:21);(2) 無聊的笑,作樂(傳2:2; 7:3, 6);(3) 娛樂,比賽類(箴10:23;傳10:19);(4) 恥笑,譏誚,笑柄(耶20:7; 48:26-27, 39;伯12:4;哀3:14)。傳道書的文義通指縱情的宴飲,無聊的作樂歡聚(傳2:2; 7:3, 6; 10:19)。「宴樂」適合本處文義。

說:「這是狂妄」;

論縱情[8]8

參2:1註解

說:「一事無成[9]9

原文作「成就了甚麼?」(創1:19; 18:14, 17;申7:17;撒上2:25;伯40:2;詩56:7; 90:11; 94:16; 106:2;傳3:21)。

!」

2:3我深深思想[10]10

原文作「我內心察究」。原文動詞tur「找出,探測,探索」,用在舊的形容:(1) 探測或探索某一地區(民13:2, 16-17, 21, 25, 32; 14:6-7, 34, 36, 38;伯39:8);和 (2) 心中的考驗探索行動的步驟或效應(傳1:13; 2:3; 7:25; 9:1)。傳道者/教師只是心中探索縱情於酒的效應,並沒有真正的酗酒。

,縱情於酒對自己的效應[11]11

或作「我想以酒取悅我的肉體」。「取悅」或作「吸引,拖,拉,抓住」。本處有盡情盡力復興肉體之意。「自己」原文作「我的肉體」,代表全人。

(我心卻仍以智慧引導我[12]12

傳道者指出他在這過程中從未失控;這只是他心中的測度,沒有實在的縱情於酒或愚昧。

和愚昧行為[13]13

原文作「擁抱愚昧」,即接納或採取愚昧的道德觀和舉止(伯17:9)。

的效應,

使[14]14

或作「直到」。

我或能發現,世人在短暫的一生中,

做何事為有益[15]15

原文作「使我能見好在那裏?」或作「甚麼是好的?」

物質主義的虛空

2:4我為自己增添產業[16]16

或作「工作/成就」。原文ma'asay「我的工作」可指:(1) 大的工程;或(2) 產業。諸英譯本沿用兩者:「工作」(KJV, NEB, NAB, ASV, NASB, MLB, RSV, Dovay, Moffatt);「工程」(NIV);「產業」(NJPS)。本段(2:4-11)以動詞gadal「增添」串連和蓋括。本字在2:4起句,然後重複字根以不同形式出現(名詞:工作;動詞:做,造,買),貫澈全段(2:4-6, 8, 11)。原文的「為自己」在2:4-8重複8次,強調傳道者沒有否定任何的購獲。他放縱自己獲得一切心所願的。作為君王的他有豐富的資源,容許他無限的機會放縱自己。他能隨心所願而得,他也如此行了。

建造房屋;栽種葡萄園;

2:5設計[17]17

原文作「造了」。

園囿[18]18

或作「花圃」,包括果樹(參創2:8-9)。原文pardes「園子,樹林」是外語借用字,只見於希伯來文聖經中3處(歌4:13;傳2:5;尼2:8);波斯文的pairidaeza專指君王和貴族的「御花園」;巴比倫文的pardesu「奇妙的花園」也是指「御花園」。本詞延入希臘文而為paradeisos「圍住的園,樂地」,指波斯君王們的「御用園」。希臘詞延入英文而成paradise「樂園」。

在其中栽種各樣果木樹。

2:6挖造水池,

用以澆灌叢叢的樹木[19]19

原文作「澆灌樹林」。

2:7我買了僕婢,也有生在家中的僕婢[20]20

原文作「本家的兒子」,指生在主人家中,生為奴婢的男女僕(如創15:3的大馬士革人以利以謝)。

又有許多牛羣羊羣,多過在耶路撒冷的前任眾王。

2:8我又為自己囤積金銀,和從君王並各省取得的珍寶[21]21

原文segullah「私有珍寶」,指王的「私庫」非為國有。原文的「君王和省份」指是其他君王和省長的進貢。見T. Longman III, Ecclesiastes [NICOT], 92。

又得唱歌的男女,世人感官所喜悅[22]22

原文作「人的兒子感官的喜悅」。ta'anug有三重意義:(1) 奢華,安舒(彌2:9;箴19:10);(2) 性愛的喜悅,快樂(歌7:7);(3) 小巧,女性的(彌1:16);見HALOT 1769 s.v.;BDB 772 s.v.。相關的形容詞(anog「得竉」;「小巧玲瓏」)用作描寫受竉愛的女人(申28:56),描寫人性化的巴比倫為纖巧的婦人(賽47:1),諷刺柔弱的男人(申28:54);見HALOT 851 s.v.;BDB 772。相關的名詞('oneg 「歡娛」,「難以形容的歡樂」,「纖巧」)和動詞(柔軟,細緻,可悅的)。傳2:4-11的文義指「奢侈」,如NJPS所譯的「凡夫俗子的奢華」,或如KJV, NASB作的「人的歡愉」。

的,許多美麗的妃嬪[23]23

原文shiddah veshiddot其意不詳,因shiddah一字只見於本處。本詞有四種解釋:(1) 大多數學者認為指妃嬪,連於人感官的喜悅。這譯法又有4種變化:(a) 情婦;(b) 德國學者認為是亞述文的sadadu「愛(人)」;(c) Ibu Ezra認為是擄掠所得,即強搶而得的女子,即內宮的住客;(d) BDB連此字於希伯來名詞shad「胸脯」(賽28:9;結16:7; 23:3, 21, 34;何2:4; 9:14;歌1:13; 4:5; 7:4, 8-9; 8:1, 8, 10;伯3:12),加上這也是阿拉伯文「胸脯」的字根。這就是以「胸脯」代表女人的用法。大部份的英譯採用這延伸法:「許多妃嬪」(NASB, RSV, NRSV),「一妻及多妻」(YLT),「大量的情婦」(MLB)...等;(2) NJPS連於希伯來文的「堅固盒子,箱」,而作「一箱又一箱的凡夫俗子的奢華」;(3) KJV和ASV用本詞連在下句的「男女的歌者」而譯為「諸般樂器」,但現代希伯來無此佐証;(4) 七十士本連本詞於阿拉伯文字根「倒(酒)」而譯成「男女侍從」。文句的結構是簡單的連接上句的「世人感官所喜悅的」;但本詞直譯的:「一個又一個的胸脯」可作「胸脯之胸脯」或「胸脯中之胸脯」。這用法有時指「許多」,有時指質量的「最」。故「許多的妃嬪」可作「最美麗的妃嬪」。古代近東區的侍妾是奴婢身份,是主人法定的財產,主人有權和她們發生關係。侍妾的地位稍高於奴僕,但不是自由的,也沒有妻子的法定權益。某些情形下,侍妾的子女可與主人妻子所出享有同樣的繼承權。士師時代之後,侍妾只是皇家的專有權,而譯作「妃嬪」。

2:9這樣[24]24

本節是2:4-9的總結。

,我就日見昌盛[25]25

原文作「我成偉大我又超越」。「偉大」和「超越」是連用詞,而作「遠遠的大於」。

,遠勝全部以前在耶路撒冷的君王,

我卻仍保持我的客觀[26]26

原文作「但我的智慧依然為我站立」;意指:雖然有大財富,他智慧的洞察仍存。

2:10凡我眼所求的,我沒有留下不給他的;

我心所樂的,我沒有禁止不享受的;

於是我的成就帶來歡樂,

這就是我一切勞碌的報酬[27]27

「報酬」原文作「份」。

2:11但當我思想我的成就[28]28

原文作「我手所作的一切」。

和為了成功所受的辛勞[29]29

原文作「我為辛勞而做的辛勞」。疊字強調傳道者所付出的辛勞。

我斷定[30]30

原文作「看哪!」

:「一切[31]31

參1:2註解。

的成就和擁有[32]32

原文無「擁有」,加入以求清晰。

,至終[33]33

原文無「至終」。

毫無益處,

有如捕風!

日光之下,從它們是一無所得[34]34

原文yitron「利益」有兩重意義:(1) 「從其而得到」,結果(傳1:3; 2:11; 3:9; 5:8, 15; 7:12; 10:10);(2) 「利潤/益」,上風(傳2:13; 10:11)。字面的意義是「利潤」;喻意性是「益處」,「優勝」。本句是:雖然有些事物比其它的(較)有益處(如2:13:光勝黑暗,智慧勝愚昧),但人的辛勞因有死亡,而終究無益。

。」

智慧勝過愚昧

2:12我轉念思考[35]35

原文作「轉看」。

智慧、和愚昧的行為理念[36]36

參1:17的同樣表達。傳道者在2:1-11評估作樂的優點(2:1-3),大事的成就(2:7-8),世上的獲得和成就(2:9-10)。現在,他思考有智慧的過活,而不專心於無聊的縱情。

因為王[37]37

本處的「王」指傳道者/教師自己。

的繼承人,除了王所作成的,還能做甚麼呢?

2:13我便看出智慧勝過愚昧[38]38

原文作「智慧比愚昧更有利益」。

如同光明勝過黑暗。

2:14智慧人看見他的去處[39]39

原文作「頭上有眼睛」;指智慧人有思想和靈的感官,「眼」代表「眼見」和「洞察」。

,但愚昧人行在黑暗裏。

我卻看明這兩等人都有同一命運[40]40

傳道者說的同一「命運」指死亡。

2:15我就心裏想:「愚昧人的命運,連我也是一樣[41]41

傳道者嘆息的不是智人愚人有一樣的結局,而是他──智者中之最──也比最愚昧的人好不到那裏。

我得了大[42]42

「大」原文作「過度,太多」。Yoter這形容詞與利益相連;故作者用本字連於本段「利益」的主題:智者在相對之下勝過愚人(2:13-14上);但卻無至終的益處,因兩者有同一命運(死亡)(2:14下-15上)。因此,傳道者得來的龐大的智慧(1:16; 2:9)是「過度」的,遠超於勝過愚昧的優勝度。這卻不能救他脫離與愚人相同的命運。他盡力獲得智慧,卻得不著至終的益處。

智慧又有何益處[43]43

原文作「我過度的智慧是為何呢?」

?」

於是我嘆息道:「智慧的益處至終是毫無意義!」

2:16因為智慧人和愚昧人一樣,不被人長久記念,

因為日後都被忘記。

可歎[44]44

原文ekh「唉!」是哀悼時的用語(撒下1:19;賽14:4, 12;耶2:21; 9:18;結26:17;彌2:4)。

智慧人死亡,與愚昧人無異!

2:17我所以恨惡性命[45]45

原文hakhayyim「生命」,指與「生命」有關的事物;就是人在世上一切的成就都是無益和虛空。

,因為在日光之下所發生的事[46]46

原文作「所作的事」。「事」不是2:1-11的人類的成就,而是替死亡毀壞任何智慧優勝愚昧的相對益處(2:14上-16)。傳道者形容死亡為作在人(間)的事(蹟)。

,我都以為可怕;

一切智慧的益處[47]47

「一切」是「一切」相對的益處。

都是虛空──如同捕風。

勞碌的虛空

2:18我討厭我勞碌的果效[48]48

原文無「果效」,加入以求清晰。

就是我在日光之下辛苦所得[49]49

原文作「我恨惡我辛勞而得的辛勞」。amali「我的勞碌」在2:18-21反覆使用;每次都以「勞碌」代表「勞碌的果效」。這代用法由以下因素指出:(1) 我必要留給(原文有「留它給」2:18); 2:21的「留(它)給」指財富(勞碌的果效);(2) 2:21的「遺產」(原文作「他所不勞而獲的(它)」);(3) 2:18節傳道者一面享受他的「勞碌」(的果效);一面又為他「勞碌」(的果效)絕望(2:20)。

的,

因為我必要留下給[50]50

原文「留下」有「帶不走」之意。

我的繼承人[51]51

原文作「我以後的人」。

2:19那人是智慧是愚昧,誰能知道?

他竟要主宰我勞碌所得的,

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用智慧所得的!

這也是虛空。

2:20故此,我對所有勞碌的果效絕望,

因我在日光之下是如此的辛勞。

2:21因為人用智慧、知識、技巧所工作得來的,

卻要留下給不勞碌的人為遺產。

這也是虛空,可怖的不公平[52]52

原文ra'ah「邪惡」;本處可能指「不幸」(HALOT 1263 s.v. 4רָעָה)或「不公平,錯」(HALOT 1262 s.v. 2. רָעָה. b)。本詞ra'ah rabbah指「大不公」,「大不幸」(參2:17; 5:12, 15; 6:1; 10:5);NAB, NIV, MLB作「大不幸」;NEB作「完全錯誤」。18-21節分成兩個單元(2:18-19和2:20-21),每單元都有平行的結構:(1) 引言式的嘆息:「我討厭我勞碌的果效」和「我對 ...絕望」;(2) 嘆息的理由:「我必要留下給...」和「卻要留下給...」; (3) 繼承人的描寫:「誰知道他是智慧是愚昧?」和「不勞碌/他不勞而得」;(4) 結論:「這也是虛空」和「這是虛空,可怖的不公平」。

日勞夜憂

2:22人在日光之下從他一切的勞力,

和隨伴的焦慮,得到甚麼?

