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賽亞書

標題

1:1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希西家猶大王的時候,這是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所得的有關猶大和耶路撒冷的默示[1]1

原文作「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所見的有關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異象,(發生在)烏西亞,約坦,亞哈斯,(和)希西家諸猶大王(的年間)」。以賽亞的先知生涯可能在烏西雅Uzziah治國的末期開始(主前740年,見賽6:1),直到希西家在位的後期(結束於主前680年)。

聽命勝於獻祭

1:2天啊,要聽!地啊,側耳而聽[2]2

人性化的天地被傳召出神庭為控告神立約子民的証人。摩西一早警告百姓天和地會注意他們的舉動(見申4:26; 30:19; 31:28; 32:1)。

!因為耶和華說:我養育兒女[3]3

或作「兒子」(NASB, NAB)。古代近東區的協議和盟約常用「父與子」為參與者。先知用這名詞,以天地為証,引喻申命記約內的咒詛(1:7-9, 19-20),安置他的預言在以色列人和神立約關係的背景中。

,將他們養大[4]4

原文yalad「生育」和gadal「養育」作為「生兒育女」的通常詞。本處用的gadal「養育」和yum「養大(起)」只見於本處,刻劃出耶和華使以色列成為重要(參R.Mosis, TDOT2:403)。

,他們竟[5]5

在耶和華對子民關顧的背景下,以色列的悖逆是恐怖的陰險。「竟」指是耶和華的憐憫和以色列的忘恩負義的對照。

悖逆我[6]6

「悖逆」有「背盟」和「反約」的內涵。原文pesha「背逆」通常有法律的含意;這「違法」的行為也包括「反約」(E. Carpenter and M. Grisanti, Nidotte 3:707)。

1:3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卻認不出我,我的民也不明白。

1:4[7]7

傳召証人和宣告罪狀後,以賽亞悲嘆國家面臨的定局。本節末句的「他」結束了2至3節耶和華的話。

這有罪之國像死了一樣[8]8

原文作「禍哉,這有罪之國」。原文hoy「禍,啊」用在葬禮的悼詞(王上13:20;耶22:18; 34:5),有死亡的涵義。先知用極為戲劇性的方式預先演出以色列的葬禮,強調他們若不快快悔攺,必定覆亡。

,百姓被惡行壓下。他們是行惡的後裔,作惡的兒女[9]9

或作「兒子」(NASB)。先知用四組名詞對照。四個有特權的──國家,百姓,後裔,兒女──和四個形容當時以色列的情形──罪,惡行,行惡(做錯),作惡(邪惡)。(見J. A. Motyer, The Prophesy of Isaiah, 43)。

。他們已經離棄耶和華,抗拒以色列的聖者[10]10

原文作「退後陌生了」。七十士本(LXX)無此句,與本節的平行體栽稍有欠失。

。他們與他疏遠了[11]11

以賽亞在5至9節向遍體燐傷的國家(5-8節),以他們的代表人身份說話(9節)。

1:5你們為何堅持捱打?為何仍舊悖逆[12]12

原文作「你們為何仍舊被打?(為何)繼續悖逆?」先知表示難以相信以色列堅持犯罪頑強受刑。另一譯法是:「你們為何繼續悖逆想被捱打?」

?你的頭有大傷口[13]13

原文作「滿頭有病」;NRSV作「全頭都是病」;CEV「滿頭瘀傷」。

,你全身都弱[14]14

原文作「滿心昏迷」。「心」在本處指身體的力量和精神(見耶8:18;哀1:22)。

1:6你從腳掌到頭頂,沒有一處不受傷[15]15

原文作「無一處健全」;NAB作「沒有完整的」。

。全是青腫、割破和開口的傷痕。沒有清洗[16]16

原文作「壓(熨)平」。

,沒有纏裹,也沒有用橄欖油滋潤[17]17

原文作「軟化」(NASB, NRSV);NIV作「滋潤」。「滋潤」或作「處理」。本節所形容的傷是一般在戰場上所受的無可醫治的傷。

1:7你們的地土已經荒涼,你們的城邑被火焚燬。你們的莊稼在你們眼前為外邦所吞滅[18]18

原文作「摧殘有如外邦人所推翻」;可譯作「它的摧殘只能是如外邦人毀滅的樣子」。有的認為「外邦」指「所多瑪」Sodom(參9-10節),但這看法無古卷的支持。原文maphekhah「推翻」(吞滅)五次用於所多瑪的「覆亡」;若本句與「所多瑪」相連,就可譯作「毀滅有如所多瑪的覆亡」。

。他們留下的是荒涼和毁滅。

1:8女兒錫安[19]19

原文作「女兒錫安」(KJV, NASB, NIV同)。先知形容錫安是女兒,強調她在敵人面前的軟弱和無助。

孤立,好像葡萄園的草棚,瓜田的茅屋。她是被圍困的城邑[20]20

原文作「如被圍困的城邑」。本節前是兩個比喻,本處描寫以色列的實況;故將「如」譯為「是」。

1:9若不是萬軍之耶和華[21]21

「萬軍之耶和華」。這稱號描寫神是全能君王,統領大批侍從,差使和戰士。文義中(如本處)也特別刻劃神軍事統領的層面。這稱號描寫神率領大軍對抗敵人。

給我們稍留餘種,我們早已像所多瑪蛾摩拉的樣子了[22]22

本句的重點是「生還者」(餘種)無幾(H. Wildberger, Isaiah, 1:20; H. Zobel, TDOD 8:456)。以色列不是幾乎像所多瑪,而是完全像所多瑪。

1:10你們這所多瑪的首領[23]23

先知從9節的比喻延伸,譏諷地對耶路撒冷的首領和百姓發言,當他們是古代所多瑪Sodom和蛾摩拉Gomorrah的居民。這諷刺是貼切的,因為審邦既與所多瑪的相若,引發審邦的罪也一定類同。

啊,要聽耶和華的話語!你們這蛾摩拉的百姓啊,要側耳聽我們 神的責備[24]24

原文作「我們神的指示」。原文torah「法律,指示」不僅是教導,也有「糾正性的教導」和「責備」之意。

1:11耶和華說:「你們所獻的許多祭物與我有何重要[25]25

原文作「為何對我這許多的獻祭?」這諷刺性的問句表示他們的獻祭毫無意義。本句封住了以色列人可能的辯詞:「但是我們照你所吩咐的獻祭了」。本段是耶和華對他有罪子民的可能自辯的回答。他在2至3節中控告他們悖逆,但他們可能辯稱已向他獻了許多的祭。因此神指出他要求的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社會的公正,不是空洞的儀式。

?公綿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油,我已經夠了[26]26

原文sava「飽足」。近東古代以祭牲作獻給天神的飲食。神在此宣稱他(好像是)飽足有餘了。

;公牛的血,羊羔的血,公山羊的血,我都不要[27]27

本句的文義指出神的不悅。他們將祭牲脂油堆積在神的面前;句中暗示神不再要他們獻祭,好像不再要堆積食物在神桌上一般。

1:12你們來朝見我,誰向你們討這些──禽獸踐踏我的院宇[28]28

原文作「當你來見我,誰從你的手討這些,踐踏我的庭院」。本句指出神不要這種牲畜的遊行。「踐踏」似是指熱心的獻祭者和他們的祭牲在聖殿區中四處走動。

1:13你們不要再獻無意義[29]29

或作「無用/無價值」(NASB, NCV, CEV);KJV, ASV作「徒然」。

的供物;你們的香品我認為是憎惡的[30]30

注意其他耶和華看為可「憎惡」的:同性戀(利18:22-30; 20:13),吃儀文規定不潔的動物(申14:3-8),獻有殘疾的畜牲為祭物(申17:1),拜偶像的活動(申18:9-14),宗教性的姦淫儀式(王上14:23)。

。你們守月朔和安息日,並宣召的大會,但我不能容忍罪玷污了的慶賀[31]31

原文作「罪惡和大會」。本處指他們的敬拜不被接納,因為百姓日常社會經濟的舉動証明他們不是對神真正的效忠(16-17節)。

1:14我恨惡你們的月朔和節期;這都是我不耐煩擔當的負荷。

1:15你們舉手禱告,我轉眼不看[32]32

原文作「我閉目不看」。

,你們多多地祈禱,我也不聽,因你們的手都滿了血[33]33

「血」不單是祭牲的血,也(意識上)沾滿了犧牲者的血。不容貧困者得公正的裁判和合理的經濟系統的參入就等於「殺」人。

1:16[34]34

耶和華在指出百姓的罪行後,呼喚他們悔攺。這包括社會經濟上實在的行動,不僅在情感上。

要洗濯、自潔!從我眼前除掉你們的惡行[35]35

本句指以色列所觸犯的約上的規定(參申28:20;耶4:4; 21:12; 23:2, 22;25:5; 26:3; 44:22;何9:15;詩28:4)。原文ma'alleykhem可簡單的指好的和壞的「事」,但以賽亞通常用作負面性的「惡事」。(參3:8, 10)

。停止作惡!

1:17學習做正當的,推廣公平!給受欺壓的人有理由慶祝[36]36

本句實意不詳。MT古卷作「使欺壓者為正」。「為正」有「引領」,「引導」,「糾正」,「攺正」的含意。先知在本節可能在呼喚社會攺革(17下)和個人生活的調整(17上及中)。J.A. Motyer(The Prophesy of Isaiah, 47)建議本節列出一個不完全社會的兩極:欺壓者和有需要的,害人的和被害的。以賽亞期盼一個在需要處有更換的社會。

!給孤兒伸冤!為寡婦[37]37

「寡婦」指死去丈夫(或離婚)或失去丈夫的婦人。舊約常以孤兒寡婦代表貧困無助的人;這些人因為失去了供應者而無依無靠。

辨屈!」

1:18[38]38

耶和華結束對以色列的起訴,給他們得赦免的機會。在他們面前的選擇是:悔攺而得福,犯罪而受刑。

耶和華說:「你們來,考慮你的選擇[39]39

傳統譯作「讓我們彼此辯論」,但文義有法律上的語氣。上主給以色列對未來的選擇。

。你們的罪雖染得像硃紅,你可以[40]40

本處未完成的文法指可能性,是條件式。人必先悔攺回頭才「可以」得潔淨。下同。

變成雪白;雖丹紅易見,你可白如羊毛[41]41

本句重點不是罪得遮蓋。人的罪是被除去,以倫理的純潔代替。明顯如硃紅的罪必被洗去,有罪的人得以攺造。

1:19你們若有決心和順從[42]42

原文作「聽」;KJV作「順從」;NASB作「若你同意又遵守」。

,就必再吃地上的美出產。

1:20若不聽從,又悖逆,你就必被刀劍吞滅[43]43

本句是字句的巧用:百姓「順從」就能「吃」,或是「悖逆」而「被吞」。

。」要確知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44]44

原文作「耶和華的口說」。

煉淨的審判

1:21可歎,忠信的城變為妓女[45]45

原文作「這忠信的城如何變為妓女」。原文ekhah「如何」常用作哀悼的起句(見哀1:1; 2:1; 4:1-2)。其它舊約經文將以色列拜偶像作「姦淫」,以賽亞指的是道德和社會性的犯禁。

!從前是公平的中心,公正居在其中,現今只有[46]46

原文作「充滿」。

兇手[47]47

或作「刺客」。這可以指所有的「罪犯」,以大罪包括小罪。以賽亞既一般性對首領們保留最嚴厲的責備,本處也可能指有責任維護公正公義的官長。

居住。

1:22[48]48

本字是第二身陰性單式,指人性化的耶路撒冷。

的銀子變為渣滓[49]49

本字是浮在鎔化了的金屬上面的雜質。

;你的酒攙了水[50]50

不純的銀和攙水的酒示意耶路撒冷道德倫理的混雜腐敗。

1:23你的官長成了叛徒[51]51

或作「剛愎」;CEV作「抗拒我」(NJV, NASB同);CEV作「奸人的朋友」。

,與盜賊作伴。全都喜愛賄賂,追求[52]52

原文作「追逐」;NIV作「追求」。

贓私[53]53

原文shalmonium「贓私,賄賂」與shalom「平安,完整」拼法相近,以賽亞或含諷刺之意。

。他們不為孤兒伸冤,也不保障寡婦的權益[54]54

見1:17註解。以賽亞筆下的有錢的欺壓者並不是今日一般的富有資產階級。他們是皇族軍事執法的官僚。這些猶大和以色列的官僚權力伸張擁有更多的土地後,漸漸掌控了國家經濟和法律的命脈;不同的管理階層有不同賄賂贓私的定規。這核心外的老百姓成為系統下的受害者,尤其是失去供應者的孤兒寡婦。藉著有沒收權的稅法,抽丁,高利貸和其它壓制性的手段政策,百姓漸漸失去財富地產和公民的權益。摩西律法所擬的社會效益均衡的制度已徹底改變。

1:24因此,萬軍之主宰耶和華以色列的大能者說:「哎!我要向我的對頭雪恨[55]55

原文作「我要慰藉自己」,即「雪恨」;NRSV作「傾倒我的忿怒」。

,向我的敵人報仇[56]56

耶和華與受壓者認同,作他們的報復者和保護者。

1:25我必攻擊你[57]57

原文作「轉手對抗你」。「你」在25-26節是陰性,指人性化的耶路撒冷。「轉手對抗」有「以手擊打」或「攻擊」之意。參詩81:15;結38:12;摩1:8;亞13:7。耶6:9用作「收割葡萄」。

,煉淨[58]58

冶金時加礦物質防止金屬氧化以「煉淨」雜質。

你的渣滓,除淨你的雜質[59]59

冶金時金屬礦石浮起的「雜質」。

1:26我也必復立你忠實的審判官,像起初一樣;復還你智慧的謀士,像起先一般[60]60

原文作「我必恢復你的審判官和謀士如起先一樣」。在社會不公和法制腐敗的前題下(23節),審判官可能是政府官員有裁判權的人士,謀士(顧問),可能是幫助君王訂政策的人士(3:2節均有提及)。

。然後,你必稱為公正之城、忠信之邑。」

1:27[61]61

在1:28節的耶和華是第三身的稱呼,故從27節開始又是先知發言(上次在21-24上)。

錫安必因公平得自由,歸回的人必因公義得自由[62]62

原文作「錫安必被公正贖回」。問題是本節的「公正」和「自由」是原因還是結果;是出自神還是出自人。若「公義」是歸回者的「公義」,那就是重立的「公正的中心」錫安(神的子民以神要求的公平公正處事),將本城從過去的羞恥救贖出,恢復重要的地位(見2:2-4;參E. Kissane, Isaiah, 1:19)。大部份學者卻認為「公義」「公正」單指神為的,或兼是神為和人為的。若是神為與人為的,這些名詞就是客觀性的神救贖的作為,和人主觀性的悔改。(Motyer, 51)。「歸回的人」應是「悔改的人」與28節的「罪人」對照。

1:28悖逆的罪人必被打碎[63]63

原文作「必有叛徒和罪人一同被打碎」。

;離棄耶和華的必致消滅。

1:29那等人必因你們[64]64

29-30節的「你們」指28節的「罪人」。

所喜愛的聖樹[65]65

或作「園子」(KJV, NASB, NIV, NRSV同);NAB作「園圃」。

抱愧,那裏是你們選擇為敬拜的地方。

1:30因為你們必如葉子枯乾的樹,好像無水澆灌的園子[66]66

或作「花園」(KJV, NAB, NASB, NIV, NRSV同)。

1:31有權勢的必如[67]67

原文作「必成為」(NASB, NIV同)。

一根絨線,他的工作好像火星,都要一同焚燬,無人撲滅。

耶路撒冷將來的光榮

2:1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所得的默示,論到猶大耶路撒冷[1]1

原文作「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所見有關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事)」。

2:2未來的日子[2]2

原文作「時日的盡期」;可指一般性的未來,或是嚴格性的「歷史的最後期」。

,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3]3

原文作「永存」,或作「被建立」(KJV, NIV, NRSV)。

,為至要的山,要成為至重之嶺[4]4

原文作「為眾山之首,被高舉過於諸嶺」。

,萬國都要流歸這山。

2:3必有許多國的民說:「來吧!讓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去到雅各 神的殿;主就可以將他的道教導我們[5]5

或作「要求」。神的「道」在本處之義是他要求的人的道德行為標準。

,我們就能跟從他的準則[6]6

原文作「行在他的道中」。

。因為道德指示必出於錫安[7]7

原文作「因指示必出自錫安」。

;耶和華的諭旨必出於耶路撒冷[8]8

原文作「耶和華的話出自耶路撒冷」。

。」

2:4他必審判列國彼此的爭訟,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9]9

將戰具打成農具指出從恐慌緊張轉至平安和穩妥。

;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

2:5雅各[10]10

指雅各的後裔。

啊,來吧!我們走在耶和華引導的光中[11]11

原文作「讓我們行在耶和華的光中」。本處的「光」指耶和華的指示和命令,引導子民順從他的道德標準。

耶和華降罰的日子

2:6耶和華,你誠然離棄了你的百姓,雅各的後裔,是因他們滿了東方觀兆的人,像非利士人一樣,尋問占卜者[12]12

原文作「像非利士占卜的人」。本節論及以色列人大大借用東方西方人的風俗(違反了利19:26;申18:9-14)。

。到處都是外邦人[13]13

原文作「外邦人的兒女__」最後一字意義不明。有加以「擊掌」為「訂盟」之意,有作含敵意的「鼓掌」。本譯本認為本處是居地滿了(太多)外邦人的意義。

2:7他們的地滿了金銀;財寶也無窮[14]14

或作「財庫」;KJV作「寶物」。

。他們的地滿了馬匹,戰車也無數[15]15

猶大王族積聚大量的財富和軍力,違背了申17:16-17。

2:8他們的地滿了無用的偶像,他們跪拜自己手所造的,就是自己指頭所構的。

2:9人屈身臣服,他們俯服敬拜[16]16

原文作「人彎腰,人低下」。原文shahhakh「彎腰」和shafal「低下」在11及17節用作神羞辱驕傲的人,故有的認為本處是預告審判「人必被扯下,必受羞辱」。但本處應是對這些人的控告。「彎腰,低下」指出人敬拜己手所造的無用偶像的姿態。

。不要饒恕他們[17]17

原文作「不要舉起他們」。「舉起」是「饒恕,赦免」之意(見創18:24-26)。本處語意雙關,用「舉起」配合上句的「彎腰」,先知求神不要抬舉他們。

2:10你當進入巖穴,藏在土中,躲避耶和華可怕的審判[18]18

原文作「耶和華的可怕」,指審判產生的「可怕」。

和他尊貴的華美。

2:11到那日,驕傲的必降為卑,高傲的都必蒙羞[19]19

原文作「驕傲者的眼目必降下,高傲者必扯倒」。shafal和shakhakh的重覆使用(見9節註解)指出審判的貼切。驕傲者既在偶像前彎腰低下,當神審判他們的時候,他們也被迫彎下低下。

,惟獨耶和華被尊崇[20]20

或作「高舉」。

2:12的確,[21]21

或作「因為」。

必有萬軍耶和華降罰的一個日子,要臨到[22]22

或作「對抗」(NAB, NASB, NRSV)。

崇高和有能力的人,一切驕傲的──都必蒙羞,;

2:13又臨到黎巴嫩的香柏樹和巴珊的橡樹[23]23

黎巴嫩的香柏樹和巴珊的橡樹都以高大重要著稱。這些是有權勢的人貼切的表徵。在這些人的心目中他們是非常重要和安穩。

──他們是多崇高和大能。

2:14又臨到一切高山和峻嶺[24]24

高山峻嶺代表驕傲人的安全感,下節的高台城牆同義。

2:15又臨到高台和堅固城牆;

2:16又臨到他施的船隻[25]25

原文作「他施的船」。這可能是在他施tarshish造的船隻,或是能航行到他施的船隻。

並一切壯觀[26]26

原文作「可喜悅的」;NAB, NIV作「宏偉」;NRSV作「美觀」。

的船隻[27]27

本節所指的船隻是同類中最好的,故也是引喻「驕傲者」。

2:17驕傲的必蒙羞,狂傲的必降卑[28]28

參11節註釋。

;在那日,惟獨耶和華被尊崇[29]29

參11節註釋。

2:18無用的偶像必全然廢棄[30]30

原文作「全然過去」;ASV作「完完全全的過去」。

2:19耶和華興起驚嚇大地的時候,他們[31]31

「他們」可能指「偶像」在審判的時候被敬拜者扔入洞穴(20-21節);但更可能的是指「拜偶像者」,參10節類似的諷刺話。

必進入石洞,進入土穴[32]32

原文作「塵土」;ASV作「進入地的洞中」。

,要躲避耶和華可怕的審判[33]33

參10節註釋。

和他尊貴的華美。

2:20到那日[34]34

或作「那時」。

,人必將為拜而造的金偶像、銀偶像拋進田鼠和蝙蝠的洞穴,

2:21使他們自己能在耶和華驚嚇大地的時候,藏入磐石縫中和巖石穴裏[35]35

20-21節論點不詳。他們是否對這些人造的偶像依依不捨,而帶去一同躲藏,還是邊走邊扔?無論如何,這明顯地指出偶像不能幫助他們。

,要躲避耶和華可怕的審判和他尊貴的華美[36]36

參11節註釋。

2:22不要信靠世人,他鼻孔裏不過有氣息,為何他們該受特殊的關注?

未來的領導危機

3:1看!萬軍之主宰耶和華[1]1

參1:9註解。

快要從耶路撒冷猶大,除掉眾人的一切保障,包括一切的糧食和水,

3:2除掉能人和戰士、審判官和先知、占卜的和首領[2]2

原文作「長老」。

3:3五十夫長、尊貴人[3]3

原文作「那些把臉舉起的人」。參王下5:1。

、行法術的謀士[4]4

原文作「在法術上有智慧的人」。原文kharashim「法術」,有的認作「技術」,故可譯作「巧匠」(參NIV, NASB)。

,和會念咒的人。

3:4主說[5]5

原文無「主說」字樣,加入以求清晰。先知在1-3節發言(注意第1節以第三身份稱呼耶和華),但本處耶和華自己宣佈要親自干預審判。文句上不清楚耶和華何處完句先知何處接續。可能先知在第8節重新發言,因耶和華又以第三身份稱呼。4-7節的主題連貫,故耶和華所說可能延至7節。

,「我必使年青人作他們的首領,使惡毒的少年[6]6

原文ta'alulim是抽象性的複式字,有譯作「殘忍,遊蕩」;故可將這字作人性化的描寫首領:「惡毒地管治他們」。數譯本作「孩童」(參ESV, NASB, NCV, NIV, NKJV, NRSV)。MT古卷用此字將特圈點首領們的殘暴任性。在神審判之後,首領群真空,無經驗無能的少年人當上首領。

管治他們。

3:5百姓要彼此惡待,彼此敵對;鄰居打架[7]7

原文作「人反對人,人反對他的鄰舍」。

。少年人必驕傲地頂撞老年人,下流人必向尊貴人挑戰[8]8

原文作「不甚被重視的(反對)受尊重的」。原文rahav「反對」引自上句。

3:6人必在父家抓住弟兄說:『你有衣服,你作我們的官長!這堆垃圾歸你手下吧[9]9

或作「負責」(NASB)。這人的動機自私。他叫弟兄管理,因弟兄有財可散。

!』

3:7那時[10]10

或作「在那日」(KJV)。

兄弟必喊著說[11]11

原文作「揚聲」。

:『我不是醫生[12]12

原文作「包裹(偒口)者」;KJV, ASV, NRSV作「醫治者」。

。我家中沒有糧食,也沒有衣服;不要立我作百姓的領袖。』」

3:8耶路撒冷必定敗落,猶大傾倒,因為他們的言語和行動得罪了耶和華[13]13

原文作「他們的舌和事蹟(都)向著(針對)神」。

,他們背叛了他的皇權[14]14

原文作「背叛皇上的眼睛」。原文karod「君皇的華美」是皇權的顯張。

3:9他們的面色[15]15

或作驕傲的「表情,神態」。

證明自己的罪過[16]16

原文作「作不利他們的回答」;NRSV作「作他們的反証」。

;他們公開述說自己的罪惡[17]17

原文作「他們的罪,像所多瑪,他們宣揚,並不隱瞒」。

,好像所多瑪一樣。他們有禍了[18]18

原文作「他們的靈魂有禍」。

,因為他們惹禍上身。

3:10告訴無辜的人[19]19

或作「義人」(KJV, NASB, NIV, TEV);NLT作「那些神性的」。

說太平無事[20]20

原文作「好事(臨到)」。

,因為他們必為自己所行的得報酬[21]21

原文作「他們必吃自己行事的果子」。

3:11邪惡的罪人有禍了,因為他必照所當得的受報應[22]22

原文作「他們手所作的必(照樣)做給他」。

3:12壓制者殘忍地對待我[23]23

本處可能指先知或耶和華。

的百姓,債主轄管他們。我百姓的領袖誤導他們[24]24

原文作「我的百姓,他的壓制者,他嚴嚴管治,女人(們)管理他們」。本節的文句意義都頗有爭議。(1) 原文「女人」(們)nashim可能是noshim「債主」;(2) nogsyv「他的壓制者」可能是nogshim「壓制者」。譯法可從這些組合中而成。

;他們給了你迷亂的方向[25]25

原文作「你的道路他們迷亂了」。原文Bala「迷亂,混亂」有同義字「吞吃」。

3:13耶和華坐上審判席,站起來宣述民眾的判決。

3:14耶和華必來宣告百姓的領袖和官長的判詞:「毁壞[26]26

原文Ba"ar「毀壞,吃盡」有常見的同義詞「燒毀」。

葡萄園[27]27

本處的葡萄園代表本國。見5:1-7。

的就是你們;從貧窮人偷來的都藏在你們家中[28]28

原文作「劫掠窮人的在你家中」(NASB)。

。」

3:15萬軍之主宰耶和華說[29]29

參1:9註解。第1節用此稱號,本處以這稱號總括1-15節所說。

:「你們為何壓碎我的百姓,碾磨貧窮人的臉[30]30

本句語氣是耶和華向首領們發作。上主向他們對百姓的態度的猖狂難以相信。

?」

洗除不潔

3:16耶和華又說:「錫安的女子[31]31

原文作「女兒錫安」(KJV, NAB, NRSV);下同。

驕傲。她們抬高頭[32]32

原文作「伸長頸項」。她們驕傲地抬頭使人能看見頸項上的珍飾。

走路,眉目傳情,輕佻踏步[33]33

原文作「跳步行走」。

,腳環玎璫[34]34

原文作「腳步叮噹」。

3:17所以[35]35

原文16-17節是一長句。耶和華在17節以第三身份稱呼自己。

[36]36

原文「主」作「adonay」,18節同。

必使錫安的女子額有皮膚[37]37

或作「疤痕」(KJV, ASV);NIV, NCV, CEV作「瘡疤」。

病;耶和華又使她們頭頂光秃[38]38

本句意義不明,因有罕見字pol。本字是「使赤身,使敞露」,故有譯作「露出下體」。(王上7:50本字以名詞出現有「凹凸」之意)。J.N. Oswalt(Isaiah [NICOT], 1:139, n.2)認為本處應作「額」。

。」

3:18到那日[39]39

本譯本認為耶和華的發言在17節結束,故加入「到那日」為18節起句。「到那日」或作「那時」(KJV)。

,主必除掉她們華美的腳釧[40]40

或作「腳釧的華美」。

、髮網、月牙形飾品、

3:19耳環、手鐲、頭巾、

3:20頭飾、足鍊、華帶、香盒[41]41

原文作「呼吸之家」。HALOT 124 s.v.定作「香(水)瓶」;NAB及NRSV作「香盒」。

、符囊、

3:21戒指、鼻環、

3:22禮服、外套、披肩、手袋、

3:23外袍、背心、裹頭巾、長衣[42]42

本清單的許多名稱實意不詳;用意是使讀者明白這些女子的傲氣和物質主義的態度。各式的佩戴裝扮都是由她們的丈夫榨取窮人所得的利益而來。

3:24必有臭爛代替馨香[43]43

原文作「必有腐臭代替香料」。

,繩子代替腰帶,光禿代替辮髮,粗衣代替華服,烙傷代替美容。

3:25[44]44

本處「你」是陰性單式,人性化的錫安代表她的「女子們」為受言人。26節的「她的城門」肯定此見。

的男丁必倒在刀下;你的勇士必死在陣上[45]45

原文作「你的力量(倒在)戰場」。

3:26錫安(註:原文作「她」)的城門必悲傷、哀號;無人的她必坐在地上[46]46

原文作「她必空了,她必坐在地上」。耶路撒冷是人性化的孤獨女子,坐在地上哀悼這荒涼的城市。

4:1那時[1]1

或作「到那日」(ASV)。七比一的數目強調人口比例的懸殊;許多男人都死在戰場。

,七個女人必拉住一個男人說:「我們吃[2]2

CEV作「買」。

自己的食物,穿[3]3

NCV作「做」。

自己的衣服,但求你許我們歸你名下[4]4

原文作「冠名在我們之上」,是歸屬之意。見撒下12:28。古代以色列的文化定女性是丈夫的財產。

──除掉我們的羞恥。」

耶和華的苗裔

4:2那時[5]5

或作「在那日」(KJV)。

,耶和華賜的出產必華美尊榮[6]6

原文作「耶和華的植物必成華美尊榮」。許多英譯本認為tsemakh yehvah有千禧年國度的含意而譯作「耶和華的枝條」(KJV, NAB, NASB, NIV, NRSV, NLT及其它)。雖然原文的tsemakh被日後先知們用作皇裔(耶23:5; 33:15;亞3:8; 6:12),那些經文的文義都清楚指出是統治的人,而本字用作代表後裔。不過在賽4:2文義中並無此指示。相反的下句的平行句中的「地的出產」只能解作農產品(見民13:20, 26;申1:25)。「耶和華的植物」一詞大多數的用法是指農作物(見詩65:10「耶和華是青物的來源」)。本處直作耶和華恢復農作物的生長是合宜的看法;先知們也常在異象中包括這主題(見賽30:23-24; 32:20;耶31:12;結34:26-29;摩9:13-14)。

,地的出產必為以色列餘剩的人為傲為悅[7]7

原文作「地的果子必成為以色列餘剩的(人)的驕傲和美麗」。

4:3那時,剩在錫安、留在耶路撒冷的,就是一切住耶路撒冷、註定存活的[8]8

原文作「在耶路撒冷豋記存活的」。本處所見的是耶路撒冷的人口豋記冊,凡在冊上有名的都可存活。這些人是本節上句的餘下的人。

,必稱為聖[9]9

或作「分開」;CEV作「特別」。

4:4那時[10]10

原文作「當」(KJV, NAB, NASB);CEV作「之後」;NRSV「同時」。

,主[11]11

原文作「全能主」adanai。

必將錫安女子的糞便[12]12

本字它處用作「嘔吐」(賽28:8)和「糞便」(賽36:12)。許多英譯本作「污穢」(NAB, NIV, NRSV)。在神的眼中,前段所寫的美麗的飾物只不過是「嘔吐」和「糞便」,因這些代表了城中居民的道德的腐敗(NLT作「道德垃圾」)。

洗去,又將耶路撒冷中的血漬除淨[13]13

參1:21相關的概念。

。他來審判,又帶來毁滅[14]14

原文作「以審判的靈和燒毀的靈」。下半句意義不明。原文yuakh「靈」可作「風」;本句就可譯作耶和華以狂風作審判的工具。不過這與上句的「洗去」「除淨」文義不連貫。可能本處景像是神以伴同大風的「大雨」(也指「靈」)成就「洗去」和「除淨」;也可指神的「靈」,就是神審判的「精神」。本句的ba'ar「燒去」也可能是「掃去」或「毀滅」。

4:5耶和華也必在錫安全山重新創造[15]15

原文作「全地上,錫安上」。NLT作「耶路撒冷」;CEV作「全城」。

,在全會眾以上,白日有煙雲,黑夜有火燄的光[16]16

原文作「日間以雲和煙,夜間以火和火光」。「煙」應是與火相連。本句提醒的是摩西的時代耶和華引導保護自己的子民(出13:21-22; 14:19, 24)。賽4所描寫的未來的年代,耶和華保護性的同在要成為現實。

,的確,在耶和華榮耀的顯現時必有覆蓋[17]17

原文作「的確(或因為)所有榮耀之上,一蓋子」。本處可能引喻出40:34-35神的榮耀充滿會幕時上有雲彩遮蓋。

4:6必有保障,白日可以得蔭避暑,也可以作為藏身之處,躲避狂風暴雨[18]18

本節的「暑」和「風雨」指同樣的現像,而非不相關的現像。

變酸的情歌

5:1[1]1

誰是本句發言人不詳。可能是先知扮演伴郎的角色在友人婚禮時寫下這首情歌。若此,原文yadid可譯作「我友」。本譯本假設是以色列唱給耶和華。原文dod「愛人」在雅歌中常用作女子形容所愛者。

我要向我愛人唱歌──論我愛人葡萄園的事[2]2

以色列看自己是耶和華的愛人,比己為他的葡萄園。本引喻有性行為的內涵,因它描寫自己能滿足愛人的慾望,能生兒育女。見歌8:12。

。我的愛人有葡萄園在肥沃的山岡上[3]3

原文作「在角上,油之子」。原文qeren指角形的山峰或山上橫突出的尖刺型的峭壁。「油之子」描寫這山能長出橄欖樹。本字與karem「葡萄園」押韻。

5:2他築籬笆[4]4

或作「挖掘」(NIV);KJV作「圍上籬笆」。

,撿去石頭,栽種葡萄籐。他在園中心蓋了一座塔,又鑿出壓酒池,指望結好葡萄[5]5

或作「可吃的葡萄」。

,反倒結了酸葡萄[6]6

原文作「野葡萄」,4節同。至此情歌變酸,耶和華插句結束故事(3-6節)。2節的末句將向耶和華所唱的情歌變成耶和華的判語。

5:3現在,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猶大人哪,你們自己選擇,要我還是要葡萄園!

5:4我為我葡萄園所做的,還有甚麼呢?我等它結好葡萄,怎麼倒結了酸葡萄呢?

5:5現在我告訴你們,我要向我葡萄園怎樣行:我必撤去籬笆,使它成為草原[7]7

原文作「它必成飼食之處」。原文ba'ar「飼食」與燒毀是同義字。

;拆毀牆垣,使它讓野獸飼食[8]8

原文作「它必成踐踏之處」。NASB作「踐踏之地」。

5:6我必使它荒廢;不再修理,不再鋤刨,荊棘蒺藜也必生長。我必命雲不降雨在其上。

5:7是的[9]9

或作「因為」(KJV, ASV, NASB, NRSV)。

,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10]10

原文作「以色列家」(NASB, NIV, NRSV)。

;他所喜愛所栽培的,就是猶大人。他等待的是公平,看──所得的是叛逆[11]11

原文作「但看,不順從」。原文mishpakh只用於本處,實意不清。有些示意「流血」。本詞明顯的是公平mishpat的諧音字,指出人不能符合耶和華的理想。

;等待的是公正,看──所得的是求救[12]12

原文作「但看,求救」。原文tsa'qah「求救」和tseyaqah「公正」是諧音字,指出人不能符合耶和華的理想。

將臨的災禍

5:8禍哉!那些累積房屋[13]13

原文作「禍哉,那些造房接房的人」。「禍哉」Hoy是殯葬時用的「哎」(見王上13:30;耶22:18; 34:5),有死亡的含意。

的人與死人無異;那些搜括地皮[14]14

原文作「以田接田」。

直到無地剩下[15]15

本節不是反對置地置業,而是指出猶大富有的官員以詐貧民的手段積蓄產業。這違背了約中地屬神的規定──每家都有自己的地業。見1:23註解。「無地剩下」原文作「直到地方之末」;NASB作「直到沒有空處」。

,全地唯有他是地主的人[16]16

原文作「你獨自住在地的中心」。

5:9萬軍之耶和華告訴[17]17

原文作「在我耳中說」。

我:「必有許多華美的房屋成為荒廢,無人居住[18]18

原文作「又大又好的(房屋),沒有人住」

5:10大葡萄園[19]19

原文作「十軛的葡萄園」,原文tsemel「軛」是面積的單位。「十軛」是需要十隊套軛的牛在定時內耕種之地。確實單位不詳。

只出一罷特[20]20

「罷特」bath是液體單位,約是今日的13.2-26.4公升(6-12加侖)。

酒;夠產多筐[21]21

原文賀梅珥homer是乾貨單位;實在數量有所爭論。NCV作「十筐」;CEV作「五筐」。

的穀種只結不夠一筐[22]22

原文「一依法」ephah是乾貨單位;一「賀梅珥」有十「依法」。本節指出農作物嚴重的失收,只有預期的十分之一。

的糧食。」

5:11那些清早起來喝酒[23]23

原文作「禍哉,那些清早起來追趕啤酒的」。

,那些喝到夜深,因酒發燒的人[24]24

原文作「流連到黑夜,(直到)酒燒著他們」。本節不是定喝酒有罪,而是指出富有官員們腐化的生活。他們的財富取之於窮人。縱情的生活方式不是本節的重點,而用以指出真正的病因──社會的不公。

都與死人無異。

5:12他們在筵席上彈琴、鼓瑟[25]25

原文本處是兩種絲絃的樂器kinnor和nevel「豎琴」。

、擊鼓、吹笛、飲酒,卻認不出耶和華的作為,也不看清他將要帶到的事[26]26

原文作「他們不看耶和華的作為,也不見他手帶來的」。本處的「作為」是神所計劃的審判(參19, 26; 10:12; 28:21各節)。

5:13所以我[27]27

本處不清楚是先知或是耶和華說話。

的百姓因無知就被擄去[28]28

本處用完成式,指有如發生了的事。

。他們的首領飢餓[29]29

原文作「他們的榮耀必為飢者」。原文havod「榮耀」與hamon「群眾」對照,故「榮耀」指國家富有重要的人。有的認為metey「者,的人」應是mitey「死者」。

,羣眾[30]30

原文作「他」,指「我的百姓」。

乾渴。

5:14故此,死亡[31]31

原文作「陰間」sheol(ASV, NASB, NRSV同),是「死人之地」,「墳墓」之意。

打開喉嚨,張大其口[32]32

原文作「陰間打開吼嚨,無止盡的張口」。「死亡」在舊約聖經和迦南神話都描寫為吞吃獵獲者(箴1:12;哈2:5)。

;錫安的貴胄和群眾都掉在其中,包括那些和她一同慶賀的人[33]33

本句四動詞皆為第三身陰性單式的「她」,可能指錫安/耶路撒冷。見3:25-26; 4:4-5。

5:15人必受羞辱,降為卑下;驕傲的人必降為卑[34]34

原文作「(男)人被拉下。(男)人被扯低,驕傲人的眼目拉下」。

5:16萬軍之耶和華在懲罸[35]35

原文作「審判/公正」。當神公正地刑罸上節的惡人時,他必被認出為大能的戰士。

時必為崇高[36]36

或作「高舉」;TEV作「全能主顯出他的偉大」。

;全能神的權柄在審判時必被公認[37]37

原文作「聖神必被公平(與一般)分出」。神的「聖」在此應是他的皇權,也是他對公平的委身(見1:4註解)。當神審判惡人時,他的主權必被承認。「公正」mishpat和「公平」tsdaqah兩字的使用有其重要性。在7節神控告子民沒有建立「公正」和「公平」的社會;神必親自審判,將「公平」「公正」收歸己手。

5:17那時,羊羔[38]38

或作「羊」(NIV, NCV);「羊群」(NLT)。

必來吃草,如同在自己的草場;肥壯的過路客必在廢墟[39]39

本處完成14節始的形容,更添上諷刺,當審判來臨,「陰間」會吞沒飲宴的罪人;然後宴會席上空虛,只有羊來吃草。

飼食。

5:18那些以虛無的繩索牽引邪惡的人與死人無異[40]40

見8節註解。

,那些緊拉罪惡如套車之繩的人[41]41

原文作「那些用空虛之繩牽引邪惡,如(以)繩拉車的」。雖然各古巻細節上有所分歧,基本意義是明確的。罪人對自己的罪惡方式如此眷戀(比作沉重的負荷),他們決意努力牽引同行。原文shav「空虛」更指出他們的生活方式是不(沒有)正確,命定引入虛空毀滅。本節強調以色列人的愚妄;他們抓住罪惡(包括其刑罸)不放,但又盼望神的干預。

5:19他們說:「任他急速行,趕快成就他的作為,給我們看看[42]42

本節的「他」指神;「作為」指12節的審判。人用這些話向先知預言的審判挑戰。他們在說看不出神如此採取行動的証據。

;任以色列聖者[43]43

見1:4註解。

的謀劃成形成就[44]44

原文作「臨近」(NASB);NRSV作「快快應驗」。

,我們就知道。」

5:20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的人與死人無異;那些將暗變光,將光變暗,將苦變甜、將甜變苦的人![45]45

參8節「禍哉」註解。先知在本節指責道德標準的歪曲。「黑暗」和「苦」代表邪惡;「光」和「甜」表徵「公義」。

5:21那些自以為有智慧[46]46

原文作「面前是明白的人」。18-21節有三句「與死人無異」的控訴,都不是正式審判的宣告。先知在8-17節建立了模式,在18-21節他轉換筆法吸引讀者的注意。三句的「與死人無異」刻劃出人的罪,增加了緊湊和期盼的因素。審判必定來臨,來時必然毀滅。「毀滅」刻意地在第6節和最後的「與死人無異」指出(見22-30節)。

,自看有明哲的人與死人無異。

5:22那些飲酒冠軍[47]47

本處用字相當諷刺而引入25-30節敵軍的侵略。猶大富有的首領不外是飲宴之徒,對抗不了真正的戰士。

,喝了濃酒大有勇氣的人與死人無異。

5:23他們因受賄賂,就稱惡人為義,不顧無辜者公正的因由[48]48

原文作「無辜者公正的因由他們轉去」。先知在22-23節回到開始時的主題。8節,11-12節,18-23節的控告以A-B-C-C'-B'-A'方式展示:(A)社會的不公(8節),(B)放蕩(11-12上),(C)屬靈的麻木(12下)//(C')屬靈的麻木(18-21),(B')放蕩(22),(A')社會的不公(23)。

5:24因此,火焰[49]49

原文作「火舌」(NASB)。

怎樣吞滅禾稭,乾草怎樣鎔解在火燄之中,照樣,他們的根必腐朽,他們的花必像灰塵吹去[50]50

將「他們」比作有花的植物在乾旱炎熱的氣候下速速的枯萎。

。因為他們厭棄萬軍之耶和華的律法,藐視以色列聖者[51]51

見1:4註解。

的命令[52]52

原文作「話」。

5:25所以,耶和華的烈怒向他的百姓發作;他的手伸出攻擊他們。山嶺就震動;他們的屍首在街市上好像糞土[53]53

或作「垃圾」(NCV, CEV, NLT);NAB, NASB, NIV作「糞土」。

。雖然如此,他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要擊打。

5:26他豎立號旗,招來遠方的國[54]54

原文作「遠方的(諸)國」或「遠方的一國」。

,發哨聲叫他們從地極而來!看哪,他們必急速奔來。

5:27沒有疲倦的,絆跌的;不停下打盹睡覺。他們不放鬆腰帶,解開鞋帶休息。

5:28他們的箭快利,弓也上了弦。他們的馬蹄堅如火石,車輪好像旋風[55]55

車輪旋轉快速捲起沙土。

5:29他們吼叫像獅子,咆哮,像少壯獅子。他們咆哮抓食;坦然叨去,無人救回。

5:30那日[56]56

或作「那時」。

,他們要向以色列人吼叫,像海浪搫石。人看遠方就看見災禍的黑暗,雲將光明變為昏暗[57]57

光明變為昏暗與20節相比頗為諷刺。罪人在該處將光明(道德倫理的良善)變為黑暗(道德倫理的邪惡)。現在神將光明(罪人的生存圏和性命)變為黑暗(審判和死亡)。

以賽亞蒙召

6:1烏西雅王崩的那年[1]1

約主前740年。

,我見全能主[2]2

原文作adonay;8, 11節同。

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滿聖殿。

6:2他之上有撒拉弗[3]3

原文seraph撒拉弗字意是「燒著者」,示意活物顯現如火(TEV, CEV作「火焰活物」;NCV作「天上的火動物」)。舊約它處撒拉弗指「毒蛇」(民21:6;申8:15;賽14:29; 30:6)。可能他們被稱為「燒著者」是因咬後的效應如火燒或引起發燒。也可能是以賽亞所見的是部份蛇狀的形態。雖然蛇狀的活物有翼頗不尋常,但兩處經文形容他們飛行(賽14:29; 30:6),或許指他們衝刺的行動。見14:29註解。

侍立;各有六個翅膀。他們用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腳[4]4

有的認為「腳」指性器官。

,兩個翅膀飛翔。

6:3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5]5

有的認為本處的三重「聖哉」是撒拉弗宣示「三位一體」的真神。這建議卻無語音文義的基礎,應看作喻意。希伯來文法常用疊字疊句作強調。撒拉弗重複使用「聖哉」是強調耶和華的「聖潔」。三疊的例子可見於結21:27(耶22:29亦可為此例)。本句譯作「萬軍之耶和華有絕對的主權」。「聖」的基本觀念是和「俗(平常)」的分開,是特別的獨一的。在本處文義下,耶和華的「聖」是他為宇宙的王的首先和最重要的特徵。他和他管治的世界是「分開」的。注意1節中高高(在上)的寶座和5節所形容的「大君王」。他的「聖」也包含了他的皇權延伸的道德主權。他既是王就有支配百姓如何生活的主權;而他的屬性也立下了正確行為的標準。他在道德意念上也是和屬民「分開」的。他立標準;他們達不到。注意以賽亞在第5節嘆息道自己道德上不配站立在神的面前。

萬軍之耶和華[6]6

本處的稱號可能少具軍事的含意,而指出耶和華是天庭會中的主持者。見1:9註解。

,他威嚴的華美充滿全地!」

6:4他們的聲音震動門框[7]7

原文ammot hassippim「門架的樞杻」。

,殿也充滿了煙雲。

6:5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8]8

以賽亞用完成式說自己「(已經)滅亡了」是語法上的強調。有的認為本字是「肅靜」,也譯作「我必需肅靜」。

!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9]9

以賽亞不配讚美大君王,因他的嘴唇(讚頌的用具)被罪玷污而不潔。「不潔」或作「被罪沾污」。

,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我眼見了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10]10

參6:3註解。

。」

6:6但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他手裏拿着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

6:7他將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除掉了[11]11

或作「禮儀上潔淨」或「代贖」(NIV)。

,你的罪惡也赦免了。」

6:8我就聽見全能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12]12

「我們」指耶和華,撒拉弗和天庭會中的出席者。見1:9註解。

去呢?」我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

6:9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不斷聽見,卻不明白;看是不斷看見,卻不分曉!

