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書

但以理在巴比倫受寵

1:1猶大約雅敬在位第三年[1]1

約雅敬Jehoiakim在位的第三年,就是主前605年。當時的但以理應是一青少年。約雅敬的第三年卻引起一些爭議,因為其它的記載是在位的第四年(耶25:1;參王下24:1;代下36:5-8)。但以理可能照豋基年份的算法,就是豋基滿了一年才算是在位一年(譯者按:如實齡和虛齡之分)。耶利米卻以豋基的當年算為在位的第一年。假如這看法正確,本處的差別就不大。不過大多數的現代學者都認為但以理在年份上不正確。

巴比倫尼布甲尼撒[2]2

尼布甲尼撒王Nebuchaduezzar於主前605-562年統治巴比倫。

進兵耶路撒冷,將城圍困[3]3

這次進兵帶來猶大人三次大規模被擄的首次。第二次在主前597年,包括先知以西結。第三次遷徏在主前586年,其時耶路撒冷城和聖殿全部覆沒。

1:2耶和華[4]4

譯為耶和華的原文是`adonay。

猶大約雅敬,並 神殿中的一些器皿交付[5]5

原文作「給了」。

他手[6]6

「手」代表能力權柄。

。他就把這器皿帶到巴比倫[7]7

原文作「示拿地」(Shinar);是巴比倫的所在地(創10:10; 11:2; 14:1, 9;書7:21;賽11:11;亞5:11)。

他神[8]8

或作「諸神」(NCV, NRSV, TEV)。希伯來本字可作數目上的眾數或是一神的諸般輝煌。尼布甲尼撒既是多神信仰者,本處究竟是多神或是某一個神並不清楚。諸般輝煌通常用於以色列的神,偶然也指外邦的神(參BDB 43 s.v. 1, 2)。見士11:24(摩押神基抹Chemosh);撒上;5:7(非利士神大袞Dagon);王上11:33(迦南女神亞斯他錄Astarte,摩押神基抹和亞捫神米勒公Milcom);王下19:37(亞述神尼斯洛Nisroch)。各神既各有廟宇,但1:2可能指某一神明,或是巴比倫的大神瑪爾杜克Marduk,或是他的兒子尼布Nabu(尼布甲尼撒以此為名)。尼布甲尼撒這名字是「尼布保護了那承繼之子」(HALOT 660 s.v.)。巴比倫宗教中廟宇的功能可參H. Ringgren, Religions of the Ancient Near East, 77-81。

的廟裏,放在庫中。

1:3王吩咐[9]9

或作「下令」。

宮廷長[10]10

原文saris「宮廷長」不是「太監」(見創37:36,波提乏有此稱號,卻有妻子)。不過但以理書中的宮廷長,據猶太文字傳統確有此意。

亞施毘拿[11]11

「亞施毗拿」Ashpenaz可能不是人名,而是「旅舍管理人」的統稱。見J. J. Collins, Daniel [Hermeneia], 127, n.9。但眾古卷認為這是人名,故本譯本(大多數英譯本亦然)循此理念。

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貴冑中選出[12]12

原文作「帶」。

幾個人[13]13

原文作「從宗室和貴胄的種子(後裔中)」。

來──1:4年少沒有殘疾、相貌俊美[14]14

原文作「容貌好看」。

、學會各樣智慧[15]15

原文作「知識的知者」。

、有學問有見識[16]16

原文作「知識的明白者」。

、足能侍立[17]17

原文作「有力量」。

在王宮裏[18]18

原文作「站在王的宮中的」。參5, 19兩節。

的──要教他們巴比倫的文字語言[19]19

亞卡底文Akkadian,是東閃族的語言。「巴比倫」古稱為迦勒底(KJV, NAB, NASB, NRSV)。

1:5於是,王派定將自己所用的膳[20]20

原文作「王的佳肴」。

和所飲的酒,每日賜他們一份。他們要受訓[21]21

或作「受教育」。

三年。滿了三年,他們要在王面前侍立[22]22

原文作「在王面前站立」。

1:6結果這些人中間有猶大族的人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23]23

這些名字反映猶大的傳統。在希伯來文中,「但以理」Daniel是「神是我審判官」;「哈拿尼雅」Hananiah是「神有恩惠」;「米利沙」Mishael是「誰能如神?」「亞撒利亞」Azariah「耶和華幫助」。