2:23因為他整天[53]53

原文作「所有的日子」。

的工作,所生的痛苦和挫折[54]54

本節的結構有兩種不同的譯法:(1) 「他所有的日子都是痛苦,他的工作是挫敗」;(2) 整天,他的工作是痛苦和挫折。(2) 較為可取,因下句的「夜間」和「整天」對比。本節引出矛盾的對照/比較;就是人肉體白日的辛勞和晚間情緒的焦慮連接。即使在夜間,他也不得安寧。

連夜間心也不安!

這也是虛空!

享受工作及其果效

2:24人莫強如[55]55

2:1-26集中在人辛勞的虛空,結論是人唯一真正的報酬在於辛勞中尋得享受(2:10, 24-26)。本段與人的內在罪性無關。

吃喝,且在勞碌中享受[56]56

原文作「使他的靈魂見到好處」;ra'ah tov「見好處」指「尋得享受」(3:13; 5:17; 6:6);與3:12-13及5:17-18的「喜樂於」和「享受」平行。原文的「靈魂」是以部份代表整體,即全人(參民23:10;士16:30;詩16:10; 35:13; 103:1)。

我也看出能享受[57]57

原文無「能享受/享受的能力」字樣。

是出於 神[58]58

原文作「出自神的手」。「神的手」描繪神的供應和賜與(E. W. Bullinger, Fiqure of Speech, 878)。「神的手」常指神恩惠(代下30:12;拉7:9; 8:18;尼2:8, 18;見BDB 390 s.v. 1. יָד.e.2.)。

2:25因為離他以外,

無人能吃喝享受[59]59

原文作「誰能夠?」無「吃喝」字樣。

2:26因為 神喜悅誰[60]60

原文作「在他(神)面前為好的人」或「得神喜悅的人」。

,就給誰智慧、知識和喜樂;

但罪人, 神使他囤積[61]61

原文將人累積辛勞的果子與農夫的儲量比較。不同的是罪人的「囤積」卻不能保証未來的穩妥。

財富──

只是給了[62]62

原文在本節用了3次「給」,形成諷刺句:神「給」義人能享受工作的果效,卻「給」罪人將財富「給」義人的任務。

 神所喜悅的人。

惡人的工作[63]63

原文作「這」,應指「惡人的工作」。惡人的事務是無益的:他辛辛苦苦地積財,只能眼見他勞碌的果效給了別人。2:24-26上的義人在神恩賜下所享的辛勞的成果不在「這」之內。

也是徒然──如同捕風。

萬事都有定時

3:1凡事[1]1

本節的體裁是:ABA'B':(A) 凡事;(B) 定期;(A') 天下萬務;(B') 定時。「凡事/天下萬務」必定是指人生的各樣的情況和所發生的事蹟。

都有定期[2]2

原文zeman是「指定時間」或「指定鐘點」(HALOT 273 s.v.;BDB 273 s.v.;見傳3:1;斯9:27, 31;尼2:6),例如:猶太節期的「定期」(斯9:27, 31),尼希米制定離書珊城的「日期」(尼2:6),和猶太法律所制定的月份的開始。「定期」用與「定時」平行。「定」可能與「計劃」相連(伯17:11;HALOT 272 s.v. 1),或是「目的」。例如:神的目的(伯42:2;耶23:20; 30:24; 51:11),人的計劃(賽5:12;見HALOT 566 s.v.;BDB 273 s.v.)。1-8節是神指定的人類各種活動的時間表,或是人自定的最合宜的時間。9-15節指出神是人類歷史發生的一切的最終負責者。本段明顯地指出神的主權和人的責任的平衡。人做出神的意願,但人也做自己喜歡的(見「萬務」註解)。

天下萬務[3]3

原文khefets「事情,事務」有廣泛的定義:(1) 喜悅:歡樂;(2) 喜悅:心願,渴望;(3) 善的悅樂:定意,目的;(4) 寶石(珍飾),即人所喜愛的;(5) 事務,事情,代表「人所愛做的」(傳3:1, 17; 5:7; 8:6;賽53:10; 58:3, 13;詩16:3; 111:2;箴31:13;見HALOT 340 s.v. 4;BDB 343 s.v. 4)。本字也用作指「神所喜愛做的」(神的計劃),見士13:23;賽44:28; 46:10; 48:14;BDB 343 s.v.)。神的主權的主題透澈在3:1-4:3;3:1-8的內容卻集中在人所計劃和有目的的行動。七十士本譯本字作paragmati「事」。諸英譯本將本字譯如:「每一目的」(KJV, ASV);「每一件事」(NASB);「每一喜悅的」(NASB旁註);「每一事務」(NAB);「每一事」(RSV, NRSV);「每一行動」(NEB, NIV);「每一項目」(MLB);「每一經驗」(NJPS)。

都有定時[4]4

原文`et「時間的定點」有兩類意義:(1) 一件事的時間;(2) 為了一件事的時間(BDB 773 s.v.)。後者又可分成:(a) 一般時間;(b) 合宜時間;(c) 指定時間;和 (d) 不定時間(傳9:11)。本處是指一件事「合宜適當」的時間(HALOT 900 s.v. 6;BDB s.v. 2.b)。舉例:「大雨的時令」(拉10:13);「列國受罸之期」(結30:3);「凡事都有定期」(傳3:1);「山羊生產之期」(伯39:1);「按時的秋雨春雨」(申11:14;耶5:24);「收莊稼之期」(何2:11;詩1:3);「按時的食物」(詩104:27);「不知道自己的定期」(傳9:11);「正確的時候」(傳8:5)。參HALOT 900 s.v. 6。

3:2生有時[5]5

或作「被生」。

,死有時[6]6

傳道者在3:2-8用了14組的兩極的對照;涵蓋兩極間的一切(即全部);參申6:6-9;詩139:2-3(見Bullinger, Figure of Speech, 435)。

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3:3殺戮有時,醫治有時;

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3:4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3:5拋去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

擁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3:6尋找有時,放棄有時[7]7

原文leabbed「失去」(參耶23:1)與baqash「尋找」相對。「失去」是看如「丟去」之意(放棄)。(R. J. Williams, Hebrew Syntax, 28, §145IBHS 403 §24.2g)。

保存有時,丟棄有時;

3:7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3:8愛有時,恨有時;

爭戰有時,和平有時。

人不能知 神的定時

3:9這樣看來,做事的人[8]8

原文ho'oseh「做事的人」。本字巧用在全段各種「做」的動作。在神指揮下的人間事務,人的努力攺不了任何的事。

在他的勞碌上有甚麼益處呢[9]9

人在勞碌下可能得到的,都因對神的供應的無知而化為烏有。

3:10我見 神叫世人勞苦,

使他們忙於經營。

3:11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

但他也將無知[10]10

原文作「黑暗」;可能指「永恆」或「未來」。原文olam一字頗引爭議。本字可作:(1) 無知;(2) 時間性:(a) 永恆,(b) 未來;(3) 知識(不大可能)。這些選意的各種辯論可總結如下:(1) 本字是「存在期;永恆」一字的誤寫(參傳1:4; 2:16; 3:14; 9:6; 12:5;見BDB 762 s.v. III 2.k)。在這思路下,又有數種變化。(譯者按:文字變化及延伸從略)。(a) 世界的期限;放逐期後的希伯來文的「世界」代表彌賽亞時期,或作「將來的世界」。七十士本及Vulgate認同此說。數英譯本譯為「世界」(KJV, Douay, ASV旁註);(b) 不定的無限的未來。這論點是神給人類對自己有超短暫性的意識(有關自己和成就)(D. R. Glenn, "Ecclesiastes", BKCOT, 984)。大多數的英譯沿此思路而作「無時間性」(NAB);「永遠」(RSV, MLB, ASV, NASB, NIV, NJPS);「過去和未來時間的意識」(NRSV);(c) 其他的學者認為這只是「不定的未來」:「將來之事」(如HALOT 799 s.v. 2;BDB 762 s.v.III 2.a;THAT 2:241)。這論點是神不但註定人一生中所發生的一切事(3:1-8),也讓人注滿了發現未來事情的熱衷,特別是自己一生各事的配合(3:9-11)。這論點與神指揮人類事務發生於合宜的時間(3:1-10),和人對自己未來的「無知」相當吻合(3:11下)。傳道者在它處也強調人不能知道自己的將來(如8:7, 17)。這思路少被採納:「未來」(NJPS旁註);(2) 第二類觀點說本字不是「永恆」一字的誤寫,而應是`elem「黑暗」(字意)或「無知,隱秘,遮蔽」(寓意)。這樣就是神「隱藏」了人的知識,以致他不能發現神計劃的某些部份。Moffatt根據這思路而譯作「奧秘」。這字也可指「忘記」,就是神使人有「忘記」的功能,而不能明白神自始至終的作為(1:11);(3) 第三種觀點是連`olam於阿拉伯文字根「知識」。這論點是神賜人「知識」,但不是發現神「永恆」的計劃。這思路少有採用:「知識」(YLT)。

安放在人心裏,

以致 神所命定的[11]11

原文作「神所作成之工」。本處指神所命定的人事務的發生和時間。

,人一生從始至終[12]12

傳統性譯作「神從始至終的作為」。「從始至終」一般用以「永恆」相連(KJV, NEB, MAB, ASV, NASB, NIV, RSV, NRSV);但「永恆」只是「未來」的話(參上註解),本句就是指神在人由始至終的一生中所命定的事蹟。NJPS根據這看法而譯成「但沒有人的忖測,從始至終,神使一切事發生了」。這與3:1起的14組對照的文義頗合。3:12-13的勸勉也支持這見解──既然人不能知道未來的日子,傳道者勸人享受神所賜的每一日有如禮物。

不能參透。

享受現有

3:12我斷定[13]13

原文作「知道」。

世人,

莫強如終身喜樂享受[14]14

傳道者用「莫強如/除了」指出人生虛空的例外。「享受」原文作「做好的」la'asot tov,即「體驗快樂」;參2:24; 3:13; 5:17。

3:13並且人人當吃喝,在他一切勞碌中享受,

因這是 神的恩賜。

神的主權

3:14我知道 神一切所做的都必永存;

無可增添,無可減少。

 神這樣行,是要人敬畏他。

3:15現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將來的事早已也有了;

因為 神使已過的事[15]15

原文作「神必尋找被驅逐的」。本句有幾種譯法:(1) 神「看顧」那些受迫的。「尋找」指「保護」,而「被驅逐的」指「被驅逐的」。但這譯法不合上下文;(2) 神必追討過去的事。數英譯本作「神要求已過的事」(KJV),「神必追討已過的事」(NIV),「神必輪流召回每件已過的事蹟」(NEB);(3) 神尋找失落的:「神必恢復所誤置的」(NAB);(4) 神重複已經發生的。後者最合上下文,與上句「現今的事早已有了,將來...」為緊湊的平行句(3:15上)。這是大部份英譯採納的譯法:「神恢復過去的」(Douay);「神再度尋找已經過去的」(ASV);「神尋找已然經過的」(NASB);「神尋找已被驅逐的」(RSV);「神找出已被驅逐的」(MLB);「神找出已經過去的」(NRSV);「神一直帶回消失的」(Moffatt)。

重新再來。

不平與壓制的問題

3:16我見地上一事:

在審判[16]16

或作「公正」。

之處有奸惡,

在公正[17]17

或作「公平」。

之處也有奸惡。

3:17我心裏想:「 神必審判義人和惡人;

因為一切行動都有定時;

每一件事,都有審判的時刻[18]18

原文無「審判的時刻」字樣。

3:18我又想:「這乃為人的緣故[19]19

本句有數種譯法:(1) 我對自己說(起)有關於人;(2) 我想:「至於人,神測試他們」(NIV);(3) 我心中想關於眾人身後之事(KJV);(4) 我說:「這是為了人的緣故」。

是 神要清楚指出[20]20

本詞可譯作:(1) 測驗,証明,篩選,挑出(但11:35; 12:10);(2) 揀選,選擇(代上7:40; 9:22; 16:41;尼5:18);(3) 沖去,淨化(結20:38;番3:9;伯33:3);(4) 潔淨,磨擦(賽49:2; 52:11)。本處論點是神容許世上有不公平的事,使人清楚了解自己與獸相若。七十士本卻譯為「審判」,而Targum和Vulgate採用「沖去,淨化」的語氣。

他們像獸一樣。

3:19因為世人和獸是同一命運:

這個死,那個也死,有同樣的氣息。

人不能強於獸,都要過去。

3:20都歸一處,

都是出於塵土,

也都歸於塵土。

3:21誰知道人的靈是往上升,

獸的魂是下入地呢?」

3:22故此,我見人莫強如在他經營的事[21]21

原文作「他的(眾)工作」。

上喜樂,

因為這就是他的酬報;

誰能告訴他未來的事呢[22]22

原文作「他之後的」(KJV, NASB, NIV)或「以後」(NJPS)。

?」

世上的欺壓

4:1於是[1]1

本章與上述緊密相連:傳道者/教師所觀察的欺壓(4:1-3)連於前所觀察的欺壓和不公(3:16)。這與他勸人享受工作的成果成了強烈的對照(3:22)。現在傳道者轉念思想那些因欺壓而不得享受工作成果的人的命運(4:1-3),過度不由自主的競爭(4:4-6)和孤獨(4:7-12)。

,我又[2]2

原文作「我轉身看見」;用作「再做」可見於創26:18; 30:31; 43:2;「重複」(做)可見於哀3:3,或作「又觀察,再三觀察」。

思考日光之下所不斷發生[3]3

「不斷發生」或作「所行的」。英譯本在「發生」和「所行」,「不斷」和「完成」之間有不同組合。

的一切欺壓[4]4

原文作「一切的欺壓(眾數或單數)」。osheq(單數)用在耶6:6; 22:17;結18:18; 22:7, 12, 29;詩73:8; 119:134(見HALOT 897 s.v. 1;BDB 799 s.v. 1)。本書用了「欺壓」數次,均指個人性而非國家性的(4:1; 5:8; 7:7)。名詞ha'ashuqim是眾數又加冠詞(那欺壓),冠詞指明某類型的「欺壓」,眾數可以是:(1) 地上發生種種不同的「欺壓」;(2) 抽象性的眾數:(這和那)「欺壓」;(3) 以眾數表示「欺壓」的程度:可怕的/嚴重的「欺壓」。大多數英譯本將本處為眾數(KJV, ASV, NAB, RSV, NRSV, MLB, YLT);不過也有少數當為這/那的「欺壓」(NJPS, NIV, Moffatt)。

我見[5]5

原文作「看哪!」

到的是:

受欺壓的流淚[6]6

原文作「受欺壓者的淚」。dim'ah(單式)代表整體性的淚水(王下20:5;賽16:9; 25:8; 38:5;耶8:23; 19:7; 13:17; 14:17; 31:16;結24:16;瑪2:13;詩6:7; 39:13; 42:4; 56:9; 80:16; 116:8; 126:5;哀1:2; 2:18;傳4:1)。「淚」也用作代表哀悼,災難,壓抑,欺壓(詩6:7;哀1:2; 2:11;耶9:17; 13:17; 14:17)。大多數英譯本將呆板的「淚」譯作「流淚」──「受欺壓者所流的淚」(NEB, NAB, ASV, NASB, RSV, NRSV, MLB, NIV, NJPS)。

,無人安慰[7]7

原文作「安慰(複式)」,代表效果。賽52:9用「安慰」與「拯救」平行(見E. W. Bullinger, Figures of Speech, 560-67)。

欺壓他們的有勢力,無人拯救他們[8]8

或作「無人從欺壓者的手下拯救他們」。

4:2因此,我認為[9]9

原文shavakh可作:(1) 讚揚;(2) 恭賀。

那死去走了的人,

比仍然活著的人幸運。

4:3但那未曾生的,未見過日光之下惡事的,

比這兩等人更強。

妬忌而行

4:4之後,我考慮所有作成的巧技工夫[10]10

原文作「一切的辛勞和一切的技巧」。「辛勞」和「技巧」本處是連用字,指「巧技之工」。

這一定不過是人與人[11]11

原文作「人和他的隣舍」。

之間的競爭[12]12

原文qin'ah「競爭」有多種解釋:熱心,妒忌,嫉妒,對抗,競爭,受苦,敵意,憤怒,烈怒(HALOT 1110 s.v.;BDB 888 s.v.)。本處指「對抗」或「競爭性」(HALOT 1110 s.v. 1.b);七十士本作「嫉妒」。諸英譯本反映本字的多元性:「對抗」(NEB, NAB, NASB);「嫉妒」(KJV, ASV, RSV, NRSV, MLB, NIV, NJPS);「妒忌」(Moffatt)。

這也是無益──如同捕風。

4:5愚昧人抱着手[13]13

原文作「盤起手來」;本詞指「不作工」(箴6:19; 24:33)。

不工作,

因此除了自己的肉[14]14

大多數英譯本直譯本句(KJV, ASV, NASB, NAB, RSV, NRSV, NJPS);也有數本意譯:「荒廢生命」(Moffatt);「消耗而盡」(NEB);「毀滅已身」(NIV)。

,無物可吃。

4:6滿了一把,稍得安靜,

強如滿了兩把勞碌[15]15

傳道者列出三種對勞碌的看法:(1) 有競爭慾的工作狂(4:4);(2) 窮困的懶人(4:5);(3) 自足的勞工(4:6)。中庸的態度駁斥 (1) (2) 的極端。

而捕風。

貪婪而行

4:7我又轉念[16]16

參4:1註解。

,見日光之下另外一件虛空的事:

4:8有人孤獨無伴,無子無兄;

竟勞碌不息,永不以錢財為足。

他嘆:「我勞勞碌碌,刻苦自己,不享福樂,到底是為誰呢?」

這也是虛空和極重的事務[17]17

參1:13「極重的事務」註解。

同勞同享的益處

4:9兩個人比一個人好,

因為二人勞碌獲益更大。

4:10因若是跌倒,一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

若是孤身跌倒,沒有別人扶起他來,這人真是可憐。

4:11再者,二人同睡,就都暖和;

一人獨睡,怎能暖和呢?

4:12人可以攻勝[18]18

或作「力服」,「克勝」(伯14:20; 15:24;傳4:12; 6:10;參HALOT 1786 s.v.)。

孤身一人,

二人便能敵擋他。

更何況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

逐譽而行

4:13貧窮而有智慧的少年人,

勝過年老不肯納諫的愚昧王。

4:14因這人是從監牢中出來[19]19

原文作「從捆鎖之家出來」。

作王;

在他國中,即使生來原是貧窮的[20]20

或作「即使生在後來為他的國中是貧窮的」。不過「他」並無明定是愚昧的老年王或是窮而有智的少年(4:13)。

4:15我考慮日光之下一切的活人,

和將來代替[21]21

「代替」原文作「站在他位置上的」。「站立」可以是:出現,興起(參詩106:30;但8:22-23; 11:2-4; 12:1;拉2:63;尼7:65;參BDB 764HALOT 840)。

他的第二位[22]22

原文作「第二少年」。這第二位(hashent)不清楚是接續老年王的人或是第二個年青的繼承人。

4:16前人[23]23

可能指君王的臣民。

無盡,後人[24]24

「後人」指未來的世代(申29:21;詩48:14; 78:4, 6; 102:19;伯18:20;傳1:11; 4:16;參HALOT 36BDB 30)。

不止,

但將來的世代必不因他而樂。

這也是虛空,如同捕風。

隨便的許願

5:1[1]1

從5:1開始至5:20,英譯本與希伯來本節數相差一節(英5:1=希4:17)。至第6節節數復合。

你到 神的殿[2]2

原文作「神的家」(王上6:3; 7:12;代上9:11;代下3:8; 28:11;參E. W. Bullinger, Figures of Speech, 620)。

要謹慎行事[3]3

原文作「保守你的腳」。「腳」作單式或複式。「保守你的腳」是「謹慎腳步」,即「小心做事」之意。以「腳步」代表動作可見於伯12:5; 23:11; 31:5;詩119:59, 101, 105;箴1:16; 3:23; 4:26-27; 6:18; 19:2;賽58:13; 59:7;耶14:10。例如:我禁止我腳走邪路(詩119:101;參E. W. Bullinger, Figures of Speech, 648)。

近前聽[4]4

或作「遵從」。原文lishmoa'是字意的「聽」(與說相反)或寓意性的「遵從」(與獻祭相反)(HALOT 1572BDB 1033-34)。本段是輕率發誓的警告,故「聽」比較合意。智者在神的面前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愚人無自制而冒失開口。

,勝過像愚昧人獻祭[5]5

原文zevakh「獻祭」通常指「感謝祭」或「甘心祭」(利7:12, 16)。本段集中在許願和還願──如起誓獻祭。原文本句是「愚人們,一獻祭」;文義中的「獻祭」是獻祭沒有還願的許願。這冒昧的誓言在5:2稱為「愚人的發言」。傳道者警惕愚人不要隨便起願:4-5節。

因為他們不知道做錯了甚麼。

5:2你在 神面前不可冒失開口,也不可心急發言,

因為 神在天上,你在地下!

所以你的話要少。

5:3顧慮多,就令人做夢[6]6

「顧慮」原文作`inyan「事務」,故berov inyan是「過度的行動」。本詞的字意是「事務」(KJV, ASV, YLT, NEB, RSV),「勞力」(NASB);寓意是「關心的」(NAB, NIV, NRSV),「顧慮」(MLB, Douay),「憂愁」(Moffatt),「沉悶」(NJPS)。七十士本誤譯為「受試驗」。

言語[7]7

原文作「聲音」,代表「所說」(創3:17; 4:23;出3:18; 4:1, 9;申1:45; 21:18, 20;撒上2:25; 8:7, 9;撒下12:18;參HALOT 1084;BDB 877;E. W. Bullinger, Figures of Speech, 545-546)。上下文指「聲音」是愚人冒失的許願,因他根本不能還願。

多,就發出愚昧人冒失的許願。

5:4你向 神許願[8]8

原文nadar「發誓/許願」是向神嚴肅地履行事務或獻祭(見利27:8;民6:21; 30:11;申23:23-24;拿2:10;瑪1:14;詩76:12; 132:2;參HALOT 674)。名詞「誓/願」是應許獻的禮物或祭物(民30:3;申12:11; 23:19;賽19:12;鴻1:15;詩61:6, 9;參HALOT 674-75);通常是甘心祭(申12:6;詩66:13),有壓力之時所應許獻的(士11:30;撒上1:11;撒下15:7-8;詩22:25; 66:13; 116:14, 18;拿2:9;鴻1:15)。

,償還[9]9

原文leshallemo「償還」(王下4:7;詩37:21;箴22:27;伯41:3);「還願」(申23:22;撒下15:7;詩22:26; 50:14; 61:9; 66:13; 76:12; 116:14, 18;箴7:14;伯22:27;賽19:21;拿2:10)。以色列人毌需「起願」,但起了後必須「還願」(利22:18-25; 27:1-13;民15:2-10;鴻1:15)。

不可遲延。

因他不喜悅愚昧人:

償還你所許的願!

5:5你許願不還,

不如不許。

5:6不可任你的口使你[10]10

原文作「你的肉體」,「肉體」代表全人。

犯罪,

也不可告訴祭司[11]11

原文作mal'akh「信差」,指聖殿的祭司(瑪2:7;HALOT 585;BDB 521)。祭司記錄以色列敬拜者所許的願(利27:14-15)。人若拖延不還願,祭司會提醒此人。雖然傳統的拉比觀點認「信差」為「天使」,但rashi認為是聖殿內供職的人士。諸譯本反映兩見:「他的代表」(NAB);「聖殿的差使」(NIV);「信差」(RSV, NRSV, MASB, MLB, NJPS);「天使」(KJV, ASV, Douay);「神的天使」(NEB)。

:「這是錯誤[12]12

原文shegagah是「過失,錯誤」;指無心的罪/過犯(利4:2, 22, 27; 5:18; 22:14;民15:24-29; 35:11, 15;書20:3, 9;傳5:5; 10:5;HALOT 1412;BDB 993)。本處指冒失的未經思考的許願,現在這愚昧人宣稱錯了(箴20:25)。

了。」

為何使 神向你[13]13

原文作「你的聲音/話語」,即「你」。

發怒,

敗壞你手所做的呢?」

5:7多言有如多夢的虛空[14]14

本節的文法結構相當困難;諸英譯本採取不同譯法:「在諸多的夢和言語中,也有各類的虛空」(KJV);「諸多的夢中有虛空,多言亦然」(ASV);「夢多了,空言也多」(RSV);「許多的夢和愚昧和許多的話」(MLB);「在叢多的夢中,虛空和言語也多」(YLT);「那裏多夢,那裏多有虛空和無數的話」(Douay);「許多的夢和言語就是許多的虛空愚昧」(Moffatt);「許多的夢引至虛空和虛浮的話」(NJPS);「許多的夢和言語中有的是空洞」(NASB);「許多的夢和許多的言語是無意義的」(NIV);「與多夢隨來的是虛空和眾多的言語」(NRSV)。

因此,敬畏 神。

貪污枉法

5:8你若見窮人被勒索[15]15

或作「欺壓」;oshreq有兩重意義:(1) 欺壓,暴力(賽54:14);(2) 勒索(詩62:11)。七十士本譯作「欺壓」,HALOT 897 s.v.亦然。不過5:8-9的文義集中在腐敗的政府官員藉「勒索」和屈枉公正而奪取人辛勞的成果。

或是見到國中[16]16

或作「省中」。

有不公平和屈枉公正[17]17

原文作「搶奪」gezel。「搶奪」寓意歪曲公正:有如強盜藉暴力「搶奪」受害者;政府官員也藉「屈枉公正」,「搶奪」窮人。

的事,

不要因此詫異。

因高的官員有更高官員[18]18

本處可能指政府中的貪污體系,層層的剝削直到農民;百姓以上掌權的是以百姓自肥的官員;他上頭的省長也分一份;省中之上更有國中掌大權的要被滿足(A. Cohen, The Five Megilloth, SOBB, 141)。

的鑒察。

他們以上還有更高的!