6:10使這百姓心起繭,耳聾目瞎!否則他們自己眼睛看見,自己耳朵聽見,心裏可能明白,就可能回轉而得醫治[13]13

我們可以照字面意思解釋以賽亞的任命嗎?耶和華真的要攔阻子民明白悔攺而得醫治?第9節非常明顯的是以賽亞信息的主要諷刺性內容。但以賽亞從未直接轉達這句話。希伯來文的肯定句是語法性的表示這是以賽亞必得的回應。也許以賽亞可以在每個信息的前後加上這句諷刺性的話:「你們聽是不斷聽見,卻不明白;不斷看見,卻不分曉」。以賽亞簡直可以吩咐他們心靈麻木,因本處前後的章節清楚指出百姓早就有這趨向。(這諷刺性的命令好像對頑梗的人說:「好吧,倔強吧」)。10節下句也是明顯的諷刺句。表面上似乎是以賽亞的「硬化」事工攔阻了真心的悔攺,不過前後的章節清楚地指出百姓根本沒有悔攺的意念。所以,不需要以賽亞的講道來阻止人的悔攺!10下反映出百姓的態度,可以意譯為:「否則他們可以用眼看見,用耳聽見,用心明白,悔攺而得復興。他們當然不要這樣,是嗎?」這句話固然也顯明耶和華也定意審判,不是妥協。正如法老拒絕耶和華的最後通牒,點燃了審判,封閉了(至少暫時的)他們悔攺的機會,耶和華也可能到了必需下令判刑的地步;機會的門的打開要留待以後了。10下的諷刺句可能是用作強調性的解釋。(或許我們可以延長上面的意譯句而作:「否則他們可以悔攺而得復興。他們當然不要這樣,是嗎?何況,這已經太晚了!」)在這諷刺的架構下,10上必定也是諷刺句。同樣的,第9節的肯定式也應是語法性的百姓的反應。我們可以意譯為:「你的信息必定使百姓的腦筯麻木,心靈遲鈍,眼睛盲瞎」。耶和華大可從開始就命令以賽亞「硬化」百姓,因他的信息至終必有如此效應。即便用的是諷刺的語調,我們還是要看為是真正從神來的硬化(縱管不是直接的)。其實神大可不必差遣以賽亞。以賽亞受差遣後驅使有罪的百姓更加遠離神,因為以賽亞的信息針對耶和華約中的要求和背約面臨的審判;迫使百姓面對己罪,然後繼續在他們負面的回應下「硬化」他們的心腸。如同法老的情況,耶和華的硬化並不加于義人甚或道德中性的人,反而神的硬化是他對心起了繭的罪人的審判。矛盾的是以色列人對預言信息的抗拒加促了管教式審判的步伐,然後這些全身瘀痕的百姓反而來到肯妥協的地步。先知預言中的審判(參6:11-13)在主前701年亞述催毀全地時應驗了(賽1:2-20假定這情況;特別在4-9節)。當時神的硬化作為已完成,以賽亞也下了最後通牒(1:19-20)。不過當希西家存心相信這預言後,耶路撒冷卻得保存(見賽36-39;參耶26:18-19及彌3:12)。本觀點在以色列的道德責任和耶和華在子民中的全能作為取得平衡,也與本書及其它書卷一致。賽3:9宣稱猶大人「自取滅亡」,但賽29:9-10指出耶和華在某程度上硬化了百姓。亞7:11-12回顧被擄前的世代(7節)而看到早代的人倔強地硬化了己心,但詩81:11-12回顧同一時代時卻說耶和華「使他們有(交付他們於)倔強的心」。

。』」

6:11我就說:「全能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他說:「直到城邑荒涼,無人居住,房屋空閒無人,地土廢棄荒涼[14]14

原文作「地的中間大有荒廢」。

6:12並且耶和華將人遷到遠方,地的中心也全被遺棄。

6:13連境內剩下的人若還有十分之一,也必再被吞滅[15]15

或作「燒去」(NRSV);NIV作「廢掉」。

,像一棵大的聖樹[16]16

可能是橡樹之類。

,或一根亞舍拉杆,在高地的聖柱被摔下的時候[17]17

原文作「在倒下之時,聖柱在其中」。原文matsevet有的作「樹墩」而譯作「在砍下之時,有樹墩留下」。它處本字作紀念柱(撒下18:18),而這字亦與matsevah「聖柱」相近。原文ham「其中」可能是bamah「高處」的簡筆字。本處經文雖難翻譯,卻有高大的聖樹和亞舍拉杆的傾倒的含意。這是對猶大拜偶像的審判的貼切引喻。

。那聖柱象徵這特蒙揀選的民族[18]18

原文作「聖的後裔(是)它的聖柱」。若matsevet譯作「樹墩」,本句就帶有一絲盼望。樹(國家)被砍下,但樹墩(公義的餘民)可被神復興。但若譯為「聖柱」(見上註解),本句就很難有正面的意義。這情形下的「聖的後裔」引喻為神對他立約子民的理想,先祖的後裔。可笑的是這「聖」的國家卻像一根「聖柱」,像在高處(丘壇)被砍下的「聖柱」,如在高處祭祀之地砍下的聖樹。本句在這意識下完全是負面的語氣,如前句的審判。本句提醒百姓的失敗;他們沒有抗拒偶像的宗教,反而擁抱了。現在他們要接受偶像宗教應得的毀滅。

亞哈斯的預兆

7:1烏西雅的孫子、約坦的兒子猶大亞哈斯在位的時候,敍利亞利汛利瑪利的兒子以色列比加上來攻打耶路撒冷,卻不能攻取[1]1

或作「卻不能攻打」。本句似是全戰局的總結。下文解釋為何他們不能打敗南國。平行的經文(王下16:5;參民22:11;撒上17:9相似的結構)確定敍利亞和以色列的聯軍圍困亞哈斯。「卻不能攻取」必定是「克勝不了亞哈斯」。

7:2有人告訴大衞[2]2

大衛家在本處文義包括亞哈斯,他的家族和宮庭中人。參耶21:12;亞12:7-8, 10, 12「家」的用法。

說:「敍利亞以法蓮已經同盟[3]3

原文作「靠」。多數認為nuakh是「依」,但也有認為是「相輔」。

。」大衞[4]4

原文作「他」代表全體。「心」levav指情緒出處。

和百姓的心就都震撼,好像林中的樹在風前震撼一樣。

7:3耶和華對以賽亞說:「你和你的兒子施亞雅述[5]5

施亞雅述Shearjashub是「必有餘民歸回」。文義可能是耶和華勉勵亞哈斯只有極少的入侵敵軍生還回家。

出去,到上池的水溝頭,在漂布地[6]6

原文作「洗衣者之田」;傳統作「漂布地」(KJV, NAB, NASB, NRSV);NIV作「洗衣人之地」。

的大路那裏去迎見亞哈斯

7:4對他說:『你要平静[7]7

原文作「緊守自己,安靜」。

,不要懼怕[8]8

原文作「不要讓心軟弱」;ASV作「心也不要昏迷」。

,不要被敍利亞利汛利瑪利的兒子的怒氣或這兩根冒煙的殘枝嚇倒[9]9

這輕蔑性的引喻指利迅Rezin和比加Pekah的權勢快要熄滅。

7:5敍利亞以法蓮利瑪利的兒子設惡謀要滅你[10]10

原文本節以「因為」起句,故有的認為這是亞哈斯懼怕的緣由(4節)。但更可能的是5-6節是耶和華在7-9節所宣告的基礎。「因為」介紹了審判的基礎(如在3:16; 8:6; 29:13),然後正式宣佈審判。

7:6說:我們去攻擊猶大,擾亂它,攻破它[11]11

原文作「讓我們打破它」;NASB作「在它的牆上開破口」;NLT作「攻入」。

,然後立他比勒的兒子為王[12]12

他比勒Tabeel的兒子身份不明。他可能是敍利亞一個小省長。見Y. Aharoni, Land of the Bible, 370。

7:7為此全能主[13]13

原文「全能主」是adonai;14, 19節同。

耶和華說:這所謀的必不成就,不會發生。

7:8敍利亞的首城是大馬士革大馬士革的首領是利汛。六十五年之內,以法蓮必然不再成國[14]14

原文作「以法蓮散至不能成國」;NIV作「不能成民」。本句有數個問題。首先在文風上與上句下文不相連接。其次這長程的預言和目前的危機相比缺乏震撼力。因為即使以色列在末來的65年滅亡,這段長時期之內很多事可以發生,包括猶大和大衛家的覆亡。最後這時段的重要性也不明朗。以色列在15年後就成為亞述的省份,不再成國。因上述的幾個原因,有人認為本句是後人的補添,但後代的編輯切入「65年」的期限也頗為費解。有的想將本處預言連接在以4:2, 10中亞述兩王亞斯那巴Ashurbanipal和以撒哈頓Esarhaddon遷徏外邦人定居在前以色列領土的事件。這事件的發生在主前670年。即使這是正確的看法,文風上也不如上下相連文字的震撼,充份指出是日後的插句。

7:9以法蓮的首城是撒馬利亞撒馬利亞的首領是利瑪利的兒子。你們若守不住信心,定然留不住安穩[15]15

原文作「你若不相信,必不能存留」。本處「你」是第二身複式,是耶和華對大衛家和宮庭眾人發言(4節只對王說)。

。』」

7:10耶和華又對亞哈斯說:

7:11「你向耶和華你的 神求一個印証。你甚至可以求神蹟[16]16

原文作「使它深如陰府或使它高高向上」;指亞哈斯可以隨意求超越人間的經驗。

。」

7:12亞哈斯卻說:「我不求!我不想試探[17]17

亞哈斯用nasah「測驗」一字;本字有負面的「試探,挑戰」之意。不過,這是假的虔誠,是掩護他不相信耶和華的煙幕。

耶和華。」

7:13於是以賽亞說:「大衞[18]18

先知提醒大衛家(亞哈斯和宮中所有人)神對大衛約內的應許。王的不認領應許正顯出他的小信。

啊,你們當聽!你們[19]19

先知繼續使用「你們」對大衛家發言(除14節一處,參註解),至16-17節又轉向亞哈斯發言。

使人不耐煩豈算小事,還要使我的 神不耐煩嗎?

7:14因此,主自己要給你們一個兆頭[20]20

原文作ot,「記號」可指神蹟(11節),但不一定必有此意。以賽亞書它處指自然視像/人物作出特殊重要的顯示(見8:18; 19:20; 20:3; 37:30; 55:13; 66:19)。只有在38:7-8及22指作超於自然律的神蹟。14-17節的神蹟管理事件和時間性的權能,不一定是神蹟的干預。

。必有少女[21]21

「少女」原文作「年青的女子」。通常譯作「童(貞)女」,因以賽亞本節在太1:23引用與耶穌的誕生有關,而本節從早期的教會時期就公認為基督由童貞女誕生的預言。歷代以來對這字的最佳翻譯有許多爭論,但基督藉童貞女誕生的教義並不受影響。希伯來文almah有時用指童貞女(創24:43),但不是唯一的字義。本字只是elem「少男」的相對陰性字(參撒上17:56; 20:22)。亞蘭文Aramic和烏加力Ugaritic延用字都用作不是處女的「女人」。本字似特指出年齡的區分,而非性經驗的定位。七十士(LXX)的譯者在主前第二和第一世紀間將以賽亞書譯成希臘文本時,採用希臘文的parthenos「童(貞)女」。這希臘字也在太1:23引用賽7:14時採用。因此無論在舊約經文內本字的文義內涵,新約馬太福音使用的希臘文清楚地指出童貞女懷孕生子的觀點。

懷孕生子。你[22]22

原文作「那少女」。原文在「少女」前有冠詞。以賽亞很可能指著在場的一位少女說話。先知既在亞哈斯宮中對大衛家說話,所用的第二身複式「你們」表示有其他人在場。他目前的第二身陰性(「妳」)單式的使用,指作一位在場的少女是合理的解釋。

,少女,要給他起名叫[23]23

原文作「你必給他起名」。

以馬內利(註:就是「 神與我們同在」的意思)。

7:15他必吃奶油與蜂蜜,那會幫助他棄惡擇善[24]24

原文作「為了(使)他知道」。一般譯作「在他未能分辨善惡之先」;但本句作因果性比較時間性更增加內容。下文指出酸奶和蜂蜜代表神審判所帶來的地的荒涼。莊稼失收,人要以羊奶和野蜂蜜維生。孩子若以酸奶和蜂蜜為經常的糧食,必能常記起罪的後果而決意擇善棄惡,免受更多的審判。

7:16原因是這樣[25]25

原文作「為了,因為」。本句引出16-25節全段:解釋為何以馬內利是孩子合宜的名字,為何他要吃酸奶和蜂蜜,並為何這樣的飲食能幫助發展他的道德觀。

:在這孩子還不曉得棄惡擇善之先,你所害怕的那二王之地[26]26

二王之地必是敍利亞和以色列。

必致廢棄[27]27

原文作「地必荒廢,你因那二王而懼怕之地」。原文mipney「從...之前」指出「害怕」的原因。

7:17耶和華必使亞述王的日子臨到你和你的百姓並你的父家,自從以法蓮離開猶大以來,未曾有這樣的日子[28]28

預言的開始好像是救恩的信息:以馬內利有正面的意味,奶油和蜂蜜表徵富裕和福份(見申32:13-14;伯20:17),16節宣告猶大敵人的戰敗,17上可看作回復大衛和所羅門王光輝的日子。不過,信息在17下-25突變:神與百姓同在為了救恩,也為了審判;奶油和蜂蜜是貧缺之表徵,不是富裕;16節的解脫是暫時的;新約時代是前所未有的凌辱,而不是回到光輝的日子。因為亞哈斯不肯信靠神,應有的福份變作咒詛,正如以賽亞將祝福的預言變成審判的信息。「亞述王的日子」特別指出那些日子的主角。

7:18那時[29]29

原文作「在那日」(KJV)。參2:2「將來」的註解。

,耶和華要發哨聲,使埃及江河遠處的蒼蠅和亞述地的蜂子飛來[30]30

蒼蠅擾人,蜜蜂擾人刺人(申1:44;詩118:12);本處的引喻恰到好處。亞述(蜜蜂為代表)的確比以蒼蠅為代表的埃及強大和危險。但兩國都向猶大施壓力;因為埃及要猶大作亞述的緩衝國,亞述要猶大作為攻打埃及的前線。這比喻與奶油和蜂蜜合併更是恰當:奶油吸引蒼蠅,蜂蜜附近必有蜜蜂。

7:19它們都必飛來,落在[31]31

原文作「安落在」(KJV, ASV);NASB, NIV, NRSV作「定居」。

峭壁的谷中、磐石的穴裏,一切荊棘[32]32

原文nahahol字意不詳;有的認為是有刺的植物。

叢中,並一切的水池裏。

7:20那時[33]33

原文作「那日」(ASV, NASB);KJV作「同一日」。

,主必用大河[34]34

原文作「那河」(KJV);NASB作「幼發拉底」。

外僱用的剃頭刀,就是亞述王,剃去頭髮和恥毛[35]35

原文作「腳毛」。本譯本假設「腳」是生殖器官的代用詞。

,也要剃淨鬍鬚。

7:21那時,一個人能養活一隻母牛犢,兩隻山羊,

7:22因為出的奶多,他就得吃酸奶;在境內所剩的人都能吃酸奶與蜂蜜。

7:23從前,凡種一千棵葡萄樹,值銀一千舍客勒的地方,到那時,必長荊棘和蒺藜。

7:24人必帶弓箭去那裏打獵,因為遍地滿了荊棘和蒺藜。

7:25所有山上的耕地,他們因怕荊棘和蒺藜,不敢上那裏去。牛在那裏飼食,羊在那裏踐踏[36]36

現在可以總結這「兆頭」(14-15節)的內容了:以賽亞對亞哈斯說話時,在場的一位少女(可能是宮中之人,或是8:3的女先知)快要生下男孩,其母為他起名為以馬內利(神與我們同在)。這位「以馬內利」後來要吃奶油蜂蜜幫助他擇善棄惡。這情況何時出現,又如何成為兆頭呢?在這情況發生之前,以色列和敍利亞(聯軍)要被擊敗。但是耶和華要引進一段國家從幾乎200年的分裂以來未曾有過的日子。敍利亞要攻進全地,毀滅莊稼,使人藉羊奶和蜂蜜維生。那時,當人見到「以馬內利」吃酸奶蜂蜜的時候,大衛家就不得不承認神的確和他們同在。他在敍利亞-以色列的危機時刻與他們同在,有足夠的大能拯救他們;但他也以審判和他們同在,管教他們的不信靠。這故事的主論十分清楚,不以信心接受神的應許可以將福氣變為管教的審判。

兆頭孩童的誕生

8:1耶和華對我說:「你取一個大牌[1]1

可能是金屬,木,或皮製的牌子。

,拿人常用的筆[2]2

原文作「人用的筆」。「人用」的重要性不清楚。

,寫上[3]3

或作「刻」。

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斯[4]4

原文作「快,那搶掠;它急忙掠取」。可能譯作「趕緊搶掠的人,速速掠取者」。3節指出這是以賽亞和女先知所生兒子的名字。

8:2我要召[5]5

「要召」示意耶和華預告他定意要做的。有的譯作「必召」;有的譯作「所以我召了」(以賽亞回想他對耶和華任命的回應)。任何的譯法都是見証孩子的名字是兆頭是記號。

誠實的見證人,祭司烏利亞耶比利家的兒子撒迦利亞記錄這事。」

8:3以賽亞與妻子(註:原文作「女先知」)同室;她懷孕生子。耶和華就對我說:「給他起名叫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斯

8:4因為在這小孩子不曉得叫父叫母之先,大馬士革的財寶和撒馬利亞的擄物,必被亞述王搬了去[6]6

孩子的名字預告發生在猶大敵人的事:他們戰敗的時候,孩子就提醒人是神預言此事並使之實現。這孩子就作為神與百姓保護性同在的提醒。

。」

8:5耶和華又對我說:

8:6「這百姓[7]7

原文6-7兩節是一長句,以「因為」起句。第6節是審判的原因,第7節是宣判。

既厭棄西羅亞緩流的水[8]8

「西羅亞的水」Shiloah可能指基洪Gihon山泉供應耶路撒冷的用水。本處文義下這水與亞述的洪水對照,也象徵神的同在和賜福。

,瓦解在利汛利瑪利的兒子的驚恐中[9]9

本節的實意有所爭議。本譯本假定「這百姓」是猶大的居民,而原文masos是「失望,溶化」。這樣,7-8兩節完全是神對猶大的管教的宣判。不過「這百姓」也可能是以色列人甚或是敍利亞人(4節)。這樣的話,masos可能是「歡樂」,就可以譯作「以利瑪利的兒子利汛為樂」。這譯法就是7上是對以色列的宣判,7下-8是對猶大的審判。

8:7因此,全能主[10]10

原文作adonay。

必使幼發拉底河翻騰的水猛然沖來,就是亞述王和他所有的威勢。它必漫過一切的水道,漲過兩岸。

8:8它必沖入猶大,漲溢泛濫,直到人的頸項。以馬內利[11]11

「以馬內利」這名在本處出現是相當的矛盾,因為「神的同在」是為了審判。「以馬內利」似已生下而親眼看見審判。將「以馬內利」看為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施有幾個理由。8:3是7:14他誕生預言的記錄。這正式的記錄/見証(8:1-2)建議這孩子(參7:14)是兆頭/記號。正如7:14-16所說,猶大敵軍的除滅要在這孩子某歲之前發生(8:4)。7:17-25及8:7-8提到猶大的攻陷是在以色列/敍利亞擊退以後。這觀點主要的否定在於不同名字的出現,但這種用法在舊約中不是首次(創35:18)。「以馬內利」這名字可能是強調神的同在,而瑪黑珥maher集中在神參與的特性。在7:14,作母親的為孩子起名,而在8:3,以賽亞受命為孩起名;我們可以從創35:18取得(不同名字的)例子。這兆頭/記號孩子的年齡在8:4似與7:15-16的不同,但7:15-16是關乎猶大的審判和以色列/敍利亞的戰敗(參17-25各節),而8:4只論到以色列/敍利亞的覆亡。有的認為8:8的「你的地」是指皇族(亞哈斯的兒子或是彌賽亞messiah),但這樣的用法在它處不一定有這限制。「你的地」固然可以是「王的地」,也可以用指某某人所屬之地(見創12:1; 32:9;拿1:8)。(亦見賽13:14「本土」指人所屬之地;37:7「本地」指王的地)。

啊,他必展開翅膀,遍滿你的地[12]12

原文作「他必展趐(蓋過)全地」。本處將洪水化為掠食的鳥。

。」

8:9列國哪,你們必被折斷[13]13

或作「被打破」。

,必被粉碎!遠方的眾地哪,當側耳而聽!任憑你們備戰[14]14

或作「備戰吧!」;本句明確地述出列國的敵意;「必被粉碎」是發言人對戰爭後果的堅信。全句可意譯為「好吧!既然你要這樣,那就備戰吧,但你的行動必害了自己,你的手臂必被折斷」。最後兩句的重複給這挑戰加入了諷刺性。

,終必粉碎;你們備戰,終必粉碎。

8:10任憑你們設謀,終歸無有!任憑你們下令,終不行出[15]15

原文作「說出來,但立不住」。

。因為 神與我們同在。[16]16

9-10節的語調從審判突轉成盼望。敵國如亞述會攻擊神的子民,但最終必被消滅,因神與自己子民同在,有時懲罸但最終伸冤。除了作為在亞哈斯和猶大面臨危機的提示外,「以馬內利」(本段末句出現)是神立約應許中未來國家恢復的保証。神至終必救贖子民,脫離敵國(9-10節)。藉著另一個孩子,一個理想的大衛一脈的統治者,本身以特別形式包含了「神的同在」(9:6-7)。彌賽亞耶穌就是以賽亞預言中的這位理想的大衛君王的應驗。藉著道成肉身,他是實在的「神與我們同在」。馬太了解到這點而應用這古代的以馬內利預言在耶穌的誕生(太1:22-23)。第一位「以馬內利」提醒百姓神的同在並保証一位更偉大的孩子來臨,以更榮大的方式顯張神的同在。第二位「以馬內利」是「神與我們同在」有更高更無比的意義。他「應驗」了以賽亞的「以馬內利」預言的全面的神所定意的神所計劃的「同在」。當然,這位「道成肉身的以馬內利」必須藉著童貞女降世;所以馬太用希臘名詞parthenos(內含童貞之意與希伯來文的almah「少女」對照)。馬太也在2:15和18將新約和舊約的事件比較。將這些經文相連比較可稱為「應驗」。在太2:15神召耶穌,他的完全的兒子,出埃及;正如昔日摩西時代召他兒子以色列出埃及的歷史事蹟(何11:1)。馬太這相連就清楚地述出耶穌是以賽亞預言中的理想以色列(賽49:3),被差派挽回迷途的以色列(賽49:5,參太1:21)。太2:18的希律屠殺嬰孩也是外邦暴君壓制神百姓的刻劃。希律這行動引喻亞述人的放逐以色列人,使人性化的土地不受安慰地哀悼,有如母親失去了兒女(耶31:15)。

耶和華勉勵以賽亞

8:11這就是耶和華對我說的。他緊抓住我,警告我不可像這些人所做的[17]17

原文作「他以手的大能警告我不行走這些人的道路」。

8:12「每次這百姓說陰謀,你們[18]18

「你們」是以賽亞和其他耶和華的跟從者(16節)。這吩咐的背景不清楚。或許「陰謀」是指以色列和敍利亞同謀推翻君王。

不要說。他們所怕的,你們不要怕,也不要畏懼。

8:13但要認定萬軍之耶和華的主權[19]19

原文作「萬軍之耶和華,你們必要分清」。受詞為始的句子是強調性。

,以他為你們所當怕的,所當尊重的。

8:14他必成為聖所[20]20

因為聖所(保障)與14下-15的負面語調不符,故有的認為miqdash「聖所」可能是moqesh「網羅」之誤(見下句)。若保留MT古卷句子(本處譯法),那就是耶和華為聖所結束13節的論點,與14節餘句的叛逆的對待為對照。

,卻向以色列兩家[21]21

本處的「以色列」是雅各。雅各的兩家是北國以色列和南國猶大。

作絆腳的石頭,跌人的磐石。他必向耶路撒冷的居民作為圈套和網羅。

8:15許多人必在石頭上絆腳跌倒受重傷,並陷入網羅被擒拿。」

8:16你要捲起律法書為証據[22]22

原文作「縛住見証」。「見証」可能是神給他的預言信息。預言應驗的時候,他就可以拿出這官定的記錄確然他事工的真確性,又向百姓証明神是事件的主宰。

,封住神指示的記錄交給我的門徒[23]23

原文作「在我的跟隨者封位指示」。「指示」可能是先知的勉勵和警告。當百姓被定罪的時候,先知可以拿出這信息而說:「我早已告訴了你」。這樣他就可以鑑定他事工的真實性又向百姓指出神在他們身上的主權。

8:17我要耐心等候那掩面不顧[24]24

或作「拒絕」。

雅各家的耶和華,我必等候他。

8:18看哪,我與耶和華所給我的兒子[25]25

指施亞雅述(7:3)和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施(8:4)。

,就是住在錫安山萬軍之耶和華所賜的,作為以色列中的提醒和實物教材[26]26

或作「記號和奇蹟」(NAB, NRSV)。這三個名字都有象徵的價值。以賽亞(耶和華拯救)提醒百姓耶和華是這個國家唯一保障的來源。施亞雅述至少在最先時用作勉勵亞哈斯(參7:3註解),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施這名字是保証神必打敗以色列和敍利亞(參8:4註解)。原文mofet「奇蹟」通常是神蹟,但在20:3用與「記號」相連而指以賽亞的「穿裏衣赤腳行走」,預告埃及將受的實學教材。

理想大君將臨,黑暗成光

8:19[27]27

19-22節的發言人不詳。若是耶和華,則本段繼續12-15的所說(先知在16-18節回應之後)。

他們要對你們說:「當求問那些交鬼的和行巫術的,就是喃喃細語念咒的[28]28

原文作「求問宗教坑和鳥叫喃喃的巫師」。原文ov「法事坑」是巫師用以交鬼/七靈的所在。撒上28:7的隱多珥的女巫witch或Endor在原文稱作ba'alal-ov「宗教坑的主人」。

。百姓不當求問自己的諸神,問問死人有關活人的命運?」[29]29

本句似是上句的延續。原文`elohayv「它的諸神」或「它的神」。有的認為本句是耶和華(先知)責備百姓求問交鬼者,但這看法在翻譯「為活人問死人」一句就很難解釋了。

8:20你們就當說起耶和華的指示,和先知對所發生的事的見証[30]30

原文19-20上是一長句。「指示」和「見証」可參16節註解。

。他們這樣說固然是心靈黑暗了[31]31

原文作「如果他們不照這話說,那就是因它沒有黎明的光」。「話」應是「指示/見証」。但原文im-lo「話」也可以是19節的所說。

8:21他們必經過這地[32]32

原文作「他必經過它」。「他」指國家,「它」指「地」。

,受艱難,受飢餓。飢餓使他們發怒,一面仰望,一面咒罵自己的君王和自己的神[33]33

或作「諸神」(NAB, NRSV, NASB)。

8:22當人觀望[34]34

或作「看到」(KJV, ASV, NASB)。

全地,只見艱難、黑暗、愁結[35]35

原文meul字意不詳,只見於本處。

焦慮,黑暗,和地所逐出的人民[36]36

原文作「黑暗,被推」。原文menudakh「被推」只用於本處。

9:1 [1]1

希伯來文本處是8:23,與英文譯本相差一節。至第10章兩本節數合一。

(8:23) 愁結必從焦慮者身上解除[2]2

原文作「為她(地)焦慮的人的確沒有陰霾」。

。從前 神羞辱了西布倫地和拿弗他利[3]3

本句可能引喻主前734-733亞述征服以色列之事,Tiglath-pieleser III分割了大部份以色列的疆土,使撒瑪利亞成為傀儡王朝。

;現在卻使這往海的路,約旦河外區,萬邦的加利利得着榮耀[4]4

原文本處作完成式,先知用這筆法形容未來之事如發生了一樣。這三區域可能是亞述王在主前734-733建立的省份。「往海的路」是鐸Dor省(沿地中海海岸),「約旦河外區」是約旦大區的基列Gileaol省(名稱示意本區被外邦人侵略),也就是加利利海西面的米吉多Megiddo省。

9:2 (9:1)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大光[5]5

黑暗象徵審判和它的效應;光代表拯救和其效應;皆由新興的大衛君王引入。

;住在沉黑之地[6]6

原文作tsalmavet有譯作「死亡之影」(KJV, ASV, NIV),但本字可譯作「黑暗」。見詩23:4註解。

的人有光照耀他們。

9:3[7]7

3-4節的「你」是耶和華。

使這國擴張,加增了他們的喜樂[8]8

原文作「你使這國增加人口,加添他們的喜樂」。

。他們在你面前歡樂,好像收割的歡樂;像戰士分擄物那樣的慶賀[9]9

「戰士」示意百姓大得軍事勝利,克服他們的欺壓者。

9:4因為他們所負的重軛,打肩頭的杖,欺壓他們人的短棍[10]10

受欺壓國在此比作負重軛的牛,捱打鞭策。

,你都已經折斷,好像在米甸的日子一樣[11]11

本處引喻基甸勝過米甸人的事蹟(士7-8),當時耶和華拯救以色列脫離外邦侵略者。

9:5戰士每一雙震地的戰靴,滾在血中的戰袍,都必當作柴燒。

9:6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12]12

原文文法「為我們而生」。先知用完成式確定將來必成的事。見9:1註解。

,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13]13

或作「國權在他肩頭上,他稱他的名為」。本節的結構頗有爭議,因「他名稱為」之前並無名詞。假若以下都是王的稱號,必要加入「人稱他名為」。不過,有的建議以下的名稱中有一個到三個指神,不是王。希伯來文古卷有以下的標點符號「那奇妙的策士,全能的神喚他的名,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奇妙的策士[14]14

有的在此作兩稱號「奇妙,策士」,但以下三組稱號皆相連,故本處應是「奇妙的策士」(NAB),或「謀策奇妙事的」。本處可能指王有戰略的本能(參3-4節)。賽11:2指出王的身上有耶和華的靈;這是否建議這位千禧年的統治者的神性?新約當然教導他是神,但在他誕生前700年的以賽亞是否有此想法?既然賽11:2指出王必領受耶和華的靈而使他有謀略,我們可以辯稱王的策略是超凡的,因策略的來源出自神。故「奇妙的策士」不一定是神的稱號。

」、「全能的 神[15]15

原文gibbor可能是形容詞「大能的神」,雖然可以譯作「神是戰士」或「神是大能的」。學者們對此有兩種見解。有些認為這稱號描寫王是神在戰場上的代表,被神特別加以超凡的勇力(見J. H. Hayes and S. A. Irvine, Isaiah, 181-182)。這見解建議讀完新約後,人可以回顧而看本詞是描寫未來君王的神性,但以賽亞和他原來的讀者不可能有此深見。詩45:6稱這大衛的王為「神」,因他在地上代表神統治爭戰。古代近東文學和藝術也描寫諸神教導君王作戰,賜以特殊武器和作戰時親臨參與。埃及的宣傳文字也描寫蘭塞二世(Ramses II)不是凡人,有塞特(Seth)的大力,巴力(Baal)的化身,所作的不是人手能做的,是超凡脫俗獨一的。(見Miriam Lichtheim, Ancient Egyptian Literature, 2:67)。有這見解的人士認為賽9:6可能是王的朋友和敵人在見到大衛的王全副武裝時的類同的反應,好像是神親臨一樣。另外的見解是看本詞描寫神,以這「應許」的孩子的神性指示以賽亞的讀者。這稱號在賽10:21清楚地描寫神也支持此見。其它經文也形容耶和華是偉大的神和大能的戰士(申10:17;耶32:18)。雖然一個孩子生下來具有神性在以賽亞書前的經文從未有過,以賽亞在本處使用這稱號代表他的嘗試(神吩咐下)去推進以色列人對理想的大衛王的觀念。

」、「永在的父[16]16

這稱號絕對不能引用在三位一體真神聖父的位格上。(這會是神學上的大問題,因這「子」是千禧年時代的君王,位格上不同於「父」)。原文文義內這稱號描寫王是百姓的保護者。「父」的相同應用可見於賽22:21及伯29:16。稱君王為「父」為「母」的不限於聖經經文,近來中外(註:中國亦然)也有稱君王為民之父母的。「永在」everlasting可能指王的神性(永遠的掌權),但以賽亞和他的讀者可能明白這是對王者的誇大性的強調(註:如萬歲)。對大衛君王如此的誇大的形容可見於王上1:31;詩21:4-6; 61:6-7; 72:5, 17。不過新約卻指出這誇大的稱號是預言,應驗在耶穌的身上,掌權直到永遠。

」、「和平的君[17]17

這稱號描寫這位王會為百姓建立一個平安的社會經濟環境。他不是柔軟者(前二稱號可見),他以軍事力量建立和平;他的百姓能藉這位攻無不克的王的勝利而享受和平富裕。見詩72及144相同的主題。

」!

9:7他的國度龐大,帶來無窮的豐盛[18]18

原文作「無窮盡的平安」(KJV, ASV相仿)。「平安」Shalom用在政治經濟上應是「豐裕」之意。見上節「和平之君」。

。他必在大衞的寶座上治理大衞的國[19]19

原文作「大衛寶座之上,他的國之上」。

,以公平公正[20]20

原文作「以/藉公正和公平」;ASV作「以公正和公義」。

使國堅定穩固,從那時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對他百姓的熱心[21]21

耶和華的熱心指他對百姓極度的熱誠和愛;這些催使他為百姓伸冤並應驗對大衛和本國的應許。

必成就這事。

神的審判加強

9:8[22]22

9:8-10:4假定神已宣判(9節),但更有的審判也臨近了(10:1-4)。本段似乎是形容一連串對北國過去的審判,然後在10:1-4節中增加力度。本段也可能寫在主前734-733亞述攻克北國之先,或在主前722年撒瑪利亞覆亡和這時段(734-733BC)之間。本段展示四幅畫面,每段都以「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要擊打」為結束(9:12下, 17下, 21下; 10:4下):第一幅畫面是 (A) 過去審判的形容(9:8);(B) 百姓對過去審判態度的形容(9:9-10);(C) 過去審判的描寫(9:11-12上);(D) 結語(9:12下);第二幅畫面是 (A) 百姓對過去審判的態度(9:13);(B) 過去的審判(9:14-17上);(C) 結語(9:17下);第三幅畫面是 (A) 過去的審判(9:18-21上);(B) 結語(9:21下);第四幅畫面是 (A) 未來的審判的禍(10:1-4上);(B) 結語(10:4下)。

全能主[23]23

原文adonay,17節同。

宣判[24]24

原文作「傳話」(KJV, ASV, NRSV);NASB作「傳信息」。

雅各家,它就落於以色列[25]25

本譯本假定本句是過去式,示意已經發生之事。另一譯法是看作未來的審判(見10:1-4)。

9:9所有百姓,就是以法蓮撒馬利亞的居民,早已知道[26]26

參上節註解。

。他們卻以傲慢的態度說[27]27

原文作「以驕傲和傲慢的心說」。

9:10「磚牆塌了,我們卻要鑿石頭建築;桑樹砍了,我們卻要換香柏樹[28]28

雖然審判(8節)取去了財富(以磚和桑樹代表),他們傲慢地認為未來有更大的豐裕(以香柏樹和鑿石代表)。

。」

9:11然後,耶和華惹動了[29]29

本譯本假定本處延續過去審判的描述。

他們的敵人來攻擊他們[30]30

下節形容敍利亞人(利汛領土,7:1; 8)和非利士人如何蠶食以色列的領土。敍利亞和以色列既在主前735年是盟國,本處形容的侵擾可能在以色列仍靠亞述時代發生。原文本句作「利汛(來)的敵人反對他們」。「利汛(來)的敵人」原文是ytsare, relsin,本譯本認為本處應修訂為tsarayv「他們的敵人」。

,攪動[31]31

原文vaysaggev是「激怒」之意。

他們的仇敵──

9:12東有敍利亞人,西有非利士人;他們吞吃[32]32

原文「全口吞吃」;NIV作「張嘴」;NLT作「露齒」。

以色列的地土。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要擊打[33]33

原文作「在這一切他的怒氣仍不返回,他的手仍舊伸出」。本處可譯作過去式(9:17下及21下同),但有10:4下的結語用「禍殃」預告未來的審判,建議這是戲劇性的描寫這審判經歷過去的時段至將來依然不變。本譯本譯作現在式反映這語氣(註:英文文法)。(參5:25下的結語對臨近的審判的描述)。

9:13這百姓沒有歸向擊打他們的主,也沒有尋求與萬軍之耶和華和好[34]34

本節寫百姓對11-12節審判的反應。

9:14因此,耶和華一日之間必從以色列中剪除頭與尾,嫩枝與幹[35]35

本句的引喻是蘆葦被割下。

9:15首領和尊貴人[36]36

原文作「長老們和舉起臉(註:有頭有臉)的人」。參王下5:1本諺語的使用。

就是頭,以謊言教人的先知就是尾。

9:16國家的首領誤導了百姓,被引導的也被滅了[37]37

原文作「吞吃」。

9:17於是,主不喜悅[38]38

昆蘭古卷Qumran Scroll作「他不放過/保留」;有的譯作「憐憫」。

他們的少年人,也不憐恤他們的孤兒寡婦;因為全國都無神[39]39

「無神」或作「玷污」;ASV作「褻瀆」;NIV作「無神性」。

而行惡[40]40

原文mera'是內心的情況以外在的行動表達。

,每個人的口都說可耻的話[41]41

或作「愚妄」(NASB),本處是道德倫理的意識。

。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要擊打[42]42

見9:12註解。

9:18因為[43]43

或作「的確」(NIV作「當然」)。參2:2「未來的日子」註解。

邪惡像火焚燒[44]44

邪惡是不能控制的並有毀滅性,故可比作森林的大火。

,燒滅荊棘和蒺藜;在最稠密的樹林中着起來,樹林就灰飛煙滅[45]45

原文作「他們隨上騰的煙而去」。

9:19因萬軍之耶和華的烈怒,地都燒焦[46]46

原文`etam只見於本處,字意不明;文義甚像「焚燒,燒焦」。

,百姓成為火上的柴[47]47

百姓的邪惡如管控不住的火,被耶和華的審判加烈(19節)。神使(容許)他們的邪惡成自我的毀滅,於是內爭內戰在全地燃起。

,彼此互不關顧[48]48

「人對他的弟兄」是彼此的相待的描寫。本處文法是過去延用至現在,也是重複出現的形式。

9:20他們吞吃右邊,仍然飢餓;吞吃左邊,仍不飽足。人甚至吃自己膀臂上的肉[49]49

原文zero'o「膀臂」或作zar'o「兒女」。這引喻描寫餓極的人用盡一切手段求取一飽。這引喻背後的事實是這時期內政局的極度動蕩(由下節述出)。北國有內戰;甚至約瑟的後人也自相殘殺。然後北國轉向攻打猶大。

9:21瑪拿西攻打以法蓮以法蓮攻打瑪拿西;又一同攻擊猶大。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要擊打[50]50

見9:12註解。NIV作「他的手仍舊高舉」。

10:1那些設立不平之律例的[1]1

原文作「禍哉,那些定邪惡規訂的人」。原文hoy「禍,啊!」參1:4註解。

,經常設定不公規則的人與死人無異[2]2

原文作「寫出傷害的作者」。原文動詞作過去式,示意重複動作。

10:2為要屈枉窮乏人,奪去[3]3

或作「搶奪」(ASV, NASB, NCV, NRSV);KJV作「取去窮人權利的」。

我民中困苦人的公理,偷取寡婦的所有,以孤兒當作掠物的人[4]4

原文作「寡婦是他們的掠物,他們又搶掠孤兒」。1-2節的社會經濟背景可參1:23註解。

10:3到降罰的日子[5]5

原文作「探訪的日子」(KJV, ASV);那是神降臨秉行公正的日子。

,有災禍從遠方臨到。那時,你們怎樣行呢?你們向誰逃奔求救呢?你們的財寶存留何處呢?

10:4你們必無處可去,除了和囚犯一同跪下,或在被殺的人中[6]6

原文作「除了在囚犯之地跪下,死人中倒下(的人)」。

。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要擊打[7]7

參9:12註解。

耶和華嚴懲高傲的亞述

10:5亞述,我施展怒氣的棍[8]8

原文作「禍哉,我怒氣的棍」。「禍哉」可參1:4註解。

,我施刑的短棒,是與死人無異。

10:6我打發他[9]9

本段的「他」指亞述;可能以亞述王為代表(12節)。

攻擊無神[10]10

或作「玷污」;ASV作「褻瀆」;NAB作「不信的」;NCV作「與神隔開的」。

的國,命令他攻擊我所惱怒的百姓,搶財為擄物,奪貨為掠物,將他們踐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樣[11]11

原文作「使它(人民)為踐踏之地」。

10:7然而,他不是這樣的意思,他心也不這樣打算,因他的目的是毀滅並剪除多國[12]12

原文作「毀滅在他心(意)中,剪除列國,不是少數」。

10:8的確,他[13]13

或作「因為」。

說:『我的臣僕豈不都是王嗎?

10:9迦勒挪豈不像迦基米施嗎?哈馬豈不像亞珥拔嗎?撒馬利亞豈不像大馬士革[14]14

這些城邦都被亞述在主前740-714年征服。本句的重點是無人能在亞述的軍力下站立得住。有關這些城邦地理上的順序可參J. N. Oswalt, Isaiah (NICOT), 1:264, n.4。

10:10我征服了偶像治理的國[15]15

原文作「正如我的手建立這些偶像之國」。

,這些國雕刻的偶像,比耶路撒冷撒馬利亞的偶像壯觀。

10:11我怎樣待撒馬利亞和其偶像,我也照樣待耶路撒冷和它的偶像[16]16

本節指出預言宣示在主前722-701之間。

。』」

10:12但當全能主[17]17

原文作adonay,16, 23, 24, 33各節同。

審完[18]18

原文作「反對」;NAB, NASB, NRSV等作「在上」;NIV作「對抗」。

錫安山和耶路撒冷的時候,主說:「我必懲罰亞述王,因他顯了高傲的計謀和矜誇的態度[19]19

原文作「我必看看(審判)亞述王偉大的心的果子和他眼目高度的榮耀」。驕傲的亞述王在此比作高大華美的果樹。

。」

10:13因為他說:「我所成就的,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謀略。我侵入列國的境界[20]20

原文作「除去列國的疆界」。

,搶奪他們的倉庫,像大能的征服者[21]21

原文Kavir是「大能者」之意。

,我扯下了君王[22]22

原文yoshevim「坐著的」可指國家的居民,本譯本認作「坐王位的」。

10:14我的手發現列國的財寶,好像人搆到鳥窩;我也得了全地,好像人拾起所棄的雀蛋。沒有動翅膀的,也沒有張嘴鳴叫的[23]23

亞述的勝利並無多大阻力,有如母鳥不在的時候,在鳥窩中取蛋。

。」

10:15斧豈可向用斧砍木的自舉?鋸豈可向用鋸的自大?好比皇杖放逐那舉扙的,好比杖能舉起那非木的人。

10:16因此,全能主萬軍之耶和華必使亞述王的健壯人變為瘦弱[24]24

原文作「必差遣瘦弱對付他的健康者」;NASB, NIV作「差送消磨的疾病」。

。他的榮華尊貴必灰飛煙滅。

10:17以色列的光[25]25

「以色列的光」是神的稱號(與下句「聖者」平列)。這稱號指出神皇家的尊貴,比一切明亮;當這光攺變為火,就能燒毀亞述王的榮華尊貴。

必成為火,他的聖者[26]26

參1:4註解。

必成火燄。在一日之間,將亞述王的荊棘和蒺藜焚燒淨盡[27]27

亞述王(18-19節的「他」)的王國比作大森林和果園被火(耶和華)毀滅。

10:18他華美的樹林和園子必全然[28]28

「全然」原文作「從氣息到血肉」。這諺語用人的兩個基本單位,非物質的「氣息」和物質的「血肉」代表「全部」。

燒盡,好像病人的生命漸漸退失[29]29

本句實意不明。原文masas在它處作「鎔化」,在此可能是「消瘦」或「失望」。另一字nasas是「生病」或「跌撞,失望」。全句可直譯為「像病人一般的消磨(至盡)」。NRSV作「像癱瘓者的消磨(而去)」。

10:19他林中剩下的樹必稀少,就是孩子也能數算[30]30

原文作「他森林餘下的樹木必被數算,小孩子會記下」。

10:20到那日,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脫的,不再倚靠那虐待他們的[31]31

原文作「那打下他們的」。這人是外邦的君王,國是欺壓他們的國。(NLT指為亞述王)。

。他們卻要真誠[32]32

或作「誠實地」;KJV, ASV, NAB, NRSV作「在真理之中」。

仰賴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33]33

參1:4註解。

10:21所剩下的,就是雅各家所剩下的,必歸回全能的神[34]34

原文el gibbor「全能的神」這稱號只用在本處及9:6(該處用指未來的大衛一脈理想的君王),所指不詳。申10:17及尼9:32(至大,至能,至可畏的神)皆用以指神。何3:5描繪以色列有一日要尋找「他們的王大衛」而對賽10:21加添了千禧年的色彩,但本處文義不涉及這大衛家的王(賽11卻是)。上節既說以色列依賴耶和華,故本處的稱號可能是指神。

10:22以色列啊,你的百姓雖多如海沙,只有剩下的歸回[35]35

原文she'ar yashuv「餘剩的歸回」在21-22節重複使用,可能故意與以賽亞的兒施亞雅述Sheajashub的名字作為諧音(7:3)。這名字的原意是勉勵亞哈斯(見7:3註解),但本處展開了新的空間。因亞哈斯的失敗,審判臨到全國,施亞雅述現在預告國家的定局。21-22節說到好壞的消息。好消息是神的百姓有餘剩的歸回;壞消息是只有少數的歸回。如同以馬內利這名字預告了審判(見7:25註解及8:8)和最終的恢復(見8:10註解)。

。滅絕的事已定[36]36

或作「預定」,「已有定案」。

,公義的審判[37]37

原文tsedaqah常是「公義」,但本處應是神「公義的審判」。

快要淹沒[38]38

或作「溢出」。

你了。

10:23主萬軍之耶和華必定預備好在全地實行那命定的毀滅。

10:24所以[39]39

接著的是勉勵的信息,集中在亞述最終的覆亡。本處的「所以」回指5-21節,不是22-23節(這兩節應是插句)。

全能主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住錫安的百姓啊,亞述王雖然用棍擊打你,又照埃及的樣子舉短棒攻擊你,你卻不要怕他。

10:25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我向你們發的忿怒就要完畢,我的怒氣要朝向他的滅亡。」

10:26萬軍之耶和華將以鞭攻擊他[40]40

「他」。這第三身單式字是一國的君王代表全國。NCE及CEV譯作「亞述人」。

,好像在俄立磐石那裏殺戮米甸人一樣[41]41

根據士7:25,以法蓮人在石上殺死米甸將軍俄立Ureb,後將石起名為俄立。

。耶和華的杖要向海伸出,把杖舉起,像在埃及一樣[42]42

本句可能指神會像昔日舉起摩西的杖對付埃及人一樣的對待亞述。

10:27那時,耶和華必從你的肩頭除去亞述王的重擔,他的軛必離開你的頸項;那軛必因你頸項粗大而拿去[43]43

原文作「軛必被毀滅(或作「解下」)因為肥壯」。可能這是奇怪的形容牛長得肥壯而脹破頸上的軛。「肥壯」可能象徵耶和華福氣的恢復;「軛的解除」代表亞述壓抑的退卻。因本處的喻言不明顯,故有的譯作「必從你的頸項滅去他們的軛」;用本句引出28-32節亞述的侵略。原文的mippeney-shamen「因為肥壯」就讀成「從臨門Rimmon之前」(NAB, NRSV),「從撒瑪利亞之前」(NAB, NRSV),「從耶西門Jeshimon之前」。本句在翻譯上雖有些困難,但應被看為神對他僕人國家賜大恩的圖繪。

10:28[44]44

28-31節用斷句式的描寫;句短而不相連。本譯本試圖效法原文語氣。

亞述王攻打[45]45

28-32節描寫猶大的侵略從北方南下。學者們在這次的侵略時間上(甚至有無)不能一致。J. H. Hayes和S. A. Irvine(Isaiah)建議經文描寫的是主前735年以色列-敍利亞的侵犯,但這見解略去上文有關亞述毀滅的預言。有的認為本次侵略和撒珥根Sargon在主前713-711年間的西入行動相連,但歷史上並無証據。許多認為這是西拿基立Sennacherib在主前701年的進攻,但歷史記錄指出他是從西南方入侵耶路撒冷。J.N. Oswald(Isaiah[NICOT], 1:274-75)偏向本處不是歷史性的形容,但Hayes和Irvine認為地理的細節不容許這樣的見解。可能最佳的看法是將本段看作語法性-預言性。這侵略的預言不必是亞述進兵的路線表;而是製造龎大濃密的氣氛。地名的引用加添這氣氛的實在,指出亞述入侵可能的路線,不一定是進兵的細節。即使本預言有語法性的本質,卻的確指出主前701年的侵略,這由33-34節侵略軍的敗北的宣告中明顯地寫下了。這預言在當時就應驗了。本段問題的研討可參考R. E. Clements, Isaish(NCBC), 117-119。地理的細節可參考Y. Ahroni, Land of the Bibles, 393。

亞葉,經過米磯崙,在密抹安放輜重。

10:29他們過了隘口,在迦巴過夜。拉瑪人戰兢,掃羅基比亞人逃跑。

10:30迦琳的女兒呼喊吧!萊煞人哪,須聽!亞拿突啊,回答她!