1:7但宮廷長給他們攺名。他稱但以理伯提沙撒,稱哈拿尼雅沙得拉,稱米沙利米煞,稱亞撒利雅亞伯尼歌[24]24

巴比倫名的意義比希伯來文的費解。伯提沙撒Belteshazzar是「保護他性命」(MT古卷作「保護王性命」,參但4:8);沙得拉Shadrach可能是「Aku的命令」;米煞MeShach其意不詳;亞伯尼歌Abednego是「尼歌之僕」。將希伯來名換成巴比倫名是要除去這些青年的國家傳統觀念。

1:8但以理卻定意[25]25

原文作「放在心上」。

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26]26

或作「使自己在儀文上不潔」。食物如何玷污但以理一事有不同見解。也許這些食物違反了摩西律法中潔淨食物的定義,或是這些食物曾獻給偶像為祭。但以理的看法和以斯斯Esther的大不相同;以斯斯能夠成功地隱藏自己是猶太人的身份。

。他就求宮廷長容他不玷污自己。1:9神使但以理得到宮廷長的同情[27]27

「同情」原文作「仁愛和同情」。

1:10但他對但以理說:「我懼怕我主我王;是他派定[28]28

原文作「指定」,見5節。

你們的飲食;倘若他見你們的面貌比你們同歲的少年人瘦[29]29

譯作「瘦」字的原文見於本處及創40:6(愁容)。本字與阿拉伯文的「弱」有關。

,怎麼好呢?這樣,你們就使我的頭在王那裏難保。」1:11但以理對宮廷長所派管理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的督察[30]30

既說服不了宮廷長,但以理攺向宮廷長所派的監督進言。

說:1:12「求你試試僕人們十天,給我們素菜吃,白水喝,1:13然後看看我們的面貌和用王膳少年人的面貌;就照你所見到的待我們吧!」1:14督察便同意他們的請求,試他們十天[31]31

舊約的「十」是完全的數目。見20節;亞8:23;啟2:10。

1:15過了十天,見他們比用王膳的一切少年人面貌更好,身體更健康[32]32

原文作「肥壯」。

1:16於是,督察撤去派用的膳、飲的酒,給他們素菜吃。1:17這四個少年人,神在各樣文學智慧上賜給他們知識技巧──但以理又明白各樣的異象和夢兆。

1:18尼布甲尼撒王預定[33]33

原文作「王說過引見的日子滿了」。

的日期滿了,宮廷長就把他們帶到王的面前。1:19王與他們談論,見少年人中無一人能比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於是他們就在王面前侍立。1:20王所問及有關智慧和領悟之事,見他們比通國的術士和星相家勝過十倍。1:21當時但以理活到塞魯士王元年[34]34

波斯王塞魯士Cyrus統治巴比倫的第一年是主前539年。但以理其實活到本年之後(見10:1)。本節的目的只是指出但以理的一生超越全部新巴比倫帝國的年份。但以理的一生也涵蓋波斯統治巴比倫的初期;不過此時的但以理已相當年邁。他可能卒於主前530年。

尼布甲尼撒的夢

2:1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他做了許多夢[1]1

原文「夢」字作複式(2節同),但第三節作單式。譯者對複式有不同見解。有的認為是連續未完的夢;有的認為是一連串的相關的夢。若看作連串,則可譯作「尼布甲尼撒在魂遊象外的狀態」。參J. A. Mongomery, Daniel [ICC], 142。