5:9地的益處被他們全部奪去[19]19

原文無「奪去」。

連君王也受田地的供應[20]20

本句文法和解釋都相當困難。歷來有三類譯法:(1) 君王照顧耕地的安全:「無論如何,一國的好處在乎君王為了耕地」;(2) 君王著重豐裕農業的政策:「無論如何,一國的好處在於為了農業而順從/服事君王」;(3) 君王搾取窮農:「田地的出產被所有的奪去,連君王也受田地的供應」。本節明確指出窮農受貪污的政府官員壓榨,君王有用「連」字包括,也作正面和中性如下:「地的好處是為人人,君王本身也受田地的供應」(KJV);「耕作的君王是田地的益處」(NASB);「地有益處;君王為了耕地」(NRSV);「全地最大的益處是他的;他掌管耕地」(NJPS);「國有掌實權的王必興旺」(Moffatt);「君王忠於田地是地的益處」(MLB);「君王是有耕地之地(國)的益處」(RSV);「一國最佳的事是君王有好好耕耘之地」(NEB);「一國之益在所有情況下是有為耕地的君王」(NAB)。見D. Barthélemy, ed., Preliminary and Interim Report on the Hebrew Old Testament Text Project 3:576-77。

貪財

5:10貪愛金錢[21]21

原文作「銀子」。

的,不因金錢[22]22

原文hamon「富裕,財富」;用作:(1) 騷擾;(2) 混亂;(3) 雜音;(4) 排場;(5) 群眾(嘈雜的群眾);(6) 富裕,財富(HALOT 250 s.v. 1-6)。本處指「豐富的財產」(與排場有關),即豪華的富裕(結29:19; 30:4;代上29:16)。

知足;

貪愛財富的,也不因入息知足[23]23

原文無此「知足」。

這也是虛空。

5:11財富[24]24

本處的「財富」指人辛勞的果效。諸英譯本都捕捉了本字的語氣:「人賺得越多,越多人去花費」(Moffatt);「財富增多,藉它而活的人也多」(NEB);「物質增多,消耗的人也增多」(NJPS);「那裏有大的財富,那裏就有多人吞吃」(NAB)。本句不是描寫經濟學中的「供應和需求」,如:「貨物增多,消費者也增多」(NIV);「貨物增多,吃的人也增多」(NRSV),KJV, ASV, RSV, MLB, NASB類同。

增添,吃的人也增添,

物主[25]25

原文本字作複式,強調物主管理物業的權柄。13節同。

得甚麼益處呢?不過眼見而已。

5:12勞碌的人不拘吃多吃少,睡得香甜;

但富足人的財富,卻不容他睡覺。

享財非享人生

5:13我見[26]26

原文作「那裏/這裏有」;yesh是指出一特別情況,不一定是常規,而是「有時」發生之事(如:箴11:24; 13:7, 23; 14:12; 16:25; 18:24; 20:15;傳2:21; 4:8; 5:12; 6:1; 7:15-2次; 8:14-3次)。

日光之下,有一宗不幸[27]27

原文作「兇惡」,ra'ah應指「不幸」(HALOT 1263 s.v.),或「不公」,「錯失」。原文的ra'ah rabbah是「大的不公」或「大的不幸」(傳2:17; 5:12, 15; 6:1; 10:5)。

就是財主囤積貲財,反害自己。

5:14後因不幸[28]28

或作「壞的交易」。原文inyan是「事務生意」(傳8:16),也用作地上發生的事蹟(傳1:13; 4:8)。諸英譯本有下列的兩種譯法:(1) 不幸(NAB, NIV);(2) 壞的交易:壞投資(NASB),壞經營(RSV, NRSV, MLB),不幸的風險(Moffatt, NJPS, NEB, ASV)。

,財富喪盡;

那人雖有兒子,卻不剩一物可給[29]29

「給」原文作「在他手中」。

5:15他怎樣從母胎赤身而來,也必照樣赤身而去;

他所勞碌得來的,手中分毫不能帶去。

5:16另有一宗不幸[30]30

參5:14「不幸」註解。

他怎樣來,他怎樣去。

他為風勞碌得著甚麼益處呢?

5:17他終身[31]31

原文作「所有的日子」。

在黑暗中吃喝;

因他大有病患和怒氣。

享受勞碌的果效

5:18我所見人唯一有益合宜的舉動[32]32

原文作「美好的」。

就是人在 神賜他一生的日子吃喝[33]33

傳道書中的「吃喝」是人享受自己辛勞的成果(2:24; 3:13)。

享受日光之下勞碌得來的好處,

因為這是他的報酬[34]34

原文kheleq「分」有廣泛的定義:(1) 擄掠所得(創14:24;民31:36;撒上30:24);(2) 食物的份量(利6:10;申18:8;谷1:16);(3) 地之份(申10:9; 12:12;書19:9);(4) 部份或擁有(民18:20;申32:9);(5) 繼承(王下9:10;摩7:4);(6) 份或報酬(伯20:29; 27:13; 31:2;賽17:14),或「利益,奬賞」(傳2:10, 21; 3:22; 5:17-18; 9:6, 9)。傳道書全書用此字指人勞碌的暫時效益和從神來的賞賜(傳3:22; 9:9)。

5:19神賜貲財豐盛的每一個人,

 神也賜他能[35]35

或作「能力」。本句與2:24-26平行,就是若非神賜能力(使人能),人就不得享受生命。

從其中吃用享受,

在勞碌中享受,領受酬報;

[36]36

「這」指神賜人享受生命的「能力」。

是 神的恩賜。

5:20因他不多思念[37]37

原文zakhar「想起」;應是「思念,思想」(見賽47:7;哀1:9;伯21:6; 36:24; 40:32;傳11:8)。

自己短暫[38]38

原文無「短暫/速過」。

的年日,

因為 神使他忙於[39]39

原文ma'aneh「專心」(見傳1:13; 3:10; 5:19;HALOT 857;BDB 775)。

享受他舉動所得的[40]40

原文作「心中的歡樂」。

人生非人人皆享

6:1我見[1]1

參5:13註解。

日光之下有另一種不幸[2]2

參5:13註解。

重壓在人身上[3]3

原文作「在人(身上)很大」。本詞可作:(1) 普遍性:「人間普遍的」(KJV, MLB),「人間常見的」(Douay),「人間常有的」(NASB);(2) 壓制性:「沉重地躺在人身」(RSV, NRSV),「重壓人身」(NEB, NAB, NIV, Moffatt),「重於人身」(ASV),「對人嚴重」(NJPS)。

6:2就是 神賜一人貲財、物業、尊榮,

以致他心裏所願的一樣都不缺[4]4

原文作「有關他胃口的一無所缺」或「他所願的一無所缺」。

只是 神沒有賜他能力[5]5

原文shalat「掌控,主宰」。享受辛勞成果的能力出於神(傳2:24-26; 3:13; 5:18; 9:7)。

享受[6]6

原文作akhal「吃」;「吃」勞碌的成「果」之意(傳2:24-26; 3:12-13, 22; 5:17-19; 8:15; 9:9)。

勞碌所得的──

反有別人[7]7

原文作「陌生人」,常用指外邦人,本處應指「別人」(箴27:2);「別人」照6:3-6甚至可能是自己的繼承人。

來吃用[8]8

人不能享受自己辛勞的果效可能因為某種的不幸而失去產業(5:13-14),或是一生專注囤積而不去享受(5:15-17)。傳道者勸誡人應照神賜的能力享受生命和辛勞的成果(5:18-20)。不幸的是人享受成果的能力「有時」被6:1-2和6:3-9所形容的瓦解。

這是虛空,也是禍患[9]9

原文作「惡病」。

6:3人即使生一百個兒子,活許多歲數,

即使活許多許多的年日,卻不能享受豐富,

即使人活到永遠[10]10

原文作「他沒有埋葬」,傳統性譯作「不得埋葬」,即連適當的埋葬也得不著(KJV, NEB, RSV, NRSV, ASV, NASB, NIV, NJPS, MLB, Moffatt)。不過上句卻指出本處應是誇張式的形容:「甚至他永不被埋葬」(活到永遠)。相似的觀念可見於詩49:9; 89:48。參D. R. Glenn, Ecclesiastes, [BKCOT], 990。

我說:「死產的嬰孩[11]11

本字nefel「流產」,應指「死嬰」(見詩58:9;伯3:16;傳6:3;HALOT 711)。

比他還好[12]12

6:3-6指不得享受財富的虛空比死嬰的悲劇更為不好。

。」

6:4縱然死產的嬰孩虛虛而來[13]13

死嬰的生下是徒然的──生下來無甚好處。

,暗暗而去,

名字被黑暗遮蔽[14]14

被忘記。

6:5並且沒有見過天日,也毫無知覺;

這胎比那人倒享安息[15]15

譯作「安息」一字指脫離辛勞,焦慮和煩惱──吝嗇財主必須承當的部份的不幸。

6:6那人雖然活千年,再活千年,卻不得享受自己的富有。

因兩人同歸於死[16]16

原文作「所有的不是同去一處嗎?」本句確定活了兩千年的吝嗇財主和一日都不能活的死嬰同去一處──墳墓。若這吝嗇的財主一生中從不享受自己辛勞的成果,他的命運就比那沒有機會享受生命之福的死嬰好不到那裏去。某種意識下,那吝嗇的財主不如從未活過。他承擔了勞碌,焦慮和囤積財富的辛酸,卻不曾享受任何辛勞的成果。

6:7人的勞碌都為口腹[17]17

原文作「人的工作都是為口」。

心裏卻不知足。

6:8這樣看來,智慧人比愚昧人,有甚麼益處呢[18]18

智慧人比愚昧人在這意識下無絕對的益處──兩者有同一命運,死亡。本處不應誤解傳道者否定智慧比愚昧沒有相對性的益處;書中它處傳道者指出智慧產生生命中的某些益處(7:1-22)。智慧卻不能救人脫離死亡。

窮人知道如何生存,有甚麼益處呢?

6:9满足於眼前[19]19

原文mar'eh enayim「眼中所見的」。

的,勝於渴望求多[20]20

原文作「靈魂的遊蕩不定」,指「不成就慾望」。本處也將「慾望」人性化為「遊蕩」。見BDB 235 s.v., 2321.3。

不斷的渴求[21]21

原文無此字樣,添入以求清晰。

是虛空,如同捕風。

人生之虛幻

6:10先前所有的,早已起了名,

發生在人身上的,也早已知道[22]22

原文作「人現今如何,早已知道」。

他也不能和 神爭辯自己的命運,

因為 神比他大。

6:11越多辯詞,越少成就[23]23

原文作「話語越多,虛空更多」。

這與人有甚麼益處呢?

6:12人一生短暫的日子,就如影兒經過[24]24

或作「他度盡一生的日子如影子」。

誰知道甚麼與他有益呢?

誰能告訴他將來怎樣?