10:31瑪得米那人逃避,基柄的居民躲藏。

10:32就在那日,亞述王要在挪伯歇兵,向女兒錫安[46]46

「女兒錫安」可參1:8註解。

的山揮拳──就是耶路撒冷的山。

10:33看哪,全能主萬軍之耶和華要以可怕的大能削去樹枝[47]47

同12節(參該節註解)及18節,亞述大軍比作樹/樹林。33-34節同。

,最高的樹[48]48

原文作「最高的最高」;可指「最高的樹枝」(TEV),或「最高的樹」(NIV, NRSV)。

必被砍下,高大的必被伐倒。

10:34最稠密的樹林,他要用斧子砍下,偉大的黎巴嫩必傾倒[49]49

原文作「黎巴嫩,由/如大能者,必傾倒」。「如」指大能的黎巴嫩(結17:23及亞11:2皆以「大能」形容黎巴嫩的香柏樹)。「由」是看「大能者」為神的稱號,而作「黎巴嫩必由大能者(或代表)傾倒」。

彌賽亞的國度

11:1耶西[1]1

經文用大衛之父耶西,而不用大衛王本人,可能是語法上表示新的大衛,不是另一個令人失望的大衛一脈的君王。其他先知稱這位將來臨的大衛君王為「大衛」或「再來的大衛」。見耶30:9;結34:23-24;何3:5及彌5:2(並本註解)。

的墩必發一條,嫩芽必從他的根而出[2]2

原文yifreh「結果」;但更早古卷作yifrakh「萌芽」。見J. N. Oswald, Isaiah(NICOT), 1:276, n.2。

11:2耶和華的靈必住在他身上[3]3

這位王必如大衛(撒上16:13)有神的靈賜力。

──就是使他有超凡智慧的靈[4]4

原文作「智慧和明白的靈」。同義字的併用強調智慧的深度。他的智慧使他作出公正的裁判(3節)。弗1:17有極相似的句子。

、能執行計劃的靈[5]5

原文作「計謀(策略)和力量的靈」。本句是他有力量/能力執行自己所定的計謀/策略。這能力使他可以制服欺壓者,秉行公正(4節)。

、絕對效忠耶和華的靈[6]6

原文作「知識和懼怕耶和華的靈」。「知識」本處指常識,特別是認出神的權威和甘願順服,見耶22:16。「懼怕」是對神主權的敬重,因而生出順從。兩字併用就是強調效忠於耶和華。這忠誠保証他能作公正的裁判和實施公正的政策(4-5節)。

11:3他必以順從耶和華為樂[7]7

原文作「他嗅的是懼怕耶和華」。摩5:21用ruakh一字帶「嗅而喜悅,從其得樂」的語調。該處耶和華聲明他不「嗅而喜悅」以色列的宗教大會(可能指節日時的焚香)。賽11:3並無獻祭焚香的文義,但可能引用「懼怕耶和華」比作焚香。這位將來臨的王對順從(敬畏)耶和華的喜樂,有如神明接受敬拜者的焚香。有的認為這樣的解釋過份牽強,而認為本句是前句手抄的複錄,而應刪去。

,行審判不憑眼見[8]8

或作「審判不單憑表現」。

,斷是非也不憑耳聞[9]9

或作「斷是非也不憑流言」。

11:4他必以公平對待貧窮人[10]10

原文作「對窮人以公正」(NAB);或「以公義」(KJV, NASB, NIV, NRSV)。

,為世上[11]11

或作「地上」(NAB, NCV, CEV)。本段不知是描寫世界性的管治還是限于立約的子民。9節引用的「聖山/皇山」和更新克勝的以色列的描述建議後者,但10節指普世的王國(見2:2-4)。

的卑下人作正確的決定[12]12

原文作「以平等作決定」。

。他必以口中的杖擊打全地[13]13

原文作「他必以口中的皇杖擊打地上」。「口中的皇杖」是王的「口諭」;因這些「口諭」和定命的背後有權威和能力,故可形容為擊打殘暴者。以賽亞在多處用「全地」作為神審判的受詞,不用地上的惡人為受詞(賽24:17-21; 26:9, 21; 28:22;參13:11)。

,下令處決邪惡的人[14]14

原文作「他必以嘴唇的寬度殺死邪惡(的人)」。「嘴唇的寬度」指「演說」,特別是官方的命令除去國中的惡人。見上註解。

11:5公平有如他的腰帶,信德如同脅下的帶子[15]15

本引喻的重點不詳。若帶子繫在外衣之上,重點可能指公平和信德在他身上顯而易見。若是裏衣,可能指他的管理有公平和信德的內涵和基本的支助。

11:6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16]16

原文gur是「寄居」之意。

,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一同飼食[17]17

原文作「牛,少獅,牛犢在一起」。「飼食」動詞是補添(NAB, TEV, CEV)。昆蘭古卷(1QIsaa)確定這添入字。

;小孩子要牽引牠們。

11:7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

11:8嬰孩[18]18

原文作「吮奶的」。

18.1 原文作「斷奶的」(KJV, ASV, NASB, NRSV)。

必玩耍在蛇的洞口,嬰兒18.1必按手在毒蛇[19]19

或作「蠎蛇」(NAB, NASB, NIV, NCV);KJV, ASV, NRSV作「毒蛇」。

的穴上[20]20

原文me'urat「(透)光之處」。野獸王國的攺造指出這位理想君王統治下人間社會的攺革(3-5節)。弱肉強食的情況不再存在。

11:9在我皇山的遍處[21]21

「皇山」最基本的觀念是耶和華的「聖山」,就是他管理全地的所在處(結28:14, 16)。更可能進一步指錫安山/耶路撒冷甚或以色列全地(見詩2:6; 15:1; 43:3;賽56:7; 57:13;結20:40;俄16;番3:11)。若文義是耶和華的普世的王國(見4節的「全地」),則「聖山」代表神的全部屬地(見下句)。

,這一切都不再傷人、不再害物,因為順服耶和華的權柄成為普世性,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22]22

原文erets「地」;本譯本認為是「全地」。「知識」是承認耶和華的主權,因而甘心順服。見2節註解。

以色列再次蒙拯救與歸回

11:10到那時,耶西[23]23

見1節註解。

的根[24]24

原文作「耶西一根,代表國的旗號,人必來求問他」。

立如萬民的大旗。萬國必仰望他的指引,他安息之所大有榮耀。

11:11當那時,全能主必再次[25]25

「再次」可能用來指出埃及的事蹟(15-16節)。

伸手救回[26]26

或作「得著」;KJV, ASV, NASB, NRSV作「復得」。

自己百姓中所餘剩的[27]27

原文作「餘剩的民」。

,就是在亞述埃及巴忒羅[28]28

可能指上(南)埃及。NIV, NLT, NCV作「南埃及」。

古實[29]29

或作「衣索匹亞」(NIV, NCV, TEV, NLT)。

以攔示拿[30]30

或作「巴比倫」。

哈馬,並眾海岸[31]31

或作「眾海島」。

所剩下的。

11:12他必向列國豎旗為號;招回以色列被趕散的[32]32

或作「被放逐」。

人,又從地的四角聚集分散的猶大人。

11:13以法蓮的嫉妒必完結[33]33

原文作「轉向一旁」;KJV, NASB, NRSV作「離去」。

猶大的敵意[34]34

原文作「猶大的敵意者」。通常指猶大的敵人,但本處與上句「以法蓮的嫉妒」指猶大對以法蓮的敵意。本譯本認為本句是「猶大中的敵意者」。

必被剪除。以法蓮必不再嫉妒猶大猶大也不再向以法蓮含敵意。

11:14他們要向西撲[35]35

以法蓮/猶大比作狩獵鳥類。

非利士人的山上[36]36

原文作「非利士向海的肩膀」,指猶大西部非利士山區的山坡。

,一同擄掠東方人。他們要佔領以東摩押[37]37

原文作「以東和摩押必為他們(以色列)的延伸」。

亞捫人必成為他們的百姓。

11:15耶和華必分開埃及[38]38

即「紅海」。

的海灣[39]39

原文作「舌」(KJV, NAB, NASB, NRSV)。

,必在幼發拉底河[40]40

原文作「那河」(ASV, NASB, NRSV)。

上揮手發出大風[41]41

「發出大風」。原文ayam「風/氣息」只見於本處。有的譯作「熱風」,與下句的「乾河床」頗為吻合;有的譯作「強風」。

,將它分成七道乾的河床[42]42

原文作「七水流」。nakhal「河流」是wadi,季節性的河道──兩季節有水,否則乾涸。15下似是乾涸的河床。「七」代表完全完整,指神的供應給逃脫者是完全的,足夠容納所有回歸的人。

,讓他們步履而過。

11:16必有大道離開亞述,為他餘剩的百姓而拓,如當日以色列埃及地上來一樣。

12:1到那時[1]1

或作「在那日」(KJV)。

,你必說:「耶和華啊,我稱謝你;因為你雖然向我發怒,你的怒氣卻已轉消,你又安慰了我。

12:2看哪! 神是我的拯救[2]2

或作「救恩」(KJV, NIV, NRSV)。

,我要信靠他,並不懼怕。因為主耶和華賜我力量,又保護了我[3]3

2下是從出15:2而來。原文zimrat是「詩歌」,故可譯作「因耶和華賜我力量與歡樂」(歌唱之因),注意5節的zammar「歌唱」。大多數近代釋經者認為本處應作「保障」或「力量」。見HALOT 274 s.v. III。

;他也成了我的拯救者[4]4

或作「救恩」(許多英譯本,如KJV, NIV, NRSV, NLT);NAB作「我的救主」。

。」

12:3所以,你們必從救恩[5]5

或作「拯救者」;大多數英譯本作「救恩」;參上註;CEV作「勝利」。

的泉源歡然取水[6]6

「水」本處喻意更新的生命;泉源象徵恢復神的恩寵。

12:4那時[7]7

或作「在那日」(KJV)。

,你們要說:「稱謝耶和華!求助於他[8]8

原文作「呼叫他的名」即「求告他的名」。

!將他所行的[9]9

原文作「記念他高舉的名」。耶和華的名代表他的名聲和性格。

傳揚在萬民中,述說是獨一的。

12:5你向耶和華唱歌,因他行了壯觀的事!但願這事普傳天下。

12:6錫安的居民哪,揚聲歡呼,因為以色列的聖者[10]10

參1:4註解。

在你們中間施展了大能[11]11

或作「為大」(TEV ),但文義不是一般的屬性,是指他大能的拯救。

。」

審判巴比倫

13:1[1]1

賽13-23包含了一列的審判列國的聖諭;聽到這些聖諭的可能只是以色列,不是列邦。這些聖諭有兩重的目的。對堅持參與國際間政治的首領,這提醒他們猶大不必懼怕外邦或是為了安全尋求國際的同盟。對國中公義的餘民,這提醒他們以色列的神的確是全地的主宰,配得百姓的信賴。

這是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從 神而得論巴比倫的默示[2]2

原文作「亞摩斯兒子以賽亞所見的(有關)巴比倫的負擔(信息)」。

13:2[3]3

本節的發言人是神(見3節)。

在光秃的山豎立旗號,向羣眾揚聲招手,叫他們進入王者的門。

13:3我那高傲誇口的人哪[4]4

原文作「我驕傲的誇口者」;參ASV, NASB, NRSV作「我驕傲的高者」。

,我已吩咐了我所揀選的兵士[5]5

原文作「我分別為聖的」,就是神特別「分開」執行他審判的人。

,我已傳召了我發散怒氣的戰士[6]6

原文作「有關我怒氣的戰士」。

13:4[7]7

4-10節似是先知發言,因耶和華以第三身稱呼。不過耶和華在本章後段以第三身自稱(13節),可能全章都是耶和華發言。

山間有嘈吵的聲音──好像是一支大軍[8]8

原文作「聲音,山上的吼叫,像大群的人」。

!列國中有大的鬨嚷[9]9

原文作「聲音,列國的騒動」。

──這是萬軍之耶和華點齊軍隊,預備打仗。

13:5他們從遠方來,從天邊來[10]10

原文作「天的盡頭」。

。這就是耶和華並他審判的器具[11]11

或作「憤怒」;KJV, ASV作「他義怒的兵器」。

,要毀滅全地[12]12

或作「地」(KJV, NAB, NASB, NLT同)。雖然標題和文義是有關巴比倫的審判,但本章有廣義性的有關末後普世的審判。也許巴比倫的覆亡連接在一個大型的審判,又或許這廣義性的格式是文體中的誇張式,強調面臨事件的等級和重要。

13:6哀號吧,因為耶和華的日子[13]13

或作「耶和華的審判日」。

臨近了!這日將以全能君一切的摧毁力來到[14]14

原文作「如全能審判者的毀滅來到」。本句的重點是這場毀滅有神聖審判的所有標誌;可以譯作「它來時的毀滅只有神的審判才有」。「全能審判者」原文作Shaddai「上帝」或「神上帝」El Shaddai是全能王/審判者,賜生命/福氣又殺死/審判。他在創世記中賜列祖生育的福,應許他們許多的子孫。在創世記外,他賜福/保護又取去生命/喜樂。以色列先祖們認得神為「上帝」(出6:3)。這稱號的意義和由來雖然不詳(見下),它的重要性是清楚的。每當神作為生育的源頭時,神就稱為「上帝」。在創17:1-8神向亞伯拉罕顯現時,他自稱為「上帝」,宣告使亞伯拉罕後裔繁多的意願。神以「上帝」的角色向雅各複述這些話(創35:11,意願成為定命)。以撒昔日曾祝福雅各,求「神上帝」使雅各多結果子(28:3)。雅各以後禱告「上帝」,使兒子們帶便雅憫回埃及時得蒙憐憫(43:14)。生育的主題在本處雖不明顯,但我們必須記住雅各看便雅憫是一度不育的愛妻拉結的唯一兒子(29:31; 30:22-24; 35:16-18)。所以雅各很自然的求告「上帝」保存便雅憫的性命,因為是「上帝」的神蹟使拉結能生育。在創48:3,雅各在祝福約瑟的二子之先,告訴他「上帝」如何在伯特利向自己顯現(參28章)應許後裔眾多。雅各臨終時也奉「上帝」這名祝福約瑟(也許應用「神上帝」),以「上帝」為一切豐盛供應的源頭,包括胎乳之福(49:25)。(Shaddayim「乳房」建議這名是「乳的屬者」,即賜生育者之意,但可能是諧音用法,因字根Shaddad用在賽13:6及珥1:15是「毀滅」之意)。在創世記之外,「上帝」常用指神是全能君王,賜福/保護或咒詛/審判。這名稱見於巴蘭Balaam的兩個聖言的起句(民24:4, 16)祝福以色列,拿俄米Naomi在埋怨耶和華取去她丈夫和兒子性命苦待她的時候,用「上帝」的名稱(得1:20-21)。詩68:14;賽13:6及珥1:15,「上帝」用戰事審判敵人,詩91:1形容「上帝」是他子民的保護者。(結1:24及10:5以基路伯振趐之聲形容「上帝」的大聲。可能引喻大能聖戰士作戰的吶喊伴以憤怒的審判)。最後,這名稱出現在約伯記31次,而約伯之友認為「上帝」是世上的最高主宰(11:7; 37:23上),是生命之源(33:4下),有責任維護公正(8:3; 34:10-12; 37:23下)。「上帝」有豐富的供應,包括兒女(22:17-18; 29:4-6),但也管教刑罸和毀滅(5:17; 6:4; 21:20; 23:16)。約伯記如此多的用「上帝」稱號並不奇怪,因本書的中心思想是有關神的公正,甚至疑問(24:1; 27:2)。「上帝」這名的意義可能是「山的神」。(「山」和希伯來文Shad「乳」可能有關)。本字的引用可見T.N.D.Metinger, In Search of God, 70-71。這名稱可能描寫神是最高的審判者,在聖山上管理(迦南風格)。賽14:13及結28:14, 16將此山連於神,而詩48:2指錫安為「錫方」Zaphon(迦南的奧林匹克Olympus,至高神「艾」El在上統治)。(賽14所指可能是「艾」神。注意以賽亞描寫異教君王諷刺巴比倫王,建議異教的神話為語言和形像的背景)。

13:7所以,人手都必麻木[15]15

原文作「垂下」;KJV作「昏沉」;ASV作「軟弱」;NAB作「跌下無助」。

,人心都必喪膽[16]16

原文作「消化」NAB。

13:8他們驚惶──痛苦痙攣抓住他們,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他們驚訝相望,臉赤

如火[17]17

原文作「臉如火焰」,指驚恐和難堪。

13:9耶和華的審判日子[18]18

原文作「耶和華的日子」。

臨到,那是殘忍、野蠻、烈怒,滅地[19]19

原文作「使地荒涼」。

,剷除罪人的日子。

13:10天上的眾星羣宿不再發光[20]20

原文作「閃光」。

;日頭一出,就變黑暗;月亮也不放光。

13:11[21]21

本處發言人必定是神。見4節註解。

我必因世界的邪惡刑罰它[22]22

或作「我必將災禍帶來地上」。原文ra'ah可指「審判」(禍患,災殃)或是所引發的邪惡。

,因惡人的罪孽刑罰他們。我必使驕傲人的狂妄止息,扯下暴君[23]23

或作「兇殘者」。

的狂傲。

13:12我必使人比精金還少,使人比俄斐純金更稀少!

13:13我萬軍之耶和華發烈怒的日子,必使天震動,使地搖撼,離其根基[24]24

原文作「本位」(NAB, NASB, NIV, NCV)。

13:14人必像受驚的鹿[25]25

或作「被追趕的鹿」。

,像無牧人的羊,各歸回本家[26]26

原文作「本民」(KJV, NASB, NIV, NRSV),或「本國」(TEV作「各歸各國」)。

,各逃到本土。

13:15凡被追上的,必被刺死;凡被捉住的,必被刀殺。

13:16他們的孩童,必在他們眼前摔碎;他們的房屋,必被劫掠;他們的妻子,必被玷污。

13:17我必激動瑪代人來攻擊他們。瑪代人不注重銀子,也不喜歡金子[27]27

瑪代人好殺,金錢買不動他們。

13:18他們的箭將少年人剪為碎布;他們不憐憫人的後裔[28]28

原文作「腹中之果」。

,也不顧惜小孩子。

13:19巴比倫為列國所敬仰[29]29

或作「最美麗的國家」(NCV, TEV)。

迦勒底人所矜誇尊榮的源頭[30]30

原文作「迦勒底人的美麗和驕傲」。迦勒底人Chaldeans是位在米索不大米亞Mesopotamia南區的部落。他們在主前7世紀建立了所謂的新巴比倫王朝。他們最著名的君王,尼布甲尼撒Nebuhadnezzar,在主前605年攻克猶大,毀滅了耶路撒冷(主前586年)。

,必被神傾覆[31]31

原文mahpekhat「傾覆」。見1:7註解。

,像所多瑪蛾摩拉一樣。

13:20其內再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32]32

耶和華宣告人性化的婦人巴比倫必不再有人居住;就是說她的百姓全被消滅,迦勒底王朝永遠終結。

阿拉伯[33]33

或作「牧人」「遊牧民族」。

不在那裏支搭帳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羣臥在那裏。

13:21只有曠野的走獸臥在那裏,袋狼[34]34

原文本字不詳。各英譯且有不同選用:NAB, NASB作「貓頭鷹」;NCV作「野狗」;NIV作「野狼」;NRSV, NLT作「嚎叫的」。

滿了房屋;鴕鳥住在那裏,野山羊在廢墟中跳躍。

13:22野狗必在她廢堡[35]35

原文almnotayv「寡婦」;許多譯者認為這應是同形字armenoteha「她的堡壘」。不過「寡婦」可能是「堡壘」的被遺棄的描寫。

中呼號,豺狼必在她一度華美的殿內吼叫。巴比倫的時日將盡,她的日子必不延長了[36]36

巴比倫傾覆的預言應驗在甚麼時候?有的辯稱是主前689年亞述在西拿基立Sennacherib統治時踐踏巴比倫城之時(23:13引用此事)。這可能是預言應驗的初步,但17節所提及的瑪代人的參與和巴比倫傾覆帶來以色列的復興(14:1-2)指出巴比倫亡於瑪代波斯(主前538)才是主要焦點。(耶和華也指示以賽亞,耶路撒冷有一日要被迦勒底人攻克〔非亞述人〕,百姓被擄〔見39:5-7〕)。但是15-22節生動的描寫產生了問題。瑪代波斯人並沒有滅城;雖然居魯士Cyrus以軍事行動佔領巴比倫,經過相當平靜,甚至部份的巴比倫宗教首領歡迎居魯士入城。那我們如何解釋預言所描述的城的暴力性毀滅?正如前述,本預言可能將主前689年和主前538年的事件合併。更可能的是預言的文句是誇張性的形容。見賽34:11-15;耶50:39-40(描寫主前538年巴比倫的淪亡);番2:13-15;聖經外文獻西法協議的咒詛Sefire Treaty Curses;亞述巴尼布Ashurbanipal在他皇鑑內對以攔Elam毀滅的形容,換句話說,主前538年的事件,雖不是按字字實意,基本上應驗了本處預言。

14:1耶和華定要憐恤雅各[1]1

本句以Ki起句,是「定然」之意。另一譯法是「因為」;就是巴比倫面臨的覆沒的一個因素,是耶和華要復興他的子民。

,必再揀選以色列為他的子民,將他們復置在本地[2]2

或作「定居」(NASB, NIV, NCV, NLT)。

。寄居的必與他們聯合,連於雅各家。

14:2列國人必將他們帶回本土。雅各家必定居在耶和華的地上,使外邦人為僕婢。他們要囚禁先前囚禁他們的,管治先前欺壓他們的。

14:3當耶和華使你解脫苦難、焦慮,和勉強你做苦工的時候,

14:4你必用這些話譏諷巴比倫王說:看欺壓人的有何結局!敵意[3]3

原文madhevah字意不詳。許多根據昆蘭古卷修訂為marhevah「屠殺」。

止息了!

14:5耶和華折斷了惡人的棍、掌權者的王杖,

14:6這王杖[4]4

或作「他」(KJV, NCV作「巴比倫王」);本譯本認為本字指上句的「皇杖」。

在忿怒中連連打倒列邦。它在怒氣中管治列國,毫無拘束壓迫他們。

14:7現在全地得安息、享平靜,人皆發聲歌唱。

14:8松樹和黎巴嫩的香柏樹都因你的傾覆歡唱說:「自從你睡著[5]5

原文作「躺下」(死亡);NAB作「安眠」。

,再無人上來砍伐我們[6]6

原文作「砍木者不再對付我們」。

!」

14:9陰間[7]7

「陰間」指地下,認為是死人居住之地。

因你震動[8]8

原文作「攪動」。

,來迎接你。為你驚醒死者之靈,並使那曾為列國首領的[9]9

原文作「地上所有的公山羊」,指首領。

;他使萬國的先王都離位站起。

14:10他們都要對你說:「你也變為軟弱像我們一樣!你也成了我們的樣子!」

14:11你的威勢[10]10

或作「驕傲」(NCV, CEV);KJV, NIV, NRSV作「榮華,奢華」。

和你琴瑟[11]11

或作「豎琴」(NAB, NIV, NRSV)。

的聲音都下到了陰間。你下鋪的是蟲,上蓋的是蛆。

14:12明亮之星,早晨之子[12]12

原文作helel ben-shakhar「撒卡的兒子希利」;可能是晨星(Venus金星)或是彎月。見HALOT 245 s.v.。12-15節景像的背景是甚麼?4下-21全段是描寫巴比倫王,明顯地是人間的一個統治者。地上其他的王認他為同儕(9節起),16-17節稱他為「人」,又根據19-20節他有一個身體。不過12-15節的文句令有些人看到這譏諷之歌有雙重的所指。這些經節似乎也是其他的偶像諸王對一位偶像君王發言(9-11節);經文中有些稱號和內容與迦南神話相倣,包括「撒卡的兒子希利」,「艾之星」,「聚會的山」,「撒分的遠坡」和「至高者」。明顯地這些經節引用神話中的一故事有關-小神(撒卡的兒子希利)想佔領「諸神的山」撒分。他的叛變失敗而被扔入地底下。巴比倫王在此被嘲笑為有同樣的美夢。有的基督徒看到本段是撒但的墬落,但文義並非如此(見J. Martin, "Isaiah" BKCOT, 1061)。

啊!你已從天墜落!你這攻敗[13]13

或作「征服」。原文khalash「軟化」。

列國的,你已被砍倒在地上[14]14

諷刺的諸王在此暗示本王的身份;將他比作「希利」小神之後,形容他被砍下(9:10及10:33)。

14:13你曾對自己說[15]15

原文作「你,你心中說」。

:「我要升到天上!我要設立我的寶座在 艾(El)眾星[16]16

迦南神話中「艾的眾星」歸高神「艾」統領。

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撒分的遠坡[17]17

撒分是迦南神話中的奧林匹克山,眾神聚會之處。

14:14我要升到高雲之上[18]18

原文作「高處」。本字通常作偶像敬拜的「高地」(丘壇),但本處應是雲層之上。見HALOT 136 s.v.。

;我要與至上者[19]19

或作「至高者」。這稱號通常指以色列的神(註:中譯為「至上者」),但本處有強烈的神話背景,可能提指迦南大神「艾」。

同等。」

14:15然而你卻墜落陰間,到坑中[20]20

原文bor「井」有時用指死地的入口。

的遠坡。

14:16凡看見你的,都要定睛看你,留意看你想:「使大地戰抖,使列國震動,

14:17使世界如同荒野,使城邑傾覆,不釋放囚人歸家,是這個人嗎?」

14:18[21]21

從10下開始的諸王所言不清楚結束於何處。但本句的「列國的君王」字樣似指引用的話到此結束,現在回復到以色列的直接譏諷(4下-10上)。「列國的君王」可能是文風上上段引言的總括。

至於列國的君王俱各在華美中安睡[22]22

這是指諸王奢華的葬禮儀式。

,各有自己的墳墓[23]23

原文作「家」(KJV, ASV);文義指「墳墓」。

14:19惟獨你被拋出你的墳墓,好像丟棄的枝子[24]24

原文作「像可怖的嫩草」。本處的形容頗為奇怪:好像是從植物上剪嫩芽丟去。有的認為netser「嫩芽」應是nefel「流產之胎」。若此本句可譯作「像婦人流產的可怖的胎兒」。

。你與被殺的人同臥,就是被刀刺透,墜落坑中[25]25

參15節註解。

石頭那裏的,好像支離破碎的屍首[26]26

有的將本句連於下節。

14:20你不得與君王同葬,因為你敗壞你的地,殺戮你的民。惡人的後裔,必永不提說。

14:21為了先人的所行[27]27

原文作「為了先人的罪」。

,預備殺戮他的子孫,免得他們興起來,得了遍地,或在世上修滿城邑[28]28

J. N Oswalt(NICOT, 1:320, n.10)認為這是偉大王朝的駐防城。

14:22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必興起攻擊他們。我要將巴比倫的名號和所餘剩的人,連子帶孫一並剪除[29]29

原文作「我必剪去巴比倫的名號和餘剩的(人)」(ASV, NAB, NRSV皆類同)。

。」這是耶和華說的。

14:23「我必使巴比倫為野獸[30]30

原文qippod不知是何野獸。有的認為是「鼠類」(NASB, NRSV);有的認作「貓頭鷹」(NAB, NIV, TEV)。

充斥之地,满了死水的池潭。我要除去他,如人用掃帚掃地[31]31

原文作「我必用毀滅之掃帚將她掃去」。

。」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14:24[32]32

耶和華宣佈了迦勒底王朝的傾覆後,補加了鄭重的聲明。以賽亞時代的米索不大米亞的大國亞述也要被摧毀,作為巴比倫和其它敵國的預告。

萬軍之耶和華起誓說:「我怎樣定意,必照樣成就;我怎樣計劃,必照樣發生。

14:25我必在我地上打折亞述[33]33

原文作「打碎亞述」。

,在我山上將他[34]34

「他」指亞述王,代表全國。

踐踏。他加的軛必從以色列[35]35

原文作「他的軛必除去」。前句有神的「山」並田產10:27,本譯本在此加入「以色列人」字樣。

除去;他加的重擔必從他們的肩頭拿開。」

14:26這是向全地所定的計劃,我的手已預備擊打列國。

14:27萬軍之耶和華既然定意,誰能挫敗呢?他的手準備擊打,誰能阻止呢[36]36

原文作「他的手是伸出的,誰能使它收回?」

審判非利士

14:28亞哈斯王崩的那年[37]37

可能是主前715年,確定日期不詳。

,以下的默示臨到[38]38

原文作「這聖言臨到」。

14:29非利士人啊,不要因擊打你的杖[39]39

此「杖」(下句作「蛇」不明所指。它可能是亞述王或是亞哈斯。下句的「蛇」指他的後裔。

折斷就喜樂!因為從蛇的根必生出毒蛇,牠的眾子是衝刺的毒蛇[40]40

原文作「飛行的燃燒者」。「燃燒者」可能指蛇的形狀或咬傷的效果(見6:2註解)。「飛」可能指蛇快速衝刺的動作,也可作「飛咬」。有的認為這是神話中的噴火飛龍,但這與30:6的「飛的燃燒者」的用法不合意(該處指出一列沙漠的動物)。

14:30貧寒人必在我的草原上飼食[41]41

原文作「窮乏人的長子」。「長子」在此指窮人中的窮人。

;窮乏人必安然休息。我卻以饑荒治死你的根;你所餘剩的人[42]42

或作「生還的人」。

必被殺戮。

14:31城門哪,哀號吧!城啊,呼喊吧!非利士人啊,消化在恐懼中[43]43

或作「絕望吧」。

吧!因為有煙雲從北方出來,他行伍中並無亂隊的[44]44

原文作「他指定的位置中沒有獨行的」;本句文意不詳。原文boded似是badod「分開」;mo'ad可以是「聚集」或延為「群眾」;但「他」不明所指,可能是「國家」。

14:32他們會怎樣回答這國的使者呢[45]45

非利士面對的問題是:投降受壓制,或戰鬥而死亡。

?的確,耶和華穩立了錫安,他百姓中的困苦人必在其中得安穩。」

審判摩押

15:1摩押的默示:一夜之間,摩押亞珥變為荒廢,歸於無有!一夜之間,摩押基珥變為荒廢,歸於無有!

15:2他們上廟宇[1]1

原文作「家」。

底本人到高地去哀悼。摩押人因尼波米底巴哀號[2]2

原文作「為尼布Nebo,為米底巴Medeba哀悼」。

,各人剃光了頭,剃淨鬍鬚[3]3

剃頭和剃鬚表達哀悼和憂戚。

15:3他們在街市上都穿麻布,在房頂上和廣場俱各哀號,倒地哭泣。

15:4希實本以利亞利人哭號,聲音達到雅雜,為此摩押帶兵士傍惶,士氣搖動[4]4

或作「摩押人內裏戰抖,全身震撼」(NAB, NRSV)。

15:5我心為摩押的慘境悲哀[5]5

本處發言人(耶和華,見9節)扮演哀悼者的身份。

,她的難民直到瑣珥,到伊基拉施利施亞。他們上魯希坡隨走隨哭;在何羅念的路上,為覆亡哀悼。

15:6因為寧林的水沒有了[6]6

原文作「是荒廢之地」。

;青草枯乾,青物消失,植物一無所有。

15:7因此,摩押人要將所造的和積存的都要運過柳樹河。

15:8哀聲在摩押的四境迴響;哀號的聲音達到以基蓮比珥以琳

15:9底們[7]7

「底門」Dimon;昆蘭古卷作「底本」Dibon。

的水充滿了血!我[8]8

耶和華是本句的發言人。

還要加增底們的災難。獅子要來攻擊摩押的難民和那地上所餘剩的人。

16:1你們當將羊羔[1]1

「羊羔」應作眾數。

奉給那地掌權的,從曠野的西拉[2]2

原文作「朝向/越過沙漠」。

,到女兒錫安的山。

16:2摩押的婦女在亞嫩渡口[3]3

或作「河汊」。

,像被迫離巢的飛鳥。

16:3「顯計劃、做決定[4]4

本句受言人不知是誰。可能先知扮演徬徨的摩押難民,請求猶大領袖們憐憫難民。

,在午間預備蔭涼[5]5

本處「蔭涼」代表「庇護」;「午間的炎熱」代表摩押人民極度的苦難。發言人描寫大樹的蔭影為午間的炎熱帶來清涼。

!收藏難民,不要出賣[6]6

原文作「露出」。

逃走的人。

16:4求你容摩押的難民和你同居[7]7

或作「寄居」。

。在滅命者面前藏起他們[8]8

原文作「作他們藏身之處」。

。」施壓的人定然[9]9

或作「當欺壓的人止息」(NAB, NRSV)。此譯法下,本句自然連接於下一節。

止息,毁滅者終局臨來,踐踏人的從地上消失了[10]10

用完成式示意事情已如發生了一般。

16:5然後有一信實的王被立,他必誠實地治理,這位是大衞家的人[11]11

原文作「必有一寶座在信實中建立,他要以可靠坐在其上,在大衛的帳幕內」。

。他一定作公正的決定,有秉行公義的經驗[12]12

原文作「他判斷又尋求公正,他於公平有經驗」。「經驗」原文是mehir「快,速行」,但HALOT 552 s.v.建議

「有技巧,有經驗」而譯作「對為正的事大有熱心」。

16:6我們聽說摩押人的驕傲,極大的傲慢,誇張、驕傲、過度[13]13

原文evrah通常是「憤怒,狂怒」,但本處應是「過度的聲明」。

;但她誇大的認為是虛空的。

16:7於是,摩押人必為覆亡哀號[14]14

原文「於是摩押為摩押哀悼」。

──人人都要哀號!全然摧毁了的摩押人要為吉珥哈列設的葡萄餅[15]15

「葡萄餅」也許有偶像祭祀的內含(何3:1)。但下節集中於農產失收。故「葡萄餅」代表不再有的食物(撒下6:19;歌2:5),因葡萄樹都被侵略者毀了。

哀歎。

16:8因為希實本的田地乾了,西比瑪的葡萄樹也枯了。列國的君主在它的枝子上踐踏;這枝子長到雅謝延到曠野,嫩枝向外探出,直探過鹽海

16:9因此,我要為西比瑪的葡萄樹哀哭,與雅謝人一同哀哭[16]16

發言人(耶和華-見10下)又再扮演哀悼者(見15:5)。

希實本以利亞利啊,我要以眼淚浸透你,因為侵略者在你的果子和莊稼上高呼勝利[17]17

本譯本假設這是侵略者在高呼(耶51:4)。另一譯法是收割人的呼喊而譯成「因為為果子和莊稼的高呼靜止了」。(見10下並耶25:30)。

16:10果園中失去了歡喜快樂;葡萄園裏也無歌唱歡呼的聲音;酒醡中無人踹酒──我[18]18

耶和華似是本句的發言人(見15:9)。

使歡呼的聲音止息了。

16:11因此,我心不斷為摩押哀嘆如琴鳴[19]19

原文me'ay「腸」指感情的本位(中英作「心」)。「心」聲比作琴鳴可能是哀鳴幽怨如琴音,或是嘆聲不斷如琴弦的撥動。

;我心腸為吉珥哈列設[20]20

見7節。

也是如此。

16:12摩押人全力在高處哀求,又到他廟宇祈禱,他們的祈禱必然無效!

16:13這是耶和華從前論摩押的話。

16:14現在耶和華頒佈:「整三年後[21]21

原文作「三年之內,像僱工的年日」。這三年是整整的三年,有如僱工做滿三年才能得到所定工價。

摩押的榮美與她的羣眾必然消失,餘剩的人甚少無幾[22]22

原文作「摩押的榮華必受羞辱,大群的人所剩的不會太多」。

。」

審判大馬士革

17:1這是論大馬士革的默示:「看哪,大馬士革不再為城,只是一堆荒廢!

17:2亞羅珥[1]1

亞羅珥Aroer在舊約中有三城以此為名:(1) 靠近亞嫩的亞羅珥,(2) 在「阿門」(安曼)Ammon的亞羅珥, (3) 猶大的亞羅珥。敍利亞境內並無亞羅珥,故此有的修訂本句為`azuvot `arayha `adey 'ad 「她的城市永被廢棄」。不過靠近亞嫩的亞羅珥先為以色列所得,後被亞述征服(見書12:2; 13:9, 16;士11:26;王下10:33)。本處聖言涉及以色列和敍利亞(3節),故可能指以色列並/或敍利亞在約旦大區的敗蹟。

的城邑被撇棄,必成為牧羊之處;羊在那裏安祥躺臥[2]2

原文作「他們躺下,無人驚嚇」。

17:3以法蓮的堡壘必定消失,大馬士革不再有國權[3]3

原文作「大馬士革失去王位」。

敍利亞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榮耀消滅一樣。」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17:4「到那時,雅各的榮美必大大衰殘[4]4

原文作「很小」。

,他必成為皮包骨頭[5]5

原文作「他肉的肥壯變瘦」。

17:5它必像收割的人收斂禾稼,用手割取穗子。又像人在利乏音谷拾取遺落的穗子。

17:6其間所剩下的不多,好像人打橄欖樹──在儘上的枝梢上只剩兩三個果子,在多果樹的旁枝上只剩四五個果子。」這是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說的。

17:7當那時[6]6

原文作「在那日」(KJV)。

,人必信靠造他們的主神;依賴耶和華以色列的王。

17:8他們必不信靠自己手築的祭壇,也不重看自己指頭所做的香壇和亞舍拉神。

17:9在那時,他們的堅固城必像亞摩利人撇棄的崗嶺,就是從前因以色列人而撇棄的;那時必有荒涼。

17:10因你不理[7]7

原文作「忘記了」(NAB, NIV, NRSV)。

救你的神;不顧你強壯的保護[8]8

原文作「你力量的石壁你不記起」。

者。於是,你栽上佳美的樹秧子,插上珍異的枝條[9]9

原文作「一枝條,奇怪的」。本處可指異教的植物,與偶像祭祀有關。但更可能是罕見的外邦草木(於以色列為奇)。

17:11栽種的日子,你盡力使它生長[10]10

原文本句作「在栽種的日子,你?」原文動詞tesagsegi其意不詳;有時可作「圍上籬笆」而譯作「以籬笆保護」,或作saga/sagah「生長」而作「盡力使它生長」。

;種植的日子,你盡力使它萌芽。但在極其傷痛的日子,莊稼都如飛而去。

17:12團結的多國與死人無異[11]11

原文作「禍哉!團結的多國」。本字可譯作「哎!」,但下節既提及這些國的傾覆,故可譯作哀悼的吶嘁。見1:4註解。

。那些喧嚷好像海浪匉訇的人;大聲呼喊的人與死人無異,那些呼喊像猛水滔滔的人。

17:13雖然這些人的喊聲好像滔滔的水,但神斥責[12]12

或作「向他們吶喊」。

他們,他們就遠遠逃避,如同山上的風前糠粃,又如暴風前的死荊棘。

17:14到晚上有突然的驚嚇[13]13

原文作「到了晚上,看,突然的驚恐」。

,未到早晨他們就沒有了。這是擄掠我們之人的命運,是搶奪我們之人的結局!

審判南方之國

18:1唉!古實河外翅膀刷刷[1]1

「趐膀刷刷」的重要性並不明朗。有的認為是古實Cush境內多昆蟲;有的認為本地的信差來往迅速(2上),渡海快如昆蟲的飛翔。詳論可參J. N. Oswalt, Isaiah(NICOT), 1:356-60。

響聲之地,

18:2那差遣使者出海,坐蒲草船滑翔水面的,與死人無異[2]2

原文作「禍哉」。參1:4註解。

。去吧,快速的使者,要到高大光滑[3]3

原文memushakh「拉,延伸」;文字學者認為這是指「高大」的人。原文marat是「灰毛髮,光秃,擦淨」;文字學者認為這是指皮膚光滑的人。這些建議只出於字源學,故「高大光滑」不一定是原意。

的民那裏去,那是遠近懼怕的人,堅強常勝[4]4

原文qav-qav可指「力量」,或根據賽28:10, 13為語音不明的外邦口音。原文mevusah似出自「踐踏」,故文字學者認為這是「屈服」別國的國家。本處的「堅強常勝」也是基於字源學,不一定是原意。

的國,有江河分開地[5]5

原文baza只見於本聖言(亦見於7節),字意不詳。BDB102, s.v.建議這是「分開」;HALOT 117 s.v.建議是「洗去」。

的地方。

18:3世上一切的居民和地上所住的人哪,山上豎立號旗的時候,你們要看!吹角的時候,你們要聽!

18:4耶和華對我這樣說:「我要等候[6]6

或作「安靜」;NIV作「保持靜默」。

,在我的居所觀看,如同日光的酷熱[7]7

原文作「像因光而生的熱」;本句實意不明。

,又如露水收割熱天的雲霧[8]8

本句的上下兩句如何相連並不清楚。「等候」和「觀看」與「熱」和「雲霧」有何相似之處?詳論和可能解釋參考J. N. Oswalt, Isaiah(NICOT), 1:362。

。」

18:5因為在收割之先,花蕾吐開,將熟的果子出現的時候,他必用鐮刀削去無果的枝條,剪去蔓延的枝條。

18:6這些都要[9]9

原文作「他們一同被留下」(NASB)。

撇給山間的鷙鳥和地上的野獸;夏天飛鳥來吃;冬天野獸必食。

18:7到那時,這高大光滑的民,就是遠近都懼怕的民,堅強常勝的國,分地界踐踏人的,江河分開地的地方[10]10

本節解釋的難度可參考第2節註解。

,必來獻供物奉給萬軍之耶和華。他們要奉到錫安山,耶和華選為居住的地方[11]11

原文作「到萬軍之耶和華之名之地,錫安山」。

審判埃及

19:1這是論埃及的默示:看哪!耶和華乘駕快雲,臨到埃及埃及的偶像在他面前戰兢;埃及人的勇氣消化[1]1

原文作「埃及的心在裏面鎔化」。

19:2「我必激動埃及人攻擊埃及[2]2

原文作「我必激動埃及對抗埃及」。

,弟兄攻擊弟兄,鄰舍攻擊鄰舍,這城攻擊那城,這國攻擊那國[3]3

社會動蕩將從家庭至省份。

19:3埃及人必惶亂[4]4

原文作「埃及的靈必在其中廢置」。

。我必混亂他們的謀略[5]5

原文bala「混亂」常用作「吞吃」。

。他們必求問偶像和亡靈、求問交鬼的、行巫術的[6]6

原文作「他們必求問偶像,亡靈,巫師的法事坑(ritual pits)」。原文ov「法事坑」是巫師招靈之地。見8:19註解。

19:4我必將埃及人交在殘忍主的手中,大能的王必轄制他們。」這是主[7]7

原文「主」字為adonay。

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19:5海中的水必絕盡,河也消沒乾涸[8]8

原文作「乾而又乾」。

19:6運河[9]9

原文作「眾河」(KJV, ASV);NAB, CEV作「水流」;TEV作「水渠」。

要變臭;埃及的河水都必減少又枯乾,葦子和蘆荻都必腐爛。

19:7河口的草田[10]10

原文作「河邊的植物,在河口的」。

,並沿尼羅河畔的耕地,轉作塵土,被風吹去[11]11

原文作「必乾涸,散開,消失了」。

19:8打魚的必哀哭,在尼羅河一切釣魚的必悲傷,在水上撒網的必都哀悼[12]12

或作「消失」;TEV作「無作用」。

19:9用梳好的麻造物的和織布的都必蒼白羞愧。

19:10織布的[13]13

原文shatotcha「她的根基」(即首領);有的用本字的延伸字shetitcha作「織布的」。見J. N. Oswalt, Isaiah(NICOT), 1:370。

喪志[14]14

原文作「壓碎」,指情緒上的困擾(見8-9, 10下)。

,傭工愁煩[15]15

原文作「靈魂憂愁」;NIV, NLT作「心中有病」。

19:11瑣安的首領極其愚昧[16]16

或作「錫安的首領必定都是愚人」;「必定」或作「只不過是」。

;法老大有智慧的謀士所獻的盡是愚謀。你們怎敢對法老說「我是智慧人,對古代君王寫作熟悉的人[17]17

原文作「我是智者之子,古代君王的兒子」。原文ben「之子」可能是「出自」之意,也可解作「某某協會」的成員。「古代君王的兒子」示意一生忠於保存對古代君王的回憶。

」?

19:12你的智慧人在哪裏呢[18]18

原文作「他們在那裏?你的智者們在那裏?」疊句是強調之意。

?萬軍之耶和華向埃及所定的計劃,他們可以告訴你,由他們找到吧!

19:13瑣安的首領都是愚人,挪弗[19]19

挪弗Noph(KJV);大多近代英譯本作門非斯Memphis。

的首領都被誤導;埃及支派的首領[20]20

原文作「房角石」。

,領埃及人走錯了路。

19:14耶和華使他們不能明辨[21]21

原文作「耶和華在她中間混入了盲目」。

,他們就使埃及一切所做的都有差錯,使它好像醉酒之人在嘔吐的髒物中東倒西歪[22]22

原文作「像醉漢在自己的嘔吐中迷途」。

19:15埃及無論是頭或尾、枝和幹,必一事都不能做[23]23

9:14-15節的「頭與尾」指「首領和先知」;「先知」包括謀士,顧問和占卜者(見11-14節)。「枝和幹」代表國家全體首領。

19:16到那日[24]24

或作「當那時」;18-19節同。

埃及人必像婦人一樣[25]25

埃及人在耶和華的攻擊下成了惶恐的弱者。

,他們必因萬軍之耶和華在埃及以上所掄的[26]26

原文「揮動的手」。

拳戰兢懼怕。

19:17猶大地必使埃及蒙羞。向誰提起猶大地,誰就懼怕,這是萬軍之耶和華向埃及所定的計劃。

19:18當那日,埃及地必有五城[27]27

「五」這數目的重要性不詳。不同的建議可參J. N. Oswalt(NICOT), 1:376-77。

的人說迦南的方言,又宣誓向萬軍之耶和華效忠。中有一城,稱為「太陽城」[28]28

原文`ir haheres「毀滅之城」(NASB, NIV),但本詞不合18-22節的正面語氣。昆蘭古卷1QIsa及中世紀希伯來古卷mss作ir hakheres「太陽城」(即希利普力斯Heliopolis)。本字亦得諸希臘古卷的印証。

19:19當那日,在埃及地正中必有為耶和華築的一座壇;在埃及的邊界上必有為耶和華立的一根聖柱[29]29

本字經常用作偶像敬拜的「聖柱」,但本處是敬拜耶和華所用。

19:20[30]30

「這」是指「壇」,因原文「要在」是陽性單式;上節的「聖柱」是陰性單式。

都要在埃及地為萬軍之耶和華作記號和證據。當埃及人因為受人的欺壓哀求耶和華,他就差遣一位救主作護衛者[31]31

原文指「爭鬥者」。

,拯救他們。

19:21耶和華必向埃及人顯示,他們必承認耶和華的主權[32]32

原文作「必知道耶和華」。

。他們也要獻祭物和供物敬拜他,並向耶和華許願還願。

19:22耶和華必擊打埃及,擊打後又醫治。埃及人就歸向耶和華。他也必應允他們的禱告,醫治他們。

19:23當那日,必有從埃及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訪埃及埃及人也進訪亞述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

19:24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為地上的得福者[33]33

原文作「必為祝福」(NCV)。

19:25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特殊的產業[34]34

或作「我的產業」(NAB, NASB, NIV)。

,都有福了!」

20:1亞述撒珥根打發他的主帥到亞實突的那年[1]1

可能是主前712或711年間亞述對非利士Philistia採取軍事行動之事。

,他就攻打亞實突,將城攻取的那年,耶和華有以下的默示。

20:2那時,耶和華藉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宣告:「你去解掉你腰間的麻布,脫下你腳上的鞋。」以賽亞就這樣做,穿裏衣[2]2

原文aroer有時用作「赤身」,但本處指「不穿外衣」。見HALOT 883 s.v.。本字亦見於3, 4節。

赤腳行走。

20:3之後,耶和華說:「我僕人以賽亞怎樣穿裏衣赤腳行走三年,作為關乎埃及古實的預兆和實物教材,

20:4照樣,亞述王也必擄去埃及人,掠去古實人,無論老少。他們都要只穿裏衣赤腳,露出臀部;埃及人必公開受辱[3]3

原文作「輕服(穿裏衣)赤足露臀,埃及的赤裸」。

20:5那些仰望古實,誇耀埃及的人都必驚惶羞愧[4]4

原文作「他們必懼怕羞愧,因古實他們的盼望和埃及他們的美麗」。

20:6那時[5]5

原文作「在那日」(KJV)。

,這沿海一帶[6]6

本處或指非利士的海岸。

的居民必說:『看哪,我們素所仰望的,就是我們為脫離亞述王逃往求救的,不過是如此!我們怎能逃脫呢?』」

審判巴比偷

21:1這是論海旁曠野的默示[1]1

本句精簡,似是指有關巴比倫的信息。米索不大米亞南部在古代稱為「海之地」,因本區靠近波斯灣。巴比倫被稱為曠野,可能是預告毀滅將臨,使「海之地」成為曠野。

有侵略者從曠野,

從可怕之地而來,

好像南方[2]2

或作「南地」Negev(NASB)。

的旋風,

猛然掃過。

21:2我已經接到這悽慘的信息[3]3

原文作「嚴重」。

詭詐的行詭詐,

毀滅的行毀滅。

以攔哪,你要攻打!

瑪代啊,你要圍困!

主說:「我使一切歎息止住[4]4

本處通常看為巴比倫所加諸別人的「歎息」。

。」

21:3所以我胃部翻滾[5]5

原文作「我腰間充滿戰抖(或焦慮)」。

痙攣將我抓住,

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

我聽到的使我愁煩[6]6

或作「(痛得)彎腰」;NRSV作「我曲身」。

我看到的使我驚惶。

21:4我心怦怦亂跳[7]7

原文作「徬徨」,或作「迷亂」。

在驚恐中戰抖;

我所羨慕的黃昏變為我的恐懼。

21:5擺設筵席,

鋪地毯[8]8

本字的確意有所爭議。原文tsafoh「看守」有譯作「設守衛」;KJV作「瞭望」;ASV作「守更」。

吃吧喝吧!

首領啊!

你們起來,用油抹盾牌[9]9

盾牌上抹油使之較有彈性和伸縮性,利於作戰。

21:6因為主[10]10

原文作adonay;8, 16節同。

對我如此說:

「你去設立守望的!

他必報告所看見的。

21:7當他看見戰車,

騎馬的一隊一隊[11]11

或作「一對一對」。

地來,

又有驢隊、駱駝隊,

他就要儆醒,非常儆醒。」

21:8然後,

守望者喊叫:

「主啊[12]12

原文adonay;有的認為這是耶和華 (NAB, NASB, NRSV),但有的認為是守衛的主人(NIV, NLT)。

我整日站在望樓上,

整夜立在我守望所。

21:9看是甚麼來了!

一輛戰車和一隊馬[13]13

或作「一對馬」。

問他的時候,他就說:

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

他一切神的偶像都打碎於地!』」

21:10我被打倒的百姓,

我場上被壓碎的禾稭,

我從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那裏所聽見的,

都告訴你們了。

西珥的惡訊

21:11這是論度瑪[14]14

原文度瑪dumah是「靜默」,本處應是地名,可能是阿拉伯北部的一區,或是以東。假如度瑪是阿拉伯的北區,這對以東會是貿易的必經之地。見J. N. Oswalt, Isaiah(NICOT), 1:398。

的默示:

有人聲從西珥[15]15

西珥Sier是以東的別名。見BDB973 s.v.。

呼問我說:

「守望的啊,夜裏如何[16]16

「夜」可能代表愁煩和困難時刻。見BDB 539 s.v.。

守望的啊,夜裏如何?」

21:12守望的說:

「早晨將到,

但黑夜也來[17]17

度瑪必有一度解脫,但只是暫時性的,因黑夜又來。

你們若要問就問;

可以回頭再來[18]18

本句「回頭再來」意義不明。可能本句是加增戲劇性的真實感。守望者送走詢問者,加上一句:「隨時都可以來再問」。

。」

審判阿拉伯

21:13這是論阿拉伯的默示:

底但結伴的客旅啊,

你們必在阿拉伯的密林中住宿。

21:14提瑪地的居民拿水來,

送給口渴的,

拿餅來迎接逃難的。

21:15因為他們逃避刀劍和出了鞘的刀──

上了弦的弓與刀兵的重災。

21:16因全能主[19]19

原文作adonay。

對我這樣說:「整整一年後[20]20

原文作「一年後,像僱工的年份」。參16:14註解。

基達的一切榮華必歸於無有;

21:17餘剩的弓箭手,就是基達人的勇士,屈指可算。這實在[21]21

或作「因為」。

是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說的。」

審判耶路撒冷

22:1這是論「異象谷[1]1

以下的信息有關耶路撒冷;稱為「異象谷」的重要性不清楚。可能本字指欣嫩谷(Hinnom Valley),但為何與啟示的預言相連並不明朗。或許稱「欣嫩谷」為「異象谷」是本處為毀滅的中心點(5節)。

」的默示:有甚麼事使你這滿城的人都上房頂呢?