。他心裏[2]2

原文作「他的靈」。

煩亂,不能睡覺。2:2王吩咐[3]3

原文作「下令」;12節同。

人將術士、星相家、巫師和智者[4]4

「智者」原文作「迦勒底人」(Kasdim);但以理書用指民族及「智者」,巴比倫一階層的哲士和星相者。

召來,要他們解釋王的夢。他們就來站在王前[5]5

或作「就來等待王的指示」。

2:3王對他們說:「我做了一夢,心[6]6

原文作「靈」。

裏煩亂,很想知道這是甚麼夢。」2:4智者(以下用亞蘭言語[7]7

一般認為智者用亞蘭語覆王,或亞蘭文是迦勒底人的專用言語。這觀點引自過去的稱亞蘭文為迦勒底文(Chaldee)。亞蘭文是當時諸民族的混合通用語(lingua franca),其來源和使用並不限於巴比倫。本句故可看為編輯加入的括號句,指明由2:4下至7:28本書從希伯來文換為亞蘭文。從8:1開始至結尾又換回希伯來文。攺換文字的理由有許多的憶惻,但都缺說服力。很可能文字的轉換反映但以理書在傳交的歷史上的階段。

)對王說:「願王萬歲!請將那夢告訴僕人,僕人就可以講解。」2:5王回答智者說:「我已決定了[8]8

從下文可看出尼布甲尼撒清楚地記進夢的內容,雖然不知夢是何意。他不說出夢的原因是不想這些「解夢者」取巧誤導他。假如他們能說夢的內容,他就可以引証而相信他們的解釋。原文的「這事我算是過去了」(KJV, ASV)不能譯為「我已經忘了」。亞蘭文的azda可能源自波斯(只見於本處及8節)。本字的意義是「發佈」或「不得更改的定命」(NAB, NIV, TEV, CEV, NLT;HALOT 1808 s.v.;BDB 1079 s.v.)。本譯本採用後者之意。

。你們若不將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就必被凌遲[9]9

亞蘭文作「成為肢體」。參3:29。

,你們的家必成為糞堆!2:6但你們若將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就必從我這裏得贈品和賞賜,並相當大的尊榮。現在你們要將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2:7他們第二次對王說:「請王將夢告訴僕人,僕人就可以講解。」2:8王回答說:「我准知道你們是故意遲延,因為你們知道我的決定是不能更攺的。2:9你們若不將夢告訴我,只有一法待你們。因為你們約定用謊言亂語向我說,直到事情改變。現在你們要將夢告訴我,我就對你們的解夢有信心[10]10

亞蘭文作「我就必知道」。

。」

2:10智者回答王說:「世上沒有人揭開王的穩私[11]11

亞蘭文作「事/東西」。

;因為沒有君王,無論地位權柄,曾向術士、星相家、或智者問過這樣的事。2:11王所問的事太難,沒有人能說出來。除了神明──但他們不與世人[12]12

亞蘭文作「血肉之軀」。

同居!」

2:12因此,王大發烈怒,下令滅絕巴比倫所有的智者。2:13於是命令發出,智者們將要[13]13

亞蘭文此字有立刻性。

見殺。人就尋找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要殺他們[14]14

亞蘭文文法本句可譯作「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們也被尋找受死」。

2:14王的監斬官亞略出來,要殺巴比倫的智者,但以理就向他慎言勸諫[15]15

或作「慎重勸諫」。

2:15他問監斬官亞略說:「王的命令為何這樣緊急[16]16

亞蘭文Mehakhtsefah可指「嚴厲」;但在此緊張的時刻,但以理不會批評王命。故本處譯作王命的「緊急」。參F. Rothanthal, Grammar, 50, §116;E. Vogot, Lexicon linguae aramaicae, 67。

呢?」亞略就將情節告訴但以理2:16但以理遂進去求王寬限,使他可以為王解夢。2:17之後但以理回到他的居所,將這事告訴他的同伴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2:18他要他們祈求天上 神的憐憫,將這奧秘的事指明,免得他和他的同伴與巴比倫其餘的智者一同滅亡。2:19這奧秘的事就在夜間異象中給但以理顯明了。但以理便稱頌[17]17

或「祝福」。

天上的 神,2:20說:

「願 神的名[18]18

聖經常用「名」代表人;故「神的名」代表「神」。

被稱頌,從永遠直到永遠!