人生苦短

7:1名譽[1]1

原文作「名」shem,代表「名聲/名譽」(箴22:1;申22:14;尼6:13;創6:4; 12:2;撒下7:9; 8:13; 23:8, 22;代上5:24; 12:31;代下26:15;尼9:10;賽63:12, 14;耶32:20;結16:14;但9:15;參HALOT 1549;BDB 1028)。

強如[2]2

或作「勝過」,「比...好」。本詞在7:1-12重複使用,引出一系列「勝過」的雋言;特別是在7:1-6句句皆是。

美好[3]3

原文tov「好」;本處的文體是:「好名」平行「油好」。

的膏油[4]4

原文shemen指「香油,香水,香膏」(HALOT 1568),抹身用的香油是昂貴的(王上17:12;王下2:4)。擁有香油香水是富裕的象徵(申32:8; 33:24;伯29:6;箴21:17;結16:13, 20)。香油香水的使用代表歡樂(詩45:8;傳9:8;賽61:3),因為是在節慶時使用的(箴27:9)。「香油」shemen和「名」shem是押韻字。

人死的日子,勝過出生的日子[5]5

本句諺語有兩種解讀法:(1) 快樂時光(以慶祝和香油象徵)所教導的比艱難日子為少(人死的日子),艱難引至道德性的進步;(2) 帶有好名譽到生命的終結(死時),強如以歡樂和財富(美好的香油)慶典式的開始。愚昧和兇惡能敗壞好的起頭,使人以愚昧為終。

7:2往遭喪的家去,

強如往宴樂的家[6]6

原文作「(歡)飲之家」。原文mishteh「飲」,可指:(1) 宴會,暢飲之時(撒上25:36;賽5:12;耶51:39;伯1:5;斯2:18; 5:14; 8:17; 9:19);(2) 酒(放逐期及後期──拉3:7;但1:5, 8, 16)。見HALOT 653;BDB 1059。傳道者勸人清醒地反映生命的短暫和死亡的現實(寧可往遭喪之家去),強如浪費一生在快樂的追逐(往宴樂的家去)。清醒地對短暫生命和死亡現實的思念,比無聊的飄然更有道德上的益處。

去,

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

活人應當將這事放在心上。

7:3憂愁[7]7

NEB作「悲傷」;NJPS作「苦腦」。

強如喜笑,

因為沉思靜慮[8]8

原文作「臉上的愁容對心有好處」。

,使心得益[9]9

或作「藉著臉上的憂愁,心可能得喜樂」。

7:4智慧人的心,在哀悼之家;

愚昧人的心,在歡宴之處[10]10

「歡宴之處」指盛宴縱情狂飲之處。

智愚之別

7:5受智慧人的責備,

強如聽愚昧人的歌唱[11]11

或作「讚揚」。上句的「責備」ga'arat建議本句的「歌唱」shir是寓意性的「讚揚/諂媚」(耳中有如音樂)(NEB, NJPS, Douay)。不過7:5的「歌」與7:6的「笑聲」連用,可能指無聊的作樂:「愚人之歌」(KJV, NASB, NIV, ASV, RSV, NRSV)。

7:6愚昧人的笑聲,

好像鍋下燒荊棘[12]12

原文hassirim是野生荊棘的枝條,常用作引火的燃料;卻在鍋尚未燒熱已經燃盡(詩58:9; 118:12)。

的爆聲。

這種愚昧[13]13

原文無「這種愚昧」字樣。

也是無用[14]14

原文hevel「速過/無用」;本處甚難抉擇。故可解作:(1) 燒荆棘去熱鍋是「無用的」,因鍋還未燒熱,荊棘已經燒去;(2) 易著火的荊棘所產生的熱是「短暫/速過」的──很快有熱,但只是一時的。同樣,「愚人的笑」也可解作:(1) 與智者沉思相比,愚人的笑沒有道德性的用處:燃燒荊棘有如愚人的笑,有許多響聲,但不能成事;(2) 愚人的笑是短暫的,因為死亡的必然和人生的短暫。或許作者在此故作模糊。

困境傾覆智慧

7:7壓制[15]15

或作「欺壓/勒索」`osheq;學者對本字有所爭辯。與下句「賄賂」比對,本處或應指「勒索」,但7:8-10是以「欺壓」為題,故以前者較合。傳道書它處用本字指「欺壓」(4:1),作「勒索」(5:8[來5:7])。七十士本作συκοφαντία(sukophantia「壓迫」)。諸英譯本分譯為:「勒索」(ASV, MLB, NIV);「壓迫」(KJV, NAB, NASB, RSV, NRSV, YLT, Douay, Moffatt);「欺騙」(NJPS);「毀謗」(NEB)。

固然使智慧人變為愚蠢[16]16

或作「壓制使智者發瘋」,或「勒索使智者發瘋」。「發瘋」指「成為愚人,成為狂人」(伯12:17;賽44:25;HALOT 249;BDB 239)。諸英譯本在此也有不同譯法:「瘋狂」(KJV, NASB, NEB);「愚人」(NAB, RSV, NRSV, NIV)。

同樣賄賂能敗壞[17]17

原文`avad「毀滅」;死海古卷作qoh「彎曲/歪曲」;指道德的「歪曲」可見於撒下7:14; 19:20; 24:17;王上8:47;伯33:27;箴12:8;耶9:4。用指道德「腐敗」的可見於傳3:6; 9:18;耶23:1。本句也可譯作「賄賂令人發瘋」。本節可譯作比對性的「勒索(的得益)固然使智者變為愚人,賄賂(卻)敗壞人心」;譯作同義性的「壓制定然使智者發瘋,賄賂使人發狂」。

人的心。

7:8事情[18]18

原文devar「事情,東西」。Vulgat錯譯為「言語」(Douay亦然)。

的終局,強如事情的起頭;

忍耐[19]19

原文作「靈裏的忍耐」。

也是勝過驕傲[20]20

原文作「靈裏的驕傲」。

7:9你不要容易被惹怒[21]21

原文作「你的靈不要急躁發怒」。

因為惱怒住在愚昧人的懷中。

7:10不要說:「先前的日子強過如今的日子,是甚麼緣故呢?」

你這樣問,不是出於智慧。

智慧延壽

7:11智慧和產業並[22]22

或作「智慧有如產業一般的好/都是好事」。「好事」指智慧──像產業──有保護之功。

好,

卻使見天日的人得益處。

7:12因為智慧護庇人[23]23

原文作「智慧是蔭庇」;tsel「影,蔭」指日光下的「蔭護」(創19:8;士9:36;賽25:5; 32:2;耶48:45;拿4:5)。本字常用作患難時的「庇護」(民14:9;賽49:2;何14:8;詩17:8; 36:8; 57:2; 63:8; 91:1; 121:5;哀4:10)。

好像金錢護庇人一樣[24]24

原文作「智慧是蔭,金錢是蔭」。「蔭」有譯作「防衛」(ASV, Moffatt);「保護」(NASB, NAB, RSV, NRSV, MLB);「保障」(NIV)。

但智慧的益處是:

智慧能保全[25]25

原文動詞khayah「活」,指 (1) 存活,快樂地活(創12:12;出1:17;民31:15;申6:24;書9:15;賽7:21;耶49:11);(2) 復活:痊瘉(詩30:4),死中得活(何6:2)。本處與「保護」平行,應是從不期而死或患難中「保存性命」(RSV, NAB, ASV, NASB, NIV, NJPS)。這譯法比「給與生命」(KJV, Douay, NRSV, YLT)為佳。

擁有者的生命。

智慧洞明 神掌管的生命

7:13察看 神的作為:

因 神使為曲的,誰能變為直呢?

7:14遇亨通[26]26

原文作「好」。

的日子,你當喜樂;

遭患難[27]27

原文作「惡/壞」。

的日子,你當思想:

 神兩樣都造[28]28

另一較不可能的譯法是:神使這兩樣並列(ASV, NEB)。

為的是叫人查不出將來有甚麼事。

報應之例外

7:15在我短暫的年日,我見這兩樣[29]29

原文hakhol「所有」,全書作「兩樣」的語氣。

事:

[30]30

原文yesh「那裏/這裏有」,指有時會發生之事;不是常規,而是「有時」(箴11:24; 13:7, 23; 14:12; 16:25; 18:24; 20:15;傳2:21; 4:8; 5:12; 6:1; 7:15-2次; 8:14-3次)。

義人行義[31]31

原文的前置詞bet有譯法作「在...中」,(義人在義中早死,惡人在惡中長壽)(KJV, NASB, NIV)。不過本處bet應譯作「即使,反而」(利26:27;民14:11;申1:32;賽5:25; 9:11, 16, 20; 10:4; 16:14; 47:9;詩27:3; 78:32;拉3:3)。有的認為本處的「義」指律法的字義或自以為義;而所羅門在7:16就是警誡這種的義。譯作「反而,倒」是這看法的辯駁。自義或法利賽的義是罪,所羅門本處所關心的是「報應」的例外(參8:10-14)。

,反而早喪;

[32]32

見本節上註。

惡人行惡,倒享長壽。

7:16故此,不要行義[33]33

原文yoter「過度,過份」;出自「餘剩」的字根。在2:15這形容詞與名詞益處/利益巧用作:智者比愚人有相對性的「益處」(2:13-14上),但無最終的益處,因兩者有同一的命運──死亡(2:14下-15上)。因此,傳道者所獲得的大智慧(1:16; 2:9)是「過度」的,因為超越了勝過愚人的相對益處:不能救智者脫離與愚人同一的命運。他極力求智慧,但沒有最終的益處。同樣,在7:16,傳道者警告智慧和正義的行為不能保証勝過邪惡和愚昧,因報應之律有時反常。

過分或太有智慧[34]34

原文作「不要過度為義,也不要過份有智」。本句可譯作:(1) 不要太為自己倚靠智慧或公義,因報應之律有時反常;(2) 不要過度自以為智慧或正義,因報應之律有時不報酬智者為義人。

否則你也許失望[35]35

「否則」原文作「為何?」全句或作「你為何摧殘自己呢?」動詞shamen傳統性譯作「毀滅,摧殘」(KJV, ASV, NEB, NRSV, MLB, NIV, NAB, NASB);但本字字根(Hipotel同源字)通用作「震驚,驚訝,莫明其妙,糊塗,嚇怕」(詩143:4;賽59:16; 63:5;但8:27;BDB 1031;HALOT 1566)。NJPS譯作「你可能會糊塗了」。A. Cohen, The Five Megilloth [SOBB], 154譯作「你為何如此驚訝呢?」若人相信自己的義或智慧擔保發財,他就可能被傳道者在7:15所觀察到的壞了聲譽。

7:17不要行惡過分,也不要為人愚昧;

否則你也許不到期而死[36]36

原文本句為問話句。

7:18你持守這個警誡[37]37

原文無「警誡」(3次),加入以求清晰。

為美,那個警誡[38]38

傳道者是指7:16-17的兩個警誡。他不是如有的認為勸人抓緊公義也不放鬆罪惡。他的論點不是說人要過義和罪平衡的生活。因為他在7:18下勸人敬畏神,他就不能建議讀者犯罪作為行義的均衡而得罪神。本句的意義是敬畏神的人,就不會單憑信靠公義和智慧求安,敬畏神也能防止作惡和行事愚昧。

也不要鬆手;

因為敬畏 神的人,必同時跟從[39]39

或作「脫離,依循」。原文yetse' et-kullam「他必兩個都跟從」有數種解釋:(1) 採取平衡的生活方式,適中的行義,並在適中的惡中稍為自縱(跟從兩者)。不過這看法是不必要的勉勵道德的妥協和唯信仰論(譯者按:這是單憑信仰可免道德責任的言論)的思路;(2) 避免極度的行善和行惡,本字作「脫離」用可見於創39:12, 15;撒上14:14;耶11:11; 48:9;HALOT 426;BDB 423;(3) 跟從7:16-17的兩個警誡,這觀點在聖經後世代的拉比文學中也有平行例,免除人依循指示的責任。後聖經期拉比文學的yetse' yade「脫手」就是「依照律法的規定」這諺語(Jastrow 587 s.v. Hif. 5. a)。這與7:16-17傳道者發出的兩個警告的上下文相合。在7:18下傳道者勸勉讀者同時「跟從」他的兩個警誡:「你持守這個警誡為美,那個警誡也不要鬆手」。敬畏神的人必聽兩個警告。他不會靠自己的義和智慧,卻信靠神賜恩的權能;他也不會探討報應之律的例外去縱已於罪,只因罪人有時不受報應而自圓其說。

這兩警誡。

因無義人故需智慧

7:19智慧保護智慧人[40]40

原文作「智慧加力量給智慧人」。

比城中十個官長更有能力。

7:20不斷行善而從不犯罪的義人[41]41

或作「真正義人」。原文無「真正」。傳道者不否定有相對性的義人。

世上實在沒有[42]42

「實在」有作「因為」,或略去。本節解釋19節智慧的必需,單有公義不擔保使人脫離患難(7:15-16),因此其它的如智慧也有需要。脫離患難的智慧的需求,在世上沒有真正義的看法下分外明顯(7:19-20)。

7:21人所說的一切話,你不要放在心上,

否則你會聽見你的僕人咒詛你。

7:22因為你心裏知道,

自己也曾屢次咒詛別人。

人智慧的有限

7:23我曾用智慧試驗這一切事,

我說「要得智慧[43]43

強調傳道者的決心,有足夠的智慧去明白生命的複雜。或作「我決定成為有智」。

」,卻無法掌握[44]44

或作「它卻避開了我」。原文作「它卻離我甚遠」。

7:24所發生的是在人理解之外[45]45

原文作「遠離人」。

其深無人能測[46]46

原文作「它是深,(很)深──誰能找到呢?」

世上無真義和真智

7:25我要[47]47

或作「試想」。

知道,要考察,要明白[48]48

原文作「尋求」。

智慧在萬事中的角色[49]49

或作「智慧的所以然」。原文是「智慧和事究」。

又要知道邪惡的愚昧[50]50

或作「愚昧的邪惡」(KJV, YLT, NASB);「邪惡的愚昧」(NIV);「邪惡,愚昧」(NJPS);「邪惡是愚昧」ASV, NAB, NRSV, MLB, Moffatt, NEB)。

,愚昧的癲狂[51]51

或作「癲狂的愚昧」(NASB);「愚昧和癲狂」(KJV, NJPS);「愚昧的癲狂」(NIV);「是癲狂的愚昧」(NEB);「愚蠢是癲狂」(ASV, NAB, NRSV, MLB, Moffatt)。

7:26我就發現:

有等[52]52

原文無「等」字。

婦人,比死還苦,

她的心如網羅,手如鎖鏈。

凡討 神喜悅的男人,能躲避她;

但罪人卻被她纏住。

7:27傳道者[53]53

或作「教師/老師」。

說:

「當我將事一一比較,要尋求其理的時候,

7:28我不斷尋求,沒有找到;

我在一千男子中,只找到[54]54

原文無「只找到」字樣。

一個正直人;

但眾女子中,沒有找到一個。

7:29我發現的只有一件:就是 神造人原是正直,

但他們尋出許多惡計。」

掌權者顯出人智慧的有限

8:1誰如[1]1

或作「是」。原文kaf「如,是」。用作「是」可見於創1:26;民11:1;撒上20:3;撒下9:8;尼7:2;伯10:9;鴻3:6(見R. J. William, Hebrew Syntax, 47, §261;IBHS 202-4 §11.2.9b)。

智慧人[2]2

或作「一個/那」。

呢?誰知道事情的解答[3]3

或作「問題的回答」。

呢?