22:2你這滿處吶喊、大有喧嘩的城,歡樂的邑啊,你中間被殺的,不是被刀殺,也不是因打仗死亡[2]2

這可能指城最後被攻破前圍城時許多人的餓死。

22:3[3]3

原文作「所有的官長都逃跑,被捕時(身邊)無弓,所有被捕的都在一起,他們逃去遠方」。J. N. Oswalt, Isaiah(NICOT), 1:403, n.3認為本句是希伯來文體裁:第1和第4句相連,2和3是平行句,故本譯本有此譯法。

你所有的官長一同逃跑,都去了遠方;你所有的難民[4]4

原文作「所有被找到的」。

都一同被捆綁──一箭不發[5]5

原文作「(身邊)無弓」;NAB, NRSV作「不用弓」(即「一箭不發」)。

就被擄去。

22:4所以我說:「不要看我[6]6

原文作「轉臉不看我」(KJV, ASV, NRSV)。

!我在痛哭。不要因我無保護之民[7]7

原文「民」作「民的女兒」。「女兒」在此用作表達發言人對百姓的感情,並他們的柔弱。

的毀滅,來安慰我[8]8

原文作「不要急忙/嘗試安慰我」。

。」

22:5因為全能主[9]9

原文作adonay;12, 14, 15節同。

萬軍之耶和華計劃了潰亂、敗亡、混淆的日子。人在「異象谷」中呼喊,向山呼求[10]10

「山」可能指聖殿的山丘。本句實意不詳;原文qir「發聲」有譯作「牆」(即「扯下」的延伸)。見J. N. Oswalt, Isaiah(NICOT), 1:404, n.s.。

22:6以攔人拿起箭袋,坐戰車帶馬兵而來;吉珥[11]11

米索不大米亞方向的遠區。見摩1:5; 9:7。

備妥[12]12

原文作「吉珥打開」(NAB, NIV)。

盾牌[13]13

以攔人和吉珥人代表遠方來的兇勇的軍隊。本預言既說是巴比倫滅城之事(39:5-7),這些軍隊可看作巴比倫軍隊的僱佣兵。見J. N. Oswalt, Isaiah(NICOT), 1:410。

22:7你嘉美的谷遍滿戰車;馬兵在城門前昂然擺陣[14]14

原文作「站好,他們站好」;本處有充滿信心之意。

22:8他們[15]15

原文作「他」代表全軍。NASB因本代名詞的大寫而認為指耶和華。

去掉猶大的防衞[16]16

原文作「掩蓋」。

。那日[17]17

或作「當那時」,12節同。

,你就在樹林庫中[18]18

或指皇家的兵器庫,或是所羅門的「黎巴嫩樹林之家」(藏兵器之外)(見王上10:16-17)。

找尋兵器。

22:9你們看見大衞城的破口很多;你們聚積下池的水,

22:10又數點耶路撒冷的房屋,將房屋拆毀用以修補城牆。

22:11你們在兩道城牆中間挖一個聚水池,可盛舊池的水──卻不信靠[19]19

原文作「不看」;NAB, NRSV作「不仰望」。

做這事[20]20

「這事」可能指「水池」。「水池」可能代表全城,是神一直供應保守的。

的主;你們不信任[21]21

原文作「不看」。

古時的模造者。

22:12當那日,全能主萬軍之耶和華命定了哭泣哀號,剃頭和穿麻衣[22]22

參15:2註解。

22:13誰知,人倒公然慶賀[23]23

原文作「歡喜快樂」。

!你們說:「宰牛殺羊,吃肉喝酒。我們吃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24]24

本句是先知指出百姓的玩世不恭的態度。

!」

22:14萬軍之耶和華親自對我說:「這罪孽終你一生都不被忘記[25]25

原文作「當然這罪不到你死不得救贖」。本句不是指死亡使罪得脫,而是強調罪不可恕。本句有宣誓的格式。

!」這是主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22:15主萬軍之耶和華這樣說:「你去見掌銀庫的,就是家宰[26]26

原文作「管家的」(ASV);NASB作「管理皇家的」。

舍伯那。對他說:

22:16你憑甚麼在這裏?你有何親屬葬在這裏[27]27

原文作「你在這裏做甚麼?你有誰在這裏?」下半句意思不明。本譯本假設這是指責舍伯那Shebna,他沒有權看重自己,安排如此排場的墓地。

?你為何在這裏為自己鑿墳墓?他在高處為自己鑿墳墓,在磐石中為自己鑿出安身之所。

22:17看哪,你這不過是人的[28]28

原文作「人哪!」(NASB);NAB作「必朽的人」;NRSV作「國人(老兄)」。

,耶和華必將你遠遠抛去!他必將你緊緊包起[29]29

原文作「那包你的必包你」。

22:18他必將你滾成一團,拋在寬闊之地。你就在那裏死去;你這主人家的羞辱,必在那和你壯觀的戰車[30]30

「戰車」似是指舍伯那過度的驕傲而引至王家的羞辱。

一同死亡。

22:19我必趕逐你離開[31]31

原文作「推你離開」。

官職;你必從你的崗位撤下。

22:20到那時[32]32

或作「在那日」。

,我必召我僕人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來。

22:21我必將你的外袍給他穿上,將你的腰帶給他繫上,將你的政權交在他手中。他必作耶路撒冷居民和猶大家的保護者[33]33

原文作「父」。「父」字的用法可參伯29:16。

22:22我必將大衞家的鑰匙[34]34

可能指「印戒」;也代表職份的權威,決定人是否能見王。

放在他肩頭上。他開,無人能關;他關,無人能開。

22:23我必使他安穩,像釘子釘在堅固處[35]35

這引喻描寫他位置的穩固。

。他必為他父家帶來榮耀和尊重[36]36

原文作「他必成為他父家榮耀的寶座」。

22:24他父家必用他增加輝煌,包括兒女子孫。一切小器皿,從杯子到酒瓶都將掛在這釘子上[37]37

耶和華回到釘子的引喻(23上)。以利亞敬Eliakim榮耀安穩的職位會使全家族得益。一根釘子能掛起大小的器皿,指以利亞敬為家族的靠山。

。」

22:25萬軍之耶和華說:「當那時[38]38

或作「在那日」(KJV)。

,釘在堅固處的釘子必鬆斜,被砍斷落地;掛在其上的重荷必被剪除[39]39

以利亞敬的權力雖是安穩,卻終必被除去,到時家族的聲望也一併失去。

。」因為[40]40

或作「的確」。

這是耶和華說的。

審判推羅

23:1這是論推羅的默示:大船啊,哀號吧[1]1

原文作「他施的船隻」;可能是他施造的或是能航行到他施遠港的船隻。

!因為這港口太荒涼,進不去[2]2

原文作「基訂人」Kittim,指塞浦路斯人。

了!這消息是從塞浦路斯得來的。

23:2沿海的居民,哀哭吧[3]3

或作「保持安靜」;NAB作「住嘴」。

!你們西頓的商人,那些航海的,代理商越過[4]4

本節的「深水」,可移至下節,即「代理越過的」。23.3「深水西曷的糧食」。

深水的!

23:3西曷的糧食、她所收到的尼羅河的莊稼;她是列國的貿易中心。

23:4西頓哪,你當慚愧!因為大海說[5]5

原文作「西曷的種子」。「西曷」Shihor可能指尼羅河Nile的東支。

,就是海中的堡壘說:「我沒有劬勞,也沒有生產,沒有養育少男,也沒有撫養少女[6]6

J. N. Oswalt, Isaiah(NICOT), 1:430-31認為「大海」指迦南海神「嚴」Yam,因「海中的保障」ma'oz hayyam是「嚴」的稱號,譯作「海中的大者」。傳統認為是「西頓」Sidon。

。」

23:5這消息傳到埃及埃及人為推羅所發生的戰抖[7]7

或「童貞女」virgin(KJV, ASV, NASB, NAB)。本處的「海」人性化為無子女的怨婦。深沉的語調示意下接推羅Tyre的覆亡,看為海的兒子。

23:6他斯去!沿海的居民哪,哀號吧[8]8

原文作「他們必在得到推羅的報告時痛苦」。

23:7這真是你們繁華的城[9]9

原文成「是你嗎,繁華者?」「你」是陽性眾數,可能是埃及人和海岸的居民。「繁華著」是陰性單數,可能是人性化的推羅Tyre。

,從上古就有的,居民的腳踪往遠方居住的嗎?

23:8身為皇族[10]10

原文hamma `atirah字意不詳,可能是「戴皇冠者」或「分皇冠者」。不過,都是指推羅在國際政治舞台的重要性。

推羅;他的商家是王子,他的買賣人是世上的尊貴人[11]11

原文作「被尊重的人」(NASB, NRSV);NIV作「有名的」。

,遭遇如此,是誰定的呢?

23:9是萬軍之耶和華所定的──為要羞辱一切尊貴的人,使一切從華美而來的驕傲[12]12

原文作「一切華美的驕傲」。

蒙羞。

23:10他施的女子哪,回去原地吧,好像人過尼羅河;推羅不再有市集了[13]13

原文作「穿過你的地,像尼羅河,女兒他施啊,沒有腰帶了」。本句意義不清楚。本譯本認為腰帶mezakh是makhoz「港口,市集」,見詩107:30。原文avar「穿過」應是「航行(過)」(6節)。這命令是對他施所發,人性化的他施代表她的客商。昆蘭古卷1QIsa本處作「耕種」;因而譯作「耕種你的田地,像在尼羅河區的人」(NIV, CEV)。這譯法的重點是他施的人因無法從推羅的市集得到所需而轉為務農。

23:11耶和華已經向海伸手[14]14

原文作「耶和華的手伸在海上」。

,震動了列國;他已經吩咐拆毀迦南的保障[15]15

或作「堡壘」。

23:12他說:「受欺壓的處女[16]16

或作「被玷污,被強姦」。本處的字根是女兒西頓被最強暴的行為玷污了。

西頓哪,你必不再慶賀!起來!過到塞浦路斯去,但在那裏也不得安歇[17]17

原文作「起來,過到基訂Kittim,就是在那裏你也不得安歇」。「基訂」參1節註解。

。」

23:13看看,迦勒底人之地,那裏的居民已經失去了身份[18]18

原文「這些人不是」。

亞述人將它作為野獸的居所。現在他們建築戍樓,拆毀推羅的保障,使它成為廢堆[19]19

本節可能指亞述毀滅巴比倫。

23:14大船啊[20]20

原文作「他施的船隻」,見1節註解。

,哀號吧!因為你們的保壘都傾覆了!

23:15到那時[21]21

或作「在那日」(KJV)。

推羅必被忘記七十年[22]22

「七十年」不一定是確實的年日,表示一段長的時間完全滿足神審判的要求。

,照着一個王的一般年日[23]23

原文作「像一個王的年日」。

。七十年後,推羅必再吸引人,像流行曲中的妓女[24]24

原文作「七十年後,推羅像是妓女之歌」。

23:16「你這被忘記的妓女啊,拿琴周流城內,巧彈多唱,使人再注意你[25]25

原文作「使人記起你」。

。」

23:17七十年後,耶和華必復興[26]26

原文作「看顧」(KJV, NAB, NASB, NRSV);NIV作「處理」。

推羅。她就再為列國服務而得利[27]27

原文作「她就回到她(妓女的)工價,為地上所有的王國重操妓業」。

23:18她的利益和進項要歸耶和華為聖。必不積攢存留;因為她的貨財必為住在耶和華面前的人所得,用以買大量的糧食和美麗的衣服[28]28

原文作「為了吃飽又為了美麗的遮蓋」。本句大胆的國家主義觀念的形容,幾乎將耶和華比作妓女的經理人。推羅要屬於以色列和她的神。推羅買賣的利潤只使神的百姓增加財富。

審判全地

24:1看哪,耶和華已預備好使地空虛,變為荒涼;他必塗劃地面,將居民分散。

24:2所有人都要受苦──百姓怎樣,祭司也怎樣[1]1

原文作「必像百姓,像祭司」。

;僕人怎樣,主人也怎樣[2]2

原文作「像僕人,像主人」。

;婢女怎樣,主母也怎樣[3]3

原文作「像婢女,像主婦」。

;買物的怎樣,賣物的也怎樣[4]4

原文作「像買家,像賣家」。

;放債的怎樣,借債的也怎樣[5]5

原文作「像放貸者,像借的人」。

;取利的怎樣,出利的也怎樣[6]6

原文作「像債主,像借債的人」。

24:3地必全然荒廢,盡被摧殘。因為這是耶和華命定的審判[7]7

原文作「因為耶和華說」。

24:4大地[8]8

「大地」原文erets/tevel在他處用指「世上」(見撒上2:8;代上16:30;伯37:12;詩19:4; 24:1; 33:8; 89:11; 90:2; 96:13;箴8:26, 31;賽14:16-17; 34:1;耶10:21; 51:5;哀4:12),L. Stadelmonn認為這指「可居住的地面」。

枯乾[9]9

「枯乾」或作「歎息」。

萎縮,世界枯萎衰殘;地上的重要人物[10]10

原文作「地上有高度的人」,指重要人物。

也消退了。

24:5大地被其上的居民污穢[11]11

原文作「在居民之下」(KJV, ASV, NRSV);NAB作「因為」。賽26:21指出地上的居民因殺人流血而污穢了地。亦參民35:33-34提說流血污穢地面。

,因為他們犯了律法,廢了律例[12]12

原文作「越過(漠視)規則」。

,背了永約[13]13

或作「永遠性的協定」。KJV, NASB, NIV, NRSV, NLT作「永約」;NAB作「古老的約」;CEV作「存到永久的協議」。本段既是全地的審判,故「永約」是有意的模糊的「約」和「協定」的兩可。對「協定的諸國」,這是創9:1-7節的挪亞之律的規定的中心。列邦因流人血就是違背了生養眾多和禁流人血的規則。以色列也犯了流血的罪(賽1:15, 21; 4:4),以色列的「永遠性的協定」就是摩西的律法和其中不可殺人的條例(出20:13;民35:6-34);這也是挪亞之律的延伸。

24:6所以地被約的咒詛[14]14

古代近東的協議通常附上咒詛或罸規(見申28經文內之例証)。立約雙方宣誓協定,若有違背,咒詛生效。這些咒詛通常是農作物的失敗(如以下經文)。

吞滅,住在其上的為罪付出代價[15]15

或作「為罪賠償」。

。為此,地上的居民消失[16]16

或作「減少」。

,剩下的人稀少[17]17

原文作「人類很小」;或作「只有一把」。

24:7新酒乾了,葡萄樹衰殘;喜歡慶賀[18]18

原文作「心中歡樂的」;文義指宴會和群飲。

的俱都歎息。

24:8擊鼓之樂[19]19

原文作「歡樂」;下同。

止息,宴樂人的聲音完畢,彈琴之樂也止息了。

24:9再無飲酒唱歌;喝濃酒的,必以為苦。

24:10荒涼的城[20]20

原文作「混亂的城」(NAB, NASB, NRSV)。以賽亞常用tohu指偶像的空洞和無用。故本字可能指這是背叛和無道德價值的城。不過本處文義集中在神審判的效果,故可能指審判後「空廢」的光景(參賽34:11本字的用法)。有關本城的身份,可參R. Chisholm "'The Everlasting Covenant', and `the City of Chaos'; Intentional Ambiguity and Irony in Isaiah 24" CTR6 (1993): 237-53。在賽24的普世審判的文義下,本城代表世上的列邦城,如13-23章提及的古巴比倫及世上的城市,背叛違抗神的權威。本段的字句反映出這代表性城市的特徵。這些表徵可見于巴比倫,摩押和耶路撒冷(賽24-27引用)。

瓦解了,屋子都緊緊關閉[21]21

原文作「每間屋子都關閉不容進入」。

24:11他們因酒的遭遇在街上嚎叫,一切喜樂變為憂傷[22]22

原文作「喜樂變作夜間」。「夜間」的黑暗代表「憂傷,愁悶」。

,地上的歡樂[23]23

或作「慶祝,慶典」。

都不見了。

24:12城中只有荒涼,城門變為垃圾[24]24

原文作「城門打碎為垃圾」。

24:13在地上的萬民萬國所發生的,必像打過的橄欖樹,在收成之後,所剩無幾[25]25

這審判大大減少世上的人口。見6節。

24:14他們[26]26

「他們」指地上餘下的人(可能),審判下餘生後,開始讚美神。

要高聲歡呼;他們為耶和華的威嚴,在西方揚聲讚頌。

24:15因此,你們要在東方榮耀耶和華,在沿海榮耀耶和華以色列 神的名聲[27]27

原文作「名」,指「名聲」。

24:16我們[28]28

「我們」的身份不明。15-16上顯是有一群身份不明的人,聽到西方讚頌之聲時,回應勉勵他人參加。

聽見從地極有人歌唱說──公正者大有威嚴[29]29

原文作「美麗屬於公正者」。本句可能總括了上句的歌詞。

。我卻說[30]30

先知似不同意這些人的說法。他們言之過早,因為還有禍患來臨。

:「我消餂了!我消餂了!我死定了!詭詐的行詭詐,詭詐的大行詭詐[31]31

16下是典型的希伯來文學的字的巧用。上句的「消蝕,死定」都出自hireq yod字根;下句所有字都有bagad字根。語音上的重複指出先知的哀悼。

!」

24:17地上的居民哪,恐懼、陷坑、網羅都快趕上你了[32]32

原文pakhad, fakhat, fakh三個審判的工具都以同一字母(peh-khet)起字,又以諧音tet/dalet結字。本處的諧音同形字的使用又是指出審判的無可避免性;「恐懼,陷坑,網羅」都連盟對付神審判的對象。

24:18躲避恐懼聲音的必墜入陷坑;從陷坑上來的必被網羅纏住。因為天上的水閘都開了[33]33

本句反映挪亞洪水的事蹟(創7:11)。

,地的根基也震動了。

24:19地打成碎片,地撕作碎條,地大大地震動了[34]34

原文「地」字連用三次,吸引人對本話的注意。

24:20地要東倒西歪,好像醉酒的人;又搖來搖去,好像狂風中的茅屋。罪過在其上沉重,必然塌陷,不能復起。

主作王

24:21到那時[35]35

或作「在那日」(KJV)。

,耶和華必懲罰[36]36

原文作「看顧(審判之意)」。

高處的眾天軍[37]37

原文作「高處的高處之軍」;指眾天體,見申4:19; 17:3;王下17:16; 21:3, 5; 23:4-5;代下33:3, 5)。以色列在科學前的古代認為這些天體是天庭的會眾(見伯38:7;賽14:13)。

,必懲罰地上的列王。

24:22他們必被囚在坑中,囚在監牢裏,多日之後,又受刑罸[38]38

原文作「看望」(KJV, ASV)。本字有「正面」和「負面」之意。本譯本認為本處是「負面」,但若是「正面」,本句可譯作「必被釋放」。

24:23月亮被遮蓋[39]39

原文作「蒙羞」。

,日頭[40]40

原文作「日光」。

要變黑[41]41

原文作「蒙羞」(NCV同)。

。因為萬軍之耶和華必在錫安山、在耶路撒冷作王[42]42

原文作「登上寶座」。

,威嚴華美的在全會眾[43]43

或作「長老們」。

的面前。

25:1耶和華啊,你是我的 神[1]1

先知本處是發言人;他觀察到驕傲者面臨的審判。

!我要尊崇你,我要稱讚你的名聲[2]2

原文作「名」,見24:15註解。

!因為你行了奇妙的事,成就你古時所命定的[3]3

原文作「在信實可靠中早就定下的計劃」。

25:2你真的[4]4

或作「因為你」(KJV, NAB, NASB, NRSV)。

使城變為亂堆,使堅固城變為荒場;使外邦人的堡壘不再為城,永遠不再建造。

25:3所以,強大的國必榮耀你,強壯之國的城必敬畏你。

25:4雖然暴君[5]5

或作「強暴者」;NIV, NRSV作「殘忍者」。

的氣如冬日的暴風雨,你卻是貧窮人的保障,作困乏人急難中的保障,作躲暴風之處,作避炎熱的陰涼。

25:5你要壓制外邦人的誇張,好像熱氣下落在乾燥地[6]6

或作「如乾地的熱氣」。「熱氣」或作「乾旱」(TEV)。

;停止暴君的凱歌,好像熱氣被雲影消化[7]7

原文作「(如)雲影下的炎熱」。

25:6在這山上[8]8

指「錫安山」(見24:23)(TEV);NLT作「耶路撒冷」。

,萬軍之耶和華必為萬民設擺筵席。席中有大量的肉和陳酒──嫩肉和美酒。

25:7他又必在這山上吞沒萬民的掩蓋,那遮蔽萬國織的帕子[9]9

本節所指不明。「帕子」可能指「包巾」,與死亡有關(8節),認為死亡是飢餓的敵人,能吞滅一切。見5:14註解。

25:8他必吞滅死亡直到永遠。主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又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是的,耶和華已宣佈了[10]10

原文作「說」(NAB, NASB, NIV, NRSV, NLT)。

25:9到那時[11]11

或作「在那日」。

,人必說:「看哪,這是我們的 神[12]12

原文作「神在這裏」。

!我們素來等候他,他拯救了我們。這是耶和華!我們素來等候他。讓我們因他的救恩歡喜快樂!」

25:10耶和華的大能必使這山安穩[13]13

原文作「耶和華的手必歇在這山上」,TEV作「必保護錫安山」;NCV作「必保護耶路撒冷」。

摩押所在之地必被踐踏[14]14

原文作「在他之下」。

,好像乾草被踐踏在糞堆中。

25:11摩押必在其中伸開手,好像游泳的人伸開手游泳一樣;耶和華必在摩押伸手的時候扯下他的驕傲。

25:12耶和華要打倒你[15]15

指摩押。

的堅固城(和你城牆的頂),他必拆平,扔下塵埃[16]16

原文作「他必扯下,他使(它)碰到地面,甚至到塵土」。

猶大地要慶祝

26:1當那時[1]1

原文作「在那日」。

,在猶大地人必唱這歌說:「我們有堅固的城!耶和華的救恩像城牆、為外郭,使之安穩[2]2

原文作「他以救恩作城牆和外郭」。

26:2敞開城門,使公義的國得以進入──仍然可靠的人。

26:3持守信心的人,你必保守他全然平安,因為他們信靠你[3]3

原文作「堅定主意者你保守(他)平安,對你信靠的(人)」。「堅定主意」是對神伸冤的信實不移動信仰。

26:4信靠耶和華從今時直到永遠[4]4

或作「從現在起」。「永遠」ade'-ad的用法可見於賽65:18;詩83:17; 92:7。

,因為耶和華是永久的保障!

26:5是的[5]5

或作「因為」(KJV, ASV, NASB, NRSV)。

,耶和華打倒住高處的,他扯下高城,他將城拆毀、拆平,他將之扔入塵埃。

26:6它要被腳踐踏,就是被困苦人的腳和窮乏人的腳踐踏。

神的子民等待復興

26:7[6]6

26章的文字結構不十分清楚。本章以末世之歌的讚頌開始,又以哀歌和預言回應結束(16-21節)。頌歌何處結束並7-15節如何配入架構不明確。10-11上似是悲歎邪惡的存在,11下似在盼望審判的來臨;故7-15可能是哀歌的引言和宣告,以此結束本章。

義人的道是平坦的,你必修平義人的路[7]7

或作「你為義人預備的道路是正直的」。平坦/正直的道路可能指道德正直的生活方式(8上),但7下提說是耶和華修平這道路,建議是神的伸冤和賜福。

26:8耶和華啊,我們在你審判施展的時候等候你;我們羨慕的是你的名望和聲譽生發。

26:9夜間,我[8]8

原文作「我以我的靈魂」,指「我」。

仰望你[9]9

或作「渴望,渴想」。發言人確認他盼望神的來臨(見8, 9下)。

,我裏面的靈在清晨尋求你,因為你在世上行審判的時候,地上的居民就學到公義[10]10

或作「公正」。「公義」指「公義」的行為。

26:10若以恩惠待惡人,他仍不學習公義[11]11

同上。

。即使在正直人得報的地上,他們行事也不公,看不見耶和華的威嚴。

26:11耶和華啊!你已準備行動[12]12

原文作「你的手舉起」。

,他們仍然不看。他們必看到你對人憤怒的審判[13]13

或作「你對子民熱誠的忠信」。

,因而抱愧;是的,火必燒滅你的敵人。

26:12耶和華啊!你使我們安穩,因為我們的成就,都是你為我們做的。

26:13耶和華我們的 神啊!在你以外曾有別的主管轄我們,但我們單要讚美你的名。

26:14死了的人,必不能再活;死人的靈,必不能再起[14]14

根據14下,這些死人是13節所指的「主人們」。

;因為你為審判而來,毀滅他們,你塗去一切對他們的思念。

26:15耶和華啊,你使國家強大,你使國家強大,彰顯了你的榮美,你擴張了地的四境[15]15

本處國家指「猶大」;有領土擴充之意。

26:16耶和華啊,他們在急難中尋求你;你的管教臨到他們身上,他們就念念有詞[16]16

本節實意不清楚。原文paqad是「尋求」(結23:21)或「徒然尋求」(賽34:16),但本動詞的受詞是耶和華。原文lakhash在它處用作「唸咒語」(賽3:3;耶8:17;傳10:11)或「符囊」(賽3:20)。本處或指儀文式的禱告或是巫術驅邪的咒語。

26:17婦人懷孕,臨產疼痛,在痛苦之中喊叫;耶和華啊,我們因你也是如此。

26:18我們也懷孕疼痛,所產的竟像風一樣[17]17

婦人臨盆痛楚,但有生下孩子的盼望。以色列卻無此可能,這個國家要有婦人臨盆的痛苦,但無法生子。她一切的勞碌都是徒然的。

。我們在地上行不出甚麼拯救;住滿全地的人口也未生出[18]18

原文作「掉落」,應指「生下」。18下指以色列盼望她的受苦能以得救和人口增加為結束。「住滿全地的人口」似是指人類,但下節集中於以色列的死人,示意本節有同樣的限定。

26:19[19]19

耶和華在本處(或是先知)給百姓勉勵的聖言。

你的死人要復活,你的屍首要興起。睡在塵埃的啊,要醒起歡呼!因你必如潤透甘露的植物生長[20]20

原文作「你的露水是眾光的露水」。本句的發言人在18節,是對全以色列所說。「眾光」orot應是「大光」(即晨光)。「露水」象徵生命和繁殖。本處「以色列的」露水會潤透土地,使屍首得新生命,好像澆灌的土地生長植物一樣。

,地也要交出死人來[21]21

本句指的復活不知是實意還是寓意。與25:8和但12:2比較,應為實意,但結37:1-14以死人復活引喻以色列國的復興和被擄之民的歸回(見賽27:12-13)。

26:20我的百姓啊,你們要進入內室!關上門,隱藏片時,等到他忿怒的審判過去[22]22

原文作「直到憤怒過去」。

26:21因為耶和華正從他的居所[23]23

或作「地方」KJV, ASV。

出來,要刑罰地上居民的罪孽。地必露出其中的血;不再掩蓋它的血跡[24]24

本處指地上瘋狂的殺人流血事件;這正是審判的一個原因。參24:5註解。

27:1到那時[1]1

原文作「在那日」(KJV),4節同。

,耶和華必用他剛硬[2]2

原文作「堅硬,沉重」;NAB, NRSV作「殘忍」;KJV作「傷人的」;NLT作「可怖的」。

有力的大刀刑罰海怪,就是那快行[3]3

原文作「快奔的」(NAB, NASB, NRSV)。有的譯作「滑溜」或「滑翔」。

的海怪,就是那曲行的海怪,他必殺海中的巨獸[4]4

「海怪」Leviathon是烏格列Ugaritic神話中的海獸,代表海水的毀滅性,轉而成為混亂的力量,威脅設立的秩序。以賽亞在此借用迦南神話,形容耶和華在末世勝過仇敵。舊約它處也用和海怪爭戰的主題,指出耶和華在創世時和歷史上勝過黑暗混亂的力量(參詩74:13-14; 77:16-20; 89:9-10;賽51:9-10)。耶和華克制混亂與他作王相關(詩29:3, 10; 93:3-4)。預言文學也使用這景像。但7的海中之獸和啟13的海中的七頭獸皆基於此。

27:2當那時,唱一唱那可愛的葡萄園[5]5

指盛產的葡萄園。

27:3我耶和華保護它[6]6

原文作「她」,指葡萄園。

,我按時澆灌[7]7

或作「不斷」。

,晝夜看守,無人能損害它[8]8

原文作「否則(有人)看望(傷害)它,日夜我保護它」。

27:4我心中不存忿怒。惟願荊棘蒺藜與我為敵,我就前去交戰,將它們[9]9

原文作「它」,指荊棘蒺黎。其它在假定性句子後用肯定性的辭句可見士9:29;耶9:1-2;詩55:6。

燒去。

27:5除非它們作我的子民[10]10

原文作「讓它抓住我的避難所」。「它」應是荊棘蒺黎。

,與我和好;它們願與我和好[11]11

有的認為本處重複句可刪其一;重複句強調與神和好的重要。

。」

27:6將來雅各要扎根,以色列要發芽開花,他們的果實[12]12

或作「出產」。

必充滿地面[13]13

本處可能指未來的人口膨脹。見26:18。

27:7主擊打以色列,豈像擊打他們的壓制者嗎[14]14

原文作「像擊打那擊打他的,會(這樣)擊打他嗎?」

以色列豈像他們的敵人被殺戮嗎[15]15

原文作「或像殺死那殺死他的嗎?」

27:8當你召她來休她的時候,你控告她[16]16

原文作「在送她走的時候,你敵對她」。本句實意不詳。「送她走」或作「趕她走」,有時作「離婚/休她」。在「離婚」的前提下「敵對」就有「法律」的意味,而作「控告/起訴」。或許本節稱以色列作「她」而不是6-7及9節的稱「他」。

,在颳東風[17]17

「東風」表徵神暴力的審判。

的日子,用暴風將她逐去。

27:9同樣,雅各的罪孽必得赦免[18]18

或作「代贖」(NIV)。

,他們表現出不再犯罪[19]19

原文作「這就是除去他罪的一切果子」。本句實意不詳,但「除去他罪」與上句「雅各的罪必被除去」為平行句。若此,「一切果子」可能指決定除罪的後果;但也可看作「他的罪就這樣贖清了」。

,全在乎此。他們要將諸祭壇[20]20

原文作「當他使祭壇為石塊」。本處指偶像的祭壇(見下句),亦參17:8。

的石頭變為打碎的灰石,亞舍拉杆和香壇不再立起[21]21

本節說以色列必須摒棄一切偶像祭祀的風俗,才能領受耶和華的寬恕和復興。另一看法是「這樣」指8節的審判,若此,「代贖」是諷刺性的「以重罸還清了」。全句就可譯作「就這樣(藉審判)雅各的罪必得代贖,這又是除他罪的方法。當他(神)使所有祭壇的石頭成為碎石」。這看法與8和10-11節的這氣一致。

27:10因為堅固城[22]22

本城的身份不詳。文義似指以色列的城市,可能是撒瑪利亞或耶路撒冷。

被遺忘;成了被棄的居所,像曠野一樣。牛犢必在那裏吃草,在那裏躺臥,將樹枝吃至光秃。

27:11枝條枯乾,就折斷;婦女來用以點火[23]23

這城市比作死樹的枯枝,除了作木柴已無它用。

。因為這百姓蒙昧無知[24]24

原文作「因他不是明白的人」。

。所以,創造他們的必不同情他們;造成他們的也不憐憫他們。

27:12以色列人哪,到那時,耶和華必打樹[25]25

原文作「擊打」,或作「搖撼」。本字是「打榖」之意(見士6:11;得2:17;賽28:27),或「打下」橄欖(申24:20)。後者似是本句的景像。亦見17:6。

,從大河[26]26

「大河」通常指「幼發拉底河」。

直到埃及小河,將你們一一地收集,如同人搖樹拾果一樣[27]27

以色列從流放之地得自由(比作打下樹上的橄欖),然後收聚(拾取橄欖)。

27:13當那時[28]28

原文作「在那日」。

,大號[29]29

或作「偉大」(KJV, NAB, NASB, NIV, NLT);CEV作「大聲」。

角必響,在亞述地迷亡[30]30

或作「消逝的」。

的,並在埃及逃難[31]31

或作「趕去的」。

的,都要來。他們必在耶路撒冷聖山上敬拜耶和華。

審判撒瑪利亞

28:1禍哉!以法蓮的酒徒的華冠[1]1

原文作「禍哉!以法蓮酒徒的華美(或驕傲)的冠冕(桂冠)」。「冠冕」是撒瑪利亞Samaria,北國(以法蓮)的首都。祭司和先知都包括在酒徒之中(7節)。

,它的華美如同將殘之花[2]2

原文作「榮華的美麗」。原文作「他」,本處攺作「它」,因「冠冕」單指撒瑪利亞。

,位于豐美谷頂端,那不勝酒力的人的冠冕[3]3

原文作「被酒克服的」。

28:2看哪,全能主[4]4

原文作adonay。

差遣大能大力者。他以大冰雹或毁滅的暴風之力[5]5

原文作「像冰雨,毀滅之風」。

,以急奔豪雨之力[6]6

原文作「像龎大淹沒水流的豪雨」。

,用手[7]7

或作「以(他的)大能」。

將冠冕打在地上。

28:3以法蓮酒徒的華冕,必被踏在腳下。

28:4那榮美將殘之花,位于豐美谷尖端的,必像早熟的無花果──人看見這果子,就抓到手中吞吃了[8]8

原文作「人一看見,還在手中時就吞了」。

28:5到那時[9]9

或作「在那日」(KJV)。

,萬軍之耶和華必作他餘剩之民的榮冠華冕。

28:6他必賜在位上行審判者有悟性,城門口打退仇敵者有力量[10]10

耶和華必使國家內政穩固,國防安全。

28:7甚至這些因酒搖搖晃晃的人,因濃酒東倒西歪──祭司和先知因濃酒搖搖晃晃,因酒昏沉,因濃酒東倒西歪;他們見異象時東倒,判斷時西歪。

28:8是的,各席上滿了嘔吐的污穢,無一處不被沾染[11]11

原文beli maqom「無處(不是)」。

28:9耶和華[12]12

原文作「他」。

要教導誰呢?向誰解釋他的信息[13]13

原文作「他教導誰知識呢?他向誰解釋信息呢?」本譯本假設本句是先知的發問,而「他」是耶和華。見12節。有的認為9-10節是百姓對耶和華藉以賽亞傳的信息的諷刺回應。

?是那剛斷奶離懷的[14]14

原文作「從胸脯」。本譯本假設這是先知對上半句的回答。耶和華要指示那些道德倫理上的嬰孩。

28:10的確,他們必聽到毫無意義的呢喃,無意識的發音,這裏一單音,那裏一單音[15]15

本句的意義引起爭論。原文作「的確,那裏一點,這裏一點」;ki tsav latsav, tsav latsav, qav laqav, qav laqav。本譯本認為這些重複的單音字是仿效嬰孩的發音(參9下),描寫百姓所聽到外邦侵略者的語音(11節)。若此,「一點」就是「一單音/音符」。有的認為tsav是「命令」的縮寫,而譯為「命上加命,令上加令」。有這看法的(許多英譯本)也將qav看作名詞「準繩」(17節),為抽象性的「規則」。

28:11因為主要以譏諷的嘴唇和外邦的舌頭對這百姓說話[16]16

本節引喻面臨的亞述的侵略。百姓聽到的外語是無意義的發音。耶和華是本句「說話」的主詞(12節已指出)。他從前用有意義的話句,但在面臨的審判中,他對他們說話好像藉外邦壓迫者的口舌。他們聽到的無意義的發音提醒他們這戰敗是耶和華命定的。

28:12他從前對他們說:「你們要使疲乏人得安全,這樣才得安全,才得安息[17]17

本句總括了耶和華對百姓的邀請──尋得安穩的方法。

。」他們卻不肯聽。

28:13所以耶和華向他們說的話有如無意義的呢喃,無意識的發音,這裏一單音,那裏一單音[18]18

原文作「耶和華對他們的話必像tsahv latsahv」。見10節註解。本處的「耶和華的話」不是奇怪的外語發音,而是神重複又重複的勸告(如12節)。時間長後,耶和華藉先知的勸告已是毫無力量,百姓會認預言信息為無意義的音符。

。結果是他們行走時仰天跌倒[19]19

原文作「結果他們必向後絆倒」。本處的形容似以嬰孩學走路為背景(9下)。原文lema'an可譯作「使」而不是「結果」。若是「使」,那就是百姓對信息的麻木是神「使」他們這樣,加促他們的跌倒。

、受傷、入網、被擒拿[20]20

當神的警告勸勉對靈裏麻木的人成為無意義的音符時,指引就失去,毀滅是必然了。

審判耶路撒冷

28:14所以,你們這些譏誚人的,就是轄管住在耶路撒冷這百姓的,要聽耶和華的話。

28:15你們說:「我們與死亡立了約,與陰間[21]21

「陰間」sheol是地底下死人的住處。這是舊約時代的見解。

結了盟[22]22

原文khozeh指見異象的先知。18節用相關字khazut「異象」,似指兩字都是「協定」或「協議書」。

。審判如水漲漫過的時候,必不挨到我們。因我們以謊言為避所,在虛話以下藏身[23]23

「謊言」和「虛話/詭詐的話」不是百姓的自述。他們會用「應許」和「可靠的話」;但先知換了名稱強調這與死亡的「協定/盟約」終必令人失望。

。」

28:16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在錫安放一塊石頭,是驗準[24]24

原文作「試驗」,但本處是「驗準」,是經過試驗及合格的。

的石頭,是穩固寶貴的房角根基[25]25

這引喻所指並不清楚。「石頭」似代表使錫安安穩的人或事物。這或許是理想的大衛君王(32:1)。另一看法是本處是建造的開始。神安放房角的根基石示意他將要藉審判攺造錫安,開始一群新的立約群體,得到他的保護(見4:3-6; 31:5; 33:20-24; 35:10)。

,信靠的人必不惶恐[26]26

原文作「不急忙」,即「不惶恐」之意。

28:17我必以公平為準繩,以公正為線鉈;冰雹必沖去不可靠的避難所[27]27

原文作「避難所,(那)謊言」。見15節。

;大水必漫過藏身之處。

28:18你們與死亡所立的約必然廢掉;與陰間所結的盟[28]28

見15節註解。

必存不住[29]29

或作「站不住」(NIV, NRSV)。

。審判如水漲漫過的時候,你們必被他趕上[30]30

原文作「你必成為它踐踏之處」。

28:19漫過時必將趕上你們。是的[31]31

或作「因為」(KJV, ASV, NASB, NRSV)。

,每早晨它必經過,白晝黑夜都必如此。明白這宣告的時候,只有驚恐。

28:20因為床榻短,使人不能舒身;被窩窄,使人不能裹體[32]32

「牀」和「被窩」可能象徵安全的假意識。短的床和窄的被窩可能擔保休息和保障,但至終令人失望。同樣,他們和死亡的結盟也是無用令他們失望。

28:21因為耶和華必起來,像在毘拉心[33]33

可能引喻大衛勝在巴力田比拉心Baal Perazim戰勝非利士人的事蹟。見撒下5:20。

;他必激動,像在基遍[34]34

這可能引用耶和華在基遍勝過迦南人。那是在約書亞的時代。見書10:10-11。

,好做成他的工,就是非常的工;成就他的事,就是奇異的事[35]35

神對百姓的審判稱為「非常之工」和「奇異的事」,因為他必須對待百姓像昔日對付敵人一樣。

28:22故此現在,不可譏誚,否則你們的鎖鏈更重!因為我從主萬軍之耶和華那裏聽見,已經下了在全地上施行滅絕的定命。

28:23當側耳聽我的聲音[36]36

或作「信息」。

,留心聽我的言語[37]37

原文作「我的話語」;KJV, ASV, NRSV作「聽我的演說」。

28:24那耕地為要撒種的,豈是不斷[38]38

或作「常常」,下同。

耕地呢?豈是不斷開墾耙地呢?

28:25他拉平了地面,豈不就撒種小茴香,播種大茴香,按定處種小麥,種大麥,種粗麥呢?

28:26他的 神教導他務農的原則[39]39

原文作「他教導他正確的方法,他的神指示他」。

28:27當然[40]40

或作「因為」(KJV, ASV, NASB)。

打小茴香,不用尖利的器具,軋大茴香,也不用車輪;但用杖打小茴香,用棍打大茴香[41]41

這些子粒過小,不能用平常打榖的工具。

28:28榖是用磨磨碎,因不必打個不停;車輪輾過它,但馬不能踏碎。

28:29這也是出於萬軍之耶和華,他賜超自然的引領,賜廣大的智慧[42]42

23-29節強調神擁有廣大的智慧,也設定了自然的秩序。這些從農人使用神賜的智慧來種植收割就可得知。神對待百姓的方式必顯出同樣的智慧和秩序。審判必按著神的時間表進行;審判雖然嚴重,但不會過度。審判必臨,正如耕地後必有種植。神必定(好像)篩打他的子民,但他不會壓碎他們到無用的地步。

亞利勒被圍困

29:1唉!亞利伊勒[1]1

原文「亞利伊勒」Ariel實意不詳。本字可能是「壇的爐床」(2節),或是「神之獅」(即錫安山/耶路撒冷)(見8節)。

大衞圍困的城[2]2

原文作「大衛駐紥之城」。原文khanah「營」可能有「圍困」的語意,見3節。另一譯法是「安營」(居住,定居之意)。

!任憑你年年守節,歲歲照常慶賀[3]3

原文作「年上加年,讓你的節期循環」。本處可能是諷刺性的勉勵百姓緊守節期,卻不能防止面臨的審判。

29:2我必威脅亞利伊勒,她必悲傷哀號,在我面前成為祭壇的爐床[4]4

原文ari'el「亞利伊勒」,本處譯作「壇的爐床」(見1節註解)。本意不甚清楚,可能將耶路撒冷面臨的危機比作獻祭的火。。

29:3我必四圍安營攻擊你,屯兵圍困你,築壘攻擊你[5]5

原文mutsav字意不詳。因上句有「圍城工事」(安營攻擊),故有譯作「攻城之塔」。這名詞出自natsav「各站其位」,可能指城外的兵士圍城不許出入。

29:4你必敗落;卧地說話[6]6

原文作「從地上」(NIV, NCV)。

;你的言語必微細地出於塵埃[7]7

原文作「從塵土(中)你的話語低沉」。

。你的聲音必像幽靈的聲音出於[8]8

原文作「你的聲音必像出自地下的(巫師)作法的坑」。原文'ov是巫師用作交鬼的坑。見8:19咒語的註解。本處指這種的聲音。

地;你的言語如念咒出於塵埃。

29:5但你的侵略者,卻要像細塵;暴君[9]9

或作「強暴者」;NASB「殘忍者」。

的羣眾,要像飛糠。這事必如閃電忽然臨到。

29:6萬軍之耶和華必用雷轟、地震、大聲、旋風、暴風,並吞滅的火燄,陪同審判[10]10

「耶和華必...審判」一句原文作「耶和華必看看」。原文文法是被動式「她必被耶和華看看(審判)」。

29:7那時,攻擊亞利伊勒列國的羣眾,就是一切攻擊亞利伊勒和她的保障,圍困她的,必如夢景,如夜間的異象。

29:8又必像飢餓的人夢中吃飯,醒了仍覺腹空;或像口渴的人夢中喝水,醒了仍覺疲倦[11]11

或作「昏迷」。

乾渴。攻擊錫安山列國的羣眾也必如此。

神子民靈性的麻木

29:9你們必震驚詑異[12]12

原文hitmahmehu或從mahah「猶疑」而來;可譯作「停下」。本字也可出自tamah「詑異」而譯作「詑異詑異」。疊字是強調的用法。

!你們都瞎了眼!他們醉了,卻非因酒;他們東倒西歪,卻非因濃酒。

29:10因為耶和華將沉睡的靈澆灌你們[13]13

原文作「沉睡的狀態(或靈)」。本引喻藉沉睡如倒下的液體,強調百姓屬靈的麻木是從神而來,作為審判。

,封閉了你們的眼(先知),蒙蓋你們的頭(先見)。

29:11所有的默示[14]14

原文作「異象」(NASB, NIV, NRSV)。

,你們看如封住的書卷。人將這書卷交給識字[15]15

原文作「知道一個/這個書卷的」。

的說:「請念吧!」他說:「我不能念,因為是封住了。」

29:12或是將這書卷交給不識字的人[16]16

原文作「或是交給一個不知道書卷的」。

說:「請念吧!」他說:「我不識字。」

29:13全能主[17]17

原文作adonai。

說:「這百姓說忠於我,用嘴唇尊敬我[18]18

或作「說我的好話」。

,但不是真的忠於我[19]19

原文作「但他們的心遠離我」。

。他們的敬拜不過是人造的儀式[20]20

原文作「他們對我的懼怕(敬畏)是人教導的命令」。

29:14所以,我要為這百姓行奇妙的事──就是奇妙又奇妙的事[21]21

本處可能指17-24節的奇妙的攺造;是在15-16節淨化的審判之後。

。智慧人必無話可說;聰明人也無法解釋[22]22

原文作「智慧人的智慧消亡,明哲者的明哲隱藏」。

。」

29:15那些向耶和華隱藏謀略[23]23

原文作「禍哉,那些向耶和華深深埋藏謀略的人」。這可能指所謀的政治同盟不經求耶和華的指示。見30:1-2及31:1。

的人,與死人無異;那些在暗中行事說:「誰看見我們呢?誰知道我們在做甚麼呢[24]24

這些人深信別人(包括神)不知道他們的行動。

?」

29:16你們的想法顛倒[25]25

原文作「你們的翻轉!」是「啊!何等的顛倒」之意。

,豈可看窯匠如泥嗎?被製作的物豈可論製作物的說「他沒有製作我」?或是窯器對窯匠說「他不明白」?