因為智慧能力都屬乎他。

2:21他改變時候、季節、

廢王、立王[19]19

或作「廢一些王,立其他的王」。

將智慧賜與智慧人,

將知識賜與聰明人[20]20

亞蘭文作「明白的知道者」。

2:22他啟示深奧隱秘的事,

他知道暗中所有的,

光與他同居。

2:23我列祖的 神啊,我認定你、讚美你,

因你將智慧才能賜給我,

現在你已允准了我[21]21

亞蘭文作「我們」。可能是編輯口吻的「我們」,而應譯作「我」。

所求的,

使我明白了王的疑難[22]22

亞蘭文作「王的話」。

。」

2:24於是,但以理進去見亞略(就是王所派滅絕巴比倫智者的),對他說:「不要滅絕巴比倫的哲士!領我[23]23

或作「陪同我」;25節同。

到王面前,我要將夢的講解告訴王。」

2:25亞略就急忙將但以理領到王面前,對王說:「我[24]24

亞略Arioch的話是誇張和領功性的。他沒有尋找但以理而是但以理去見他。

在被擄的猶大人中遇見一人,他能將夢的講解告訴王。」2:26王問(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說:「你能將我所做的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嗎?」2:27但以理回答王說:「王所問的那奧秘事,是智者、星象家、術士、或觀兆的都不能解釋的。2:28不過,有一位在天上的 神,他能啟示奧秘的事[25]25

亞蘭文作「奧秘事的啟示者」。本詞在但以理書中成為神的稱號。

,他已將日後必有的事指示尼布甲尼撒王。你的夢和你在床上見的異象是這樣:

2:29「王啊,你在床上的時候,想到的是將來的事。那啟示奧秘事的主把將來必有的事指示了你。2:30至於那奧秘的事顯明給我,並非因我的智慧勝過一切活人,乃為使王知道夢的講解和心裏的思念。

2:31「王啊,你夢見一個大像,這像甚高,極其光耀,站在你面前。它的形狀甚是可怕。2:32這像的頭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銀的,肚腹和大腿是銅的。2:33腿是鐵的;腳是半鐵半泥[26]26

「泥」指烘乾的泥,硬而易碎。參41節的「濕泥」。

的。2:34你正觀看,見到[27]27

亞蘭文作「直見到」。

有一塊鑿出的石頭,卻不是人手鑿的。它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把腳砸碎。2:35於是金、銀、銅、鐵、泥都一同砸得粉碎,分辨不清[28]28

亞蘭文作「如一」。「分辨不清」之意可參F. Rosenthal, Grammar, 36, §64, and p.93;E. Vogot, Lexicon linguae aramaicae, 60。

,成如夏天禾場上的糠粃,被風吹散,無處可尋。但打碎這像的石頭變成一座大山,充滿天下。2:36這就是那夢。現在我[29]29

亞蘭文作「我們」。可能是編輯口吻的「我們」,而應譯作「我」。

在王面前要講解那夢。

但以理為王解夢

2:37「王啊,你是諸王之王,天上的 神已將國度、權柄、能力、尊榮都賜了給你。2:38凡世人[30]30

亞蘭文作「人的眾子」。

,走獸,並天空的飛鳥所住之地──他都交付你手。他賜你權柄掌管這一切;你就是那金頭。2:39在你以後必另興一國[31]31

第一國很清楚的是巴比倫。其它王國的身份頗有歧見。一般認為它們是瑪代,波斯和希臘。大多數保守派學者們認為是瑪代-波斯,希臘和羅馬。

,不及於你。又有第三國,就是青銅的,必掌管天下。2:40第四國,必堅壯如鐵。正如鐵能打碎百物,又能壓碎以上的金屬,那國也必打碎壓制列國。2:41你既見像的腳和腳指頭一半是濕泥[32]32

亞蘭文作「窰匠的泥」;43節同。

,一半是鐵,那國將來也必分開。你既見鐵與濕泥攙雜,那國也必有一些鐵的力量。2:42那腳指頭既是半鐵半泥,那國的後期也必半強半弱。2:43你既見鐵與濕泥攙雜,那國民也必與各種人[33]33