人的智慧使他的臉容發光,並使他臉上的暴戾軟化[4]4

原文作「臉上的力量攺變」。「臉的力量」原文作`oz panayv是「剛勇,厚顏」(BDB 739)或「板(起)臉」(HALOT 805)。

8:2要遵守王的命令,

因你已指 神起誓,效忠於他[5]5

原文無「效忠於他」字樣,加入以求清晰。

8:3不要急躁離開王的面前──不要因事不悅而耽延[6]6

或作「不要站壞主意的立場」。

因為他可隨意而行。

8:4王的話固有絕對權威;

無人[7]7

原文作「誰」。

能說:「你做甚麼呢?」

8:5凡遵守他命令的,必不體驗禍害;

智慧人[8]8

原文作「智慧人的心」。

知道正確的時候和步驟。

8:6因為各樣的事務都有時候和步驟,

因為王的壓制[9]9

原文作「惡/苦腦」。

在受者身[10]10

或作「那人/受害者」。

上甚重。

8:7當然無人知道將來的事,

也無人能告訴別人將來要發生的[11]11

原文作「誰能告訴他將來的?」

8:8正如無人有權掌管風[12]12

原文作「掌管風去約束它」。

也無人有權掌管自己的死期。

正如在戰場中無人能免役,

因此兇惡也不能救惡人[13]13

原文作「擁有者/主人」。

8:9[14]14

或作「當我在...」。

在專心查考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這一切我都見過:

有時這人管轄那人[15]15

或作「其他人」。

,令人受害。

報應之反證

8:10不但如此[16]16

原文作「然後...」;故可譯作「然後,就在那時,我見...」。

,我見惡人走近進入[17]17

諸古卷本句有不同句法:(1) MT古卷作「他們被埋葬,他們來了,就從這地方」。大多數譯本循此思路:「於是我見(惡人)埋葬,他們從(聖)地方來了又去了」(KJV),「然後我見惡人埋葬了,他們從前在(聖)地方進出」(RSV, NRSV),「我見惡人如何埋葬,他們進了出了(聖)地方」(NASB),「然後我又見惡人埋葬──那些曾經出入(聖處)的人」(NIV),「然後我見壞人從聖所出來,(抬去)埋葬」(NJPS);(2) 七十士本作「從那地方,他們被帶入墳墓」;(3) 數位學者建議修訂本句作「趨近進入那地方」:「我見惡人走近進入...聖地」(NAB),「我見惡人走近甚至進入聖地」(NEB)。這修訂頗佳,因為原文qarav「趨近,接近」常用指人接近會幕或聖殿去親近神;qarav與qavar「埋葬」兩字相近。見D. Barthélemy, Preliminary and Interim Report on the Hebrew Old Text Project, 3:584。

聖殿[18]18

原文作「聖潔之地」。

出去後他們在城中自誇如此行了[19]19

MT古卷作「他們被忘記了」。原文shakhakh「忘記」只見於MT古卷。許多中世紀的希伯來本mss作「他們誇口」;希臘文譯本作「他們得了讚揚」,或「他們誇口了」;Vulgate本亦然。英譯本有循MT古卷的而譯作「他們被忘了」(KJV, ASV, NASB, MLB, NJPS),但有不少的譯本譯作「他們被讚揚」或「他們誇口」(NEB, NAB, NIV, NRSV)。8:10-17的文義集中在神的報應的謎團(有時惡人不受懲罸),這上下文偏重「讚揚/誇張」的解釋。惡人誇口他們可隨意進出聖殿,不守規則又不怕神的報應(8:10)。這思路延入第11節:罪犯的不受刑使惡人放膽去犯罪,滿心相信不受報應。原文「讚揚/誇口」和「忘記」的字根拼法相近,恐是因此字誤。本字較佳的譯法是「誇口」(NEB),而非「(被)讚揚」(NAB, RSV, NRSV, NIV)。耶路撒冷希伯來聖經項目委員會也同意此見(參D. Barthélemy, ed., Preliminary and Interim Report on the Hebrew Old Testament Text Project, 3:584-85)。

這也是個謎[20]20

原文hevel本處譯作「謎」;其字意是「氣息/烟霧/風」是看不到的「黑暗,難以明白」的「謎」。

8:11當罪名斷定[21]21

原文fitgame「決定,宣告,判定,諭」借用波斯文的patigama(HALOT 984;BDB 834)。本希伯來名詞可見於傳8:11;斯1:20,兩次在次經(Apocrypha)的Sir 5:11; 8:9,5次於昆蘭古卷。諸英譯本一致用作「判決」。

,不立刻施刑[22]22

原文作「不(執)行」,「施行」。用作「執行」可見於傳8:11;斯9:11;用作「行刑」可見於士11:36,或「施行審判」(撒上28:18;賽48:14;結25:11; 28:26;詩149:7, 9;BDB 794)。

人心就勉勵行惡。

8:12罪人雖然作惡百次[23]23

原文作「滿了行惡」。不迅速的執行法律的裁判使惡人毋需顧慮報應,而更加行惡。大部份英譯本作「滿了」(NIV, MLB, YLT, KJV, ASV, RSV, NRSV);也有數本作「放膽/大膽」(ASV, NJPS, NEB);Moffatt本作「因為定了的罪不立刻執行,人心就偏重於犯罪」。

,倒享長久的年日,

然而我準知道,敬畏 神的,終久必得福樂,因他們以敬畏站立在他面前。

8:13惡人卻不得福樂,

也不得長久如拖影的年日[24]24

不像落日時拖長的影,惡人一般不享長壽。

因他們不以敬畏站立在 神面前。

8:14世上另有[25]25

參5:13註解。

一個謎[26]26

或作「虛空」;節尾同字。原文hevel(參8:10註解)。本字用作生命之謎見於6:2; 8:10, 14;用作「模糊的未來」見於11:8, 10。

就是有義人得到惡人該當[27]27

原文作「照惡人的事蹟受罸的」。

的,

有惡人得到義人該當[28]28

原文作「照義人的事蹟受賞的」。

的。

我說:「這也是個謎。」

人生雖不公仍要享受

8:15故此,我推介人生的享受[29]29

原文無「人生的」字樣。

因為人在日光之下,莫強如吃喝享受[30]30

傳道者不是鼓吹美食的快樂主義(Epicurian hedonism)。他也不是哀嘆生命的絕對空虛,或缺少永恆的報應。他接受在受罪而咒詛的世界上,許多人的體驗刻劃上相對性的空虛。義人既不能假定必享地上短暫性的福樂,他就應當──最低限度──盡享每一天當為神賜的禮物。D. R. Glenn, Ecclessiastes, [BKCOT], 997寫:「每一天的歡樂應受如神手所賜,也應照神的應許品嘗」(3:13; 5:19)。

因為他在日光之下, 神賜他一生的年日,

要從勞碌中時常享受所得的。

人智慧的有限

8:16當我要得[31]31

原文作「知道」。

智慧,

要看世上的活動[32]32

原文作「世上做成的事」。

──

雖然使人[33]33

原文ki...gm是「雖然」(見詩23:4;箴22:6;傳4:14;賽1:15;哀3:8;何8:10; 9:16;參HALOT 196;BDB 169, 473)。

晝夜不睡覺,不合眼的──

8:17我就看明 神一切的作為:

無人能了解地上所發生的。

任憑盡力尋查,無人能掌握[34]34

原文作「尋得」。

就是[35]35

原文im「即若」。

智慧人口說知道,

也不能真正明瞭[36]36

原文作「他不能找到」。

人皆有死

9:1所以我考慮[1]1

原文作「我放這一切在心內」。

這一切事,希望將它明朗[2]2

原文velavur「清楚,明朗化,解釋」。本字只見於傳道書(1:13; 2:3; 7:25; 9:1)。

化。

我就知道義人,智慧人,並他們的工作都在 神手中;

他們被愛或被恨[3]3

或作「被愛被恨」。原文作「愛或恨」。

──

無人能知未來[4]4

原文作「人不知前面的任何事」。

9:2所有人的命運都是一樣──

義人和惡人,

好人和壞人[5]5

MT古卷無「壞(人)」字樣;希臘本作「好的和壞的」,「潔與不潔的」(NEB, NAB, RSV, NRSV, NIV, Moffatt, NLT);其它英譯本作「好的,潔的與不潔」(KJV, ASV, MLB, NJPS)。

儀文潔淨的和不潔淨的,

獻祭的與不獻祭的。

好人如何,罪人也如何;

起誓的如何,怕起誓的也如何。

9:3這就是日光之下所發生的每一件事的不幸的事實[6]6

原文作「兇惡」。

每個人的終局都是一樣。

此外,世人的心充滿了惡。

活着的時候心中愚昧──後來就死了[7]7

原文作「之後,他們就去死人之地了」。

活窮人勝過死財主

9:4但在活人中的仍有盼望;

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獅子更好。

9:5因為活着的人知道必死,但死了的人毫無所知;

他們不再得賞賜──連他們的懷念也消失了[8]8

原文作「因他們的記念被忘記了」。

9:6他們的愛,他們的恨,他們的嫉妒[9]9

或作「他們所愛的,所恨的,所妬忌的」。

,早都消滅了,

在日光之下所發生的一切事上,他們不再有分了。

人生苦短更應樂渡

9:7你只管去歡歡喜喜吃你的飯[10]10

原文作「餅」。

心中快樂喝你的酒,

因為 神已經悅納你的作為。

9:8讓你的衣服時常潔白,

你頭上也不要缺少膏油。

9:9在你一生短暫的年日,就是 神賜你在日光之下短暫[11]11

「短暫」原文hevel;參1:2註解。

的年日,

當同你所愛的妻享受[12]12

原文作「看」。

生命,

因為那是你在日光之下勞碌工作的酬報。

9:10凡你手所當做的事,要盡力去做,

因為在你所必去的墳墓[13]13

原文作「陰間」sheol。

沒有工作,沒有謀算,沒有知識,也沒有智慧。

智慧不能保障忽臨之事

9:11我又[14]14

原文作「回來」,即「又」。

觀察,見日光之下:

最快的未必能贏;

最強的未必得勝;

最聰明的未必富裕[15]15

原文作「(得)餅」。

明哲的未必得財富,

最有知識的未必成功[16]16

原文作「得恩待」。

──

時間和機會可能勝過[17]17

原文作「發生(於)」。

他們。

9:12固然人不知道自己的定期[18]18

原文作`et「時間」。BDB773建議這是不確定的時間。HALOT 901卻認為是「定時」。本字此處與3:1的zeman「定期,定時」平行。傳3:9-15指明神的主權制定人間事務的時間表。傳道者同樣在本處指出無人知道神所定的任何時間或境況。本節圈點了人智慧和能力的極限(9:11所強調)。