轉變快臨

29:17黎巴嫩變為肥田,肥田看如樹林,只有一點點時候了[26]26

本句的解釋頗有爭議,但似是指幸福的逆轉。黎巴嫩偉大的森林(代表驕傲強大者,見2:13; 10:34)變成普通的果園,而普通的果園(代表低下受壓的人)長成大樹林。見J. N. Oswalt, Isaiah(NICOT), 1:538。

29:18那時[27]27

或作「在那日」(KJV)。

,聾子必聽見書卷上的話;瞎子的眼必在迷矇的黑暗中看見[28]28

原文作「從迷矇和黑暗中,瞎眼的能看見」。本句可能指一度麻木的國家屬靈的攺造。

29:19壓倒的人必因耶和華歡樂[29]29

或作「慶賀」(NIV, NCV, NLT)。

;人間貧窮的必因以色列的聖者[30]30

見1:4註解。

快樂。

29:20因為暴君不見了,譏誚的失蹤了;一切愛作孽[31]31

原文作「守望惡事的」。

的都被剪除──

29:21那些在爭訟的事上,定無罪的為有罪[32]32

原文作「以話語使人成為罪人的」。原文khata是「憑空指控」之意。

,陷害在城門口聽訟的人[33]33

訴訟之事在會於城門口的長老們裁判。見摩5:10。

,用虛構罪狀屈枉義人的人[34]34

「義人」或作「無辜者」。

29:22所以,救贖亞伯拉罕的耶和華對雅各家如此說:「雅各必不再羞愧,臉上不再蒙羞[35]35

不清楚本處指亞伯拉罕一生中的何件事蹟。可能本處的亞伯拉罕是他後裔的代名詞。若是,本處指出埃及的事蹟。

29:23因他看見他的眾子,就是我手的工作在他們中間[36]36

或作「在他們中間產生的」。

,他們必尊重我的名,必尊重[37]37

或作「待以為聖」(下同);NASB, NRSV作「聖化」。

雅各的聖者[38]38

即「以色列的聖者」,見1:4註解。以賽亞書中多用「以色列的聖者」名稱。

,必敬畏[39]39

或作「懼怕」。

以色列的 神。

29:24道德迷糊的必得明白[40]40

原文作「靈裏迷途的必得明白」。

;發怨言的必得領悟[41]41

原文作「必學會指引」;參NASB, NIV, NRSV, NLT「接受指引」。

。」

埃及盟約不可靠

30:1耶和華說:「這悖逆[1]1

或作「頑固」(NCV);NIV作「倔強」。

的兒女與死人無異[2]2

原文作「禍哉,叛逆的兒女」。

。他們同謀,卻不求問我[3]3

原文作「定計,卻不出於我」。

;結盟,卻不求教我的靈[4]4

原文作「奠酒,卻不出於我靈」。原文nasakh「倒出」本譯本認為出自massekh「祭奠」;指結盟時的儀式。另一譯法是看本動詞為「編織」,示意結盟有如「編織」衣服。

,以至罪上加罪。

30:2他們起身下埃及去,沒有求問我的旨意。要靠法老的保護,投在埃及的蔭下。

30:3但法老的保障只有帶來羞辱;埃及的蔭下,成為你們的慚愧。

30:4雖然他[5]5

可能是猶大的官員或傳信者。

的官員已在瑣安;他的使臣到了哈內斯[6]6

瑣安Zoan在埃及北部的三角洲;哈內斯Hanes在下埃及南部某處,門非士Memphis之南。

30:5他們必因那幫不了的民蒙羞。那民不能幫助,不能救助,只作羞恥凌辱[7]7

原文作「變臭,腐爛」。

。」

30:6這是論南方牲畜的默示[8]8

傳統作「負擔」(KJV, ASV);NAB, NASB, NIV, NRSV作「聖言」。

:他們把財物馱在驢駒的脊背上,將寶物馱在駱駝的肉鞍上,經過艱難危險之地,就是公獅、母獅、蛇、衝刺蝮蛇[9]9

原文作「飛行的燃燒者」。見14:29註解。

之地,往那不能幫助的民那裏去[10]10

本節描寫使者從猶大運送財寶去埃及,作協定上的法老的保護費。

30:7埃及是一點都不能幫助[11]11

原文作「至於埃及,他們用虛枉和空洞幫助」。

的,所以我稱他為「閉了口的傲者[12]12

「傲者」rahav;詩87:4用作埃及的稱號。本字也直譯為拉哈伯Rahab,作神話中的海怪象徵混亂。見51:9註解。一些英譯本作拉哈伯(如ASV, NAB, NASB, NIV, NRSV);其它的有不同的翻譯(CEV作「無助的巨獸」;TEV, NLT作「無害的龍」。「閉了口的」mt古卷作「休止了的」,即「消滅了,或閉了口的」。

」。

30:8現今你去,在他們面前將這話[13]13

原文第三身陰性的「她」;或指接前的信息;就是控告百姓,不求神助而與埃及結盟。

刻在版上、寫在書上,以便傳留後世,作永久的見証[14]14

記下這信息能讓先知日後指出神警告過百姓,並清楚地列出國家的罪。正式的記錄也印証了先知是神發言人的權柄。

30:9因為他們是悖逆的百姓──說謊的兒女,不肯順從耶和華律法[15]15

或作「指示」(NASB, NIV, NRSV);NCV, TEV作「教導」。

的兒女。

30:10他們對先見說:「不要見異象了!」對先知說:「不要向我們講正當的話[16]16

原文作「不要為我們看見正的」。

,要說好事,講虛幻的信息[17]17

原文作「告訴我們柔滑的,看虛假的」。

30:11轉離正道,偏離路徑[18]18

本處指「真理之道」,是神啟示給先知的。

,不要在我們面前再提說以色列的全能君。」

30:12所以,以色列的聖者[19]19

見1:4註解。

如此說:「你們拒絕了這信息,倚賴自己欺壓和欺騙的能力[20]20

原文作「信靠欺壓和狡滑」。

,以這類行為為可靠的[21]21

原文作「你靠著它」。

30:13故此,這罪孽必成為你們的覆亡。好像將要破裂凸出來的高牆,頃刻之間忽然坍塌[22]22

本節原文作「故此這罪必為你成為隨時會倒塌的破口,高牆凸起(的部份),碎裂突然臨到,一霎之時」。他們的罪引至審判。他們的覆亡必如傾倒的牆,在一霎之時倒塌。

30:14要被打碎,好像瓦器打碎,甚至碎塊中找不到一片可用以從爐內取炭、從池中舀水。」

30:15主耶和華以色列的全能君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悔攺和耐心等候[23]23

原文作「在回來並安靜中,你必被救出」。許多英譯本作「得救」。

我,你們得力量在乎安然信靠[24]24

原文作「在安靜和信靠中,是你的力量」。

我,你們卻不肯。

30:16你們說:『不然,我們要騎馬奔逃。』所以你們必然奔逃。又說:『我們要騎飛快的牲口。』所以追趕你們的也必飛快。

30:17一敵叱喝[25]25

指戰場上的吶喊。見詩76:6。

,必令千人逃跑;五敵叱喝,你們都必逃跑,以致剩下的,好像山頂的旗杆,岡上的號旗[26]26

原文作「餘下的數人好像山崗上(孤立)的號旗」。

。」

神不會棄絕自己的子民

30:18為此耶和華預備好施恩給你們;他坐在寶座上預備憐憫你們[27]27

原文作「因此耶和華等著向你顯憐憫,因此他坐在寶座上要同情你們」。本句與上句的接連頗有問題。本句的重點似是猶大面臨的困境並不令神快樂。相反的他們的受苦激發了神憐憫和同情的決心,假如他們肯照神的法子尋求他。

。真的,耶和華是公平的 神,凡以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30:19因為百姓必在錫安居住,在耶路撒冷,你不再哭泣。主必因你哀求的聲音施恩給你;他聽見的時候,就必回應。

30:20全能主[28]28

原文作adonai。

雖然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29]29

原文作「主必給你餅──艱難,和水──壓迫」。

;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30]30

「教師」原文作morekha(複式),指屬靈首領如先知和祭師。另一譯法是將「教師」作單式(見GKC 273-74§93ss),指神為大教師。詳論可參J. N Oswalt, IsaiahNICOT, 1:560。

30:21你或向左或向右,你[31]31

原文作「你的耳」(NAB, NASB, NIV, NRSV)。

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

30:22你包銀的偶像和包金的偶像,你要玷污。要拋棄,好像月經之碎布,對偶像說:「去吧!」

30:23你將種子撒在地裏,主必降雨在其上,並使地所出的糧肥美豐盛[32]32

原文作「他必給你的種子雨水,就是你種在地裏的種子,地必長出食物,豐美豐盛」。

。到那時[33]33

原文作「在那日」(KJV)。

,你的牲畜必在寬闊的草場吃草。

30:24耕地的牛和驢駒必吃調味的料,這料是用剷子和杈子揚淨的[34]34

農產十分豐富,甚至耕作的牲口也得吃而飽足。

30:25在大行殺戮的日子,高台倒塌的時候,各高山岡陵必有川流河湧。

30:26當耶和華纏裹他百姓的碎骨[35]35

原文作「他百姓的破裂」(NASB)。神在此比作骨科的醫師。

、醫治他民重傷的日子[36]36

原文作「他傷口的傷」,指重傷;或作「他擊打之傷」。

,月光必像日光,日光必加七倍,像七日的光一樣[37]37

光象徵神祝福和豐裕的恢復。「七」象徵程度。「七日的光」其意不詳;可能是「七信」之意(參上句平行句)。

30:27看哪,耶和華的名[38]38

「耶和華的名」,有時作「耶和華」的代用詞,見出23:21;利24:11;詩54:1; 124:8。賽30:7用作耶和華透露他的名代表的特徵──他以耶和華(的身份)而來(他在場),他百姓常在的幫助,粉碎仇敵拯救百姓的那位。「耶和華」這名出自出3,神向害怕的摩西保証與他同在,救贖以色列人出埃及,儘管摩西要敵對法老。

從遠方來,伴以烈怒和可畏的華美[39]39

原文作「他的憤怒燃燒,沉重的高舉」。「高舉/高抬」原文masa'ah只現于本處。有的認為這是「高舉」地面之上的雲,而譯作「厚雲」(NAB作「低沉的雲」)。有的認為本字與masa「負擔」相連,指作審判;這就可譯為「嚴重的審判」。本譯本認為本字指「榮耀」;「沉重」強調其程度。

。他在怒中說話,他的話像吞滅的火[40]40

原文作「他唇上滿是憤怒,他的舌如吞滅的火」。耶和華的唇和舌都代表他的話(可能是他在戰場的吶喊;31節)。

30:28他的吶喊如漲溢的河水[41]41

原文作「他的呼吸有如漲溢的河」。這可能形容耶和華呼吸沉重,追逐他的敵人;但上節引用唇和舌,故「呼吸」可能是吶喊的代名詞。賽34:16及詩33:6將神的「呼吸」與他的命令相連。

,直漲到頸項。他要用篩蘿篩淨列國[42]42

原文作「用無價值的篩抖篩列國」。原文shav「空虛,無價值」不知何意。「篩」是用作揚淨糠粃,將無價值的抖出。或許這些國家在此比作糠粃,神用審判將之抖出毀滅。

,並且在萬國的口中安置領人滅亡的嚼環[43]43

列邦在此比作口中有嚼環的馬。神用他的大能掌控這馬引至滅亡。

30:29你們必唱歌,像守聖節的夜間一樣。你們必心中喜樂,像人吹笛,上耶和華的山,去敬拜以色列的保護者[44]44

原文作「...如人豋耶和華的山,以色列的磐石」。「磐石」在此指「保護者」(例如瑪撒達masada)。

30:30耶和華必以烈怒和火燄,吞滅的火燄,暴雨、冰雹,發出大力的吶喊[45]45

原文作「耶和華必使他聲音的華美被聽聞」。

,以大能干預[46]46

原文作「顯示他下放的手」。

埃及會令人失望

30:31的確,亞述人必因耶和華的吶喊震碎,耶和華必用棒[47]47

或作「刺棒」(狼牙棒)。希伯來古卷mss作musaroh「他的管教」。

擊打他。

30:32耶和華必用審判的杖擊打,每打一下,人必擊鼓彈琴。耶和華必用兵器攻擊他們。

30:33因為[48]48

或作「的確」。

又深又寬的葬身之地[49]49

原文tafeteh字意不詳。本譯本(大多數英譯本同)假定本字為tofet(Topheth;參NASB, NIV, NLT)Topheth是耶路撒冷附近的墳場。

,早已為王預備好了。木柴在上堆起。耶和華的氣如一股硫磺火,必使它着起來[50]50

本處或是指殯葬的儀式。

31:1那些下埃及求幫助的與死人無異[1]1

原文作「禍哉,那些下埃及求助的人」。

。那些仗賴馬匹,倚靠埃及甚多的車輛,並倚靠許許多多的馬兵,卻不仰望以色列的聖者[2]2

參1:4註解。

,也不求助於耶和華的人。

31:2其實耶和華也有智慧[3]3

本句似有譏諷口吻。王的參謀勸說與埃及結盟,以為自己有智慧,但耶和華也有智慧,必定敗壞他們的打算。

,他必降災禍,他不收回成命[4]4

原文作「他不轉開(收回)他所說的」。

。他必興起攻擊那作惡之國[5]5

原文作「家」。

,又攻擊那幫助人作孽之邦[6]6

即埃及。原文作「反對那犯罪之邦的幫助」。

31:3埃及人不過是人,並不是 神;他們的馬不過是血肉,並不是靈。耶和華一伸手,那幫助人的必絆跌;那受幫助的也必跌倒。他們都一同滅亡。

神必保護錫安

31:4的確,耶和華對我如此說:「耶和華必如獅子和少壯獅子護食咆哮。就是許多牧人聚集反抗,牠也不因他們的喊聲驚惶,也不因他們的喧嘩縮伏。如此,萬軍之耶和華也必降臨在錫安山岡上爭戰[7]7

有的將原文litsbro'al譯為「與錫安爭戰」,但下文指出耶和華保衛錫安,不是攻擊。

31:5雀鳥怎樣搧翅覆雛,萬軍之耶和華也要照樣保護耶路撒冷。他必保護拯救,要逾越[8]8

本字除此外,只見於出12:13, 23, 27,是耶和華「逾越」以色列的家擊殺埃及頭生的。pesakh「逾越節」這名詞出自本動詞。賽31:5可能用此字回應出埃及的事蹟。如在摩西時期,耶和華也必「逾越」(保存)他子民的性命。

救拔。」

31:6以色列人哪,你們要歸回狂妄悖逆了的耶和華。

31:7因為到那日,各人必將拋棄[9]9

原文作「拒絕」(NIV);NRSV, TEV, CEV, NLT作「丟去」。

他罪手所造的金偶像和銀偶像。

31:8亞述人必倒在一把刀下,但不是一把人的刀[10]10

原文作「亞述必倒在一把刀下,不是人的」。

。有刀要將他吞滅,非人造的刀。他們必逃避這刀,他們的少年人必成為服苦的。

31:9他們必因驚嚇降獻堅固城[11]11

原文作「石壁」(參ASV, NASB作「磐石」,代表保障和安全。

,他們的首領必因耶和華的戰旗驚惶[12]12

原文作「他們必怕那旗,他的官長」。

。」這是那有火在錫安、有爐在耶路撒冷的耶和華說的。

公義智慧的伸張

32:1看哪,必有一王推廣公正[1]1

原文作「按公平治國」。

,首領們擴推公義[2]2

原文作「按公正統治」。

32:2每一個都像避風所和避暴雨的隱密處,又像河流在乾旱之地,像大磐石的影子在憔悴之地。

32:3眼不再瞎,耳必傾聽。

32:4冒失的人,必能領悟,結舌的人,必說話暢快。

32:5愚人不再稱為高尚。欺詐者不再稱為有原則。

32:6因為愚人說卑鄙事[3]3

或作「愚蠢」,指道德倫理的意識。見9:17。

,心裏計劃罪孽[4]4

原文作「心中犯罪」;KJV, ASV作「他的心行出罪孽」;NASB作「邪惡的傾向」。

,行出無神的事[5]5

或作「玷污的」。

,說誤解耶和華的話;使飢餓的人無食可吃,使口渴的人無水可喝。

32:7欺詐者的法子是惡的[6]6

「法子」原文作「實施/武器」。

,他圖謀惡計,用謊言毀滅窮人,即使理在窮人一方。

32:8高尚人卻謀高尚事,他高尚的品格使他安穩。

耶和華必賜真正的安穩

32:9無憂[7]7

或作「自信」;NASB, NRSV作「安逸」。

的婦女啊,起來聽我的聲音!無慮[8]8

或作「自信」;NAB作「過於自信」。

的女子啊,側耳聽我的言語!

32:10無慮的女子啊,在一年之內,必受驚戰抖,因為無葡萄[9]9

或作「橄欖」。見24:13。

可摘,無果子可收。

32:11無憂的婦女啊,要戰兢!無慮的女子啊,要戰抖!脫去衣服,赤着身體──腰束麻布[10]10

本節的四動詞皆為陽性單式,但受言人是陰性複式。

32:12為美好的田地[11]11

原文古卷作「胸脯」,似指上節的赤身為憂傷的記號。本譯本認為本字shadayim「胸脯」應是saday[m] 「田園」(見于賽56:9)。

和多結果的葡萄樹哀哭!

32:13為荊棘蒺藜長在我百姓的地上,又長在歡樂的城[12]12

22:2用同樣句子。

中和一切曾有快樂的房屋上哀哭[13]13

原文12-13節為一長句。「曾有歡樂的房屋」指曾有喜慶的家庭。

32:14因為堡壘必被撇下,擁擠[14]14

或作「吵鬧」(NAB, NIV, NCV)。

的城必被離棄。山岡[15]15

原文ofeh可能指耶路撒冷城內某一地區。

望樓永無人居[16]16

本句大意是這城市必無人居住。

,作野驢所喜樂之處,為羊羣的草場。

32:15這荒涼要延續到新生命從天澆灌[17]17

原文ryakh「靈」通常指聖靈(參44:3及NASB, NIV, CEV, NLT),但本處「靈」字之前並無冠詞,故作一般性「從神來的」。本譯本假定這「從神來的靈」是「新的充沛的滿有精力的生命」。

,然後曠野就變為果園,果園看如樹林[18]18

本句出現在29:17下,指幸福的逆轉。但本處指超自然性的生長。沙漠變成果園,果園長高為樹林。

32:16那時,公平必居在曠野,公義必居在果園[19]19

神賜福的新紀元也包括了道德倫理的攺造,公平和公正充滿全地,代替了以賽亞時代充斥的社會不公。

32:17公平生長平安[20]20

原文作「公平的產品是平安」。 

,其結果是永遠的安穩[21]21

原文作「公平的工作必是平靜和永久的安全」。

32:18我的百姓必住在平安的居所,安穩的家園,安全平靜之處。

32:19即使冰雹打倒樹林[22]22

原文uvarad「樹林降下」,一般認為是冰雹狂風打倒樹林。

,城全然拆平[23]23

原文作「城羞辱地躺下」。

32:20你們這些在各河岸撒種、牧放牛驢的[24]24

原文作「放開的牛驢的腳的」。本節似指土地肥沃農產豐收,人任由牲口自由飼食。

必仍歡樂。

主必重建錫安

33:1毀滅者與死人無異[1]1

原文作「禍哉,那毀滅者」,似是指有敵意的列國(3-4節)。先知和他聽眾心目中首席的「毀滅者」似是亞述。

,你們這些未滅的人。詭詐者[2]2

或作「賣國者」,「狡滑者」。

與死人無異,你們這些未被騙的人。當你毀滅完了,自己必被毀滅;你行完了詭詐,人必以詭詐待你。

33:2耶和華啊,求你施恩於我們!我們等候你。求你每早晨賜我們力量[3]3

原文作「每早晨作他們的膀臂」。「膀臂」代表力量。

!遭難的時候為我們的拯救。

33:3響聲一發,眾邦奔逃[4]4

原文作「騒動之聲一起,列邦逃循」。

;你奮身而起,列國四散。

33:4你們的掠物必然消失,好像被蝗蟲吃盡;他們密佈其上,好像蝗蟲一樣。

33:5耶和華被尊崇[5]5

或作「高舉」;NCV, NLT作「真是偉大」。

,是的[6]6

或作「因為」(KJV, NASB, NIV)。

,他居在高處[7]7

CEV作「在諸天之上」。

,他以公平公正充滿錫安

33:6他是你恆久安穩的源頭[8]8

原文作「他是你時日的安穩」。

;他賜下豐富的安穩和智慧[9]9

原文作「他是拯救,智慧和知識的倉庫」。

;他賜這一切給敬畏他的人[10]10

原文作「懼怕神,它就是他的財富」。

33:7看哪!大使們在外頭哀號,求和的使臣[11]11

原文作「和平的差使」,可能是負責重修舊協定的人(8節)。

痛痛哭泣。

33:8大路荒涼,行人止息;盟約廢除,証人被藐視,人命不值錢[12]12

原文作「他不顧惜人」。

33:9[13]13

或作「全地」KJV;NAB作「國家」。

乾裂萎縮[14]14

或作「哀悼」。

黎巴嫩的樹林枯乾[15]15

原文作「黎巴嫩羞愧」,文義指植物的枯萎。

腐化。沙崙[16]16

沙崙Sharon是地中海岸邊的肥沃平原。見35:2。

像曠野[17]17

或作「亞拉巴」Arabah(NIV)。見35:1。

巴珊迦密[18]18

這兩地區皆以樹木和菜蔬著名。見2:13; 35:2。

成為焦土[19]19

原文作「抖開(樹葉)」(ASV, NRSV);NAB作「剝光」。

33:10耶和華說:「現在我要起來,現在我要高舉自己;現在我必顯大[20]20

或作「舉起自己」(KJV);NLT作「顯出我的力量和大能」。

33:11你們[21]21

「你們」指有惡意的列國。見下節。

懷的是禾桿,生的是糠粃,你們的呼吸就是吞滅自己的火[22]22

列國謀滅神子民的計劃必為無有;他們的惡意成為自己的毀滅。

33:12列邦必燒成灰[23]23

「灰」或作「石灰」。見摩2:1。

,像已割的荊棘在火中焚燒。」

33:13你們遠方的人當聽我所行的!你們近處的人當承認我的大能。

33:14錫安中的罪人都懼怕,無神的人[24]24

或作「褻瀆」,「玷污」;TEV作「錫安的罪人」;NLT作「耶路撒冷的罪人」。

被戰兢[25]25

或作「驚惶」,「戰抖」(ASV, NAB, NASB, NIV, NRSV);NLT作「懼怕震驚」。

抓住。他們說:「我們中間誰能與吞滅的火同住?我們中間誰能與不滅之火[26]26

或作「永恆之火」(KJV, ASV, NAB, NIV, NRSV)。

同住?」

33:15行事公正[27]27

或作「行走正直」(NASB, NIV)。

,說話誠實,拒受欺壓的財利,拒絕不受賄賂[28]28

原文作「抖手不拿賄賂」。

,不圖謀殘暴[29]29

原文作「塞耳不聽流血」。

,不尋求傷害別人的[30]30

原文作「閉目不看邪惡」。

──

33:16他必居安穩之處[31]31

原文作「他必住在高處」。

,他的保障是磐石的堅壘[32]32

原文作「山寨,峭壁是他的高台」。

;他的糧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斷絕。

33:17你的眼必見一王的榮美,必見一遼闊之地。

33:18你的心必回想那驚嚇的事[33]33

原文作「你的心必默想驚恐」。

,自問說:「文書在哪裏呢?稱銀子的在哪裏呢?數戌樓的在哪裏呢[34]34

本處指不同的亞述官員,判定猶大向亞述王的進貢或稅收。

?」

33:19你必不再見那抗命的民[35]35

原文no'az;有的認為應是lo'aq「說外語的」(見詩114:1)。若此,本句可譯作「說外語的人」。

,就是那說話你不明白[36]36

原文作「嘲弄的舌頭不能明白的」。原文lo'aq「嘲弄」只見于本處;相關的名詞見於28:11。

,嘲弄的語語你不了解的。

33:20你要看錫安──我們守聖節的城!你必見耶路撒冷,一安靜的居所,不挪移的帳幕[37]37

或作「不移動的」;NASB作「不摺疊的」。

,橛子永不拔出,繩索一根也不折斷。

33:21在那裏,耶和華必作大能的君王[38]38

原文作「那裏有一位大能者耶和華」。

統治我們。寬闊的江河必流經其中;必無戰艇進入[39]39

原文作「蕩(諸)槳的船必不進入」。

;大船也不駛過[40]40

原文作「大能的船必不經過」。

33:22因為耶和華,我們的統治者,耶和華我們的元帥,耶和華我們的王──他必拯救我們。

33:23縱然那時你的繩索鬆開[41]41

「縱然那時」字樣加入以求清晰。本節上半句針對猶大,將它目前的軟弱和未來的強盛對照。猶大比作不能航行的船。

,不能栽穩桅杆,也不能揚起篷[42]42

或作「旗」。

。那時許多擄來的物被分了,連瘸腿的也必拖走掠物[43]43

猶大全勝敵人,所得擄物之多,連走動不便的人也能分到。

33:24城內居民必不說:「我病了。」其中居住的百姓,罪孽都赦免了。

審判以東

34:1列國啊,要近前來聽!眾民哪,要側耳而聽!地和其上所充滿的,世界和其中一切所出的[1]1

原文作「世界和它的後裔」;NASB作「世界和它一切的所出」。

,都應當聽!

34:2因為耶和華向萬國發怒,向他們的全軍發烈怒。他必催毁殺戮他們。

34:3被殺的必不得埋葬[2]2

原文作「必被扔在一旁」;NASB, NIV作「丟出去」。

,屍首臭氣上騰,諸山被他們的血浸透[3]3

原文作「諸山被他們的血溶化」。

34:4天上的眾星都要消沒[4]4

原文作「天上萬軍(眾天體)必腐蝕」。

;天被捲起,好像書卷;其上的眾星要枯萎,像葡萄樹的葉子凋謝,又像無花果樹的葉子掉落一樣。

34:5他說:「我的刀已殺戮天上有能的[5]5

或作「天上的能力」。原文作「我的刀已在天上喝足」。第4節的「天上的眾星」指天上的光體(見申4:19; 17:3;王下17:16; 21:3; 23:4-5;代下33:3, 5),是科學時代前的以色列認為天庭大會的參與者(參伯38:7;賽14:13)。與24:21相同,他們被看為與神對敵,在戰爭中失敗。

。這刀現在臨到以東[6]6

以東在此代表對抗神的有敵意之邦。

,我在審判中要摧毁之民。」

34:6耶和華的刀滴血,蓋滿脂油;它滴的是公山羊、公綿羊的血,蓋滿的是公綿羊腰子的脂油。因為耶和華在波斯拉舉行獻祭[7]7

原文作「有祭獻與耶和華」。

;在以東地流血殺戮[8]8

耶和華對以東的審判比作流血的獻祭場面。

34:7野牛、牛犢和公牛要和他們一同被殺[9]9

原文作「公牛和強壯者一同被殺」。「強壯者」可能是首領。

。他們的地浸滿了血;他們的塵土蓋滿了脂油。

34:8因耶和華定了報仇之日,為以東錫安的敵意有報應之年[10]10

原文作「為了向錫安的爭競回報的一年」。原文riv本譯本認為是「敵意/惡意」。另一譯法是看riv為耶和華替錫安伸冤而成「他報應以東和為錫安伸冤之時」。

34:9以東的河水要變為瀝青,塵埃要變為硫磺,地土成為燒着的瀝青。

34:10晝夜都在焚燒[11]11

原文作「不熄滅」。

,煙氣不斷上騰。必世世代代成為荒廢,永永遠遠無人經過。

34:11鵜鶘、野獸必得為業[12]12

原文qa'al指某類飛鳥(參利11:18;申14:17),通常出沒於廢墟(見番2:14)。Qippod也可是鳥類(NAB作「貓頭鷹」;TEV作「烏鴉」,但有的認為這是鼠類(NCV作「小動物」;ASV作「刺蝟」;NASB, NRSV作「田鼠」。

;各種野鳥[13]13

希伯來本作yanshof veorev。「貓頭鷹」(見利11:17;申14:16)和「烏鴉」(見利11:15;申14:14)。

要住在其間。耶和華必將荒廢的準繩[14]14

原文作「石子」,即準繩的鉈。

、毁滅的線鉈拉在其上[15]15

11下引喻神詳細計劃以東的覆亡。

34:12以東的貴冑必無一物可稱為國,首領們都消失了[16]16

原文作「必為無有」;NCV, TEV, NLT作「都必不見了」。

34:13以東的堡壘必長荊棘,保障要長蒺藜和刺草;要作野狗的住處、鴕鳥的居所。

34:14曠野的走獸要和豺狼相遇[17]17

或作「相處」;NLT作「混居」。

,野山羊要與伴偶[18]18

原文作「鄰舍」。

對叫。是的,夜食的野獸[19]19

原文lilit其意不詳,雖然文義應指野獸或野鳥。本字與laylah「夜間」相連。有的認為這是女性的鬼魂(民間傳說中女鬼魂的名字)。日後猶大傳說亦認為lilith是鬼魂。參NRSV作「Lilith」。

必在那裏棲身[20]20

原文作「必尋得安歇之處」。

,自建巢穴。

34:15貓頭鷹[21]21

原文qiyyah只用於本處,字意不詳。

要在那裏做窩、下蛋;孵蛋生子,保護他們。是的,鷂鷹[22]22

原文dayyah字意不詳,似為某種鷹類。

各與伴偶聚在那裏。

34:16你們要查考耶和華的書卷[23]23

不清楚本處指何書卷。可能本句是指這預言,提醒人留意本信息的細節。

。這些活物都無一缺少[24]24

原文hennah「這些」是陰性複式字;可指15下的鳥類,或包括14下-15節(所有的「活物」都用陰性名詞)。

,無一沒有伴偶。因為耶和華已經吩咐,他的靈將牠們聚集[25]25

原文作「他的靈,他(親自)集合他們」。「他們」參上註解。

34:17他分派牠們的分,量出牠們指定的地[26]26

本處「牠們」,原文轉作陽性複式,指11-15節中所有的動物飛禽;以此結束11節始的說話。

。牠們必永得為業,世世代代住在其間。

完全的改造

35:1讓曠野和乾旱之地歡喜;讓沙漠[1]1

或作亞拉巴Arabah(NASB);NAB, NIV, TEV作「沙漠」。

快樂,又像玫瑰開花。

35:2讓它開花繁盛,樂上加樂,而且歡呼。它所得的是黎巴嫩的榮耀[2]2

或作「華美」;KJV, NIV, NRSV作「榮耀」。本節後句重用。

,並迦密沙崙的華美。人必看見耶和華的華美,我們 神的華美。

35:3你們要使下垂的手堅壯,顫抖的膝穩固[3]3

原文作「跌撞的膝」;KJV, ASV, NRSV作「軟弱的膝」;NIV作「站不穩的膝」。

35:4對惶恐[4]4

原文作「心中(驚)忙的」,即因恐懼而心跳加速的人。

的人說:「看哪!你們的 神來報仇了!他來施行極大的報應拯救你們。」

35:5那時,瞎子的眼必睜開,聾子的耳必開通。

35:6那時,瘸子必跳躍像鹿,啞巴的舌頭必能歡呼;在曠野必有水發出[5]5

原文作「爆出」(NAB);KJV作「沖出」。

,在沙漠[6]6

參1節註解。

必有河湧流。

35:7乾地要變為水池,焦土要變為泉源。野狗一度躺臥之處,必有青草、蘆葦和蒲草生發。

35:8在那裏必有一條大道──稱為「聖路」。不潔淨者不得經過;必專為蒙允的人行走[7]7

本句實意不詳。原文作「這是為他們,那行在道中的人」。文義似指那些使用「聖路」的人,是道德正直,得到神救恩的人。與道德正直相反的愚人就被排除在新的立約之外。

──愚人[8]8

本處的「愚人」是道德腐敗的人,不是智力有限的人。

不得闖入。

35:9在那裏必沒有獅子,猛獸也不登這路[9]9

原文作「不行在其上」;TEV作「不經此路」。

──在那裏都遇不見,只有從捆鎖得贖之民在那裏行走。

35:10耶和華救贖的民必從那路歸回。他們歡呼來到錫安。永樂必作他們的冠冕[10]10

歡樂比如冠冕(撒下1:10)。本句是諺語「頭蒙灰塵」(撒下1:2; 13:19; 15:32;伯2:12),指「哀悼」所行的逆轉。

,歡喜快樂漫過他們[11]11

原文作「追上」(NIV);NLT作「他們必被歡樂控制」。

,憂愁歎息盡都不見[12]12

原文作「逃跑」。

亞述王攻擊猶大

36:1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西拿基立進兵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

36:2亞述王從拉吉差遣謀士長[1]1

這官職的詳論可參考M. Cogan and H. Tadmor, 11 Kings (AB), 229-30。

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希西家王那裏去。他就站在上池的管渠旁,往洗晒布之地的大路上[2]2

原文作「洗布者之地」;一般作「漂布之地」(KJV, ASV, NAB, NASB, NRSV)。

36:3於是,希勒家的兒子宮宰以利亞敬,並書記舍伯那亞薩的兒子秘書約亞,出來見他。

36:4謀士長對他們說:「告訴希西家亞述大王如此說:『你信心的來源是甚麼[3]3

原文作「你們所信的信靠對象是甚麼?」

36:5你說的策略和軍力只是廢話[4]4

原文作「你說的是唇上的話,作戰的計謀力量」。西拿基立的信息似是不甚流暢的希伯來話。「唇上的話」指「空談」(見箴14:23)。

。你靠著誰竟敢背叛我?

36:6你一定是靠著埃及,那裂開的蘆葦杆。人若靠他支撐,就必刺傷手。這就是埃及法老如何對待所有靠他的人。

36:7也許你們會說:我們信靠耶和華我們的 神。但希西家是將 神的高地和祭壇廢去的人,又告訴猶大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這壇前敬拜。

36:8現在你和我主亞述王交易,我就給你二千匹馬,只要你找得到足夠騎馬的人。

36:9當然,你不會拒絕我主臣僕中最小的官長,而去倚靠埃及的戰車馬兵吧[5]5

「謀士長」在8-9節伸展在6節開始的言論。他的理由似為如下:「在你們軟弱的情況下,明顯的需要軍事力量。同意我王的條件,我個人擔保供應你足量的戰馬。如果,我,一個小的官員能給你如此龎大的軍事力量,想一想我王的能力有多大。埃及人絕對不能和我們比。和我們交易是上上之策」。

36:10而且現在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正是耶和華的命令。耶和華對我說:進兵攻打這地,滅了它!』[6]6

「謀士長」在本節進一步發展在7節開始的論調。他號稱希西家王得罪了耶和華,現在耶和華授命亞述作為他管教審判的器具。

36:11以利亞敬舍伯那約亞對謀士長說:「求你用亞蘭[7]7

亞蘭文Aramaic是亞述王朝的官方語言。

對僕人說話,因為我們懂得。不要在城牆百姓耳及之地用猶大的方言[8]8

或作「希伯來文」(NIV, NCV, NLT);NAB, NASB作「猶大話」。

。」

36:12但謀士長說:「我主的話也是[9]9

原文作「不也是...嗎?」

對這些坐在城上、要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的[10]10

「謀士長」引喻圍城戰術的恐怖現實。城中的飢民終要吃喝任何的東西維生。

。」

36:13於是,謀士長站着,用猶大方言大聲喊着說:「你們聽亞述大王的話!

36:14王如此說:『你們不要被希西家欺哄了,因他不能拯救你們。』

36:15不要聽希西家叫你們信靠耶和華說:『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這城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

36:16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亞述王如此說:『給我一個順服的保証[11]11

或作「小証明」。

,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裏的水。

36:17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穀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

36:18希西家誤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列國的神有哪一個救了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

36:19哈馬亞珥拔的神在哪裏呢?西法瓦音的神在哪裏呢?有神救了撒馬利亞脫離我的手嗎?

36:20這些國的神有誰救了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這樣耶和華如何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12]12

謀士長的邏輯是「既然從來沒有神擋得住亞述的攻擊,耶路撒冷的居民怎能希望耶和華的拯救?」

?」

36:21百姓一言不發,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

36:22當下希勒家的兒子宮宰以利亞敬,書記舍伯那,並亞薩的兒子秘書約亞,都撕裂衣服,來到希西家那裏,將謀士長的話告訴了他。

37:1希西家王聽見,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了耶和華的殿。

37:2宮宰以利亞敬,書記舍伯那,並祭司長們[1]1

「祭司長們」。原文作「祭司的長老們」(KJV, NAB, NASB);NCV作「年長祭司們」;NRSV, TEV, CEV作「資深祭司們」。

,都披上麻布,傳話與亞摩斯的兒子先知以賽亞

37:3對他說:「希西家如此說:今日是急難、羞恥[2]2

原文作「責駡」(KJV, NAB, NIV, NRSV),或作「糾正」。

、凌辱[3]3

或作「恥辱」;NAB, NIV, NRSV作「羞慚」。

的日子,就如婦人將要生產嬰孩,卻沒有力量生產[4]4

原文作「如兒子到了產門,卻無力生產」。

37:4或者耶和華你的 神聽見謀士長的話,就是他主人亞述王打發他來諷刺永生 神的話。耶和華你的 神也許會懲罸他的所說。故此,求你為餘剩的民禱告。」

37:5希西家王的臣僕就去見以賽亞

37:6以賽亞對他們說:「要告訴你們的主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聽見亞述王的僕人褻瀆[5]5

原文作「侮辱」。

我的話,不要懼怕。

37:7我必掌控他的心[6]6

原文作「我必放一靈在他裏頭」。原文ruakh本處文義不詳。這可能指差一靈進入掌控他的思想(王上22:19),或是「擔心」和「恐慌」。無論如何,耶和華居王之上的主權是確定的。

,他要收到報告就歸回本地。我要用他本地的刀砍下他[7]7

原文作「使他跌倒」(KJV, ASV, NAB),即「殺死他」。

。』」

37:8當謀士長聽到亞述王已經離開拉吉,他也離開去到立拿,王預備戰事的地方。

37:9亞述王聽到衣索匹亞特哈加[8]8

原文作「古實」Cush(NASB);NIV, NCV作「埃及的古實王」。

出兵和他爭戰,亞述王就打發使者去見希西家,命令他們說:

37:10「告訴猶大希西家如此說:不要讓你所信靠的 神欺哄你說:『耶路撒冷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

37:11你當然聽到亞述諸王如何摧殘全地,難道你以為可以得救嗎?

37:12我列祖所毀滅的列國──就是歌散哈蘭利色和屬提拉撒伊甸人──被他們的神救了嗎?

37:13哈馬的王、亞珥拔的王、西法瓦音城的王、希拿以瓦[9]9

剃瓦Lair是位于巴比倫東北部的城市。

的王都在哪裏?」

37:14希西家從使者手裏接過書信來。看了之後,他就上耶和華的殿,將書信在耶和華面前展開。

37:15希西家向耶和華禱告說:

37:16「坐在二基路伯[10]10

原文Cherubim「二基路伯」(單數作Cherub)指在約櫃之上的有趐膀的活物之像。

上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啊!你,惟有你是天下萬國的 神!你創造了天地。

37:17耶和華啊,求你側耳而聽!耶和華啊,求你睜眼而看!聽聽西拿基立的一切話,他是打發使者來譏諷永生 神的。

37:18耶和華啊!亞述諸王的確使列國和列國之地變為荒涼,

37:19他們將列國的神像都扔在火裏,因為它們不是真神,乃是人手所造的,是木頭石頭的,所以亞述人能夠毁滅。

37:20耶和華我們的 神啊,現在求你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使天下萬國都知道惟有你是耶和華[11]11

王下19:19作「惟獨你耶和華是神」。

!」

37:21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就打發人去見希西家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你既向我祈求有關亞述西拿基立的事,

37:22所以耶和華論他這樣說:

「處女女兒錫安[12]12

錫安(耶路撒冷)描寫為年青柔弱的女兒,她的貞操現在受到強暴者亞述的威脅。本處人性化的形容暗示亞述攻入城後,城中的少女的遭遇。

藐視你、嗤笑你;

女兒耶路撒冷向你搖頭[13]13

搖頭是輕視的態度。

37:23你辱罵誰?譏諷誰?

揚起聲來,高舉眼目攻擊誰[14]14

原文作「眼舉得這麼高?」參NIV「在傲中舉國」;NRSV作「驕傲地抬起你的眼睛」。

乃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15]15

參1:4註解。

37:24你藉你的臣僕辱罵上主[16]16

原文作adonay。

說:

『我率領許多戰車上山頂,到黎巴嫩的斜坡;

我砍伐了其中高大的香柏樹和最佳美的長青樹;

我侵入了最偏遠之地[17]17

原文作「他最遠的高處」。

它最濃密的叢林。

37:25我挖了井喝了水;

我用腳掌踏乾了埃及的一切河。』

37:26[18]18

引用了亞述王的話後(23-24)耶和華現在對王說話。

你當然聽過[19]19

原文作「你沒有聽過嗎?」

我古時所定,

遠久之前所立[20]20

原文作「模造」(KJV, ASV)。

現在成為事實,

所立定的是:

堅固城倒塌成為廢堆。

37:27居民無力[21]21

原文作「手短」;KJV, ASV作「小能力」;NASB作「小力量」。

驚惶羞愧。

他們像野地活不長的植物,

像房頂上活不長的草[22]22

引喻這些似乎大而有力的城市確是不能久存。見詩90:5-6;賽40:6-8, 24

被東風烤焦。

37:28我知道你住在那裏,

你的一切所行,

又知你向我發的烈怒[23]23

原文作「(知道)你出你入和你如何對我發怒」。

37:29因你向我發烈怒,

你造的狂瀾已達到我耳中,

我要用鉤子鉤上你的鼻子,

把嚼環放在你口裏,

使你從原路轉回去。」

37:30[24]24

對亞述王所言到此為止(22-29節),以下是耶和華再向希西家和百姓說話(見21節)。

「這要作我說的實話的提醒[25]25

原文作「這是你們的記號」。「記號」本處是對神決定了的干預作未來的提示。見出3:12及賽7:14-25。

:你們今年要吃自生的[26]26

或作「野生的」。這些是從前年日撒下的種子,不經人工灌溉而自生的。

,明年也要吃自長的。以

後的年日[27]27

原文作「第三年(起)」(KJV, NAB)。

,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28]28

耶和華吩咐百姓耕種收割,強調恢復了平安富裕的必然。

37:31猶大家所餘剩的,必要往下扎根,向上結果。

37:32餘民要離開耶路撒冷

死裏逃生的人從錫安山而來。

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29]29

「熱心」指強烈的忠誠和對百姓的愛催使耶和華保護與復興他們。

必成就這事。

37:33所以耶和華論亞述王如此說:

他必不得入城,

不得在這裏射箭。

拿盾牌的戰士不得攻擊[30]30

原文作「不得以盾牌攻擊」。

也不得築壘攻城。

37:34他從哪條路來,必從那條路回去,

必不得進城。」這是耶和華說的。

37:35「因我為自己的名聲,

又為對我僕人大衞的應許[31]31

原文作「為我自己並為了我的僕人大衛」。

我必保護拯救這城。」

37:36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32]32

原文作「他們」指以色列人和/或亞述餘生的軍兵。

起來一看,都是死屍了。

37:37亞述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

37:38一日[33]33

西拿基立約在主前681年被刺。

,在他的神尼斯洛[34]34

「尼斯洛」Nisroch,此名不詳;可能是另一米索不大米亞神紐斯古Nusku。

廟裏叩拜,他兒子亞得米勒沙利色用刀殺了他[35]35

聖經外的史籍亦提及西拿基立的被刺;不過只有一名兇手。見M. Cogan and H. Tadmor, 11 Kings (AB), 239-40。

。他們就逃到亞拉臘地;他兒子以撒哈頓接續他作王。

耶和華垂聽希西家的禱告

38:1那時,希西家得了絕症。亞摩斯的兒子先知以賽亞去見他,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當留遺命與你的家,因為你快要死,不能痊癒了。」

38:2希西家就轉臉朝牆,禱告耶和華說:

38:3「耶和華啊,求你記念我在你面前怎樣全心服事你[1]1

原文作「行在你面前」。

,又如何行出你的旨意[2]2

原文作「行你眼中所悅的」。

。」希西家就痛哭了。

38:4耶和華對以賽亞說:

38:5「你去告訴希西家說:『耶和華你祖大衞的 神如此說:我聽見了你的禱告,看見了你的眼淚。我必加增你十五年的壽數;

38:6並且我要救你和這城脫離亞述王的手。我必保護這城。』」

38:21[3]3

21-22兩節應置入6和7節之間,不應在本章之後。這可能是原本中無21-22兩節,後期熟悉列王記下事蹟的抄寫者補添於後。見王下20:7-8。

以賽亞吩咐說:「叫人取一塊無花果餅來,貼在瘡上,王必痊愈。」

38:22希西家問說:「我能上到耶和華的殿,有甚麼兆頭呢?」

38:7以賽亞回答說:「這就是耶和華必成就他所說的兆頭。

38:8看哪!我必叫亞哈斯的日晷[4]4

原文作「台階」,有「日晷」的功能。

,向前進的日影往後退十步。」於是,前進的日影果然在日晷上往後退了十步。

希西家感恩之歌

38:9猶大希西家患病得了痊愈,就作詩說:

38:10我想[5]5

或作「我說」(KJV, NIV, NRSV, NLT)。

:「正在我年日當中[6]6

原文bidmiyamov「在我年日的?」HALOT 226 s.v. 認為本處是「一半」;也有認為本字出自damii「安靜」,「安歇」,「平安」。

,我必經過陰間的門,我餘剩的年歲不得享受[7]7

原文paqad只見於本處及出38:21,字義不詳,可能指「回顧」或「收聚」。大意或是「我在餘剩的年日中被叫走了」;或是「我餘剩的年日被剝奪了」。

。」

38:11我想:「我必不能在活人之地再見到耶和華;我不再與世上的居民看到人了。

38:12我的住處被遷去[8]8

原文本字似出自galah「露出」。有的認為當出自galal「捲起」(參下句的「帳棚」)。

離開我,好像牧人的帳棚一樣。我將性命捲起,像織布的捲布一樣[9]9

原文作「我捲起,像織布的人,我的性命」(ASV)。

。耶和華必將我從機頭剪斷。你將我的白晝轉為黑夜,結束我的生命[10]10

原文作「你帶我到盡頭,從白晝到黑夜」。

38:13我哭號直到天亮;他像獅子折斷我一切的骨頭;你將我的白晝轉為黑夜,結束我的生命。

38:14我像燕子呢喃,像白鶴鳴叫,又像鴿子哀鳴;我因看天,眼睛困倦。全能主[11]11

原文adonay,16節同。

啊,我受欺壓;求你幫助我[12]12

原文作「作我的擔保」。希西家描寫自己是欠債的人,他求神免去他的債,救他脫離欺壓他的債主。

38:15我可說甚麼呢?他已定命執行了。我因被苦楚覆蓋[13]13

原文作「因我靈的苦楚」。

,在一生的年日必慢慢而行。

38:16全能主啊,你的定命,賜人生命;願生命的年日,仍舊歸我[14]14

本句翻譯全屬猜測。原文字意不清,恐有遺漏。全句是「主啊,因為他們(陽性複式),他們活,又對他們裏面的一切(陰性複式),我靈的性命」。

。求你使我痊愈,仍然存活。

38:17看哪,我受大苦,本為使我得益[15]15

原文作「看,大苦是我的平安」;NAB作「我的痛苦就這樣變為平安」。

。你救我脫離了滅沒[16]16

或作「烏有」。有譯作「腐化」或「毀滅」。

的坑。因為你將我一切的罪從你的眼前扔去。

38:18是的[17]17

或作「因為」(KJV, NAB, NASB, NIV, NRSV, NLT)。

,陰間不能稱謝你;死亡不能頌揚你。下坑的人不能盼望你的信實。

38:19活人,活人必稱謝你,像我今日稱謝你一樣。為父的告訴兒女你的信實。

38:20耶和華將要救我,我們要一生一世,在耶和華殿中,用絲弦的樂器慶賀[18]18

21-22節移在6-7節之間,參王下20:7-8。

。」

巴比倫的使節

39:1那時,巴比倫巴拉但的兒子米羅達─巴拉但聽見希西家病而痊愈,就送書信和禮物給他。

39:2希西家歡迎使者,把自己寶庫的金子、銀子、香料、高質的橄欖油和他武庫的一切軍器,並所有的財寶都給他們看。他宮中和全國之內,希西家沒有一樣不給他們看的。

39:3於是先知以賽亞來見希西家王,問他說:「這些人說甚麼?他們從哪裏來?」希西家說:「他們從遠方的巴比倫來。」

39:4以賽亞說:「他們在你宮中看見了甚麼?」希西家說:「凡我宮中所有的,他們都看見了;我財寶中沒有一樣不給他們看的。」

39:5以賽亞希西家說:「你聽好萬軍之耶和華的話:

39:6日子將到,凡你宮中所有的,並你列祖積蓄到如今的,都要被擄到巴比倫去;不留下一樣,這是耶和華說的。

39:7你所生的眾子中,必有被擄去在巴比倫王宮裏當太監。」

39:8希西家以賽亞說:「你所說耶和華的話是恰當[1]1

原文作「好」。

的。」他在想[2]2

原文作「說」。

:「因為[3]3

或作「定然」;CEV作「至少」。

在我的年日中,必有太平和穩固。」

耶和華重返耶路撒冷

40:1你們的 神說[1]1

本句的發言人不清楚是誰。可能是:(1) 神的百姓需要知道;(2) 不明身份的使者,受命安慰耶路撒冷。

:「安慰,安慰我的百姓。」

40:2耶路撒冷[2]2

原文作「對耶路撒冷的心說」。耶路撒冷人性化為女人。

安慰的話,又告訴他爭戰的日子[3]3

原文作「她的戰事滿了」。有的認為tsavah「戰事」指「苦役」或「強迫性的勞役」。

已過去了;他的刑罸完結[4]4

原文作「她的刑罸可以了」。

了。因為耶和華已使她付了雙倍的罪債[5]5

原文作「因她從耶和華的手中領受了雙倍」。「雙倍」懲罸的原則可見於耶16:18; 17:18及啟18:6。以色列法律中的雙倍例子可見於出22:4, 7, 9(盜賊雙倍賠償)和申21:17(長子雙倍的承受)。

40:3有人聲喊着說:「在曠野為耶和華開路,在沙漠地修築我們 神的道。

40:4一切山谷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要成為平原。

40:5耶和華的榮美[6]6

或作「榮耀」。耶和華的榮耀是他顯現時的榮光和君尊的華美(見賽6:3; 24:23; 35:2; 60:1; 66:18-19)。

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7]7

原文作「血肉」(KJV, ASV, NASB);NAB, NIV作「人」;TEV作「全人類」。

必同時看見。因為[8]8

或作「的確」。

這是耶和華所命定的[9]9

原文作「耶和華(親)口說了」(NASB, NIV, NRSV)。

。」

40:6有人聲說:「你喊叫吧!」另一個[10]10

明顯是第二個聲音回應第一個聲音的吩咐。

說:「我喊叫甚麼呢?」回答說[11]11

或作「第一個聲音回答說」。第一個聲音吩咐第二個聲音宣告甚麼。

:「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12]12

原文作「所有血肉是草」。參7節。

,他們的承諾[13]13

原文作「他所有的忠信」。「他」代表所有人。七十士本(LXX)認為「草」是「榮耀」,但khesed極少有此含意。故「信實,忠信,熱誠」較合文義。人的「忠信」(口頭表達的信實;NRSV「恆常性」)是短暫和不可靠,與永生神的定命和應許作強烈的對照。

都像野地的花。

40:7草必枯乾,花必凋殘,當耶和華的風[14]14

原文ruakh yehvah是「神差遣的風」或「神的氣息」。本處是神管治自然界的主權,包括吹乾植物的沙漠熱風。(參詩147:18;賽59:19)。

吹在其上;人誠然是草。

40:8草必枯乾,花必凋殘;惟有我們 神的定命是永遠可靠[15]15

原文作「話語」;本處是神的應許,保証耶路撒冷受苦已過和神榮耀的再臨。

!」

40:9報好信息給錫安的啊,你要登高山!報好信息給耶路撒冷的啊[16]16

本處文法是陰性單式,是對人性化的錫安/耶路撒冷發言;「她」被吩咐豋上高山向猶大其它城邑宣告耶和華歸回的好消息。賽41:27及52:7說及有使者差去錫安,但該處用的是陽性單式,不如本處(40:9)的錫安親為使者。

,你要極力揚聲!揚聲不要懼怕!對猶大的城邑說:「看哪,你們的 神!」

40:10全能主耶和華必像得勝的戰士[17]17

原文作「以強壯者來臨」;ASV作「以大能者而來」。

臨到,他的武力設立他的統治[18]18

原文作「他的膀臂為他統治」(NIV, NRSV)。耶和華的「膀臂」代表他的軍事力量(見賽51:9-10; 63:5)。

。看!他的賞賜在他那裏,他的奬賞在他面前[19]19

耶和華以得勝戰士的身份歸回耶路撒冷。並帶同戰利品;本處稱作「奬賞」和「賞賜」。這些外詞可譯作「工價」和「報酬」。11節指出他救贖子民(比作羊群);子民是他的奬賞。

40:11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羣;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20]20

「懷中」表示親近和保護。

;他引導母羊。

上主無可比擬

40:12誰曾用手心量諸水[21]21

昆蘭古卷作「海水」(NAB)。

,用手虎口[22]22

「虎口」是伸出的手掌的大姆指尖到尾指尖的距離。

量蒼天[23]23

或作「諸天」,「天空」。

,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用秤稱山嶺,用天平平岡陵呢[24]24

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沒有人」。獨有耶和華創造世界,像商人用秤和天平稱出銀兩和商品,耶和華建立這物質世界的各部份都有精確的比例。

40:13誰能測度耶和華的心[25]25

或作「思念」。

,或作他的謀士指教他呢[26]26

原文作「作他的參謀使他知道」。

40:14他從誰領受方向[27]27

原文作「他詢問誰,使他能領悟?」

?誰教導他正確的方式[28]28

原文orakh mishpat可譯作「公正的道路」(NASB, NRSV),但本處文義有關創造的能力和技巧,故應作「正確合宜的方式」。參NIV, NCV「對的法子」。

,或將知識教訓他,將精巧的設計教他呢[29]29

原文作「明白的途徑使他知道?」13-14節的答案都是「沒有人」。與米索不大米亞傳說中的「瑪度」marduk神的對照是:「瑪度」這被造的神明要得到智慧之神的助力,但耶和華不需任何的幫助和指教。參R. Whybray, Heavenly Counsellor(SOTSMS), 64-77。

40:15看哪,萬國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他舉起[30]30

或作「稱」(NIV);NLT作「拿起」。

眾海岸[31]31

或作「海鳥」(NASB, NIV, NLT)。

,好像極微之灰塵。

40:16黎巴嫩的樹林不夠當獻祭的木柴;其中的走獸也不夠作燔祭[32]32

指連黎巴嫩的偉大樹林也供應不出足夠的木柴和走獸向耶和華作適當的獻祭。

40:17萬國在他面前毫不重要,被他看為絕對虛空[33]33

原文作「(出自)虛無和無狀」。

40:18你們能將誰比 神,用甚麼形像與 神比較?