如魚被惡網[19]19

或作「致命的」。

圈住,鳥被網羅捉住──

人陷入忽然臨到的不幸[20]20

原文作「兇惡」。

定期也是如此。

常人不受智慧

9:13這也是我見到的日光之下的智慧,

我看甚是沉重[21]21

原文作「大」。

9:14就是[22]22

本段作過去式;七十士本作「假設有」,而全句作「假設有一小城,有少數人居住;若有大君王來攻擊...,又若有一窮苦的智者藉他的智慧救了全城;卻沒有人想起這窮人」。

有一小城,其中的人數稀少,

有大[23]23

「大」(大能;強大;大)的字根見於9:13下。本處的「大」作為「小」城的「小」和資源的「少」(人數稀少)的對照。

君王來攻擊,修築工事,將城圍困。

9:15但城中有一個貧窮的智慧人,

他可以用智慧救城[24]24

或作「他以智慧救了城」(KJV, RSV, NRSV, NAB, ASV, NASB, MLB, NIV);也有譯作「他可能以智慧救城」(NEB, NJPS, NASB旁註)。本譯本譯作「可能」是因16節的「貧窮人的智慧被藐視,無人聽他的勸告」;照此語氣,本句就不是肯定句。

卻沒有人聽[25]25

原文zakhar「記念,想起」。

那窮人。

9:16我就想智慧勝過勇力[26]26

或作「權力」。

然而那貧窮人的智慧被人藐視:無人[27]27

或作「從來無人」。原文作「他的話從來不被聽」。

[28]28

原文無「所聽的」。

他的勸告。

智慧有別於愚妄及罪

9:17智慧人的言語在安靜中聽到,

多於在愚昧人中間所聽的君王的喊聲。

9:18智慧勝過武器,

但一個罪人能敗壞許多善事。

10:1死蒼蠅[1]1

本字可作「眾多的死蒼蠅」或「一隻死蒼蠅」。

使香油發出臭氣[2]2

原文ba'ash「使發臭」或「使酸臭」(出16:24;詩38:6;傳10:1)。

這樣,一點愚昧,也比許多智慧更有份量[3]3

或作「更為重」;原文yaqar「貴重,珍重」(HALOT 432)或「重量,影響力」(BDB 430)。本處不是指一小點愚昧比許多智慧更貴重;而是一小點愚昧比大智慧更有影響力。諸英譯本本字作「重量」(NASB, NJPS, MLB, RSV, NRSV, NIV);「使智慧失值」(NEB);「取諦智慧」(ASV);「敗壞好的」(NAB)。

掌權者的任性能敗壞智慧

10:2智慧人的見識保護他[4]4

原文作「使智慧人的心在他的右手」。「右手」是希伯來成語受護之處(詩16:8; 11:5; 121:5)。古代作戰之時,武士的盾牌置於右邊護其右手。傳道者本處說智慧有保護的功能(參傳7:22)。

愚昧人的沒有見識使他毫無防範[5]5

原文作「愚昧人的心在他的左手」。愚人失去智慧的保護(右邊)。智慧人的心(常識)保護他,但愚昧人常自招煩惱。

10:3連愚昧人行路也顯出無知[6]6

原文作「少去了心」,或「缺少常識」。

向每個人顯出[7]7

原文作「告訴」。

他是愚昧人[8]8

愚人的缺少智慧是顯然易見的,甚至在簡單的日常生活中也能看出。

10:4掌權者若向你發怒,不要辭去[9]9

原文作「不要離開」。

你的崗位[10]10

原文作「地位」(王上20:24;傳8:3; 10:4;BDB 879)。

因為平靜的回應[11]11

原文marpe'「平靜」,指「心平氣和」(箴14:30),以溫柔話回應批評(箴15:4);是激動的場合中的神態。

能抵消[12]12

本處是:(1) 心平氣和的回應能平服或抵消掌權者的怒氣;或 (2) 平靜的心境能避免得罪君王的大能。

大過。

10:5我見日光之下另[13]13

原文無「另」字。

有一宗不幸[14]14

原文作「兇惡」。

就是掌權者的錯誤,

10:6愚昧人[15]15

原文作「愚昧」。

立在高位,

富足人坐在低位。

10:7我見過僕人[16]16

或作「奴僕」,下句同。

騎馬,

王子像僕人在地上步行。

智慧能轉危為安

10:8挖陷坑的,自己可能[17]17

本字或作「必」。諸英譯本作「必」的有(KJV, RSV, NRSV, ASV, MLB, YLT, NJPS)。不過,譯作「可能」較為合意(NEB, NAB, NASB, NIV, NCV, CEV, NLT)。挖陷坑的不一定掉在其中,但在某種情形下會有「可能」。

掉在其中;

拆牆垣的,可能為蛇所咬。

10:9鑿石頭的,可能受損傷;

劈木頭的,可能遭危險。

10:10鐵器鈍了,若不將刃口磨快,

就必多費氣力[18]18

原文作「力量」。人若不聰明,他會費力又失效。

同樣智慧有利於成功。

10:11未行法術以先[19]19

原文作「沒有法術」。

,蛇若咬人,

施法術的人[20]20

原文作「舌頭之主」。

就有麻煩[21]21

原文作「沒有利益」;ASV, NAB, NRSV作「沒有益處」。

智愚言行

10:12智慧人的口[22]22

或作「言語」。

使他得恩惠[23]23

本處可譯作「使他得恩惠」(NEB, RSV, NRSV, NAB, MLB, NJPS, Moffatt);「口出恩言/有恩惠」(KJV, YLT, ASV, NASB, NIV)。

愚昧人的嘴[24]24

原文作「嘴唇」,或作「言語」。

卻自我毁滅[25]25

原文作「消耗他/吞沒他」。

10:13他口中的言語起頭[26]26

「從頭...到尾」,代表全部(申6:7;詩139:8;傳3:2-8)。愚昧人的話由始至終都是狂言。

是愚昧;

他話的末尾是奸惡的癲狂[27]27

或作「癲狂的奸惡」。

10:14但愚昧人繼續喃喃不休[28]28

原文作「愚人乘添字句」。Moffatt作「說個不停」;NJPS作「說來說去」。

無人知道將有何事;

誰能告訴他未來的事呢[29]29

原文作「他以後的事」,或「他身後的事」。

10:15愚昧人的勞碌使自己困乏[30]30

本句有三種解讀法:(1) 他累到尋不到城中安逸之處;或 (2) 他累到不能做最簡單的事;或 (3) 讓他累到找不出進城的路。D. Barthélemy, ed., Preliminary and Interim Report on the Hebrew Old Testament Text Project, 3:592-93。

因為連進城的路[31]31

原文作「他不知道進城」。

,他也不知道。

愚君之誤

10:16邦國啊,你的王若是幼稚[32]32

或作「孩童」,「僕人」。原文na'ar可作「嬰孩」(出2:6;士13:5;撒上1:22; 4:21;撒下12:16);「剛斷奶的小童」(撒上1:24);「發育期時的孩童」(撒上16:11);「及婚年齡的青年」(創34:19;撒下14:21; 18:5, 12);「童僕」(民22:22;士7:10-11; 19:3;撒上3:9;撒下16:1;王下4:12, 25; 19:6);「隨從」(創14:24;撒上25:5;撒下2:14;王下19:6;賽37:6;伯1:15-17;尼4:10, 17);「兵士」(王上20:15-16)。英譯本譯作「孩童」,「幼稚」,「僕人」,「奴僕」皆有。用本字形容君王是強調其無能,天真,不成熟,沒有經驗(賽3:4, 9;王上3:7)。本處的使用應與「僕人」平行,即不是出身於皇室受訓豋基之王(下節的「貴胄之子」)。

你的羣臣早晨宴樂,你就有禍了!

10:17邦國啊,你的王若是貴冑之子[33]33

指皇族出身,飽經訓練如何治國之王。

你的羣臣按時[34]34

原文et「時間」;本處指「定時/按時」。參3:1「定時」註解。

吃喝──有自制又不在醉中[35]35

原文作「為了力量不為醉酒」。「力量」gevurah本處可能指「自制力」(NEB, NJPS);譯作「力量/添力」(YLT, KJV, ASV, NASB, RSV, NRSV, NIV)。

,你就有福了!

10:18因人懶惰,房頂塌下;

因人手懶[36]36

原文作「手的下垂」。

,房屋滴漏。

10:19設擺筵席[37]37

原文lekhem「餅」;寓意「筵席」。

,是為歡笑。

酒能使人快活,但[38]38

或作「他們以為」。

錢是一切的答案。

10:20你不可咒詛君王,也不可心懷此念,

在臥房時不可咒詛富戶[39]39

可能指因有權勢而富有的人。

因為空中的鳥可能傳開這思念[40]40

原文作「可聲傳開這聲音」。

有翅膀的也可能覆述你的話[41]41

原文作「告述這事」。

為未知的將來奮力於目前

11:1當將你的糧食[1]1

原文作「餅」lekhem(KJV, NAB, RSV, NRSV, ASV, NASB, NIV, NJPS)。不過11:1-2似是有關出口的貨物。較好的看法是將「餅」代表貨物,「餅」的原材料榖類麥子(如:創41:44-45; 47:13, 15, 17, 19;49:20;尼15:19;王下18:32;賽28:28; 30:23; 36:17; 55:10;耶5:17;結48:18;伯28:5;詩104:14;箴28:3;見HALOT 526;BDB 537)。本字譯作「榖類」的有NEB;譯作「貨物」的有Moffatt。傳道者鼓勵榖類貨品的國際貿易。

[2]2

原文shalakh「送,抛」指「出手」給別人之意;「拋,撒」(KJV, NAB, RES, ASV, NASB, NIV);「送出」(NJPS, NRSV, NEB)。七十士本作ἀπόστειλον(aposteilon,「送」)。

出海外[3]3

原文作「在水面上」。本句的傳統看法是「慷慨施捨必有回報」。有些學者從另外的角度看作平時的貿易。M. Jastrow認為本節是貿易要承擔風險,將貨品托交於船隻,日久後能獲利(A. Cohen, The Five Megilloth [SOBB], 181)。古代近東的海上貿易頗有風險,但也致大利(如:王上9:26-28; 10:22;詩107:23);見D. R. Glenn, Ecclesiastes, [BKCOT], 1002-3。本節就此可譯為「送你的糧食過海,到了時候你必有回報」(NEB);或「托交你的貨物於廣闊遙遠的海,直到以後你有好的回報」(Moffatt)。

因為日久必得回收[4]4

原文作「找到」。

11:2將你的貨物[5]5

原文作「分一份」。

分七種或八種[6]6

原文作「七或八」。原意並不著重數目,而是「多」(不止一),如賽17:6的「兩三個」或彌5:4的「相當多」。這種用法只表達不定的總數,數目字的大小無它含意,「一或二」(申32:30;耶3:4;伯33:14; 40:5;詩62:12);「二或三」(王下9:32;賽17:6;何6:2;摩4:8;Sir次經23:16; 26:28; 50:25);「三或四」(耶36:23;摩1:3-11;箴21:19; 30:15, 18;Sir 26:5);「四或五」(賽17:6);「六或七」(伯5:9;箴6:16);「七或八」(彌5:4;傳11:2)。

投資[7]7

原文無「投資」,加入以求清晰。本句傳統性是勉勵人對多人慷慨(KJV, NAB, ASV, NASB, RSV, NRSV, NIV, NJPS);不過,較好的是看作謹慎地不要將全部財產投入一項途徑(A. Cohen, The Five Megilloth [SOBB], 181)。D. R. Glenn, Ecclesiastes, [BKCOT], 1003寫「在可能的風險下,人應當謹慎地投資於多種的投機,而不將全部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如創32:7-8的實例)。隨這思路的譯本有「將你的貨品分為七途,或八」(NEB);「在七項投機中有份」(Moffatt)。

因為你不知道[8]8

「你不知道」在11:2及5-6數度重複。人對未來一無所知;故人應謹慎地投資(11:1-3)和殷勤工作(11:4-6)。

將來有甚麼災禍[9]9

原文作「兇惡」,指「災難」(傳5:13; 7:14; 9:12)。

臨到地上。

11:3雲若滿了雨,就必傾倒在地上;

樹若向南倒,或向北倒,樹倒在何處,就卧在何處。

11:4看風的必不撒種;

望雲的必不收割[10]10

本箴言批評太小心的人等待最佳時刻。無風吹去種子時才下種,等得無雨能浸壞所收莊稼才收割的農夫,必不動手而一直等待正確的時刻。

11:5風從何道來[11]11

原文作「風的路線如何」。有的將本句連於下句而作「靈如何來到懷孕婦人胎中的骨頭」。原文的mar-derek haruakh究是指「風的路線」或是「靈如何來」頗有爭辯。七十士本看作「風」,風的路線;但Targum和Vulgate認為是人的靈/精神。英譯本在此也有分歧:(1) 靈:「靈之道」(KJV, YLT, Douay),「生命之氣息」(NAB),「孕婦如何得著胎中的活靈」(NEB),「生命的氣息如何傳到孕婦胎中的四肢」(NJPS),「靈如何來到孕婦胎中之骨」(RSV),「氣息如何進入母親胎中之骨」(NRSV);(2) 「風」:「風之道/路線」(ASV, RSV旁註),「風的路線」(NASB, NIV),「風如何吹」(MLB, Moffatt)。