40:19匠人鑄造[34]34

原文作「傾出」;KJV作「鎔成」。

偶像;銀匠用金包裹,為它鑄造銀鏈。

40:20人揀選不能朽壞的樹木作奉獻[35]35

原文hamsukan terumah可譯作「奉獻不起的人(金銀偶像)揀選不能朽壞的樹木」;但這字可能是一種樹木的名稱,出自同源字musukkau。偶像如何成為奉獻的意義不甚清楚。

,為自己尋找巧匠,立起[36]36

或作「製造」;「立」(ASV, NAB, NIV, NRSV);KJV, NASB作「預備」。

不會倒下的偶像。

40:21你們不知道嗎?你們不聽見嗎?從起初豈沒有人告訴你們嗎?自從立地的根基,你們豈不明白嗎?

40:22他是那位坐在地平線[37]37

原文作「地球的圓圈」(KJV, NIV, NRSV, NLT)。

之上;地上的居民在他面前[38]38

原文無「在他面前」字樣。

好像蝗蟲。他是那位舖張穹蒼如幔子,展開[39]39

原文matakh,譯作「展開」是因與上句的「鋪張」平行;有希伯來文及亞蘭文同源字的支持。

諸天如支搭的帳棚[40]40

原文作「可居住的帳棚」。

40:23他削減君王歸於虛無,使地上的首領無關重要。

40:24是的,他們是剛才栽上,剛才種上,根也剛才扎在地裏,他一吹在其上,便都枯乾,風將他們吹去,像稻草一樣。

40:25那聖者[41]41

參1:4註解。

說:「你們將誰比我?我像誰?

40:26你們向天舉目!看誰創造這萬象?是他按班次領出[42]42

原文作「看誰創造?是他按數目領出萬軍(象)」。星宿比作神帶領的大軍。下句可能描寫神在點名,無一敢缺席。

,一一稱其名。因他無比的權能和驚人的大力,連一個都不缺。」

40:27雅各啊,你為何說「耶和華不知道向我所發生的[43]43

原文作「我的道路是向耶和華隱藏(的)」(NAB, NASB, NIV, NRSV)。

」,以色列啊,你為何言「我的冤屈 神並不關注[44]44

原文作「我的公正從神(面前)過去」;NRSV作「我的神漠視我的公理」。

」?

40:28你不知道嗎?你不聽見嗎?耶和華是永在的神,是創造全地的主[45]45

原文作「地的兩極」,指地的兩極之中,即全地。

。他不疲乏,也不困倦,他的智慧無窮無盡[46]46

以色列被擄之民的埋怨(27節)暗示神可能在某方面有限制。可能神,像許多的偶像,已經死去。又或神的權限止 於猶大,不包括巴比倫。更或他不能設法拯救自己的子民。但28節肯定他不受時空的限制,他的能力與智慧也無止境。若子民對他有盼望的信心(31上),他可以也必會拯救他們。

40:29疲乏的,他賜能力;缺力的,他加精力。

40:30就是少年人也會疲乏困倦;強壯的青年人也會笨拙地跌倒[47]47

原文作「他們跌倒地跌倒」。疊字是強調之意。

40:31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48]48

原文作「他們在如鷹的趐膀升起」。

,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神向列邦挑戰

41:1眾海岸啊[1]1

或作「海島」(KJV, NIV, CEV);TEV作「遙遠之地」;NLT作「海外之地」。

,當在我面前靜聽!讓萬國從新得力!讓他們近前來然後說話;讓我們彼此辯論[2]2

原文mishpat可譯作「審判」,但本處指耶和華與列邦的爭執。

41:2「誰從東方興起一人[3]3

指波斯王塞魯士Cyrus,如下文(見44:28-45:6; 46:11; 48:14-16)。

?誰正式委任他供職[4]4

原文作「以公義叫他立正」。

?耶和華將列國交給他[5]5

原文作「他(耶和華)將列國交在他(古列)面前」。

,使他管轄[6]6

原文yarde「統治」。昆蘭古卷1QIsa作yorid「下臨」;有的認為是yarod出自radad「打倒」。

君王。他以刀使他們如灰塵,以弓使他們如風前的稻草[7]7

本處重點是他們在古列面前毫無能力,他的軍力使他們四散。

41:3他追趕他們,毫不受損[8]8

原文作「平安地」;KJV, ASV作「安全地」;NASB作「在安全中」;NIV作「絲毫不損」。

的越過他們[9]9

原文作「他不用腳進入」。表示行動迅速,腳不沾地而來。見C. R. North, Second Isaiah, 94。

41:4誰採取行動施行定命[10]10

原文作「誰行事和成就了」;NASB作「誰去做又成就了」。

?誰從起初就宣召歷代呢?是我,耶和華;正開始時我在,末時我在──是我[11]11

原文作「我,耶和華,與開始的同在,也與末後的同在,我是他」。

。」

41:5海岸[12]12

參1節註解。

看見就都害怕;全地[13]13

參40:28註解。

也都戰兢,它們就近前來。

41:6他們彼此扶助[14]14

原文作「各人相助鄰舍」;NCV作「工人們互相幫助」。

;彼此說:「壯膽吧!」

41:7木匠勉勵銀匠,揮鎚的勉勵打砧的。他認可銲接的品質[15]15

原文作「對銲接(的工夫)說,這個好」。

,將它釘子釘穩,不致倒下。

勉勵百姓

41:8「你,以色列我的僕人,我所揀選的雅各,我朋友[16]16

或作「盟友」(見王上5:1;代下20:7)。

亞伯拉罕的後裔,

41:9你是我從地極領回來的,從地角所召來的,且對你說:『你是我的僕人』,我揀選你,並不丟棄你。

41:10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 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拯救的右手[17]17

「右手」代表神拯救的大能(出15:6, 12)和保護(詩63:8)。「扶持」或作「使你站穩」,有「伸張公義」,「拯救」和「使得勝」的內含(見45:8; 51:5及BDB841-42 s.v.)。

扶持你!

41:11看!凡向你發怒的必都抱愧蒙羞;與你相爭的[18]18

原文作「你相爭的人」;NASB作「與你爭競的人」。

必減至無有而滅亡[19]19

原文作「有如無有」;NAB作「烏有」。

41:12你要找你的對頭[20]20

原文作「你的爭鬥者」;NASB作「和你爭吵的人」。

必找不着;你的敵人[21]21

原文作「你的戰鬥者」;NAB作「與你作戰的人」。

必被消滅至一無所有。

41:13因為我耶和華你的 神必攙扶你的右手,對你說,不要害怕!我正在幫助你。

41:14你這被輕視的小雅各[22]22

原文作「啊!蟲子雅各」。「蟲子」示意雅各微不足道。本處的「蟲子」可能是虱類;NAB作「啊,蛆蟲以色列」;NRSV作「你這昆蟲以色列」。

以色列人,不要害怕!耶和華說,我正在幫助你。」你的保護者[23]23

原文作「你的親人救贖者」。原文ga'al「親人」有保護大家族的責任。

就是以色列的聖者[24]24

參1:4註解。

41:15看哪,我將你做成有兩刃打糧的新器具。你要把山嶺打得粉碎,使岡陵如同糠粃[25]25

「山嶺」和「岡陵」象徵敵對的列邦,以色列復興的障礙。

41:16你要把它簸揚,風要吹去;風要把它颳散。你必以耶和華為喜樂,必以以色列的全能君為誇耀。

41:17困苦窮乏人尋求水卻沒有;他們因口渴,舌頭乾燥。我耶和華必回應他們的禱告[26]26

原文作「回答他們」(ASV, NAB, NASB, NIV, NRSV, NLT)。

;我以色列的 神必不離棄他們。

41:18我要使水流下山坡,在谷中開泉源。我要使沙漠變為水池,使乾地變為湧泉。

41:19我要在曠野種上香柏樹、皂莢樹、番石榴樹和橄欖樹;我在沙漠要使松樹、杉樹並黃楊樹一同生發;

41:20好叫人[27]27

原文作「他們」;NAB, NRSV作「所有的都能看見」;CEV, NLT作「每個人必看見」。

看見、認出、留意、明白,這是耶和華的大能[28]28

原文作「手」(KJV, NASB, NIV, NRSV)。

所做的,是以色列的聖者所造的。」

耶和華向假神挑戰

41:21耶和華說:「呈上你們的理由。」雅各的君說:「拿出你們的根據[29]29

原文作「強(的話)」。這挑戰明顯是對偶像諸神所發。見23-24節。

41:22讓他們拿出証明!讓他們說說以前的聖諭如何[30]30

原文作「至於從前的事,告訴我們是甚麼」。

,讓我們查驗[31]31

原文作「使我們可以放在心上」。

,看它們如何應驗[32]32

原文作「可以知道它們的結果」。

,或向我們定命將來的事[33]33

原文作「聲明未來的事,有關末期的」。

41:23要預言後來的事,好叫我們知道你們是神。你們或降福,或降禍,使我們恐懼戰兢。

41:24看哪,你們甚麼都不是,你們的成就根本不存在。那選擇敬拜你們的是可憎惡的[34]34

原文作「那揀選你的是可惡的」。

41:25我從北方興起一人[35]35

即波斯王塞魯士Cyrus,見2節註解。

,求告我名的人,從日出之地而來[36]36

或作「東方」。

。他必腳踏掌權的,好像臨到灰泥,彷彿窯匠踹泥一樣。

41:26誰從起初命定這事,使我們知道?誰從先前宣示,使我們說『他沒錯』呢?誰也沒有命定,誰也沒有宣示;誰也沒有聽見你們說任何的話。

41:27我首先對錫安說:『看!這是將要發生的!』我將一位報好信息的送去耶路撒冷

41:28我看,卻沒有人;我問的時候,他們中間也沒有顧問能回答一句。

41:29看哪!他們全部甚麼都不是[37]37

見40:17及41:12。

,他們的成就根本不存在[38]38

原文作「他們的地位是風和無有」;NASB作「風和空虛」;作NIV「風和混亂」。

。他們所鑄的偶像沒有一樣實質。

耶和華差派僕人

42:1[1]1

1-7節是以賽亞第一首的「僕人之歌」,形容一位特殊理想的僕人的事工。他成就了神對以色列和列邦的旨意。本歌描寫這僕人是公正的君王,帶來地上的公正和受壓者的解脫。其它的歌記在49:1-13; 50:4-11; 52:13-53:12。

這就是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裏所喜悅的。我已將我的靈賜給他,他必為萬國作出公正的定命[2]2

原文作「他必帶出公正」(ASV, NASB, NRSV)。如賽11:1-9描寫的理想君王,這位僕人有充沛的聖靈,建立地上的公正。

42:2他不喧嚷,不揚聲,也不在街上宣傳自己[3]3

原文作「他必不使街上聽到他的聲音」。

42:3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4]4

這都代表在滅亡邊緣的軟弱和受壓者。

;他必信實地作出公正的定命[5]5

原文作「他必信實地帶出公正」(NASB, NRSV)。

42:4他不暗淡,也不被壓碎[6]6

3節的動詞在此重覆。原文是ratsats「壓碎/壓傷」和kahah「將殘/暗淡」。

,直到他在地上設立公正,海岸[7]7

或作「海島」(NIV);NLT作「海外的遠方」。

都等候他的定命[8]8

或作「律法」(KJV, ASV, NASB, NIV);或作「他的指示」NLT。

。」

42:5這就是創造諸天,鋪張穹蒼,將地和地所出的一併鋪開,賜氣息給地上的眾人,又賜生命給行在其上[9]9

原文作「它的後裔」(NASB);NIV作「出自其中」。

之人的真 神[10]10

原文作「這位神」。

耶和華所說的──

42:6「我耶和華正式委任你[11]11

原文作「在公義中呼召你」。「你」是陽性單式,指僕人。見41:2註解。

;我攙扶你的手,保守你[12]12

本譯本假設原文出自natsar,而作「保守」。但有的認為本字出自yatsar,而作「塑造」。

,使你作眾民的約的中保[13]13

原文作「眾民的約」。字意上「人」不可能是約,故berit「約」應是「約的中保」。「眾民」原文作「人

」;但據49:8,應指以色列。

,作列邦人的光[14]14

「光」象徵從捆鎖壓迫中救出;注意49:6下與51:4-6的平行。「列邦」或作「外邦」(NIV, KJV, ASV)。

42:7開瞎子的眼[15]15

本句不是指瞎子的肉眼得治。正如下兩句指出,這「開眼」是釋放囚犯在不見天日的牢獄中出來。

,釋放被囚的[16]16

這些不是慣犯和危險人物,而是政治犯或含冤入獄的。

出牢獄,那些位在監牢黑暗中的人。

耶和華說話

42:8我是耶和華!這是我的名!我必不將我的榮耀與其他的分享,也不將我的稱讚與雕刻的偶像分享。

42:9看哪!先前的聖諭已經成就[17]17

原文作「看哪!先前的事已經來了(成就了)」。「先前的事」是耶和華早期的預言。

,現在我宣佈新事。這些未發生以先,我就啟示你們[18]18

原文作「他們尚未萌芽,我使你們聽見」。「你們」是以色列人;「新事」是尚未發生的預告事蹟。「先前的事」在本節中是以色列歷史上神預先告訴他們的(出43:16-18)。「新事」特指有關「僕人」的預言(42:1-7),也可能包括古列的勝蹟(41:25-27)。

42:10航海的和海中所有的[19]19

原文作「海與它的豐滿」;NASB, NIV作「和一切在內的」。

,海岸[20]20

或作「海島」(NASB, NIV);NLT作「遠方的海岸」。

和其上的居民,都當向耶和華唱新歌,從地極讚美他!

42:11讓曠野和其中的城邑,並基達遊牧之民居住的村莊揚聲;讓西拉的居民歡呼,在山頂上吶喊。

42:12讓他們將榮耀歸給耶和華[21]21

或作「願他們將耶和華配得的尊榮給他」。

,在眾海岸[22]22

原文作「願(對)他的頌讚在眾海岸(海島)宣揚」。

頌讚他的作為。

42:13耶和華必像勇士冒出,必像戰士激動而戰[23]23

原文作「像出征的人,他激發熱誠」(NIV類似)。

;他要喊叫,大聲吶喊,他要向仇敵顯出大能[24]24

或作「他勝過仇敵」(NIV);NLT作「必粉碎仇敵」。

42:14我許久沒有行動[25]25

原文作「靜默了許久」(NASB, NIV, TEV, NLT);CEV作「忍怒」。

,靜默不語。現在我要唉哼像臨盆的婦人,我要急促而喘氣[26]26

描寫耶和華是極欲作戰的戰士,不能再忍了。

42:15我要使大山小岡的樹木枯萎[27]27

原文作「使大山小崗枯萎」,指山上的樹木。

,使花草枯乾。我要使江河變為島嶼[28]28

原文作「我必使江河變為海岸(海島)」。有的認為本句與文意不合而將海岸攺作「乾地」。雖然這背景較為出奇,但J. N. Oswalt描寫這是中東河流偶然出現的狀況。江河水退之時,從前淹蓋的河床會露出地面如海岸(島)。(Isaiah〔NICOT〕, 2:126)。

,使水池乾涸[29]29

本句描寫耶和華如何咒詛使全地不育。這也暗示耶和華如何滅絕敵人。

42:16我要引瞎子行不熟悉的道[30]30

原文作「不知道的路」(NASB)。

;領他們走沒行過的路[31]31

原文作「使他們走(在)不知道的路上」。

。我必在他們面前使黑暗變為光明,使崎嶇變為平坦[32]32

原文作「使凹凸地為平地」。

。這是我要為他們行的,我必不離棄他們。

42:17信靠偶像的,對鑄造的偶像說『你是我們的神』的,他們要退後,極度蒙羞[33]33

原文作「蒙羞辱中的羞辱」;ASV, NASB作「絕對羞辱」。

耶和華與子民理論

42:18你們這耳聾的,聽吧!你們這眼瞎的,注意[34]34

原文作「看著」。

42:19我的僕人真的眼瞎,我的使者真的耳聾。我立約的盟友[35]35

原文meshullam字意不詳。BDB 1023 s.v. 認為這字出自「和好」的動詞,而作「和約中的人」。J. N. Oswalt建議為「有約者」(Isaiah〔NICOT〕, 2:128, n.59)。有的修訂為moshelam「他們的統治者」或是meshullakhi「我的使者(委任者)」(與上句使者頗合)。本譯本假定本字是修訂詞kemosholemi「如盟友」。(參賽30:22或51:5;「盟友」可參詩7:4)。

,耶和華的僕人,是真的眼瞎[36]36

本節的語氣是無人像神的僕人的眼瞎耳聾。本處文義中的「僕人」是放逐的以色列(參41:8-9),靈裏瞎而聾,無法成就神的目的。這「僕人」與「僕人之歌」中的理想「僕人」成為強烈對照。

42:20你看見許多事卻不領會[37]37

原文作「但你保守不住(記不住)」;NIV作「但完全不留意」。

;耳朵開通卻不聽見。」

42:21耶和華要以尊大顯示律法,展示公正[38]38

原文作「耶和華為了他的公義(公正)喜悅,他顯大了律法使它榮耀」。耶和華將他為子民的良好意願與他們目前的危機對照。耶和華想藉以色列展示他的律法(申4:5-8),但以色列不順從(24節),承擔不了這任命。

42:22但這百姓被搶被奪的;都陷在坑中,囚在獄裏。他們作掠物被擄去,無人拯救;作擄物被牽走,無人說:「帶回來。」

42:23你們中間誰肯側耳?將來有誰留意?

42:24誰將雅各交給強盜?誰將以色列交給搶奪者[39]39

或作「誰將雅各交出如同掠物」。

?豈不是耶和華,就是我們所得罪的那位嗎?他們不肯遵行他的命令[40]40

原文作「他們不願走在他的道中」。

,不聽從他的律法。

42:25所以,他將猛烈的怒氣和戰爭的摧殘[41]41

原文作「力量」(KJV, NASB);NAB作「猛烈」;NASB作「兇猛」;NIV作「殘暴」。

,傾倒在以色列的身上。在他四圍如火着起,他卻不知道[42]42

或作「不領會」。

,燒着他,他也不留意[43]43

原文作「心中也看不見」。

神必拯救子民

43:1雅各啊,創造你的耶和華;以色列啊,造成你的那位,現在如此說:「你不要害怕!因為我必保護你[1]1

或作「救贖」。參41:14註解。NCV作「拯救」;CEV作「救拔」;NLT作「贖回」。

。我呼喚你名,你是屬我的。

43:2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蹚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燄必不傷你[2]2

原文作「燒」(NASB);NAB, NRSV, NLT作「焚盡」;NIV作「燒著」。

43:3因為我是耶和華你的 神,以色列的聖者[3]3

參1:4註解。

,你的救主。我已經使埃及作你的贖價,使衣索匹亞西巴[4]4

「西巴」Seba不是在阿拉伯Arabia南部的示巴Sheba。參創1:10;代上1:9。

代替你。

43:4我既看你為寶為尊[5]5

原文作「你既在我眼中為寶貴,你又被尊重」。

,又因我愛你,我必使人代替你,使列邦替換你的生命。

43:5不要害怕,因我與你同在!我必領你的後裔從東方來;又從西方招聚你。

43:6我要對北方說:『交出來!』對南方說:『不要拘留!』將我的眾子從遠方帶來,將我的眾女從地極領回,

43:7就是每一個屬於我的[6]6

原文作「凡稱為我名下的」(NASB, NIV, NRSV)。

,是我為自己的榮耀創造的,是我所做成──我所造的。」

耶和華重申主權

43:8你要將有眼而瞎、有耳而聾的民都帶出來!

43:9萬國聚集,眾民會合。其中誰能將此聲明?誰為我們預述了先前的事[7]7

原文作「使我們聽到先前的事?」

?他們可以帶出證人來,顯明有理,或者讓他們聽見同意說:「這是真的。」

43:10耶和華說:「你們是我的證人,我所揀選的僕人。所以,你當思想[8]8

或作「知道」(KJV, NAB, NASB, NIV, NRSV)。

且信服我,又明白我就是耶和華。在我以前沒有神,也沒有像我永存的[9]9

原文作「在我以後,也必沒有」;NASB「沒有在我以後的」。「像我永存」或作「比我長壽」。

43:11我是耶和華,除我以外沒有救主。

43:12我曾定命,我曾拯救,我曾宣告,在你們中間沒有別神。」耶和華說:「你們是我的證人,我是 神。

43:13從今日起,我就是他!誰也不能救人脫離我手,我要行事,誰能阻止?」

耶和華行新事

43:14耶和華你們的保護者[10]10

或作「你的親人救贖者」。

以色列的聖者[11]11

參1:4註解。

如此說:「因你們的緣故,我打發人到巴比倫去,使巴比倫人如逃民[12]12

原文作「我將他們所有人拉下(變如)難民」。

,將他們歡樂的吶喊變為哀歌[13]13

原文作「至於那些在船上歡呼的巴比倫人」;大意是「甚至在船上歡呼的巴比倫人」;先知在說耶和華使他們上船避難的巴比倫人,以為脫難的人,歡樂也變為哀歌。

43:15我是耶和華你們的聖者[14]14

參1:4註解。

,是創造以色列的,是你們的君王。」

43:16那位在滄海中開道,在大水中開路,

43:17使車輛、馬匹、軍兵、勇士都滅亡的[15]15

引喻在紅海滅埃及軍兵的事蹟。

;(他們一同倒下[16]16

原文作「躺下」;NAB作「一同伏地」;CEV作「死去」;NRSV作「他們躺下」。

,不再起來,他們滅沒,好像熄滅的燈火。)

43:18耶和華如此說:「你們不要記念從前的事[17]17

或作「原先的事」;NLT作「忘記一切」。

,也不要追想古時的事。

43:19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生[18]18

原文作「萌芽」;NASB作「彈出」。

,你們看不出來嗎[19]19

或作「知道」(KJV, ASV);NASB作「領會」;NAB, NIV, NRSV作「清楚」。

?是的,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20]20

昆蘭古卷作「路徑」(1QIsa)。

43:20野地的走獸必尊重我,野狗和鴕鳥也必如此,因我使曠野有水,使沙漠有河,好給我的選民解渴。

43:21這百姓是我為自己所造的,好稱頌我。

耶和華遣責子民

43:22雅各啊,你卻沒有求告我;以色列啊,你沒有渴慕[21]21

或作「你厭煩我」(KJV, ASV, NRSV)。

我。

43:23你沒有將你的羊帶來給我作燔祭,也沒有用祭物尊敬我。我沒有使供物作你的負擔,也沒有因要求乳香使你勞累[22]22

或作「厭煩」。

43:24你沒有為我買馨香的菖蒲[23]23

即「白菖」Calamus(NIV);NCV, TEV, NLT作「香」;CEV作「香料」。

,也沒有用祭物的脂油獻給[24]24

原文作「填滿」;NASB作「充滿」。

我。你的罪倒成為我的負擔,你的惡行使我勞累[25]25

在22-24節耶和華似在責備以色列人獻不足夠的祭。但這是個問題。假如本處指放逐時期的行為,這種敬拜方式是不可能的,耶和華也不會如此的期望。假如本處指放逐之前,這說法就與其它責備以色列人過度獻祭的經文違背(例如賽1:11-14;耶6:20;摩4:4-5; 5:21-23)。所以本節不是責備以色列沒有獻祭,而是指責他們宗教儀式的無用。他們或許獻祭,但不是給耶和華的,因為耶和華不接受,甚至不要。參C. R. North, Second Isaiah, 127, and R. Whitbray, Isaiah 40-66(NCBC), 91。

43:25我,惟有我為自己的緣故塗抹你的叛逆的所為;我也不想起你的罪惡。

43:26提醒我,你我可以一同辯論!你可以向我証明你有理[26]26

原文作「你,說話使你得直」;NAB作「証明你的無辜」。

43:27你的始祖[27]27

這可能指亞伯拉罕(51:2),但以賽亞書它處從未責備亞伯拉罕(見29:22; 41:8; 63:16)。這位「始祖」可能是雅各/以色列,亦稱為國家的「始祖」(見58:14; 63:16)。

犯罪,你的發言人[28]28

可能是國家的先知,祭司和/或君王。

違背我。

43:28所以我辱沒了你們的聖首領,交雅各於毁滅,使以色列承受欺凌。

耶和華必復興以色列

44:1我的僕人雅各、我所揀選的以色列啊,現在你當聽!

44:2造成你──從你出胎模塑你,幫助你的──耶和華如此說:「我的僕人雅各、我所揀選的耶書崙[1]1

耶書崙Jeshurum是以色列的別名,見於申32:15; 33:5, 26。

,不要害怕!

44:3因為我要將水澆灌焦土[2]2

原文作「口渴的」,指乾旱之地;參下句平行句。

,使江河[3]3

KJV作「洪水」。

流在旱地。我要將我的靈澆灌你的後裔,將我的福澆灌你的子孫。

44:4他們要像樹長在草中,像溪水旁的柳樹。

44:5這個要說『我是屬耶和華的』;那個要用雅各的名[4]4

或作「被稱為雅各」。

;又一個要親手寫『歸耶和華的』,並用以色列為名。

偶像的荒謬

44:6耶和華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保護者[5]5

原文作「他的親人救贖者」。

,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除我以外再沒有神!

44:7自從我設立古時的民──誰能像我?讓他聲明[6]6

原文作「讓他叫/聲明」(NASB, NIV, NRSV);NAB作「讓他站起來說」。

!讓他陳說向我解釋──讓他宣告未來的事。

44:8你們不要恐懼!也不要害怕!我豈不是從早就說明命定了嗎?你們是我的見證。除我以外,豈有神嗎?誠然沒有其他保護磐石[7]7

原文作「盤石」,或作「峭壁」。這稱號形容神是保護性的避難所,全能君王的身份。

,我一個都不知道!」

44:9製造偶像的甚麼都不是,他們所喜悅的都無價值。他們的證人看不見;無所知曉,以致羞愧。

44:10誰製造神像,鑄造沒有價值的偶像[8]8

語氣是「誰傻成這樣子去製造神像?」

44:11看哪,他[9]9

「他」可能指鑄偶像的人;「同伴」就是同行者。

的同伴都必羞愧;工匠只不過是人[10]10

本句似為:假如偶像不過是人手所造,信靠的人必定失望;因為人工的偶像不能幫助他們的「創造者」。

。任他們聚集,任他們站立!他們都必懼怕,一同羞愧。

44:12鐵匠把鐵在火炭中燒熱,用鎚打鐵器。用他有力的膀臂錘成。他飢餓而無力;不喝水而發倦。

44:13木匠拉線[11]11

或作「用線量度」(NIV)。

,用筆劃出樣子[12]12

原文作「描出輪廓」。原文shered只見於本處,可能是工具或是「筆」類。ASV作「鉛筆」;NAB, NRSV作「尖筆」;NASB作「粉紅筆」;NIV作「畫記號」。

;他用鉋子鉋成形狀,用圖規劃了模樣。他仿照人的體態,做成人形,放在神竈中[13]13

原文作「像人的榮耀坐在屋中」;NIV作「住在神龕裏」。

44:14他砍伐香柏樹,取柞樹(註:「柞」或作「青桐」)或橡樹。他在樹林中選定了一棵。他栽種松樹,而雨使它生長。

44:15人用這樹燒火,他自己取些烤火。他點火烤餅;又做神像跪拜;做雕刻的偶像向它[14]14

或作「它們」。

叩拜。

44:16他把一半燒在火中──一半烤肉吃飽。自己烤火說:「阿哈!我暖和了!我見火了!」

44:17他用剩下的做了一神,自己的偶像。他向這偶像禱告說:「求你拯救我,因你是我的神。」

44:18他們不知道,也不明白,因為他們的眼是瞎的[15]15

原文作「被塗抹」。

,不能看見;他們的心不能明白。

44:19沒有人自己想想,也沒有知識,沒有聰明,能說:「我拿了一半在火中燒了──在炭火上烤了餅,我也烤了肉吃。這剩下的我豈要做可憎的偶像?我豈可向枯木叩拜?」

44:20他以灰為食[16]16

或作「在灰堆上進食」。

;他昏迷的心誤導他。他不能自救,也不能說:「我右手中的豈不是假神[17]17

原文作「我右手中豈不是謊言(假的)?」

?」

44:21雅各以色列啊,你是我的僕人,要想想這些事。以色列啊,你是我的僕人,我造成了你,必不忘記你。

44:22我塗抹了你的過犯[18]18

原文作「背叛之過」。耶和華赦免他們的罪,使之如雲般消散(見伯7:9; 30:15)。

,像厚雲消散;我塗抹了你的罪惡,如薄雲滅沒。你當歸向我,因我保護[19]19

原文作「救贖」。見41:14註解。

你。」

44:23諸天哪,應當歡呼!因為耶和華干預[20]20

原文作「(採取)行動」;NASB, NRSV作「做了」;NLT作「做了這奇妙的事」。

。地的深處[21]21

原文作「低下區域」,指陰間Shoel,與上句「諸天」為平行句。見詩63:9; 71:20。

啊,應當吶喊!山嶺哪,歡樂地呼喊;樹林和其中所有的樹,你們也是!因為耶和華保護[22]22

原文作「救贖」。見41:14註解。

雅各,在以色列全地彰顯他的榮美[23]23

即「以拯救以色列顯出他的榮耀」;TEV作「以拯救以色列顯出他的偉大」。

耶和華賜力於塞魯士

44:24在胎中模塑你的保護者[24]24

原文作「你的救贖者」。見41:14註解。

,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耶和華是創造萬物的,是獨自鋪張諸天、鋪開大地的。

44:25是我使說空話的兆頭失效,使占卜的蒙羞[25]25

或作「變作愚人」(NIV, NRSV)。

,推翻智慧人的計謀,使他的勸告[26]26

原文作「知識」(KJV, NAB, NASB, NRSV)。

顯為愚拙;

44:26是我使他僕人先知的聖諭[27]27

原文作「他僕人的話」,應是指神的先知,參下文。

應驗,他使者的宣告[28]28

原文作「計謀」'etash;應是指神藉先知宣告的計劃。

成就,是我論到耶路撒冷說:『必有人居住。』論到猶大的城邑說:『必被重建,它的荒場我也必興起。』

44:27是我對深淵說:『乾了吧!我也要使你江河乾涸,』

44:28是我委任[29]29

原文作「對他說」。45:1繼續44:28上對塞魯士說的話,最後引用在45:2。

塞魯士作我的牧人[30]30

「牧人」指皇族身份的人,負責他子民的福利。

,完成我的心意,又下令建造耶路撒冷,發命立穩[31]31

或作「重建」。

聖殿的根基。』」

45:1耶和華對他所揀選[1]1

原文作「膏立」(KJV, NAB, NIV, NRSV, NLT);NCV作「他指定的君王」。

塞魯士說,就是我,我攙扶他的右手[2]2

「右手」代表動作和力量;耶和華指導塞魯士的行動,肯定他成功。

,使列國解甲降伏在他面前[3]3

原文作「我必鬆開列王的腰帶」;NRSV作「脫下列王的外袍」;NIV作「脫下列王的甲冑」。

,使城門在他面前敞開,不得關閉的說:

45:2「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山嶺。我必打破銅門,砍斷鐵閂。

45:3我要將暗中的寶物[4]4

原文作「黑暗中的寶物」(KJV, NASB, NIV, NRSV);TEV作「黑暗隱藏的珍寶」。

,隱密的財寶賜給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

45:4因我僕人雅各、我所揀選以色列的緣故,我提名召你;你雖不認識[5]5

或作「承認」;原文作「知道」(NCV, NRSV, TEV, NLT);NIV作「認」。

我,我給你尊貴的稱號。

45:5我是耶和華;沒有與我並列的[6]6

原文作「沒有在我旁的」。

。除了我以外沒有 神。你雖不認識我,我配備武裝你[7]7

原文作「束你的腰」(NASB),或「加力量給你」(NIV)。

45:6我這樣行是為了使從東到西的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沒有別神。我是耶和華!在我旁沒有並列者。

45:7我造光,又造暗[8]8

7上似是描寫神掌管晝夜,但下句指出「光」和「暗」代表「拯救」和「審判」。

;我施平安,又降災禍[9]9

本節肯定神是世間最後的掌權者,包括萬人萬國。他照他全權的意願停止戰爭,建立和平(正如他將要藉塞魯士為被擄子民成就的);他也可以為萬國帶來災難和審判(正如他將要藉塞魯士對待巴比倫的)。

。成就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

45:8諸天哪,自上而滴!讓穹蒼[10]10

原文作「雲」;KJV作「讓諸天傾下」。

降下拯救!讓地面吸取而產出救恩,又使公義一同生發。這[11]11

「這」是陽性單式,可能指yasha「拯救」。

都是我耶和華所創造的。」

耶和華的警告

45:9險哉!那與造他的主爭論的,他不過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塊瓦片!泥土豈可對摶弄他的說:『你究竟做甚麼?你欠缺技巧[12]12

原文作「你的工作,裏面沒有手的」;就是「你的工作像無手的人做的」。

!』

45:10險哉!那對父親說[13]13

原文作「禍哉,那說」(NASB, NIV類似);NCV作「多麼可怕」。

:『你生的是甚麼呢?』或對母親說:『你產的是甚麼呢[14]14

9-10節可能引喻被擄之民批評神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

45:11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15]15

見1:4註解。

,就是造就以色列的說及末來的事:「你們竟敢問起我的兒女!你們竟敢教我[16]16

原文作「命令我有關」

親手所作之工!

45:12我造地,又造人在地上。是我──我親手舖張諸天,我下令給天上的眾光[17]17

原文作「我下令給他們的萬象(軍)」。參40:26註解。

45:13是我──我委任興起塞魯士[18]18

原文作「我在公義中激動他」。參41:2註解;「他」應是塞魯士(參44:28)。

,我必修平他一切道路。他必重建我的城,釋放我被擄的民,卻不是為工價,也不是為賄賂。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耶和華是以色列國唯一的希望

45:14耶和華如此說:「埃及的利潤[19]19

原文作「勞力」,指「勞力」得來的果子;可譯作「利益」或「出品」。

衣索匹亞的收入[20]20

或作「商品」(KJV, NASB, NIV, NRSV);NAB作「衣索匹亞的榖類」;CEV作「衣索匹亞的珍寶」。

必歸你[21]21

原文作「必傳遞給你」;NASB, NIV作「必到你那裏」;CEV作「必屬你」。

,身量高大的西巴人必被帶來屬你。他們必帶着鎖鏈跟隨你[22]22

復興的以色列描寫為典型的大皇朝,收取進貢和奴隸。

,又向你下拜,祈求你說[23]23

以色列的使臣令人生懼;他們待以色列如待神的使節,甚或看如小神。

:『 神真在你們中間;沒有與他平等的,再沒有別的神!』」

45:15救主以色列的 神啊,你實在是隱藏的 神。

45:16凡製造偶像的都必抱愧,都要一同蒙羞。

45:17以色列必蒙耶和華一次性成就的拯救[24]24

原文作「以色列必蒙耶和華的拯救,永遠的拯救」。

。你們必不再蒙羞抱愧[25]25

原文作「在未來的歲月你必不蒙羞」。

45:18創造諸天的耶和華,製造成全大地的 神,他創造堅定大地,非是無秩序[26]26

或作「無形狀」。創1:2描寫創造前的地界是tohu「無狀」,但神模塑成有形狀的可居住之地。

的創造,是造了給人居住。他如此說:「我是耶和華,沒有和我並列的。

45:19我沒有在暗中隱密[27]27

原文作「黑暗之地」。

之處說;我沒有對雅各的後裔說:『你們尋求我是徒然[28]28

原文tohu在此作「虛無」。

的。』我耶和華所說的是誠實,宣佈的是可靠[29]29

或作「宣稱拯救,宣示公正」。

45:20你們從列國來的難民,一同聚集前來。那些抬着木偶的,禱告不能救人之神的。

45:21告訴我!拿出証據[30]30

原文作「聲明,拿過來」;NASB作「聲明又呈上案件」。見41:21。

!讓他們彼此商議!誰從古時預告?誰從上古宣述?不是我耶和華嗎?沒有與我同等的,除我以外,沒有別神。我伸冤拯救[31]31

或作「我是公義的神和拯救者」;NASB, NIV, NRSV作「公義的神和救主」。

,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神!

45:22地極的人都當歸向我,就必得救[32]32

或作「使你們得救」。

。因為我是 神,沒有與我同等的!

45:23我指着自己起誓──我口所出的話是真實可靠[33]33

原文作「我口說的話出自真理,必不返回」。

;萬膝必向我跪拜,萬口必嚴肅承認[34]34

原文作「起誓」(KJV, NAB, NIV, NRSV);NLT作「投誠」。

45:24人論我說:『是的,耶和華是大能的拯救者[35]35

原文作「是的,耶和華內裏有拯救和力量」。

。』」凡向他發怒的,必在他面前畏縮[36]36

原文作「必到他面前蒙羞」。

45:25以色列的後裔都必得耶和華還以清白,以他誇耀。

耶和華懷搋自己的子民

46:1彼勒[1]1

彼勒Bel是巴比倫一神之名。本名起初連於安利Enlil,後用於瑪度Marduk。

屈身,尼波[2]2

尼波Nebo是巴比倫神尼布Nabu的別名。

彎腰;巴比倫的偶像壓馱在獸和牲畜上[3]3

原文作「它們的形像屬於家禽野獸」;NLT作「被載走」。

,沉重的偶像使牲畜疲乏[4]4

原文作「你的重量是疲累的(野獸)的負擔」。

46:2它們都一同彎腰跪下,不能保全重馱;他們[5]5

原文nafsham「靈魂/性命」,本處相等於第三身陽性眾數的「他們」,但halakhah「他們去」卻是第三身陰性單數,同於nefesh「性命/靈魂」。

一同走向囚禁之地[6]6

本處描寫的是巴比倫的沒落。偶像被勝利的敵人掠去;諸神比作戰俘,在敵人前彎身放逐。

46:3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餘剩的要聽我言,「你們自從生下[7]7

原文作「胎中」(NRSV);KJV作「腹中」;NAB作「嬰兒時」。

,就蒙我保抱;自從出胎,便蒙我懷搋[8]8

原文作「從胎中就被舉起」。

46:4直到你們年老,我仍照顧[9]9

原文作「直到年老,我是他」(NRSV類似);NLT作「在你一生中我必是神」。

;直到你們髮白,我仍懷搋。我已造你,也必支持;我必懷抱,也必拯救[10]10

不像那些疲累的偶像需要被牲口帶走,耶和華攜帶他疲乏的百姓。

46:5你們將誰與我相比?告訴我誰像我,可以與我比較!

46:6那傾倒囊中金子、用天平平銀子的人,雇銀匠製造神像。他們然後俯伏叩拜。

46:7他們將神像抬起,扛在肩上;安置在定處,它就只站立,離不開本位。即使人呼求它,它不能回應;不能救人脫離患難。

46:8記著這事,使你勇敢[11]11

原文`ashash字意不詳。連於字根意如「建立」。

。悖逆的人,要想一想[12]12

原文作「叛徒,捫心(自問)」;NRSV作「作孽之人,想一想」。

46:9你們要追念我在上古所成就的[13]13

原文作「記起從前的事,上古之時」;KJV, ASV作「古老時的往事」。

!我是 神,沒有和我並列的[14]14

原文作「沒有別的」(NASB, NIV, NRSV)。

;我是 神,再沒有像我的!

46:10我從起初指明結局,從古時[15]15

或作「預先」;KJV, NASB, NIV, NRSV作「從遠古時」。

言明未成的事。我說:『我的籌算必立定,凡我所心願的,我必成就;』

46:11我召一隻鷹[16]16

或是獵食的鳥類(NAB, NASB, NIV, NRSV;見18:6)。

從東方來,召那執行我籌算的人從遠方來。我已定命[17]17

原文作「我說了」。

,就必成就;我已謀定,就必做成。

46:12你們這些心中頑梗[18]18

原文作「心中堅強」(或頭腦);NIV作「頑固」。

、遠離正務的人[19]19

原文作「與公義遙遠的人」,或「遠離拯救的人」。

,當聽我言。

46:13我使我的拯救臨近,已不遠了。我的救恩必不等待。又拯救錫安[20]20

原文作「我必將救恩放在錫安」;NASB作「我必賜救恩與錫安」。

;必將我的榮美配戴在以色列身上[21]21

原文作「我的榮耀(給)以色列」;KJV, ASV作「我的榮耀為以色列」。

巴比倫將傾覆

47:1巴比倫的處女女兒[1]1

原文betnlah通常指處女,但本處似是「處女女兒」(23:12; 37:22同)。本章的引喻將巴比倫延伸為人性化的皇后(5, 7節),她身為人妻人母(8-9節)。

啊,倒下!坐在塵埃!迦勒底的閨女啊,坐在地上,不是寶座。因為[2]2

或作「的確」。

你不再稱為柔弱受寵的。

47:2要用磨磨麵!揭去帕子,脫去長裙,露腿蹚河!

47:3讓你的下體露出,你的私處必被展示[3]3

原文作「你的羞恥必被看見」。本處文義的「羞恥」指下體。

。我要報仇,誰也不寬容[4]4

原文作「我必不會見一人」。原文pagah「相會」在此有「以恩慈相會」之意。

。」

47:4我們的保護者說──萬軍之耶和華是他的名,是以色列的聖者[5]5

參1:4註解。

47:5迦勒底的閨女啊,你要默然靜坐[6]6

原文作「在黑暗中靜坐」;可能指逃民得護庇之藏身處。

,躲藏起來!因為[7]7

或作「的確」。

你不再稱為列國之后。

47:6我向我的百姓發怒;使我的產業被褻瀆,將他們交在你手中。你毫不憐憫[8]8

或作「同情」。

他們,甚至把極重的軛[9]9

或作「負荷」。

加在老年人身上。

47:7你說:『我必永遠為后[10]10

原文作「我永遠為永遠的后」;NIV作「永遠的后」;CEV作「為后到永遠」。

』!你不將這些事放在心上,也不思想這事的結局[11]11

原文作「你記不起它的結局」;NAB作「你漠視他們的後果」。

47:8你這專好奢華[12]12

或作「曲線玲瓏的」(NAB);「動人的」;NLT作「你是瘋狂尋歡的國度」。

、安然居住的,現在當聽這話。你對自己說[13]13

或作「心中說」。

:『我是獨一的!無人能與我相比[14]14

原文作「我(是),除我以外沒有別的」。參番2:15。

,我必不至寡居;必不遭喪子之事[15]15

原文作「我必不如寡婦活著,我必不知失去兒女(的事)」。

。』

47:9哪知,喪子、寡居這兩件事在同一日,轉眼之間必臨到你!即使你再多唸經,多掛符咒[16]16

米索不大米亞的宗教以唸經和符牌為僻邪驅魔的重要舉止。

,這些悲劇必然漫過你。

47:10你素來满足於自己的惡行說[17]17

原文作「你信靠你的邪惡」。

:『無人看見我。』你自以為的智慧聰明使你偏邪,當你說[18]18

或作「你想」。

:『我是獨一的!無人能與我相比[19]19

見8節註解。

。』」

47:11禍患要臨到你身,你必不知如何時施術驅除。毁滅落在你身上,你也不能討它喜悅。在你認出[20]20

原文作「知道」;NIV作「預見」。

之前,毀滅必忽然臨到你身。

47:12堅持信靠你從幼年忠誠背誦的經文符咒吧!或者可以成功[21]21

原文作「得益」。

──或者可以嚇走災禍。

47:13你聽了太多勸告,以致疲倦。站起來吧──那些觀天象的、看星宿的、按月說預言的──救你脫離所要臨到你的災禍。

47:14看,他們要像稻草被火焚燒,不能救自己脫離火燄之熱力[22]22

原文作「手」,指火焰之力量。

。這火並非暖人的炭火,也不是可以欣賞火光的火[23]23

本句可能引用賽44:16的拜偶像者燒樹木取暖,又將部份雕成偶像敬拜。神審判的火不是營火,其焰必吞沒毀滅。

47:15你從少年時就忠實相待的[24]24

原文作「你所辛勞的,你年青時所交易的」。觀兆的和看星象的在此比作商人,與巴比倫一向有經濟關係的人。

,必令你失望[25]25

原文作「他們對你就是這樣」;NIV作「這就是他們所能做到的」。

。他們各奔各向,無人救你[26]26

原文作「各向己方,犯錯」。

耶和華訓誡流放中的子民

48:1雅各家名為以色列猶大的後裔,當聽我言!你們指着耶和華的名起誓[1]1

原文作「記起」;KJV, ASV作「提到」。

,提說以色列的 神──卻不憑誠實公正方式的[2]2

原文作「不在真理也不在公義(之內)」。

──聽我的話。

48:2的確,他們住在聖城[3]3

原文作「他們自稱從聖城而來」。本句實意不詳;「而來」可能是「被召」,故可譯作「他們住在聖城」。

;倚靠[4]4

或作「信靠」;NASB, NRSV作「靠」;NAB, NIV作「依賴」。

名為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

48:3主說:「早先的事,我事先已宣告[5]5

原文作「從前的事我已預先聲明了」。

,已經定命也說了預言;我忽然行作,事也成了。

48:4我如此行,因我知道你是頑梗的。你的頸項是鐵的,你的額是銅的[6]6

這形像示意人扯緊額臉的肌肉,堅決拒絕的態度。

48:5我事先向你宣告,在未成以先告訴你,免得你說:『這些事是我的偶像所行的,是我雕刻的偶像和我鑄造的偶像所命定的。』

48:6你已經聽見,現在看看一切的証據!難道你不承認我說的是真話[7]7

原文作「(至於)你,你不聲明嗎?」

?從今以後,我將新事,就是你所不知道的隱密事指示你。

48:7這事是現今造的[8]8

原文作「被創造的」(KJV, NASB, NIV, NRSV);NLT作「全新的」。

,並非以前就有;在今日以先,你也未曾聽見,免得你說:『這事我早已知道了。』

48:8你未曾聽見,未曾知道,以前沒有人告訴你[9]9

原文作「之前你的耳朵沒有打開」。

。因為我知道你極其詭詐,你自從出生以來,便稱為悖逆的。

48:9我為我的名聲[10]10

原文作「為我的名」(NAB, NASB);NLT作「為我自己的緣故」。

暫且忍怒,為我的聲譽[11]11

原文作「為我的讚頌」。

向你容忍,不將你除滅[12]12

原文作「我忍住不將你剪除」。

48:10我熬煉了你,卻不像熬煉銀子;在苦難的爐中,我煉淨了你[13]13

原文bekhartikha「我揀選了你」;但昆蘭古卷正確的讀為「我測驗了你」。冶金的背景建議藉測驗而淨化。

48:11我為自己的緣故[14]14

原文重用lema'ani「為我的緣故」;指「單單為我自己」。

必採取行動,我焉能使我的名被褻瀆?我必不將我的榮耀與任何的分享[15]15

參42:8。

48:12雅各,我所選召的以色列啊,當聽我言!我是耶和華,我開始就有,末後也存[16]16

原文作「我(是)他,我(是那)首先(的),我(是那)末後(的)」。

48:13我手立了地的根基;我右手鋪張諸天。我一傳召;便都立住。

48:14你們都當聚集而聽,他們[17]17

這可能指偶像諸神(5節)。

內中誰說過這些事?耶和華的盟友[18]18

或作「朋友」,「同盟」。指塞魯士Cyrus。

,必向巴比倫實行他的心願,他必以大能攻擊迦勒底[19]19

原文作「以膀臂攻擊」。

48:15我,我已說過──我選召了他;我帶領他而他必成功[20]20

原文作「他的道路必為亨通」。

48:16就近我來,聽這話『我從起頭並未曾在暗中說話,自從事發生,我就在那裏。』現在,主耶和華差遣我,和他的靈同來[21]21

本處沒有指明發言人,但可能是14-15節的耶和華的盟友塞魯士。

。」

48:17耶和華你的保護者[22]22

原文作「救贖者」。參41:14註解。

以色列的聖者[23]23

參1:4註解。

,如此說:「我是耶和華你的 神,教導你如何成功,引導你所當行的路。

48:18甚願你從前聽從[24]24

原文作「留意」(NASB, NIV, NRSV);TEV作「聽」。

我的命令,你的平安就會如河水流向[25]25

原文Shalom「平安」可能指平安和富庶;是神應許守約者的。

你,你的救贖就會如海浪來臨[26]26

原文tsedaqah「公義」可能指神從敵人手中的拯救(19節)。

48:19你的後裔也會多如沙[27]27

原文作「如沙」;NCV作「多如沙粒」。

,你的兒女[28]28

原文作「你腹內所生的」。

會多如沙粒。他們的名在我面前也不會剪除,也不會刪減[29]29

原文作「消滅」。

。」

48:20離開巴比倫!逃離迦勒底人!以歡呼的聲音傳揚!宣揚到地極[30]30

或作「全地上」。

!說:「耶和華保護[31]31

原文作「救贖」。參41:14註解。

他的僕人雅各

48:21耶和華引導他們經過沙漠,他們不會乾渴;他為他們使水從磐石而流,分裂磐石,水就湧出[32]32

本譯本在此用現在式;認為是形容神帶領巴比倫被擄之人的歸回(20; 35:6; 49:10),引用的是出埃及的實例(出17:6)。

。」

48:22耶和華說:「惡人必不得豐裕!」

以色列救贖流放的子民

49:1眾海岸[1]1

或作「海島」(NASB, NIV);NLT作「遙遠之地」。

啊,當聽我言[2]2

本處是耶和華特選的僕人(42章介紹)說及自己的任命。

!遠方的眾民哪,留心而聽!自我出生,耶和華就選召我[3]3

原文作「從胎中召我」。

;自出母腹,他就委任了我[4]4

原文作「在我母親裏面,他提到了我的名」。

49:2他使我的口如利劍,將我藏在他手心;又使我成為磨快的箭[5]5

或作「打磨」(KJV, ASV, NAB, NIV, NRSV);NASB作「上選的」。

,將我藏在他箭袋之中[6]6

本節的言詞形容這僕人作為耶和華有效器具的重要性。僕人的口,代表他的話,比作鋒銳的箭,因他必有效地代表耶和華發言(見50:4)。耶和華的手握住僕人,在合宜的時間抽出使用。這僕人有如利箭在箭囊中等待時機。

49:3對我說:「你是我的僕人以色列,我必藉你彰顯我的榮美[7]7

本節指出僕人是以色列。這似乎是放逐的國家(參41:8-9; 44:1-2, 21; 45:4; 48:20),但在5-6節這僕人說他受命使以色列與神和好,因此他必定不是放逐的國家。這僕人是理想的「以色列」,他如昔日的摩西為國作約的中保(8節),引領他們脫離捆鎖(9上),並實行神要以色列成為偶像之國正面影響的原定計劃(6下)。以色列藉著按神律法生活,就成為鄰國的神公正標準的模範(申4:6-8)。犯罪的以色列失敗了,但這僕人,理想的「以色列」必成功地在全地建立公正。

。」

49:4我卻想[8]8

或作「說」(KJV, NASB, NIV, NRSV);NLT作「回答」。

:「我勞碌是徒然;我盡力是虛無虛空。」然而,耶和華必為我伸冤,我的神必賞賜我[9]9

原文作「我的公正在乎耶和華,我的賞賜(或工資)在我的神」。

49:5耶和華說:──那位從我出胎,就使[10]10

或作「模造」。

我作他的僕人,要使雅各歸向他,使以色列到他那裏聚集;耶和華也看我為尊貴,因為我的 神是我的力量的泉源[11]11

原文作「因我的神是(或曾是)我的力量」。

──

49:6他說:「你作我的僕人,使雅各眾支派復興,使以色列餘剩[12]12

原文作「受保護的(保留的)」。

的得保全歸回,豈是小事[13]13

本句純是語法的問句,不表示僕人不滿任命而看以色列的復興為小事。

?我更要使你作萬國的光[14]14

參42:6註解。

,使你施行[15]15

原文作「為」(KJV, ASV);CEV作「你必帶」。

我的救贖,直到地極。」

49:7保護者[16]16

原文作「救贖者」。參41:14註解。

以色列的聖者[17]17

參1:4註解。

耶和華,對那被人所藐視、列國所憎惡、官長們的僕人[18]18

本節的三句形容這「人」的低下,無用和無助。

如此說:「君王看見就站起[19]19

原文qum「起立」。參創19:1; 23:7; 33:10;利19:32;撒上20:41; 25:41;王上2:19;伯29:8。

,首領也要下拜,都因信實的耶和華,以色列的全能君揀選了你。」

49:8耶和華如此說:「在我決定施恩的時候,我必回應你;在拯救的日子,我必幫助你;我必保護[20]20

原文matsar「保護」。有的認為本字是yatsar「模造」。

你,使你作眾民的立約中保[21]21

原文作「眾民的約」。人不能成約,故是約的中保。本處的「人」似指以色列。參42:6註解。

,復興[22]22

原文qum「起來」應是「重建」之意。

全地,分派荒涼的地為產業。

49:9你要對那被捆綁的人說:『出來吧!』對那在黑暗地牢[23]23

原文作「在黑暗中」(KJV, NAB, NASB, NIV, NRSV);NLT作「黑暗中的囚犯」。

的人說:『露臉吧[24]24

或作「出來吧!」

!』他們在路上必得飼食;在一切的山坡上必尋得草場。

49:10他們不飢不渴;炎熱的烈日必不傷害[25]25

原文作「擊打」Sharav。本字用在本處及賽35:7,與「乾旱之地」平行,與「水池」對照。後期希伯來文作「乾熱,太陽的勢力」。

他們,因為憐恤他們的,必引導他們;他必領他們到水泉旁邊。

49:11我必使我的眾山成為大道;我必修築我的路徑。

49:12看哪!他們從遠方來!有的從北方、從西方來;有的從[26]26

MT古卷作「秦國」Sinim(西寧);死海古卷讀如色弗尼Syene,埃及之地,即今日的Aswan(阿斯温)。近期的譯本有作Syene(NAB, NRSV);Aswan(阿斯温)(NIV);「埃及」(NLT)。

來。」

49:13諸天[27]27

原文shamayim可譯作「諸天」或「天空」,視乎文義。

哪,歡呼!大地啊,歡樂!眾山哪,發聲呼喊!因為耶和華安慰他的百姓,憐恤困苦之民[28]28

原文作「他的困苦之民」。

神記念錫安

49:14錫安說:「耶和華離棄了我,全能主[29]29

原文是adonay。

忘記了我。」

49:15婦人焉能忘記她懷中的嬰孩[30]30

原文作「吮奶的」;NASB作「乳哺的」。

,不憐恤她所生的孩子[31]31

原文作「對她胎中之兒不憐恤?」

?即或有忘記的[32]32

原文作「這些」(ASV, NASB)。

,我卻永不忘記你[33]33

15節的論點似是:耶和華與錫安的牽連正像母親和嬰孩一樣。但即使母親突然放棄孩子,耶和華必不放棄錫安。換句話說,耶和華與錫安的聯結有如母親和嬰兒的相連,但更堅強。

49:16看哪!我將你的名[34]34

原文作「你」。

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

49:17你的兒女必急速歸回。而毀壞你的、使你荒廢的,必都離你出去。

49:18你舉目向四方觀看!他們都聚集來到你這裏。耶和華說:「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你必要以他們為妝飾佩戴,以他們為穿戴像新婦一樣。

49:19是的,你的地荒廢;淒涼毀壞[35]35

本句在原文是斷續不完整的句子。

。但現今眾民居住必顯為太窄;吞滅你的必離你遙遠。

49:20你卻聽見哀悼喪子之後所生的兒女說:『這地方我們[36]36

原文作「我」代表全體。

居住太窄,求你為我們開拓地方居住[37]37

原文作「靠近我使我能居住」。

。』

49:21那時,你心裏必想[38]38

原文作「你心中必說」。

:『我既喪子不育,驅逐,離婚[39]39

或作「放逐,趕走」;NIV作「放逐,拒絕」。

,誰將這些孩子養大呢?我一人獨居;這些孩子從哪裏來呢?』」

49:22全能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向列國舉手,向萬民豎立號旗。他們必將你的眾子懷中抱來,將你的眾女肩上扛來。

49:23列王必作你[40]40

「你」指錫安(參22下)。

孩子的養父,公主必作乳母;他們必將臉伏地,向你下拜,並餂你腳上的塵土。你便知道我是耶和華;耐心等候我的必不至羞愧。」

49:24掠物豈能從戰士手中奪回?俘擄豈能從征服者[41]41

或作「暴君,強暴者」(見25節)。

手中解救?