,骨頭在懷孕[12]12

原文作「飽滿」;本處應作「懷孕」。

婦人的胎中如何長成,

你尚且不得知道,

這樣,行萬事之 神的作為,你更不得知道。

11:6早晨要撒你的種,

不到晚上不要歇你的手[13]13

原文作「不要讓你的手休息」,是「不要停止工作」或「不要懶散」(傳7:18)的成語。把握本成語用意而譯的有:「不要停止工作」(NEB);「不要停工」(MLB);「不容你的手停工」(NAB, NIV);「你的手要不停」(Moffatt)。「手」代表全人

因為你不知道那一種[14]14

或作「那一個動作」。

成功[15]15

原文kasher「發旺」,本處指「成功」。

──

或是早撒的,或是晚撒的,或是同樣發旺。

人生既短應常快樂

11:7[16]16

原文ha'or「光」,本處是喻意性的指「生命」(伯3:20; 33:30;詩56:14)。相反的,死亡用「黑暗」形容(傳11:8; 12:6-7)。

是甜[17]17

原文matoq「甜」,它處常指「蜂蜜」。論點是生命是(甘)甜的,應品嘗如蜂蜜。

的,

[18]18

「眼」代表全人。

見日光[19]19

「見日光」是「活著」的成語(詩58:9;傳6:5; 7:11; 11:7;BDB 1039)。對照的成語「日頭昏暗」指老年及死亡(傳12:2)。

是歡悅的。

11:8人活多年,就當快樂多年;

然而也當想到黑暗的日子[20]20

「黑暗的日子」指老年的來臨(傳12:1-5)和不能避免的死亡(傳11:7-8; 12:6-7)。它處用的「黑暗」寓意「死亡」(伯10:21-22; 17:13; 18:18)。

會有許多──所要來的都是模糊[21]21

原文hevel本處指「模糊,不清楚」,即「不知」。其意出自「氣,烟霧,不能見之風」;引至「模糊,黑暗,難明,謎」。用作「謎」可見於6:2; 8:10, 14;用指「模糊」的未來可見於11:8。

的。

敬畏 神享受人生

11:9少年人哪,在年青[22]22

或作「童年」。

時你當歡樂,

讓你的心在你年青時鼓舞你。

行你心所願行的[23]23

原文作「行你心的道路」,或作「隨你心的衝動」。

,看你眼所愛看的,

卻要知道, 神必審問你的動機和活動[24]24

本句不是指隨己心和意願行事必定受神的懲罸。論點是:當人隨從衝動和意願而行時,要明白所想所行最終神都評估。故此,人要在神的道德標準的範圍下追求快樂。

11:10所以你當從心中驅逐[25]25

原文sur「除去」,通常是「挪開」之意。本處指「驅逐」心中不必要的情緒的緊張。譯作較為生動的「驅逐」有NEB, MLB, NIV, NRSV, NJPS, Moffatt。

愁煩[26]26

或作「情緒的緊張」。原文ka'as可作「憤怒」(申4:25; 9:18);「不安」(申32:21);「開罪」(王下23:26;尼3:37);「挫折,不寧」(結20:28);「憂愁」(撒上1:6);「擔憂」(詩112:10;傳7:9)。本處指不必要的「緊張」和「焦慮」使人不能享受短暫人生中合理的享受。

從肉體除去痛苦[27]27

原文ra'ah「邪惡」;本處應指身體的傷處,痛苦,受苦(申31:17, 21; 32:33;撒上10:19;尼1:3; 2:17;詩34:20; 40:13; 88:4; 107:26;傳12:1;耶2:27;哀3:38)。本處最好譯作「痛苦」(NASB, RSV, NRSV, MLB, Moffatt),或「煩惱」(NEB, NIV);而不是「邪惡」(KJV, ASV, YLT, Douay),或「憂愁」(NJPS)。

因為一生的青年[28]28

或作「童年」。

和精壯期[29]29

或作「青年」;原文作「黑髪」或「(生命的)早晨」。諸英譯本如下:「黑髪」(NJPS);「青年的清晨」(NAB);「生命的清晨」(ASV, MLB, RSV, NRSV);「精壯期」(NEB, NASB);「活力」(NIV);「青年」(KJV);「成人」(Moffatt)。

,都是短暫[30]30

原文hevel「虛枉」,常用指「短暫,速去」(箴31:30;傳3:19; 6:12; 7:15; 9:9)。

的。

敬畏 神因衰敗不遠

12:1你趁着年輕當記念[1]1

原文zekhor「想起,憶起!」代表一生中對神的「順服」和他為生命主宰的「承認」(民15:40;申8:18;詩42:6-7; 63:6-8; 78:42; 103:18; 106:7; 119:52, 55;耶51:50;結20:43;拿2:7;瑪4:4)。12:13-14對敬畏神和順服他的吩咐的勸勉解明了「想起」神的意義。

造你的主!

困難的日子[2]2

原文ra'ar「兇惡」;本處是「行動艱難,受傷,痛楚,剝奪,受苦」(申31:17, 21; 32:33;撒上10:19;尼1:3; 2:17;詩34:20; 40:13; 88:4; 107:26;傳11:10;耶2:27;哀3:38);參HALOT 1263;BDB 949。

尚未來到[3]3

原文`ad「之先」在12:1-7出現3次(1, 2, 6)。同樣,原文的bet「當/那時」也重複用在3與4節。本處的7節在原卷中是一長句:主句在12:1上(...記念造你的主),12:1下-7包括5句時間性的子句(之先...那時...之先...)。

就是你所說「我毫無喜樂」的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

12:2在日頭、月光、星宿[4]4

原文作「光和月和星」。本處「光」和「月」是連用字,指「月光」(參創1:14)。

變為黑暗,

雨後雲彩消失[5]5

原文shuv「回來」,指「不見」(HALOT 1430 s.v. 3)。本處形容下雨後,雲彩因水份下盡而「消失」。

之先;

12:3那時看守房屋的發顫[6]6

原文zeua'「顫抖」;本處不是身體的「顫抖」,而是「驚恐」之意(斯5:9;谷2:7;SIR次經48:12;HALOT 267)。年老之時,從前最勇敢的人現在遇事惶恐。

雄壯的彎腰[7]7

或作「開始彎身」。

推磨的[8]8

原文hattokhanol是「碾磨」的複式;本處指「臼齒」。

稀少就止息;

從窗戶往外看的成昏暗[9]9

原文khashakh「暗淡」,它處指「視力衰退」(詩69:24;哀5:17;HALOT 361)。故本處「從窗戶往外看的」可能描寫「眼睛」,形容老年期開始之時視力的減退。

12:4街門關閉;

推磨的響聲微小[10]10

原文名詞takhanah「磨坊」。本處喻意老年期開始時,牙齒掉落。

雀鳥一叫,人就起來[11]11

原文qum「起來」,指夜半時被聲音弄醒(出12:30;撒上3:6, 8);晨早醒來(創24:54;士16:3;得3:14;尼2:12;伯14:12; 24:14;見HALOT 1086;BDB 877)。本處形容老年人的懊惱:老年人難得一夜安睡,一點小聲音就會在半夜或太早醒來。

他們的歌曲也都衰微[12]12

原文作「歌曲的女兒們」,指「歌曲,樂音,音符」。「女兒」代表歌曲的性質,質素和情況。本詞指年青時所唱之歌,或聽曲的能力。全句是嘆息老年期的聽覺衰退。「衰微」原文作「拉了下來」。

12:5人怕高處,怕路上的危險[13]13

原文khatkhattim「恐懼」(HALOT 363;BDB 369)。本處指「危險」而使老者「怕」走在街上。

杏樹[14]14

原文shaqed「杏仁」(創43:11;民17:23),代表「杏樹」(耶1:11);HALOT 1638;BDB 1052。

開白花[15]15

杏花始為粉紅色,成熟時變白色(歌6:11)。本處指老年期開始的白髪。

蚱蜢[16]16

或作「蝗蟲」。

拖曳而行[17]17

原文saval「負重荷」,指步行有如拖重負;或「稠密,行動緩慢」;「清除」(HALOT 741)。

續隨子[18]18

「續隨子」的果子caper berry;原文'aviyyohah只見於希伯來聖經本處,是古代近東的春藥(HALOT 5;BDB 2-3)。本詞可作二解:(1) 老年期開始之時,年青時代的性活力成為遙遠的回憶,即使有興奮的藥也無濟於事;(2) 老年有如續隨子的果子的枯萎,一度的青年活力已過如枯萎了的續隨子失去了效用。

的果子萎縮[19]19

或作「爆開」,「不成」。諸譯者頗有異議:(1) 不成了:不再有春藥的效用;(2) 爆開:指果子已爛熟,掛在枝頭枯萎(HALOT 975;BDB 830)。

因為人歸他永遠的家[20]20

原文bet `olamo「永遠的家」;本成語指安息之處/墳墓(詩49:12;伯7:9; 14:10-12;傳12:5);或指死者的居所陰間(伯17:13; 30:23);見HALOT 124, 799;BDB 109。本詞似源出自埃及文學(H. A. Hoffner, [TDOT], 2:113)。見F. Cumont, Afterlife in Roman Paganism, 48-50。

哀悼的在街上往來──

12:6在銀鏈折斷,

金罐破裂,

瓶子在泉旁損壞,

水輪在井口破爛之先──

12:7塵土仍歸於地,

[21]21

或作「氣息」,指從神而來的「氣」。見傳3:19及創2:7; 6:17; 7:22。

仍歸於賜靈的 神。

結語:傳道者重申主題

12:8傳道者[22]22

本書它處作者以qohelet「傳道者/教師」身份出現;本處卻加以冠詞,作為名函。若以第一身口吻,可譯作「本傳道者/本教師」。

嘆說:「絕對虛空[23]23

原文作「虛空中的虛空」;參1:2註解。

這一切[24]24

原文作「凡事」;參1:2「凡事」註解。

都是虛空[25]25

原文hevel「虛空」在本節的6個字中用了3次。參1:2註解。「虛空」是本書的主題;用在1:2的起句和結尾的12:8,涵蓋了1:2-12:8所論(除2:24-26; 3:14-15; 11:9-12:1, 9之外),本段所述的一切都在「這一切」之內為「虛空」。

!」

後跋:傳道者訓言的智慧

12:9傳道者不單有智慧[26]26

傳12:9-12是古代近東抄寫者的風格和詞句。見M. A. Fishbane,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29-31。

也將知識教訓眾人;

他仔細評估[27]27

原文作「衡量又學習」。

又安排[28]28

原文taqan「使直」,指「擺直」,「排序」(HALOT 1784;BDB 1075)。本字可能指傳道者編輯眾智語所採用的直接方式。

了許多箴言。

12:10傳道者尋求可喜悅的字句[29]29

傳道者有效地寫下他的箴言,使自己能在話中得著道德性及美詞中得樂。

寫下確實的話[30]30

或作「真理之言」。

12:11哲人的言語好像刺棍[31]31

引導牲口用的短棍。見M. A. Fishbane,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29-32。

綜合的言語像釘穩的釘子,

都是一個牧者所賜的。

勸勉:敬畏 神並守誡命

12:12我兒,有關這些話的加添[32]32

本句勸勉話可作二解:(1) 避開10-11節之外的所謂「智語」:「智者的話出自一位牧人。除此以外,我兒,當要小心」(見RSV, NRSV, NAB, Douay, NIV),Moffatt也意譯為「我兒,避開智慧經文以外的一切」;(2) 本勸語指12下的「殷勤學習令人疲倦」。

,你當受勸戒。

著書多,沒有窮盡;

讀書多,身體疲倦。

12:13這些事都已聽見了,我的結論就是[33]33

原文作「聽了一切之後,本事的結局是:」。

敬畏 神,謹守他的誡命,

這是人的全部責任[34]34

原文作「這就是所有人」,或作「這就是全人」。本句有五種譯法:(1) 這是人的全部責任(KJV, ASV, RSV, NAB, NIV);(2) 這是所有人的責任(MLB, ASV, RSV旁註);(3) 這應用在所有的人(NASB, NJPS);(4) 這是所有人全部的責任(NRSV, Moffatt);(5) 沒有對人比這更多(NEB)。12:13-14四次複用「所有」示意傳道者強調「底線」,就是人「基本」的責任只是敬畏順服神。因為「所有的」都從本書聽到了,他的結論是人「全部」的責任就是順服神,因為神會審判「所有」的行動,包括「所有」隱藏的,或善或惡(好或壞)。參D. Barthélemy, ed., Preliminary and Interim Report on the Hebrew Old Testament Text Project, 3:596。

12:14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

無論是善是惡, 神都必評估[35]35

原文作「必審判每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