49:25但耶和華如此說:「勇士所擄掠的,也必奪回;征服者所搶的,也必解救。與你相爭的,我必與他相爭,我必拯救你的兒女。

49:26我必使那欺壓你的吃自己的肉,也要以自己的血喝醉[42]42

26節上描寫圍城戰術並慘敗。被圍的敵人餓至吃人肉充飢。血污的屍首倒在鮮血浸透的戰場上,好像人喝醉倒地。

,好像喝酒一樣。凡有血氣的[43]43

或作「人類」。

,就必都知道我耶和華是你的救主,是你的保護者[44]44

原文作「你的救贖者」。參41:14註解。

,是雅各的大能君[45]45

原文作「雅各的大能者」。參1:24。

。」

50:1耶和華如此說:「我休你們母親的休書在哪裏呢?我將你們賣給我哪一個債主呢[1]1

耶和華向被擄的人(錫安的兒女)挑戰,要求他們拿出反對他的証據。問話的語氣示意以色列控告神休了他們的母親(錫安),出賣兒女(以色列人)為奴還債。

?你們被賣,是因你們的罪孽[2]2

耶和華承認他賣了以色列人,但是因他們的罪,不是為了神欠的債。若他賣他們給債主,他們應當可以指出,但上句示意他們做不到。

;你們的母親被休,是因你們的悖逆[3]3

耶和華承認和錫安離婚,但那也是因這國家的罪。上句的問話現在更顯為清楚。問題不在於有無離婚証明書(休書)或是有無離婚之事。相反的是要他們拿出離婚書看看白紙黑字的理由。神不是隨便丟棄錫安的。

50:2我來的時候,為何無人向我挑戰?我呼喚的時候,為何無人答應[4]4

本處譯作現在式。這是假設耶和華問以色列為何沒有反駁。另一譯法是作過去式:「為何我(從前)來的時候,沒有人迎接我?我(從前)呼喚的時候,為何無人回應?」這譯法就是在問為何以色列拒絕他的呼喚而悔攺得救。

?我的膀臂豈是無力[5]5

原文作「太短」(NAB, NASB, NIV)。

拯救你?我豈無拯救[6]6

或作「救贖」(NAB, NASB, NIV)。

之力?看哪,我喊一聲[7]7

原文作「我的斥責」。

,海就乾了!我能使江河變為曠野,使魚因無水,死而腐化。

50:3我能使諸天以黑暗為衣服;以麻布為遮蓋。」

神僕人的忍耐

50:4主耶和華賜我發言人的容量[8]8

原文作「給了我門徒的舌頭」。4-11節是第三首所稱的「僕人之歌」,描寫耶和華特殊的僕人,理想的以色列(49:3),救出被擄之民又完成神對世界的目的。本處這僕人引喻阻力(49:4暗示),但也表達他靠耶和華幫助堅持的決心。

,使我知道怎樣扶助疲乏的人[9]9

原文作「知道(?)困倦(的人)」。

。主每早晨喚醒我;使我清醒,如門徒一樣聆聽。

50:5全能主耶和華清楚地對我說[10]10

或作「使我順從」。原文作「他為我開(通)了耳朵」。

;我沒有違背,也沒有退後。

50:6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拔我腮頰的鬍鬚,我由他拔;人辱我,唾吐我,我並不掩面。

50:7但全能主耶和華幫助我,所以我不蒙羞。我因此臉面好像堅石[11]11

或作「穩然固定」。 

;我知道我必不至蒙羞。

50:8還我清白的與我相近。誰敢與我爭論?讓我們彼此對立[12]12

原文作「一同站立」。

!誰控告我[13]13

原文作「誰是我審判的主人?」

?讓他向我挑戰[14]14

原文作「讓他接近我」;NAB, NIV作「讓他面對我」。

50:9看!全能主耶和華幫助我,誰敢定我有罪?看!他們都像衣服穿舊了,蛀蟲必咬去他們。

50:10你們中間誰敬畏耶和華?誰服從他僕人[15]15

原文作「聽他僕人話的?」 

的?無論誰行在暗中[16]16

黑暗本處作複式,表示程度。黑暗可指放逐並/或道德上的邪惡。

,沒有亮光,當信靠耶和華的名,仗賴自己的 神。

50:11你們點火的、用火箭圍繞自己的,可以行在你們的火燄裏,並你們所點的火箭中。這是你要從我領受的[17]17

本處可能是僕人對敵人說話,警告他們必自我毀滅。原文作「從我手中領受」(NAB, NASB, NIV, NRSV)。

;你們必躺在痛楚之中[18]18

這似是人因病躺下。有的認為這是咒詛之人的火場。

對未來的盼望

51:1「你們這追求神性[1]1

或作「公義」(KJV, NASB, NIV, NRSV);NAB作「公正」;NLT作「救贖的盼望」。

、尋求耶和華的,當聽我言!要看看你們被鑿而出的磐石,被挖而出的巖穴[2]2

「磐石」和「岩穴」指亞伯拉罕和撒拉,國家的創始人。

51:2看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和生下你們的撒拉。當我選召亞伯拉罕的時候,他是獨自一人[3]3

原文作「一人」;NLT作「獨身」;TEV作「無子」。

,但我賜福[4]4

本處的「福」指生育之能。參創1:28。

與他,使他人數增多。

51:3誠然耶和華必安慰錫安錫安一切的荒場。必使她的曠野像伊甸,她的沙漠像耶和華的園囿。必有歡喜、快樂、感謝和歌唱的聲音賜回給她[5]5

原文作「尋到」(NAB, NASB, NIV, NRSV)。

51:4我的百姓啊,要向我留心!我的國民哪,要向我側耳!因為[6]6

或作「當然」。

我必下令[7]7

原文作「指示(或律法)必從我而出」。

,我必使我的公正為萬國之光[8]8

原文作「我必使我的光留在萬國為公正」。

51:5我快要伸冤[9]9

原文作「我的公義(或伸冤)近了」。

,我快要拯救[10]10

原文作「我的救贖前行」。

,我必在列邦中建立公平[11]11

原文作「我的膀臂必(為)萬邦審判」。

。眾海岸[12]12

或作「海島」(NIV);TEV作「遠方之地」。

耐心等候我;他們仰望我能力[13]13

原文作「膀臂」(NIV, NRSV)。

的彰顯。

51:6你們要向天舉目!觀看下地!因為天必像煙雲消散[14]14

原文作「撕成碎片」。

,地必如衣服漸穿舊了;其上的居民也要像蠓蟲死亡。惟有我賜的救恩[15]15

原文作「我的拯救」;本字可譯作「救恩」(KJV, NAB, NASB, NIV, NRSV, NLT);參CEV「勝利」。

永遠長存,我還的清白[16]16

原文作「我的公義(或伸冤)」。

也不消失[17]17

原文作「必不破碎(或驚恐)」。

51:7知道何為正,將我律法存在心中的民[18]18

或作「知道有我律法的人」。

,要聽我言!不要怕人的辱罵,也不要因人的毀謗灰心。

51:8必有一蛀蟲咬他們,好像咬衣服;一隻蟲子必咬他們,如同咬羊羢。但我還的清白[19]19

原文作「我的伸冤」;許多英譯本作「我的公義」;NRSV, TEV作「我的救贖」;CEV作「我的勝利」。

永遠長存,我賜的救恩直到萬代。」

51:9耶和華的膀臂[20]20

耶和華的膀臂是神軍事力量的象徵。本處作人性化,從睡中被喚醒預備行動。

啊,醒來!醒來!以能力為衣穿上!像古時的年日、上古的世代醒來!從前砍碎那傲者[21]21

原文hammakhtsevet出自字根khatsav「剁碎」;昆蘭古卷作makhats「打碎」,用於伯26:12,形容神勝過「那傲者」。「傲者」rahav有時直譯作拉哈伯rahab(參NAB, NASB, NIV, NRSV)。本處用作海中巨獸,聖經它處及傳說中都作海怪leviathan。海獸代表混亂的力量與創造的秩序對立。聖經中的「那傲者」與神的創造對敵,卻被打敗(見伯26:12;詩89:10)。本處的「傲者」指法老的埃及軍兵,在紅海與以色列對抗(見10節;及賽30:7;詩87:4;此稱號用於埃及)。

,傷了海怪[22]22

原文tannin是海獸的別名。參27:1註解。本處文義中海怪代表埃及;見「傲者」註解。

的,不是你嗎[23]23

原文的語氣是:「是的,的確是你」。

51:10使海與深淵的水乾涸、使海的深處變為贖民[24]24

或作「捆鎖之民」。原文作「贖出的」(ASV, NASB, NIV, NRSV);KJV作「被救贖的」。

經過之路的,不是你嗎?

51:11耶和華救贖的民必歸回;必歡呼進入錫安。永樂必作他們的冠冕[25]25

原文作「必在他們頭上」。「歡樂」在此比作冠冕(參撒下1:10)。本句是成語「頭上蒙灰」的逆轉(參撒下1:2; 13:19; 15:32;伯2:12),那是指哀悼的行為。

,歡喜快樂必漫過[26]26

原文作「追上」(NIV);NASB作「他們必得到」。

他們;憂愁痛苦必定消失[27]27

原文作「憂愁和呻吟必逃走」。

51:12「我,是我安慰你們的。你為何怕那必死的人,怕那短暫如草的世人?

51:13你為何忘記鋪張諸天[28]28

原文shamayim可譯作「諸天」或「天空」,視乎文義。

、立定地基、創造你的耶和華?為何因欺壓者圖謀毀滅要發的暴怒,整天害怕?欺壓者的暴怒在哪裏呢[29]29

本問話的答案是「快要消失」(參14節)。

51:14受苦[30]30

原文作「(重擔下)彎身的」。

的快得釋放;必不死在獄中[31]31

原文作「坑中」(KJV);ASV, NAB作「死而下坑」;NASB, NAB作「地牢」;NCV作「監獄」。

,也必不至饑餓[32]32

原文作「必不缺餅」。

51:15我是耶和華你的 神;是我攪動大海,使海中的波浪匉訇。萬軍之耶和華是我的名。

錫安慶賀的日子

51:16我任你[33]33

本節的「你」不清楚是誰(第二身陽性單式,如13, 15節)。上數節的「你」指放逐之民(注意12-13節批評的語氣及14節的直指)。但16節的受話人不似是同一(組)人,因為本處的「你」受命向錫安宣告「你是我的百姓」,而錫安代表復興的餘民。所以,這受言人不是放逐之民。16上的字句與49:2和50:4極為相近,耶和華的特殊僕人說自己是神的發言人和有效的工具。耶和華可能對放逐之民說完話後,現對剛在50:4-11發言的僕人說話。

為我的發言人[34]34

原文作「我將我的話放在你口中」。

;我用我的手影遮蔽你,為要栽定諸天,立定地基。又對錫安說:『你是我的百姓[35]35

16下很明顯的是16上委任的原因。說出「你是我的百姓」自然地是這發言人的任務,但「栽定諸天」,「立定地基」也是這位「你」(特殊僕人?)的工作嗎?可能本節是用創造的背景指出未來耶路撒冷的攺造(見65:17-18)。

。』」

51:17耶路撒冷啊,醒來!醒來!起來吧!你從耶和華手中喝了他忿怒之杯,喝盡了那使人沉醉的爵。

51:18她所生育的諸子中,沒有一個引導[36]36

或作「牽她的手」。

她的;她所養大的諸子中,沒有一個攙扶她的。

51:19荒涼、毀滅、饑荒、刀兵,這幾樣臨到你,誰為你憂心?誰安慰你呢?

51:20你的眾子發昏,在各街頭躺臥,好像黃羊在網羅之中;他們都被耶和華的忿怒嚇昏,你 神的戰號[37]37

或作「吶喊」,「斥責」。

震倒。

51:21因此,你這受壓的人,非因酒而醉的,要聽我言!

51:22你的全能主耶和華,你的 神如此說:「看哪!我已從你手中除去那使人東倒西歪的杯,我忿怒的爵。你必不至再喝。

51:23我必將這杯放在苦待你的人手中[38]38

迫使他們喝飲之意。

;他們曾對你說:『你躺下,由我們踐踏過去吧!』你便以背為地,好像街道,任人踩過。」

52:1錫安啊,醒來!醒來!披上你的能力!聖城耶路撒冷啊,穿上你華美的衣服!因為從今以後,未受割禮、不潔淨的,必不再侵略你。

52:2被囚的耶路撒冷啊,抖下塵土,起來!被擄[1]1

原文shevi有的認為是第三身陰性單式的yashav「坐」。有的認為是「坐在寶座」之意。但本字可能是sheviyyah「俘虜」的縮寫,與上句「被囚的」平行。

的女兒錫安哪,除去你頸項的鎖鏈!

52:3因為耶和華如此說:「你們是無價被賣的,也必無銀被贖。」

52:4全能主耶和華如此說:「起先我的百姓下到埃及,在那裏寄居;亞述人無故欺壓了他們。」

52:5耶和華說:「現在,我們怎麼辦呢[2]2

原文作「現在我要怎樣呢?」

?」耶和華說:「我的百姓既是無價被擄去,轄制他們的人譏誚,我的名整天受毁謗。

52:6所以,我的百姓必知道我的名,到那時[3]3

或作「在那日」(KJV, NASB, NIV, NRSV)。

他們必知道是我說:『看哪,是我!』」

52:7那報佳音、傳平安、報好信、傳救恩的,對錫安說:「你的 神作王了[4]4

新王加冕時,從人會作這樣的吶喊:「某某人,作王了」,見撒下15:10;王上1:11, 13, 18;王下9:13。耶和華是永遠的王,但在此處描寫為得勝的戰士,在錫安建立國度。

!」看見這人越山而來是何等可悅[5]5

原文作「山上何等可悅」。

52:8聽啊!你守望之人的呼喊;他們齊聲歡呼,因為他們親眼看見[6]6

原文作「眼睛(相對)」;KJV, ASV作「相對而見」;NAB作「正當他們眼前」。

耶和華歸回錫安

52:9耶路撒冷的荒場啊,要齊聲歡呼!因為耶和華安慰他的百姓,保護[7]7

或作「救贖」。參41:14註解。

耶路撒冷

52:10耶和華在萬國眼前露出[8]8

原文作「赤露」;NLT作「顯示」。

皇權[9]9

原文作「聖臂」;這是能力的同義詞。

,全地[10]10

原文作「遙遠地區」,代表極端和極端之間之地。

都看見我們 神的救恩[11]11

或作「神拯救」。

52:11離開吧!離開吧!從巴比倫出來!不要沾不潔淨的物!從其中出來!你們扛抬耶和華器皿的人哪,務要自潔!

52:12但不要急忙離開,或驚惶而去。因為耶和華必在你們前頭行;以色列的 神必作你們的後盾。

耶和華必為自己的僕人伸冤

52:13「看,我的僕人必成功[12]12

原文作「行事有智慧」,是「成功」的同義字。

!必被高舉上升,大大升高[13]13

同義詞的堆砌表示這位僕人高舉的程度。

52:14(正如許多人見你而震驚)他毁容不再像人[14]14

原文作「何等的毀容」。Mishkhat一字只見於本處;可能出自shakhat「毀了」。

52:15他形狀摧殘不再如人[15]15

或作「不再看作人形」。14下-15上是括號句,解釋人為何看而驚恐。

。同樣,他必震憾[16]16

原文yazzeh傳統上認作nazah「濺射」而譯作「洒」。這譯法描寫這位僕人是祭司,「洒」(屬靈的洗淨)淨列國。但本處的文法這譯法成問題,故有學者認為外教的洒水不是52:15的觀念。也有將本字修訂為另一意,如「跳起,震驚」的字根。

列國。君王必因他的高舉震動[17]17

原文作「君王必因他而閉口(無言)」。「震動」與上句「震撼」平行。

,因他們必看見必傳與他們的,必明白從前未聽聞的。

53:1[1]1

問句的文法是完成式,故有假定的語氣。它例可見於創21:7。

我們[2]2

發言人從神轉至不明身份的群體(「我們」1-6節)。說話的內容建議這是先知代表這有罪之國以色列發言。這群承認有罪,又承認這位僕人為他們受苦。

剛聽到的有誰信呢[3]3

本節的上半句傳統譯為:「誰相信我們的報告?」或「誰相信我們的信息?」好像說話的群人歎息沒有人相信他們說的。但文義不像這樣。本處的群體並不是以傳道人身份出現。他們是悔攺了的罪人,終於得見光明的人。「報告」可以是:(1)我們送出的報告(我們所傳的),或(2) 所傳給我們的報告(剛聽到的)。後者在本處較為合適,因這「報告」自然的52:13-15剛才所發的宣告。

?耶和華的能力[4]4

原文作「耶和華的膀臂」;這是耶和華軍事力量的代名詞;描寫耶和華是戰士,露出膀臂帶起兵器粉碎仇敵(參51:9-10; 63:5-6)。不過以色列尚未見到耶和華的軍事力量藉僕人顯出。

何時藉他[5]5

原文作「向他」(KJV, NASB, NIV, NRSV)。

顯露呢?

53:2他在耶和華面前[6]6

原文作「在他面前」。有的認為應修訂作「我們面前」。但原文的第三身單數似是指耶和華(參1下)。本說辯証可見R. Whybray, Isaiah 40-66 (NCBC), 173-74。

生長如嫩芽,像根出於乾地[7]7

本節的形容示意無關重要。

;他無王形雍容,使我們注意[8]8

原文作「使我們見到」。

,無特別容貌使我們跟從[9]9

原文作「使我們戀慕他」。

53:3他被藐視,被人棄絕[10]10

原文作「缺少人」;可譯作「缺少同伴」(因他被人拒絕)。另一譯法是「人(群)中缺少的」,就是「漂流不定的」。

,多受痛苦,常經病患。他被藐視,人掩面不看他[11]11

原文作「有如從他藏起臉來」。

;我們看他為不重要[12]12

這僕人比作重病的人,其他人都因他可怕的病擋他於外。

53:4但他擔當我們的病患,背負我們的痛苦[13]13

「病患」和「痛苦」代表罪和它的效應,如11-12節的解釋。

;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 神因他所行[14]14

原文無「因他所行的」字樣,添入以求清晰。這群人現在了解他的受苦是因與他們認同,不是因本身是神震怒的箭靶。

的擊打苦待了。

53:5哪知他為我們的悖逆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15]15

「平安」Shalom在此是結果,就是「(他的)刑罸產生了我們的平安」。

;因他受的創傷,我們得醫治[16]16

這群人繼續用疾病的引喻,承認僕人甘願背負他們的疾病(4節),使他們得醫治。「醫治」是「饒恕」的代用語。

53:6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離己路,但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17]17

原文paga是「說好話」(耶15:11; 36:25)或「以武力干預」(賽59:16)之意,但皆不適用於本處。本字的同源字是「相會,相遇,碰到」;有時指惡意的相會或「攻擊」。全句是「神使...罪...攻擊他」。這群人在自己的罪中像在神的道上走迷了的羊。他們無法自保;罪已預備好攻擊毀滅他們。但這僕人插身,以己體受了攻擊的全力。

53:7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18]18

或作「他雖被苦待和傷害」。

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甚至不開口[19]19

本節強調這僕人默然的順服。本處的比作羔羊不一定是祭牲的引喻,而「宰殺」tevakh也不定是殺祭牲(參創43:16;箴7:22; 9:2;耶50:27;並注意相連動詞在出21:37;申28:31;撒上25:11的使用)。

53:8他在不公平的審判[20]20

本句實意不詳。本譯本假定本處是「強迫性的法定裁判」而譯作「不公平的審判」。其它的譯法如:(1)不經合法的訴訟程序;(2)逮捕和審判(後)。

後被帶去──但有誰關心[21]21

原文作「他的世代,(有)誰去想?」大意是「他當代的人,誰去注意?」「想」或「注意」應是指他所受的殘酷的對待。

?的確,他從活人之地[22]22

「活人之地」與「死人的領域」對照。例如結32:23-27。

被剪除;因他自己百姓[23]23

原文作「我的百姓」。多數英譯本作此,但全段皆是「我們」,現用「我」與文義不合;而且神似在11下再度發言。因此,採用昆蘭古卷的「他的百姓」(1QISa)較為適合。這情況下,說話的群人認同為這僕人的百姓,與5節的pesha'enu「我們的悖逆」和8節的pesha' `ammi「他百姓的悖逆」平行。

的悖逆受傷。

53:9因他未行強暴,口中也沒有詭詐,人想將他與惡人同埋[24]24

原文作「(他們)分派他的墳墓在罪犯之中」。

;但他至終卧在財主墳墓[25]25

原文作「他死時與財主一起」。原文bamato(單式名詞)「財主/富有的」。本句與上句的連接頗生猜測;「墳墓」對「死」意義明朗,但「惡人/罪犯」對「財主」甚難平列。有的認為'ashir 「富有」應修訂為'ase ra'「作惡的人」,但這修訂相當牽強。有的建議本字應是seirim「公山羊,鬼魔」,但在文法上及意義的透視度皆欠說服力。更有的認為這是阿拉伯同源字的「賊黨」。可能「惡人」與「財主」不是平列,而是對照;這位僕人安葬在財主的墳墓是因他沒有任何過錯。

53:10雖然耶和華定意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贖罪之後[26]26

原文作「若你/她作贖罪祭,他的性命」。「作」tasim可以是第二身陽性單式的「你」,示意本句是對這位僕人或神而說。不過僕人在這首僕人之歌中只在52:14上受話一句,而歌中或是神發言或是說及神,卻從來不是受言人。況且,神自己作贖罪祭的觀念甚為奇突。若本動詞指第三身陰性單式的「她」,句後的「性命」就是主詞。本句可譯作「若他(的性命)作贖罪祭」。甚麼是這位僕人的贖罪祭?有的可能認為是他的受苦,但上節文義看此為過去式,而本處動詞是未完成式。獻祭似是這僕人在受苦完結後所作的。可能這文法字句的背景出自利未條例,就是當痲瘋病患者痊癒後要獻贖罪祭作為宗教禮儀上的潔淨(見利14)。這位僕人在歌中前段形容為得了重病。這病(代表百姓的罪的效應)將他與神隔開。但在本句,我們發現這不是最後的分隔;贖罪祭獻完後(可以這樣說),他必重新體驗耶和華的恩寵。

,他必看見後裔,並且享長壽[27]27

本句標準的言詞強調僕人蒙恩的恢復。多有子孫和享長壽是神賜福的記號。見伯42:13-16。

,而耶和華的意願必藉他成全。

53:11受苦後,他必思念自己的工作,當他了解自己所做,必心滿意足[28]28

原文作「他必因自己的知識滿意」,即「當他知道」。

。我的僕人[29]29

本歌以耶和華宣告僕人的伸冤(洗刷)和高升而結束,與開始時相同(參52:13-15)。

必清刷許多人,因他擔當了他們的罪[30]30

原文作「他必定為無罪,這義者,我的僕人,許多(的人)」。原文tsadaq的字意頗多辯論。本字至少六次用作在律法上的成為公義,就是「宣判無罪,開脫」(見出23:7;申25:1;王上8:32;代下6:23;箴17:15;賽5:23)。本字亦可用作「施行公正」(皇族的功能,見撒下15:4;詩82:3),「認輸」(伯27:5),「伸冤」(賽50:8)和「引進公義」(以教導和為例,但12:3)。上下文都建議本處有法律的含意。因這僕人甘願擔當人的罪,他就能「洗脫/清刷」他們的罪。有的(如H. M. Orlinsky, "The So-Called `Suffering Servant' in Isaiah53, 22, "VTSup 14 [1967]:3-133)反對這法律性的解釋辨稱以義人代替罪人受苦又宣判罪人為無罪是不公義的原則。不過這樣矛盾的發展卻與本首僕人之歌的矛盾性為一致。的確,無辜的為有罪的死似乎是不公平,但在所有的人都犯罪如羊迷了途底下,神能做甚麼(參6節)?約的律法要求的是懲罸,但這情況下的懲罸是滅盡神創造的一切。神在律法底下要求的公正必要被滿足。為要滿足他的公正,他必需做似乎不公正的事。他懲罸他無罪的僕人,惟一沒有迷途的!在聖經啟示的漸進下,我們發現這位無罪的僕人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他獻上自己為他所創造的世界委身。若他的公正只能從他親身承擔刑罸而得滿足,那也只好如此了。這看來不公正的舉動其實是滿足公正要求的愛!

53:12所以,我要使他在群眾中[31]31

原文rabbim在本段用了5次(賽52:14, 15; 53:11, 12(2次)),字意引起學者們的議論。本字有兩大類的翻譯:「許多(數量/數字)」和「大」(HALOT 1171-72 s.v.1)。不像其它希伯來文連用在能力或力量的形容詞,本詞常與數字和數量有關。除了賽52:13-53:12外,所有16次的使用卻是指「多數」或「群眾」(J. Jeremias, TDNT6:536-37)。本詞常與'atsumim「數目多,大,有力(的數目)」平列,和rabbim同是指數量上的大(參申4:38; 7:1; 9:1; 11:34)。本字是強調這僕人和「大」群眾分享他的戰利品。J. Olley說:「耶和華得勝又為他的僕人伸冤,將許多的屬民和他們的戰利品給他。這廣大的群眾之後領受福份,分享從耶和華的勝利和這位僕人的受苦而來的「平安」(John W. Olley, "'The Many', How is Isa53:12 a to be understood," Bib 68 [1987]: 330-56)。

分得一份,與強盛的均分戰利品[32]32

這位僕人比作戰士,從戰爭勝利中得賞賜。

,因為他甘心致死[33]33

原文作「因他赤露他的性命」;傳統作「因他倒出他的靈魂至死」;KJV作「已倒出」;NIV作「性命」。

,被列在叛逆之中,當他擔當多人的罪,又為叛逆代求[34]34

原文raga「力勸,力求」(耶15:11; 36:25),或作「武力干預」(賽59:16)。本處可能有軍事性的語氣,與本節的前句吻合。

。」

錫安必蒙護佑

54:1「你這不懷孕、不生養的要歡呼!你這未曾經過產難的要發聲歌唱,揚聲歡呼!因為孤獨的比有夫的兒女更多。」這是耶和華說的。

54:2「要擴張你的帳幕,張大你帳幕的幔子[1]1

原文作「我們居所的簾子,讓它張開」。

,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鎚穩你的橛子[2]2

原文作「加強你的橛子」,即鎚深之意。

54:3因為你要向左向右開展,你的後裔必征服多國[3]3

或作「擁有」;NAB作「解除」。

,必徏置在荒涼的城邑。

54:4不要懼怕,因你必不至蒙羞[4]4

或作「被嚇倒」。

!也不要自慚,因你必不至受辱。你必忘記少年的羞愧,不再想起被遺棄[5]5

或作「作遺孀」(NRSV)。不過下文(6-7節)指錫安被丈夫(神)遺棄,故almanah應是失去丈夫的女人,不是遺孀(神沒有死)。

的羞辱。

54:5因為造你的是你的丈夫──萬軍之耶和華是他的名。保護[6]6

或作「救贖」。參41:14註解。

你的是以色列的聖者[7]7

參1:4註解。

。他必稱為『全地之 神』。

54:6耶和華必召你回來,如召被離棄憂抑的妻[8]8

原文作「如被遺棄靈裏憂傷的婦人」。

,憂傷如年青的妻子被休之時。」這是你 神所說的。

54:7「我離棄[9]9

或作「放棄」(NASB)。

你不過片時,卻要施大恩將你收回。

54:8我的怒氣頃刻之間向你漲溢[10]10

本字可連於「洪水」,作「漲溢」或同源字的「洶湧」。

而拒絕你[11]11

原文作「向你藏起臉來」。

,卻要以永遠的誠信憐恤你。」這是耶和華你的保護者[12]12

或作「救贖者」。參41:14註解。

說的。

54:9「這事在我好像挪亞的洪水[13]13

或作「挪亞的時代」。NAB, NIV, NRSV作「挪亞的洪水」。

。我怎樣起誓不再使挪亞的洪水漫過遍地,我也照樣起誓不再向你發怒,也不怒駡你。

54:10即使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誠信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14]14

或作「友誼的約」。原文作「平安的約」(大多數英譯本);NLT作「賜福的約」。

也不遷移。」這是憐恤你的耶和華說的。

54:11你這受困苦,被風飄蕩,不得安慰的人哪!我必鑲你的石頭在銻之中,以藍寶石嵌入你的根基;

54:12又以紅寶石造你的尖塔,以紅玉造你的城門,以華石[15]15

或作「美石」,「可悅的石塊」。

造你的外牆[16]16

原文作「邊界」(ASV);NASB作「你的全牆」。

54:13你的兒女必都跟從耶和華,你的兒女必大享豐裕[17]17

原文作「大有平安」。

54:14當我為你伸冤時,你必重新建立[18]18

原文作「在公義(或作伸冤)你必被建立」。原文tsedaqah本處字意不詳。可解作「公義,公正」,指這城為公正的中心。但文義集中於拯救,故可解作「拯救,伸冤」。

,必不受欺壓[19]19

原文作「遠離欺壓」。

,不至害怕[20]20

原文作「遠離害怕」。

。你必不致驚惶,因驚惶必不臨近你[21]21

或作「任何驚惶的事必不臨近你」。

54:15若有人胆敢向你挑戰,一定不出於我!凡向你挑戰的,必被打倒[22]22

原文作「因你倒下」,或「向你投降」。原文natal可指「攻擊」,但本處應是「倒下」。

54:16吹噓炭火、打造兵器的工匠是我所造。我創造毁滅者,使他摧毁。

54:17凡為攻擊你造成的器械,必不管用;凡要控告你的,必被你駁倒[23]23

原文作「每根興起與你訴訟的舌頭都必証為有罪」。

。這是耶和華必定為他僕人們做的──我必為他們伸冤[24]24

原文作「這是耶和華僕人們的產業,他們的伸冤出自我」。

。」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和華的邀請

55:1「嗨[1]1

原文hoy「禍哉,啊」常用作審判聖諭的起句或哀悼的歎詞。但本處似為簡單的引人注意的發音。可能有憂痛憐憫的語調。

!你們一切乾渴的都當就近水來,沒有銀錢的也來!你們都來,買了吃,不用銀錢,不用價值!也來買酒和奶[2]2

本句是矛盾句。它的矛盾加增了詞句的感應。本句可意譯為:「來白白取得平常你要買的」。

55:2你們為何花錢買那沒有營養的[3]3

原文作「不是食物的」。

?用勞碌得來的買那不能满足人的呢?你們要留意聽我的話,來吃有營養的[4]4

原文作「好的」。

!享受精緻的飲食[5]5

有營養的,精緻的食物代表神白白供應的福份。這些包括饒恕,與神的新約的關係和國家的振興(見3-6節)。

55:3你們當就近我來,側耳而聽,使你能活[6]6

「得活」指約中的福份,主要是豐裕和國家的安全(見4-5, 13各節,並申30:6, 15, 19-20)。

!我就與你們立無條件的約[7]7

或作「永久的約」。

,好像應許大衞那可靠的立約的應許[8]8

原文作「大衛忠誠的可靠表達」。原文khasde「忠誠的表達」與上句結構的關聯不詳。假如「忠誠的表達」是berit「約」,那就是耶和華將大衛之約的應許轉移給全國。另一譯法是將本詞khasde作形容詞,而譯作「根據那可靠的約的應許」。這情形下,本處建議的新約就是大衛應許的延伸,甚或是應驗。第三譯法是將全句當為比較式。這就是新約的約和大衛的約相等。4-5節所形容大衛在國際間的地位就是以色列將要體驗的,支持這看法。三種譯法下,「大衛」都是約的應許的受詞。第四種譯法是將「大衛」看作主詞,而譯作:「然後,我必與你們立無條件的約的應許,因大衛約的忠誠(上)信實的行為」。

55:4我已立他作萬民的見證[9]9

這大衛的王是理想中向萬國見証神偉大的人(參詩18:9; 22:27)。參J. H. Eaton, Kingship in the Psalms (SBT), 182-84。

,為萬民的君王和元帥。

55:5你素不認識的國民[10]10

或作「國家」,下同。

,你也必召來;素不認識你的國民,也必奔向你,都因耶和華你的 神以色列的聖者[11]11

參1:4註解。

,因為他已加榮耀給你。」

55:6當趁耶和華可尋找的時候[12]12

原文作「他容許被尋見的時候」。

尋找他,相近的時候求告他!

55:7惡人要離棄自己的生活方式[13]13

原文作「讓惡人放棄他的道路」。

,罪人當去掉自己的計劃[14]14

原文作「惡人(去掉)他的思念」。

。他們當歸向[15]15

原文作「讓他們歸向」。

耶和華,耶和華就必憐恤他們;當歸向他們的 神,因為 神必廣行赦免[16]16

6-7的勸勉和應許與申4:25-31; 30:1-10;王上8:46-53各段互相呼應。所有經文都預告放逐並有關恢復的先決條件。

55:8耶和華說:「我的計劃[17]17

或作「意念」(大多數英譯本),下同。

非同[18]18

原文作「不是」。

你們的計劃,我的作為[19]19

原文作「道路」(大多數英譯本)。

非同[20]20

原文作「不是」。

你們的作為。

55:9[21]21

或作「諸天」。原文shamayim可作「諸天」或「天空」,視乎文義。

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作為[22]22

原文作「道路」(大多數英譯本)。

高過[23]23

或作「勝過」,下同。

你們的作為,我的計劃高過你們的計劃。

55:10[24]24

原文本節以ki ka'asher「因為,正如」起句,以ken「因此,同樣」在11節起頭收句。本譯本將之分為數句以求清晰。

雨雪從天而降,並不返回,卻滋潤地土,使地上發芽結實,使撒種的有種,使要吃的有糧。

55:11我的應許也必如此,決不無成就而返回[25]25

原文作「出自我口的話也同樣的不空空返回」。「話」指神前述和後述的應許。(見7下;12-13各節)。

。不然,它必實現我所喜悅的,成就我定意的[26]26

原文作「但他成就我所願的,必在我差遣(的事)上成功」。8-11節集中在神話語的可靠,又支持本段前(3-5, 7下)和本段後(12-13)的應許。以色列可以肯定悔攺必帶來饒恕和新的立約關係,因為神的應許是可靠的。這與人的計劃(或意念)為對照;因人的計劃不蒙神允許的(箴19:21)必定失敗(詩94:11);人的作為(或道路)都是惡的,只能引至滅亡(箴1:15-19; 3:31-33; 4:19)。神的計劃必要實現,而他的作為有正面性的成就。

55:12是的,你們必歡歡喜喜而出來,平平安安蒙引導;大山小山必在你們面前歡呼,田野的樹木也都拍掌。

55:13長青樹長出,代替荊棘,棕樹長出,代替蒺藜。這些要作耶和華的紀念碑[27]27

原文作「為耶和華的名」。原文shem有「紀念碑」之意。見56:5,本字與yad「手」平行。

,為永遠的提醒[28]28

或作「永遠不剪除的記號」。

。」

耶和華邀請外人進入

56:1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推廣公平[1]1

原文作「保守」;KJV作「持守」;NAB作「守」;NASB作「保存」;NIV, NRSV作「維持」。

、做正確事,因我快要拯救你,我快要當眾[2]2

原文作「我的拯救快要進入,我的伸冤(或公義)快要顯示」。

為你伸冤。

56:2謹守安息日而不干犯,禁止己手而不作惡;如此行的人[3]3

原文作「這樣做的人必得福」。

,存心順服的人[4]4

原文作「持住的人之子」。

必享歡樂。」

56:3跟從耶和華的外邦人[5]5

原文作「將自己貼於耶和華的人」。

不要說:「耶和華必定在他的民中排除我。」太監也不要說:「我是枯樹。」

56:4因為耶和華如此說:「那些謹守我的安息日,揀選我所喜悅的事,持守我約[6]6

或作「忠於我約」;原文作「守住」(KJV);NASB作「持緊」。

的太監,

56:5我必在我殿中,在我牆上設有記念[7]7

原文作「一手又一名」。原文yad「手」指「紀念碑」。

,比兒女更美。我必為他們刻上永遠的紀念[8]8

原文作「名」(KJV, NIV, NRSV)。

56:6致於那些跟從耶和華[9]9

原文作「貼住耶和華」。

事奉他的外邦人,就是愛耶和華的名,要作他的僕人──守安息日不干犯、又持守[10]10

NIV, NRSV作「持緊」。

我約的人──

56:7我必領他們到我的聖山,使他們在禱告我的殿中喜樂。他們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壇上必蒙悅納,因我的殿必稱為萬國禱告的殿[11]11

「殿」原文作「家」。

!」

56:8全能主耶和華,就是招聚以色列被趕散的,說:「我必仍舊招聚他們[12]12

本句意義不明朗。原文直譯作「我仍舊收聚給他他收聚的(眾)人」。「他」可能指以色列。若此,本句可譯作「我必仍舊將他所收聚的眾人歸(收聚)給他」。

。」

耶和華遣責以色列的偶像敬拜

56:9田野的諸獸都來吞吃吧!林中的諸獸也來!

56:10他們看守的[13]13

可能是屬靈領袖,先知們和祭司們,有責任指引百姓道德方向的人。

人都是瞎眼的,都不知曉[14]14

原文作「他們不知道」;KJV作「他們都是無知」;NIV作「他們都缺乏知識」。

。他們都是啞巴狗,不能叫吠。他們喘氣[15]15

原文hozim「作夢,狂亂」;HALOT 243 s.v. 作「喘氣」,形容先知祭司的懶惰。

、躺臥、貪睡。

56:11這些狗貪食,不知飽足[16]16

或作「永不飽足」,指首領們的貪婪。

。他們是沒有知識的牧人;各人偏行己路,各人求自己的利益。

56:12每個人說:「來吧!我去拿酒!我們猛飲濃酒!明日必和今日一樣,我們一無所缺[17]17

原文作「大,手足,許多」。

。」

57:1神性[1]1

或作「公義」(KJV, NASB, NIV, NRSV, NLT);NAB作「公正的人」;TEV作「好人」,下同。

的人死亡,無人放在心上[2]2

或作「明白」,「理會」。原文作「無人放在心上」。

。誠實人消失[3]3

原文作「忠信的人被拿走」。原文asaf的同源字本處是「死去」之意。

,無人[4]4

原文ben「無」。見箴8:24; 11:14; 14:4; 15:22; 26:20; 29:18。

思念[5]5

或作「理會」;原文作「明白」(NASB, NIV, NRSV)。

,原來神性的人不見[6]6

原文作「取去」,即「死去」之意。

是因為邪惡[7]7

本譯本假設這節是諺語的用法,哀悼社會對神性之人的指控的漠視。本節的下句指出這種漠視帶來更普遍的指控。既然下節描寫神性的人被帶進休息之所,有的看本處為正面性的「不見」。這見解是神將神性的人除開免得受苦受災(一個普通人不能理解的事實)。

57:2那些行為正直的人進入平安之所;他們在自己床上安睡[8]8

原文作「他進入平安,睡在床上,這走在自己前頭的人」。墳墓在本處看作相當正面的安息所在,死者不受驚擾地安息。

57:3「但你們這些巫師的兒子,姦夫和妓女的後裔,都要前來!

57:4你們向誰戲笑、向誰張口吐舌?你們是悖逆者的兒女、撒謊人的後裔;

57:5你們這些在橡樹和各青翠樹下行淫如儀[9]9

原文作「燒著自己」;NRSV作「慾念焚身」。本節引用偶像求育儀式中伴同的性行為。

;在泉旁,在岩石下殺死兒女[10]10

這明顯是獻兒女為祭的風俗(參TEV, CEV, NLT)。

57:6在泉水光滑石頭中有你愛的偶像,這些就是你誠信的對象[11]11

原文作「是你的份,他們,他們就是你的份」。下節指出「他們」為偶像。

。你向他們澆了奠祭、獻了供物。因這些事我必報仇[12]12

原文作「因這些事我能罷手(攺變主意)嗎?」原文nakham可譯為「安慰自己/尋求報復」,如1:24。

57:7你在每座高丘土埠上安設床榻,上那裏去獻祭。

57:8你在門後、在門框後立起你的記號[13]13

原文zikkaron在本處文義下字意不詳。本字它處是紀念的記號,故本節或是偶像的象徵/記號。

。的確[14]14

或作「因為」(KJV, NRSV)。

,你離開我[15]15

原文字意為「你離開我露出」。本譯本修訂gillit「露出」為galit「離開」。

上去請他們與你同床[16]16

原文作「你擴張你的床」(NASB似)。

。你向他們買愛情[17]17

原文作「你從他們為自己(陰性單式)切定(切得)」。大多數英譯本將「切」看作「立約」。本譯本根據:(1) 「切」(或立)約每每有berit的字樣,但本處沒有;(2) 本段多用陰性動詞,均有性關係的暗示;而修訂vatikhrah「你切」為vekharit「你購買」(出自字根kharah)。

,你愛他們的床,又戀慕地盯住[18]18

原文khazah「盯住」。「戀慕她」是依文義的性慾語氣加入。

他們的下體[19]19

原文作「你盯住一隻手」。原文yad「手」可能代表「力量,男身」,延伸字用作「性器官」的代用詞。參HALOT 387 s.v.。

57:9你將橄欖油貢獻[20]20

原文作「你帶油跋涉」。

給王[21]21

原文作「君王」。文意既有偶像敬拜和以兒女為祭的示意(5節),故有的將melekh「君王」修訂為molech「摩洛」。可能以色列對偶像的忠誠在此比作臣民向君王的進貢。

,又多加香料[22]22

原文作「你又倍添香水」。

。你打發使者往遠方去,直到陰間[23]23

以色列對偶像的忠誠是過度的,無理智的和自我毀滅的。

57:10你因路遠疲倦[24]24

原文作「因你道路的偉大(長度)你疲倦了」。

,卻不說『我放棄了[25]25

原文作「沒希望了」(NAB, NASB, NIV);NRSV作「沒用了」。

。』你得了復興之力[26]26

原文作「你尋得你手的性命」。「性命」khayyah在此是「復興」之意(見BDB 312 s.v. ),而「手」yad用作「力量」。

,所以沒有倒下[27]27

原文作「你沒有軟弱」。

57:11你怕誰?因誰恐懼,竟行出如此詭詐,不記念不想起我[28]28

原文作「不將這事放在你心上」。

?因我沉默太久[29]29

原文作「是不是(因為)我安靜,從很久之前?」

,你不怕我了[30]30

神對有罪的以色列的忍耐使他們認為可以放膽犯罪,絕無後果。

57:12我必痛斥你的所謂公義和你的作為[31]31

原文作「我,我必聲明你的公義和你的作為」。

,但他們必不幫助你。

57:13你哀求的時候,讓你的偶像[32]32

原文qibbutsayikh「你聚攏的」。這可能引喻他們宗教性的聚集而指他們的儀式。本段文義既以偶像敬拜為中心,有的認為「你聚攏的」指收藏的偶像。下半節認同此見。

拯救你吧!風要把他們颳散[33]33

原文作「一陣風舉起他們所有的」。

,一陣輕風要把他們都吹去[34]34

原文作「一口氣拿走他們」。

。但那仰望我幫助[35]35

或作「尋避難所於我的」。「尋避難所」是「忠於」的代用詞。

的必得地土,必得上我的聖山[36]36

原文作「擁有」。論點似是他們可以在神的面前自由的來往,好像神的聖殿是個人的產業。

。」

57:14耶和華說[37]37

或作「他說」。全句既是耶和華發言,故可譯作「我說」。但神的說話在下節開始。

:「修築!修築!預備道路!從我百姓的路中除掉一切障礙!」

57:15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治理[38]38

原文作「永遠居住」。shokhen `ad有時譯作「永活的」指神的「永遠長存」。但本處上下文(至高,至上,聖)強調他的主權。下句耶和華聲明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居所」,指他統治的所在。故「永遠居住」應是神永恆的主權。

、名為聖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卻與失望受辱的人同居[39]39

原文作「也和壓碎的和靈裏低下(沉)的同在」。本句可能指謙卑自己悔攺的人(見66:2),或指一般的放逐之民(體驗到灰心羞辱)。

,要使受辱者得鼓舞,灰心者得勉勵[40]40

原文作「復興那靈裏低下的,復興壓碎者的心」。

57:16我必不永遠懷恨[41]41

或作「爭論」,或「控告」(NAB, NIV, NRSV)。

,也不長久發怒,否則人的靈在我面前發昏,就是我造的賜生命的氣。

57:17因他們有罪的貪婪,我發怒擊打棄絕他們[42]42

原文作「我擊打他,藏起,我又發怒」。原文panayim「(掩)面」是「藏起」之意。

,他們卻仍然頑梗背道[43]43

原文作「他的心走向(有如)背道者(的路)」。

57:18我看見他們的行為[44]44

原文作「他的道路」(KJV, NASB, NIV);TEV作「他們的作法」。

,我卻必醫治他,賜他安息,我必再度安慰傷心的人[45]45

原文作「我必對他恢復慰藉,向他的哀悼者」。

57:19是我給他們慶賀的縁由[46]46

原文作「嘴唇的果子」;通常指「讚美」,本處或許應作「歡呼的聲音」(見18節)。

。全然豐裕[47]47

原文作「平安,早安」,疊字表示程度。

可以歸與遠處的人,和近處的人,我也必醫治他們。」這是耶和華說的。

57:20「但惡人,好像翻騰的海不得平靜;它的波浪湧出污泥和沙土。」

57:21我的 神說:「惡人不得豐裕。」

耶和華喜悅真正的誠信

58:1「你要大聲喊叫,不要安靜;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百姓面斥[1]1

原文作「向我百姓宣告(聲明)他們的背叛」。

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面斥他們的罪惡。

58:2他們天天尋求我;要明白我的要求[2]2

原文作「道路」(KJV, NAB, NASB, NIV, NRSV, TEV);NLT作「我的律法」。

,好像行義的國,不離棄他們 神的律法。他們向我求問公義的定命,他們喜悅親近 神。

58:3他們哀歎[3]3

原文無「哀歎」,加入以求清晰。

:『我們禁食,你為何不看見呢?我們謙卑自己,你為何不理會呢?』看哪!你們禁食的同時,仍满足私慾[4]4

原文作「你尋找歡娛」;NASB作「你尋找自己的意願」。

,壓制你們的工人[5]5

可能作「負債的人」。

58:4你們的禁食,伴同爭競吵鬧[6]6

原文作「你禁食為」(NASB);NRSV作「你禁食只是為了吵架」。

和打架[7]7

原文作「為了以有罪的拳頭擊打」。

。不要像今日的禁食,要使你的聲音聞於天上。

58:5這樣禁食,豈真是我要的[8]8

原文作「揀選」(NASB, NRSV);NAB作「願意」。

?我豈是要[9]9

原文作「人謙下自己的日子」;無「我豈要」字樣。

叫人垂頭像葦子,張體[10]10

或作「鋪牀」。

在麻布和爐灰之上的日子?你這可稱為禁食、討耶和華喜悅的日子?

58:6我所要的禁食,是要鬆開罪惡的鎖鏈,解下重軛的索,使被欺壓[11]11

原文作「壓碎」。

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

58:7我要你分餅給飢餓的人,使無家受欺壓的人有家。見到有赤身的,給他衣服!對你的骨肉之親,不要以背相向[12]12

原文作「從你的(血)肉不要隱藏自己」。

58:8這樣,你的光就必照耀如早晨的光[13]13

原文作「衝出如清晨」。光象徵神的恩寵和福份的恢復;下文清楚指出。

,你的復興必速速來臨[14]14

原文作「發旺」;KJV作「迅速向前彈出」。

。你神性的行為[15]15

或作「公義」。他們神性的行為必顯示在眾人面前。

必在你前面行;耶和華的榮美必作你的後盾[16]16

國家得到神保護性的同在。

58:9那時,你求告,耶和華必應允;你呼求,他必說:『我在這裏』。你必要[17]17

原文作「若你」。希伯來本9下-10是長的條件式句。「若」在9下-10上;「就」在10下。

從你中間除掉重軛和指摘人的指頭,並有罪的談吐。

58:10你必要[18]18

同上。

主動的幫助,餵養受欺壓的人[19]19

原文作「若你親自供應飢餓的人,滿足受壓者的食慾」。

。你的光就必驅除黑暗[20]20

原文作「你的光必在黑暗中升起」。

,你的幽暗必變如[21]21

原文作「有如」。

正午。

58:11耶和華必不斷引導你;甚至在乾旱之地,也必餵養[22]22

原文作「他必在乾旱之地滿足你的食慾」。

你。他必使你重新得力[23]23

原文作「他必使你的骨強壯」。

,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

58:12你那永久的廢墟也被重建[24]24

原文作「他們必在你古代的廢墟上建造」。

;你要重建古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牆的』,和『重修可居住路徑的』[25]25

本句可能是路徑必須重修才能在當地居住。

58:13你必要[26]26

原文作「若你」。希伯來本13-14節是長的條件式句。「若」在13節,「就」在14節。

守安息日而不在聖日做任何你喜歡的[27]27

原文作「若你的腳步在安息日轉離在我的聖日傳自己的意願」。

事。你必要渴望安息日[28]28

原文作「稱安息日為樂」;KJV, NAB, NASB, NIV, NRSV作「可喜悅的」。

,尊重耶和華的聖日[29]29

原文作「稱耶和華的聖日為(可)尊重(的)」。qadosh「聖」指時段。

。你必要以歇下日常的行動為尊重,以停下自私的追逐和業務為尊敬[30]30

「業務」原文作「不發一言」。不似是安息日不許說話,而是指不作交易,不定計劃(見何10:4)。有的認為這是指「無聊的話」(參撒下19:30)。

58:14你就必在與耶和華的關係上尋得歡樂[31]31

原文「在耶和華裏尋得歡樂」的平行句可見於詩37:4。

,我也必賜你大大的富裕[32]32

原文作「我必使你騎在地的高處」。本處似是引用申32:13,兩處都是指神豐富的供應糧食。

,使你祖雅各的地上有出產[33]33

原文作「我必使你吃(用)你祖雅各的產業」。原文nakhalah可能是雅各產業的出產的代用語(他承受的地是神的應許)。

。」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

不義使人遠離 神

59:1耶和華的手並非軟弱[1]1

原文作「短」(NAB, NASB, NIV, NRSV)。

,不能拯救,耳朵非聾[2]2

原文作「耳朵太沉(重)去聽」。

,不能聽見。

59:2但你們的罪行使你們與 神疏遠;你們的罪惡使他拒絕你,不聽你們的禱告[3]3

原文作「你們的罪使他從你藏起臉來以致不聽」。

59:3因你們的手被血沾染,你們的指頭被罪孽沾污;你們的嘴唇說謊言,你們的舌頭出惡語。

59:4無人關心公正[4]4

原文作「無人以公正求告」。

,無人憑誠實呈案。他們都倚靠假話[5]5

原文作「無有」;NAB作「空洞」。

,說謊言;他們所懷的是壓制[6]6

或「麻煩」(NIV),或作「傷害」。

,所生的是罪孽。

59:5他們菢毒蛇蛋,結蜘蛛網。人吃這蛋必死,這蛋必孵出毒蛇。

59:6他們的網不能成為衣服;不能用所做的遮蓋自己。他們的行為都有罪;他們犯了殘暴的罪行[7]7

原文作「他們的行為是罪的行為,手上有的是強暴的工作」。

59:7他們一心行惡[8]8

原文作「他們的腳奔向邪惡」。

,急速流無辜人的血[9]9

原文作「他們快快的倒出無辜者的血」。

;他們的意念都是罪孽,他們打碎毀滅[10]10

原文作「他們思念是罪惡的思念,毀滅和粉碎是他們的通道」。

59:8平安的路,他們不熟悉;所行的事沒有公平[11]11

原文作「平安之道他們不知,他們的路徑沒有公正」。

。他們用詭詐的方法,凡和他們交易的都不熟悉平安[12]12

原文作「他們使他們的道路彎曲,行在其上的不知道平安」。

以色列悔罪

59:9因此,救贖[13]13

原文mishpat在上數節指「公正」;本處是「從神來的公正」或「伸冤」。因人不公正,神不肯在他們敵人面前為他們伸冤(救贖他們),見11節。

離我們遠,救恩不臨到我們[14]14

先知代表這有罪之國發言認罪。

。我們指望光亮[15]15

光在本處象徵富裕和福份。

,卻只見黑暗[16]16

原文作「但,看,黑暗」;NIV作「但全是黑暗」。

;等待[17]17

原文無「等待」字樣;句前的「指望」作本句動詞。

光明[18]18

「光明」作複式,代表程度。

,卻行在[19]19

或作「住在」;NCV作「我們所有的只是黑暗」。

幽暗中[20]20

「黑暗」本處作複式,代表程度。

59:10我們沿牆摸索,好像瞎子;我們摸索,如同無目之人[21]21

原文作「像是沒有眼睛」。

,我們晌午碰撞,如在黃昏一樣;別人強壯,我們卻像死人[22]22

原文作「在強壯(者)之中,像(是)死人」。

59:11我們咆哮如熊,哀鳴如鴿;指望救贖[23]23

參9節註解。

,卻是沒有;指望救恩,卻遠離我們。

59:12因你曉得我們許多叛逆的行為[24]24

原文作「在你面前我們有許多的叛逆」。

,我們的罪作見證告我們。是的,我們曉得自己的悖逆,非常清楚自己的罪[25]25

原文作「的確(或因為)我們叛逆的事蹟與我們同在,又我們的罪,我們知道」。

59:13我們悖逆又想欺騙;轉去不跟從我們的 神。我們攪起[26]26

原文作「虛假的話從心孕育述出」。

欺壓和叛逆;心懷謊念,口裏說出。

59:14公平被推走,神性[27]27

或作「公義」(ASV, NASB, NIV, NRSV);KJV, NAB作「公正」。

站在遠處。是的[28]28

或作「因為」(KJV, NRSV)。

,誠實在街上碰撞,道德根本不得進入。

59:15誠實消失,想離惡的人被搶劫。那時,耶和華因看見沒有公平,甚不喜悅。

耶和華干預

59:16他見無人代言[29]29

原文作「無人」(KJV, ASV);TEV作「無人幫助」。

,無人干預,甚為驚動[30]30

或作「驚詑」(NAB, NIV, NRSV),或「厭煩」。

。就親自動手[31]31

原文作「他的膀臂為他拯救」。

,他對公平的願望催迫著他[32]32

原文作「他的公正(或公義)支持他」。

59:17他以公義[33]33

或作「公正」;NCV作「良善」。

的意願為鎧甲(註:或作「護心鏡」),以拯救的心願為頭盔[34]34

原文作「拯救(救贖)作他的頭盔」。

。他以報仇為衣服,以熱心為外袍。

59:18他必按人的行為施報,分發惱怒的審判給他的對頭,懲罸他的仇敵,向眾海岸[35]35

或「海島」(KJV, NIV)。

施行報應。

59:19西方的人必敬重[36]36

原文作「懼怕」。有希伯來中古的古卷作「見到」。

耶和華的[37]37

原文作「他們從西方懼怕耶和華的名」。

名;東方的人也必認出他的榮美[38]38

原文作「從日出之地他的榮美」。

。因為他來好像急流[39]39

原文作「窄」;NAB, NIV, NRSV作「堵住」。

的河水,被耶和華差派之風[40]40

原文作「耶和華的風」。「風」ruakh可譯作「氣息」(見30:28)。

驅動。

59:20「必有一位保護者[41]41

或作「救贖者」。參41:14註解。

來到錫安,到雅各族中從悖逆行為悔攺的人那裏。」這是耶和華說的。

59:21耶和華說:「至於我,我對他們的應許[42]42

或作「與他們的約」(多數英譯本);NCV作「我與他們的協定」。耶和華應許悔攺的人(「他們」),他們和後裔都必有作他發言人的靈和功能。在這情況下,他們就是跟隨耶和華特殊僕人的腳蹤。見42:1; 49:2; 51:16。

是這樣:從今以後[43]43

原文作「從現在到將來」。

,我加給你的靈,傳給你的話,必不離你的口,也不離你後裔與你後裔之後裔的口。」這是耶和華說的。

錫安將來的榮美

60:1「起來!發光!因為你的光已經來到!耶和華的榮美[1]1

或作「榮耀」(大多數英譯本)。

照耀你。

60:2看哪!黑暗遮蓋大地,幽暗遮蓋萬國,耶和華卻要照耀你!他的榮美[2]2

同上;TEV作「他同在的光輝」。

要現在你身上。

60:3萬國來就你的光,君王來就你明亮的光輝。

60:4你舉目向四方觀看,眾人都聚集來到你這裏──你的眾子從遠方而來,你的眾女也被護送而來。

60:5那時,你看見就歡笑[3]3

或作「發光」;「放射光芒」(NAB, NASB, NIV, NRSV)。

。你必興奮,你的心充满驕傲[4]4

原文作「它必震抖而寬廣,你的心」。

。因為遠方的財富[5]5

原文作「海中的財富」;即遠處藉海洋運送的財富。

屬你,列國的財寶也必來歸你。

60:6羣隊的駱駝並米甸以法的少壯駱駝必遮滿你的道路。示巴的商人[6]6

原文作「所有的他們,從示巴」。

都必來到,帶來黃金乳香,又要讚美耶和華。

60:7基達的羊羣都必聚集到你這裏,尼拜約的公羊要供你獻祭[7]7

原文作「服事你」;即供為祭物(下下句)。另一看法是將「公羊」代表首領,必向錫安人民臣服。見10節。

。它們在我壇上必蒙悅納,我必榮耀我雍容的殿。

60:8那些飄浮[8]8

原文作「飛」(KJV, NASB, NRSV);NAB, NIV作「同(雲)飛舞」。

如雲,又如鴿子向巢[9]9

原文作「窗」,即鴿巢的開口處。

飛回的是誰呢?

60:9是的,眾海岸[10]10

或作「海島」(NIV);CEV作「遠處的島」;TEV作「遠方」。

渴候我,大船隻[11]11

原文作「他施的船隻」。參2:16註解。

領先,將你的眾子連他們的金銀從遠方一同帶來,來榮耀耶和華你的 神[12]12

原文作「榮耀你神耶和華的名」。

以色列的聖者[13]13

參1:4註解。

,因為他已經榮耀了你。

60:10外邦人必重建你的城牆,他們的王必服事你。我雖然發怒擊打了你,現今必施恩憐恤你[14]14

原文作「在我的恩中我必會憐恤你」。

60:11你的城門必時常開放;晝夜不關,使人把列國的財物送來,並由他們的君王帶路[15]15

或作「領先遊行」。

60:12的確[16]16

或作「因為」(KJV, NAB, NASB, NIV, NRSV, NLT);TEV作「但是」。

,哪一邦哪一國不事奉你,就必滅亡,這種邦國必全然毁滅。

60:13黎巴嫩的榮美,就是長青樹、棕樹、黃楊樹,都必一同來美化我的王宮[17]17

或作「聖處,聖所」。

;我也要使我的寶座[18]18

原文作「(置)足之處」。見結43:7,耶和華的寶座稱為「(放)腳跟之地」。

得榮耀。

60:14你欺壓者的子孫都必來向你屈身;藐視你的,都要在你腳下跪拜。他們要稱你為『耶和華的城』,為『以色列聖者[19]19

參1:4註解。

錫安』。

60:15你雖然一度被撇棄、被厭惡,甚至無人經過,我卻使你變[20]20

原文作「將你造成」。

為永遠為傲的源頭,未來世代的喜樂。

60:16你也必喝萬國的奶,飽食在君王的胸懷[21]21

萬國列王形容為乳養嬰兒的母親。復興的錫安受他們貢獻的財物乳養。

。你便知道我耶和華是你的救主,是你的保護者[22]22

或作「救贖者」。參41:14註解。

雅各的大能君[23]23

參1:24及49:26。

60:17我帶給你的是,拿金子代替銅,拿銀子代替鐵,拿銅代替木頭,拿鐵代替石頭。我必以富裕[24]24

或作「平安」(KJV和許多的英譯本)。

作你的監督,以清白作你的統管[25]25

本處字句有諷刺性。錫安過去受許多暴君統治,但現在人性化的富裕和清白是惟一「管轄」這城的。

60:18你地上不再聽見強暴的聲音[26]26

原文無「的聲音」字樣。

,境內不再聽見荒涼毀滅的事。你必稱你的牆為『拯救』,稱你的門為『讚美』。

60:19日頭不再作你白晝的光,月亮也不再發光照耀你;耶和華卻要作你永遠的光──你 神的榮美必照耀你[27]27

原文作「你的神為你的榮美」。

60:20你的日頭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消失[28]28

本節的「日」「月」指神的光,代替19節的「日頭」和「月亮」。「光」在本處象徵神賜的福和富裕,皆連於神的同在。見30:26。

;耶和華必作你永遠的光,你悲哀的日子也完畢了。

60:21你的居民都為神性的人[29]29

或作「義的」(NASB, NIV, NRSV, NLT);NAB作「公正的」。

,永遠得地為業;他們是我栽的枝子、我手的工作,我藉他們彰顯我的榮美。

60:22你們至小的必要加增[30]30

原文作「成為」(NASB, NIV)。

千倍,最小的必成為強國。定期到了,我耶和華必速成這事。」

耶和華必令百姓復甦

61:1全能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揀選[1]1

原文作「膏了」,即指定執行任務。

了我[2]2

發言人的身份不確定,但他不是耶和華,也不是錫安窮苦的人。他有神的靈,是神的代言人,又被差派去釋放囚犯出捆鎖。這証據建議他是耶和華的特殊僕人,在僕人之歌提及的(見42:1-4, 7; 49:2, 9; 50:4;亦參51:16)。

,委派[3]3

或作「差遣」(NAB);NCV作「派任了我」。

我鼓勵窮苦的[4]4

或作「向(窮苦的人)報告好消息」。

人,幫助[5]5

原文作「纏裹」。

心碎的人,下令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

61:2宣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 神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哀悼的人;

61:3堅強錫安哀悼的人,賜頭巾代替灰塵,喜樂油[6]6

或作「象徵喜樂的油」。

代替悲哀,讚美衣[7]7

或作「象徵讚美的衣袍」。

代替灰心[8]8

原文作「昏沉的靈」(NRSV);KJV, ASV作「沉重的靈」。

。他們必稱為神性的橡樹[9]9

原文tsedeq本處不是指百姓「公義」的品格,而是有「蒙冤得白」的語氣;示意神復興的百姓是神「公正/公義」的見証。參2節引用神報復百姓的敵人。NAB作「公正的橡樹」。

,是耶和華所栽的去彰顯榮耀。

61:4他們必修造永久的荒場,建立已經淒涼之處[10]10

原文作「他們必抬起從前荒涼之處」。

,重修古代荒涼之城。

61:5[11]11

耶和華在7-8節發言(可能也在9節)。不清楚僕人的話(1-3上)何處結束與耶和華的何處開始。可能本處直接對百姓說話是耶和華發言的開始。

「那時,外邦人必來牧放你們的羊羣,外邦人必耕種你們的田地、修理葡萄園。

61:6你們倒要稱為『耶和華的祭司,我們 神的僕役』。你們必享用[12]12

原文作「吃」(KJV, NAB, NASB);NIV作「吃用」;NLT作「餵養於」。

列國的財物,因得他們的財富[13]13

原文作「榮耀」,即「財富」。

誇耀。

61:7你們必得加倍的好處,代替所受的羞辱[14]14

原文作「雙份代替羞辱」。

;分中所得的土地,必代替所受的凌辱[15]15

原文作「他們為所得的分歡樂,代替羞恥」。

。是的[16]16

原文作「因此」(KJV, NASB);NIV作「所以」。

,在境內必得加倍的產業,和長久的歡樂。

61:8因為我耶和華喜愛公平,恨惡搶奪和罪孽。我要因信實[17]17

原文作「在信實中」;NASB, NRSV, NLT作「信實地」。 

施行報應;要與我的百姓立永約。

61:9他們的後裔必在列國中被人認識,他們的子孫在眾民中也是如此。凡看見他們的,必承認他們蒙了耶和華的賜福[18]18

原文作「凡看見他們的都認出他們,(就是)神所祝福的後裔」。

。」

61:10[19]19

10-11節發言人的身份不明,但可能是人性化的國家(或是錫安)在此回應耶和華復興的應許。

因耶和華大大歡喜,我的心因 神樂極。因他以拯救為衣[20]20

原文作「我全人以神為樂」;NAB作「我靈魂的快樂在乎神」。

給我穿上,以清白為袍[21]21

原文作「伸冤的外袍」;, NASB, NIV, NRSV作「公義的外袍」。

給我披上。我好像新郎戴上祭司的華冠,又像新婦佩戴妝飾[22]22

原文作「像新郎戴上頭巾行動如祭司,又像新娘穿戴首飾」。

61:11田地怎樣使百穀發芽,園子怎樣使所種的發生,全能主耶和華必照樣使救恩[23]23

或作「公義」;但文義似強調救贖和恢復(見10節及62:1)。

生長,使他的子民在萬國眼前讚美他[24]24

原文作「在萬國面前讚美」。

耶和華喜悅錫安

62:1我因錫安必不靜默;為耶路撒冷必不息聲,直到他的清白如光照耀[1]1

或作「像光前行」。

,他的救恩如火把發亮。

62:2列國必見你的清白,列王必見你的榮美。你必得新名的稱呼,是耶和華親口所起的。

62:3你在耶和華的手中要作為華冠,在你 神的掌上必作為冕旒。

62:4你必不再稱為「撇棄的」,你的地也不再稱為「荒涼的」;是的[2]2

或作「因為」;KJV, NAB, NASB, NIV, NRSV作「但是」。

,你卻要稱為「我所喜悅的[3]3

原文kheftsi-vah,通常直譯為Hephzibah(KJV, ASV, NIV)。

」,你的地也必稱為「已婚的[4]4

原文beulah,通常直譯為Beulah(KJV, ASV, NIV)。

」。因為耶和華喜悅你,你的地也必成為他「已婚[5]5

地必蒙耶和華的恩享受福份和保護。添入「成為他的」指出與神的關係。

」的。

62:5少年人怎樣娶少女,你的眾子也要照樣娶你[6]6

「娶」在各古卷中有「居住在」或「與同居」之意。不但地有人居住,而且也「屬於」以色列人。

;新郎怎樣喜悅新婦,你的 神也要照樣喜悅你。

62:6[7]7

先知可能是本處的發言人。

耶路撒冷啊,我在你城上設立守望的;他們晝夜必然禱告[8]8

原文作「晝夜他們必不靜默」。下節指出他們為耶和華的干預和城的復興禱告。

,呼籲[9]9

或作「呼求」NIV;NASB, NRSV作「提醒」。

耶和華的,你們不要停聲!

62:7不要讓他歇息,直等他重建耶路撒冷[10]10

原文本處無「耶路撒冷」字樣。

,使耶路撒冷在地上成為可誇的[11]11

原文作「讚美(的對像)」。

62:8耶和華以自己的右手和大能的膀臂[12]12

耶和華的右手和大能的膀臂象徵他的能力;提醒聽眾神的大能保証以下應許的實現。

起誓說:「我必不再將你的五穀給你仇敵作食物,外邦人也不再喝你勞碌得來的新酒。

62:9但那收割的要吃糧,並讚美耶和華。那摘葡萄的要在我聖所的院內喝酒。」

62:10當從門經過!經過!預備百姓的路!修築!修築大道!撿去石頭!為萬民豎立號旗。

62:11看哪,耶和華曾宣告到地極,對女兒錫安說:「你的拯救者來到!他帶來賞賜,他的賞賜在他面前[13]13

如12節指出,放逐之民的回歸就是耶和華的賞賜/奬賞。亦參40:10並註解。

。」

62:12人必稱他們為「聖民」,為「耶和華所保護[14]14

或作「耶和華救贖的」(KJV, NAB)。

的」,你也必稱為「被眷顧不撇棄的城」。

得勝的勇士

63:1這從以東[1]1

「以東」在本處是神敵人的主型。見34:5。

波斯拉來,穿紅衣服[2]2

原文作「從波斯拉Bozrah來(穿)鮮紅衣袍的」。

、王者裝扮[3]3

原文作「尊榮衣服的」;KJV, ASV作「衣著榮耀的」。

,因能力廣大,邁步[4]4

或作「滿有信心」。

行走的是誰呢?就是我,我宣告伸冤,有大能施行拯救。

63:2你的衣服為何是紅色?你為何像踹酒醡的人呢?

63:3我獨自踹酒醡,列國中無一人與我同作。我發怒將他們[5]5

以東為首的萬國是神震怒的對象(見6節)。他將戰事上的屠殺比作踹酒醡。

踹下,發烈怒將他們踐踏。他們的汁濺在我衣服上,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

63:4因為我一心等候報仇之日,而報復的日子到了[6]6

原文作「因復仇之日在我心中,我報復之年到了」。原文ge'ulai有時譯作「我的救贖」。一位go'el「親人救贖者」的責任是要保護大家族的權益,通常要贖回賣與家族之外的產業。但go'el的責任並不限於經濟。他也有報家族流血之仇的責任(見民35:19-27;申19:6-12)。賽63:4的主題是復仇(見上句),故本處是指這位家族保護人的功能。耶和華描寫自己為報血仇的人,等待復仇之日來臨,然後爆發行動。

63:5我看,見無人幫助;我震驚,因沒有人支持[7]7

參賽59:16類似字句。

。所以我的右臂施行拯救,我的烈怒催我前往[8]8

原文作「我的烈怒支持著我」;NIV作「我自己的烈怒支撐著我」。

63:6我發怒,踹下萬國;發烈怒,使他們沉醉[9]9

參賽49:26及51:23類似景像。

,又將他們的血倒在地上[10]10

原文作「汁」,指血(見3節)。

求憐憫的祈禱

63:7我要說耶和華信實的作為和他可稱讚的事蹟。我要說他向以色列家所施的大恩[11]11

原文作「他對以色列家所行的偉大和良善」。

,這恩是照他[12]12

或作「因為」。

的憐恤和極大的信實賜給他們的。

63:8他說:「他們必誠然作我的百姓,不是不忠的兒女[13]13

原文作「不是行詭詐的兒女」,指約的忠誠。

。」這樣,他作了他們的救主。

63:9在他們一切苦難中,他也同受苦難[14]14

原文作「在他們所有的艱難中,他也有艱難」。

。從他面前差派的使者拯救他們[15]15

原文作「他面前的使者(或天使)」。這可能是出14:19的「神的天使」,等於神的同在(神的面)引用於出33:14-15和申4:37。賽63的這位使者可能就是神的「聖靈」(見10-11節)和14節的「耶和華的靈」。參詩139:7「神的靈」等於「神的面」。

。在他的慈愛和憐憫裏,他保護[16]16

或作「救贖」(KJV, NAB, NIV);或「拯救」。

了他們;在古代綿長的日子[17]17

原文作「所有古代的日子」;KJV, NAB, NASB, NIV, NRSV作「古時」。

中保抱他們、懷搋他們。

63:10他們卻悖逆,得罪了[18]18

或作「使...憂傷」,「使...心痛」。

主的聖靈[19]19

「聖靈」在舊約見於本處(11節亦然)並詩51:11(連於神的同在)。

;他就轉作他們的仇敵,攻擊他們。

63:11那時,他的子民想起古時的日子。將百姓和他全羣的牧人[20]20

希伯來古卷「牧人」作眾數,故可指摩西,亞倫和支派首領。不過大多數認為應修訂作單數,指摩西。

從海裏領上來的在哪裏呢?將他的聖靈降在他們中間的在哪裏呢[21]21

參10節註解。

63:12將他威嚴的大能賜給摩西[22]22

原文作「使他華美的膀臂臨到摩西的右手」。

,在他們前面將水分開,建立自己永遠的名聲[23]23

原文作「為自己做了長久的名」。

63:13帶領他們經過深水的,在哪裏呢?如馬在平地[24]24

原文作「曠野(或山坡)」。

奔走,他們不至絆跌;

63:14如牲畜下到山谷飼食[25]25

原文無「飼食」。

,耶和華的靈也使他們得安息。照樣[26]26

或作「這樣」(KJV, ASV)。

,你引導你的百姓,建立了自己榮耀的名聲[27]27

原文作「為自己做了威嚴的名」。

63:15求你從天上垂顧,從你聖潔輝煌的宮中觀看!你的熱心[28]28

可能指他為子民的熱心,推動他怒沖沖的擊打他們的敵人。

和你的大能在哪裏呢?不要向我們止住你溫柔的憐憫[29]29

原文作「(心)腸的悸動」,指「憐憫」。

63:16因你是我們的父,雖然亞伯拉罕不認識我們,以色列不承認我們,你,耶和華,是我們的父。從上古以來,你名就稱為「我們的保護者[30]30

原文作「從古時你的名就是我們的保護者(或救贖者)」。

」。

63:17耶和華啊,你為何使我們走差離開你的道[31]31

這可能指神的吩咐。

,使我們心裏剛硬不順從你呢[32]32

原文作「你為何使我們心剛硬不懼怕你呢?」究竟耶和華如何直接地使人剛硬,我們無法確定。發言人的心目中可能認為神在此直接的參與耶和華為了對這國家的罪行放逐了他們,目前仍使他們靈裏麻木保持彼此間的距離。64:7的下半節支持此見,雖然本句的「懼怕」究指何意亦不明朗。另一方面,哀歎的成語往往是予盾和誇大式的斷定。例如拿俄米歎說上帝直接與她作對降災與她(得1:20-21),詩88的作者也認定他的痛苦孤獨出自神(尤其在6-8節,16-18)。這兩位都沒有留下太多的空間給現況或濫傷人類的罪和死的原則。賽63:17的發言人(親眼見到當時屬靈的敏感度絕對不是「剛硬」)可能指放逐的困苦(剛硬)而使人失望甚至怨恨,以致許多人在耶和華的信仰上退後。這情形下的「剛硬」不是十分「直接」,耶和華的干預可以挽回的。無論本處的「剛硬」是直接還是間接,重要的是本發言人看出這是背叛神的效應(尤其注意64:5-6)。

?求你為你僕人、為你產業支派的緣故轉回來!

63:18你的聖民[33]33

或作「特選之國」;ASV, NASB, NRSV, TEV, NLT作「(分別為)聖(的)」。

曾暫時得這地[34]34

原文作「短期內得有產業,你聖者之民」。

,但我們的敵人[35]35

原文作「你的仇敵踐踏」。

已經摧殘你的聖所。

63:19我們從古時就有[36]36

原文作「我們從古代而來」(見16節)。

,但你沒有管治。他們不是你的百姓[37]37

原文作「你沒有管治他們,他們不稱為你的名下」。「名下」指歸屬;見4:1註解。這兩句若為獨立句,頗難翻譯,似乎說18節的敵人古時不受神的管治,也許這就解釋了他們能夠「摧殘聖所」(18下)。

64:1[1]1

BHS古卷將英譯本的64:1併在此處為63:19下。故希伯來本與英譯在64章全章互差1節,至65章重合。

(63:19下) 惟願你裂天而降[2]2

或作「抖動」nazollu原文本字出自字根zalal「戰抖」。可能本處引用士5:5,本動詞出現的惟一它處。詩人在該處形容神作戰的容貌使山抖動。

!山就在你面前震抖!

64:2 (64:1) 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讓你敵人知道你的名,願列國在你面前發顫!

64:3當你行我們不能逆料[3]3

原文作「我們沒有等待的」。

可畏的事,那時你降臨,山嶺在你面前震抖[4]4

見1節註解。

64:4從古以來人未曾聽見、未曾耳聞[5]5

或作「沒有聽到或明白」。

、在你以外有甚麼神為等候他的人採取行動。

64:5你幫助[6]6

原文作「以恩慈與...相合」。

那歡喜行正[7]7

原文作「那喜樂又行公義的人」。

,遵從你命令的人[8]8

原文作「記得你道路的人」。

。你發怒,因我們不斷違背命令。這樣,我們如何還能得救呢?

64:6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我們一切的所謂義行,在你面前只像月經的布塊[9]9

原文作「我們一切的義行都像月經的衣服」;KJV, NIV作「破髒的布」;ASV作「污染的衣裳」。

。我們都像葉子枯乾,我們的罪孽好像風把我們吹去。

64:7無人求告[10]10

或作「呼喊」;NASB, NIV, NRSV作「呼叫」。

你的名,無人嘗試[11]11

或作「激動自己」。

抓住你。因為你丟棄了我們[12]12

原文作「你從我們將臉藏起」。

,將我們交在自己的罪孽裏[13]13

本處指神放棄了他們,任由他們落在罪中,不再尋求與他們和好。

64:8耶和華啊,你卻仍是我們的父!我們是泥,你是窯匠;我們都是你辛勞的成果[14]14

原文作「你手的工作」。

64:9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太怒,也不要不斷追究我們的罪孽[15]15

原文作「不要不斷記念罪」。

!求你垂顧你的百姓,我們每一個[16]16

原文作「看,定睛在你的百姓,所有的我們」。另一譯法是「好好的看一看,我們都是你的百姓」。

64:10你揀選的城[17]17

原文作「你的聖城」(KJV, NASB, NRSV, NLT, NIV)。

變為曠野,錫安變為沙漠,耶路撒冷成為荒場。

64:11我們聖潔,可誇,為樂的殿[18]18

原文作「我們驕傲的來源」。

,就是我們列祖讚美你的所在,已經被火焚燒;我們寶貴的產業已經毁滅了[19]19

或作「我們認為有價值的都荒廢了」。

64:12耶和華啊,這情況下[20]20

原文作「因為這些」;KJV, ASV作「為這些事」。

,你還忍得住嗎?你仍靜默,使我們受辱嗎?

耶和華必分辨義人與罪人

65:1「以前沒有尋求我的,現在可以見我[1]1

原文作「以前不問的,我讓他們尋見我」。

;不尋找我的,我向他們顯現[2]2

原文作「以前不尋找我的,我讓他們找到」。

。不稱為我名下[3]3

原文作「呼求」。

的國家,我對他們說:『我在這裏!我在這裏!』

65:2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那些隨自己的意念行不道德之事的人[4]4

原文作「隨己意行在不好的道路上的」。

65:3這百姓不斷公然得罪我[5]5

原文作「這百姓當我面不斷惹我發怒」。

:在園中[6]6

或作「聖果園」;KJV, NASB, NIV, NRSV, NLT「花園」。

獻祭,在磚上[7]7

或作「磚壇」,「磚瓦」。

燒香。

65:4他們在墳墓間坐着[8]8

或許指祭祀亡靈的風俗。

,整夜守望[9]9

原文作「在守望處,他們過夜」。原文netsurim有作「聖處」或「山洞」;有的修訂為uven tsurim「石壁之間」。

。他們吃豬肉,他們器皿中有可憎之物做的湯。

65:5他們說:『你站開吧!不要挨近我,因為我比你聖潔!』這些人是我鼻中的煙,是整天燒着的火。

65:6看哪,我已定命[10]10

原文作「在我面前已經寫下」。

:我必不靜默,必施行報應;我必照他們該當的十足報應[11]11

原文作「我必還到他們的膝上」。

65:7為了你們的罪孽和你們列祖的罪孽[12]12

原文作「你諸父的罪孽」。

。」這是耶和華說的。「因為他們在山上燒香、在岡上得罪我[13]13

或作「譏誚」;KJV作「褻瀆」;NAB作「羞辱」;NASB作「譏笑」;NIV作「污辱」;NRSV作「誹謗」。

,我必十足的懲罸他們[14]14

原文作「我必量出他們的工價從坐在膝上開始」;即「他們所賺的全部給他們」。

。」

65:8耶和華如此說:「當葡萄[15]15

原文是長句用「正如...,所以我必...」的格式。

中尋得汁漿,人就說:『不要毀壞,因為汁在其中[16]16

原文作「因為裏面有福」。

。』我因我僕人的緣故也必照樣而行──不毀滅每一個人[17]17

原文作「以不毀滅每一個人(的樣式)而行」。

65:9我必從雅各中領出後裔,從猶大中領出承受我眾山的。我的選民必承受地業[18]18

包括上述諸山。

;我的僕人要在那裏居住。

65:10沙崙[19]19

沙崙Sharon是西部的平原,約帕Joppa以北,迦密之南(Carmel),地中海沿岸的地區。

必成為羊羣的草場;亞割[20]20

亞割谷Valley of Achor(亞割是希伯來話的「麻煩」)是處死亞干Achan之地;位於東面近耶利哥。

必成為牛羣飼食之處[21]21

原文作「牲畜休息之所」;NASB, NIV作「牲畜之地」。

;都為尋求我的民所得。

65:11但你們這些離棄耶和華、忘記在我的聖山敬拜我的[22]22

原文只作「忘記我的」。

,那些為稱為『幸運』之神[23]23

原文作laggad「為了迦得」;迦得gad是迦南一偶像。

預備筵席,給稱為『命運』之神[24]24

原文作lamni「為了曼尼」;曼尼meni是迦南一偶像。

斟酒的──

65:12我預定你們死在刀下[25]25

原文作「我指定你在刀下」。有的將maniti「我指定」攺作miniti「我設立」。本動詞發音如「命運之神」meni;諧音指出本句的諷刺性。神子民中的罪人敬拜命運之神的,盼望得到光彩的命運。但耶和華才是那真正決定他們命運的那位,他已定命了他們的滅亡。

,在斷頭台[26]26

或作「在屠宰台」;NIV作「為屠宰台」;NLT作「在劊子手面前」。

前跪下,因為我呼喚,你們沒有答應;我說話,你們沒有聽從。你們在我眼前行邪惡[27]27

原文作「你們行那我眼中看為惡的」。

,揀選我所不喜悅的。」

65:13所以,全能主耶和華如此說:「我的僕人必得吃,你們卻飢餓!我的僕人必得喝,你們卻乾渴!我的僕人必歡喜,你們卻蒙羞!

65:14我的僕人因心中充满高興[28]28

原文作「從心中的歡樂高興」。

而歡呼!你們卻因心中充满憂愁而哀哭[29]29

原文作「從心中的痛苦哀哭」。

,又因靈被壓碎哀號[30]30

原文作「從靈的破碎哀號」。

65:15你們的名字必留在我選民咒詛的程式上[31]31

原文作「你們必留名作我揀選者的起誓」。這種起誓(咒詛)的程式的例子可見於耶29:22。

。全能主耶和華必殺你們,卻另起別名稱呼他的僕人。

65:16誰在地上[32]32

或作「這地上」(NIV, NCV, NRSV);下同。

賜福的,必憑信實的 神的名賜福[33]33

原文作「必藉真理的神祝福」。

;在地上起誓的,必指信實的 神的名起誓[34]34

原文作「必藉真理的神起誓」。

。因為從前的問題已經忘記,我必不再想起它們[35]35

原文作「因先前的憂患必被忘記,他們(它們)必從我眼前隱藏」。

65:17看哪,我快要造新天新地[36]36

本句的誇大句將耶路撒冷面臨的攺造(18-19節)比作宇宙的新創造。

!從前的不再被記念;也無人再追想[37]37

原文作「他們必不上腦(上到思念中)」。

65:18但你們當因我將要造的永遠歡喜快樂!因我快要造耶路撒冷為人喜樂的源頭[38]38

原文作「耶路撒冷,歡樂」。下節指出:耶和華創造耶路撒冷為自己歡樂的源頭。

,造其中的居民為人歡悅的源頭[39]39

原文作「她的百姓,快樂」。見上句註解。

65:19我必因耶路撒冷歡喜,必因我的百姓快樂。其中必不再聽見哭泣的聲音和哀號的聲音。

65:20其中必沒有數日夭亡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滿的老者。是的,無人不满百歲而死[40]40

本句似指不滿百歲而死的算作孩童,因為平均歲數遠不止此。「孩童」的類別要從新紀元的延長壽命下重新定義。

,不满百歲死的算被咒詛[41]41

原文作「不中」。Khata是「不中目標」之意。另一譯法是:滿百歲的罪人必被咒詛。

65:21他們要建造房屋,自己居住;栽種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

65:22他們不再建造,為別人所住;他們不再栽種,為別人所吃。因為我民必活著像樹木的年日[42]42

原文作「我子民的年日必如樹的年日」。

,我選民必盡享自己生產的[43]43

原文作「他們手的工作」(KJV, NASB, NIV, NRSV);NLT作「他們辛勞而得的」。

65:23他們必不徒然勞碌,所生的兒女,也不遭災害[44]44

原文作「他們必不將生下的給驚惶」。

。因為耶和華必賜福他們的兒女和他們的後裔。

65:24他們尚未求告[45]45

參2:2註解。

,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

65:25豺狼必與羊羔同食[46]46

參11:6類似之句。

,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47]47

同樣字眼現於11:7。

,塵土必作蛇的食物[48]48

有的認為本處引用創3:14(你必...喫土)。論點是甚至在新紀元時代,蛇(通常象徵撒但Satan)仍在神的咒詛下。但是這引喻似乎不可能。即或甚至本處有創3:14的迴蕩,主要的引用是11:8描寫蛇不再是危險的動物。他們不再攻擊其他的活物,卻滿足於在地上爬行。創3:14的「你必喫土」意示「你必爬行」。本處的「塵土必作蛇的食物」同樣是「必在地上爬行」之意。

。在我皇山[49]49

原文作「我聖山的一切所在」。這些字眼出現在11:9。參其註解。如在11:1-9,先知期盼著弱肉強食不再存在的時候。參11:8註解。

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再傷人、不再害物。」這是耶和華說的。

66:1耶和華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在哪裏為我造殿宇?哪裏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66:2耶和華說:「我手造了它們[1]1

原文作「這一切」,指上節的諸天和地。

,所以就都有了[2]2

原文的「(這一切)就都有」。原文vayyhyu「他們就有了」,有的修訂為veli hayn「他們就屬我」。

。但我所眷顧的[3]3

原文作「對這個我看」(KJV, NASB類同)。

,就是謙卑痛悔、尊重我話的人[4]4

原文作「對謙卑的,靈裏低下的和聽見我話戰抖的人」。

66:3那些宰牛又殺人[5]5

原文作「宰牛的人,打倒(殺)人的人」。有的明白本句(與下數句)內比較。在神的眼中,一個獻祭的人好像一個謀殺者,或是一個玷污聖禮敬拜神又拜偶像的人。本譯本假設本處不是寓意而是真正描寫罪人的偽裝的行為(注意最後兩句描寫他們的可憎的風俗)。他們一面有敬虔的舉動和獻祭,同時他們殺人放火,玷污聖禮,拜其他的神。

,獻羊羔又打折狗項[6]6

同上註解。「打折狗項」的重要性並不清楚,雖然與上句參照,這是有負面的意義。根據出13:13和34:20,人要贖回頭生的驢就要以羊代贖,若不代贖就要打折驢的頸項。根據申21:1-9要打折牛項作流血之罪的潔淨。不過這些經文與本處有何相連並不明朗。

,獻供物內含豬血[7]7

參本節首句註解。

,燒香又稱頌偶像的人[8]8

原文作「那獻祭,豬血,的人」。有的認為本處有比較作用;參3上註解。

。這等人決心如此行[9]9

原文作「那燒香作記念祭,那讚頌其他假的」。有的認為本處有比較作用,但參3上註解。原文aven「假的」本處是假神之意。參HALOT 22 s.v.及BDB 20 s.v.2。

,他們享受這些可憎惡的風俗[10]10

原文作「他們揀選了自己的道路」。

66:4因此我也必揀選嚴厲的刑罸[11]11

原文作「他們全人(或靈魂)在他們可厭的事上喜悅」。

,使他們所懼怕的臨到他們,因為我呼喚,無人答應,我說話,他們不聽從。他們在我面前行邪惡[12]12

本字實意不詳;只見於本處及3:4(參註解)。本字可能出自字根alal,有「嚴厲對待」之意。

,揀選我所不喜悅的。」

66:5你們尊重耶和華言語的人[13]13

原文作「我眼中為惡的」。

,當聽他的話!「你們的國人[14]14

原文作「懼怕他說話的人」。

,就是恨惡你們[15]15

原文作「兄弟」(NASB, NIV);NRSV作「你的自己人」;NLT作「你的近親」。

、假奉我名趕出你們的說:『願耶和華得榮耀,我們就必得見你們的喜樂』[16]16

或作「我們可以見証你的歡樂」。本句實意不清。

。但蒙羞的必定是他們。

66:6有戰爭的聲音出自城中;這聲音出自於殿!那是耶和華向仇敵施行報應的聲音。

66:7錫安未曾劬勞就生產!未有產痛就生出男孩!

66:8[17]17

原文作「地」,但'erets在本處指有組織的國家(見下句)。

豈能一日而生?邦豈能一時而產?然而錫安一劬勞,便生下兒女!這樣的事誰曾聽見、誰曾看見呢?」

66:9耶和華問:「我既使嬰孩臨產,豈不為他接生呢?」你的 神說:「我既使嬰孩臨產,豈會將他留住呢?

66:10你們愛耶路撒冷的,都要與她一同歡喜快樂!你們為她悲哀的,都要與她一同分享極大的歡樂;

66:11因為[18]18

或作「使」ASV, NRSV。

你們必在她滿足的懷中得營養[19]19

原文作「你們必吮而滿足,從她慰籍的胸懷」。

,從她滿了奶的胸脯得歡樂[20]20

原文作「你們必從她沉重的胸脯喝而提神」。錫安的居民必從她的富裕得益享受。見12節。

66:12因為耶和華如此說:「我快要使豐裕[21]21

或作「平安」。

延及她,好像江河,使列國的豐滿流向她,如同漲溢的河。你們要從她胸懷[22]22

原文無「她胸懷字樣」,加入以求清晰(見11節)。

得乳養,抱在她的身邊;你必在她膝上遊戲。

66:13母親怎樣安慰兒子,我就照樣安慰你們,你們也必因耶路撒冷得安慰。」

66:14你們看見,就心中快樂,你們也必得復興[23]23

原文作「你們的骨頭必像青草生發」。

。耶和華必向他的僕人顯出大能,向他的敵人顯出怒氣[24]24

原文作「耶和華的手必使他的僕人知道,怒氣向他的敵人」。

66:15「看哪,耶和華必在火中降臨。他的戰車來如旋風[25]25

戰車急馳揚土如同旋風。

,顯明他的烈怒,他的吶喊和他的火箭[26]26

原文作「使他怒氣的狂瀾回轉,他的吶喊(或斥責)伴以火焰」。

66:16因為耶和華在全人類[27]27

原文作「血肉之軀」(KJV, NASB, NRSV);NIV作「所有的人」;TEV作「世上所有的人」。

,必以火與刀施行審判;被耶和華所殺的必多。

66:17那些分別為聖、潔淨自己,而跟從他們的首領進入聖園敬拜[28]28

原文作「那些分別為聖,潔淨自己,跟著中間一人進入果園(花園)的」。本句確意不詳,但明顯地指偶像敬拜。

;那些吃豬肉,和其他可憎之物,如老鼠的──他們必一同滅絕[29]29

原文作「他們必一同到盡頭」。

。」這是耶和華說的。

66:18「我恨惡他們的行為和他們的意念!時候將到[30]30

或作「我快要(正在)降臨」。

,我必將萬民萬族[31]31

原文作「萬舌」;KJV, NASB, NIV, NRSV作「各舌」。

聚來,看見我的榮美。

66:19我要顯神蹟在他們中間[32]32

原文作「我要在他們中間立記號」。本句確意不詳。它處的「立記號」指「行大事蹟」(詩78:43;耶32:20),「作(某人的)」實學教材(結14:8)和「豎立旗號」(詩74:4)。

,餘下的一些我要差到列國去──就是到他施普勒[33]33

「普勒」Pul;有的認為是「弗」Put(即利比亞Libya)。

路德[34]34

即呂底亞Lydia(住於小亞西亞)。

(以弓箭手著名的[35]35

原文作「開弓的人」(KJV, ASV類同)。

)、土巴雅完[36]36

「雅完」Javan,一般認為是今日的希臘Greece(NIV, NCV, NLT)。

,並素來沒有聽見我名聲、沒有看見我榮美遼遠的海岸[37]37

或作「海島」(NIV)。

。他們必將我的榮美傳揚在列國中。

66:20他們必將你們的國民[38]38

原文作「兄弟」(NIV);NCV作「國人以色列」。

從列國中帶來,使他們或騎馬、或坐戰車、坐車、騎騾子、騎獨峰駝[39]39

本字實意不詳;有的指為戰車。見HALOT 498 s.v.。

,到我的聖山耶路撒冷,作為供物獻給耶和華,好像以色列人用潔淨的器皿盛供物奉到耶和華的殿中。」這是耶和華說的。

66:21耶和華說:「我也必從他們中間取人為祭司,為利未人。」

66:22耶和華說:「我將要造的新天新地,怎樣在我面前長存,你們的後裔和你們的名字也必照樣長存!

66:23按月[40]40

原文作「新月」。

,逢安息日,凡有血氣的[41]41

或作「全人類」(NAB, NASB, NIV);NLT作「所有的人」。

必來在我面前下拜[42]42

或作「敬拜」。

。」這是耶和華說的。

66:24「他們必出去觀看那些違背我人的屍首,因為咬他們的蟲是不死的[43]43

原文作「因為他們的蟲是不死的」。

,燒他們的火是不滅的[44]44

原文作「他們的火是不滅的」。

。凡有血氣的都必嫌惡這景況[45]45

原文作「他們必成為所有血肉的嫌惡」。本節描寫大型的集體埋葬,無止盡的蛆蟲附著的屍首被火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