亞蘭文作「人種」。

攙雜[34]34

指混血式的通婚。

,卻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鐵與泥不能相合一樣。2:44當那列王在位的時候,天上的 神必另立一永存的國,必不敗壞,也不歸其他的人。這國卻要打碎滅絕那一切國。這國必存到永遠。2:45你看見非人手鑿出來的一塊石頭從山而出,打碎金、銀、青銅、鐵、泥。那就是至大的 神把後來必有的事給王指明。這夢準是這樣,這講解是確實的。」

2:46當時,尼布甲尼撒王臉伏在[35]35

亞蘭文作「臉倒於地」。

地,向但以理下拜;並且吩咐人給他奉上供物和香品。2:47王對但以理說:「你既能顯明這奧秘,你的 神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主,又是顯明奧秘事的。」2:48於是王高抬但以理,賞賜他許多奇珍異寶。王派他管理巴比倫全省,又立他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智者。2:49但以理求王,王就派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管理巴比倫省的事務。但以理自己在朝中侍立[36]36

亞蘭文作「在王的門口」。

但以理三友受考驗

3:1[1]1

七十士本以「第18年」為本章的起句。這日期就將本章的事蹟放在主前586年(參王下25:8),耶路撒冷傾覆的前後。但本章所述與這日期似無根據。

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個金像[2]2

尼布甲尼撒的金像不應是純金的。「金像」是包金之像(賽40:19;耶10:3-4),代表閃爍輝煌的自抬自舉的成就。有些教父認為這像是尼布甲尼撒神化自己;不過經文並無明確指出。

。像高27.4公尺[3]3

亞蘭文作「60肘」(90英呎)。

,寬2.74公呎[4]4

亞蘭文作「6肘」(9英呎)。27.4公尺(90英呎)x2.74公尺(9英呎)的尺寸顯出不是按照人體的比例,除非高度包括像的座底。古代世界也有其它高大的像。羅底Rhodes港口的希里奧斯Helios像(主前280-224年造),傳說是32公尺(105英呎)的高度。這被稱為世界七大奇觀之一的像就比本處的金像為高。

。他將像立在巴比倫杜拉平原。3:2尼布甲尼撒王差人將總督、總管、省長、顧問、司庫、司事、法官[5]5

這七類官員的職責並不明確(3, 27節同)。本處的亞蘭名稱是照波斯的官職音譯,故實意不詳。本處的譯法是照BDB的擬定。

和各省的官員都召了來,為他所立的像行開光之禮。3:3於是總督、總管、省長、顧問、司庫、司事、法官和各省的官員都聚集,要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開光之禮。他們就站在尼布甲尼撒所立的像前。

3:4那時,傳令的大聲呼叫說:「各民、各國、各方言的人哪,有令傳與你們:3:5你們一聽見角、笛、琵琶[6]6

琵琶(Zither),豎琴(harp)和笙(pipes)都是借用希臘字。有的因這些名稱而認為本書是希臘時代的作品,但用希臘名稱(全用於樂器)並不希奇。有學者指出希奇的是但以理書借用的希臘文是如此的少。

、三角琴、豎琴、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當[7]7

亞蘭文作「就立刻」。

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3:6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3:7因此各民、各國、各方言的人民一聽見角、笛、琵琶、三角琴、豎琴、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都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

3:8那時,有幾個迦勒底人進前來惡意控告[8]8

亞蘭文作「咬碎」;相當生動的俗語。

猶大人。3:9他們對尼布甲尼撒王說:「願王萬歲[9]9

亞蘭文作「王啊!活到永遠」。宮庭中的奉承和虛偽的官場話,不一定表達說話者的心態。

3:10王啊,你曾降旨說,凡聽見角、笛、琵琶、三角琴、豎琴、笙和各樣樂器聲音的都當敬拜金像;3:11凡不俯伏敬拜的,必扔在烈火的窯中。3:12但現在有幾個猶大人,就是王所派管理巴比倫省事務的──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王啊,這些人[10]10

但以理的名字不在「這些人」之中,引起釋經者的猜想;有的認為也許但以理有病或因公外出。希帕黑都士Hippolytus認為但以理當時正在遠處觀望。

不尊重你,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3:13當時,尼布甲尼撒沖沖大怒,吩咐人把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帶過來。他們就把那些人帶到王面前。3:14尼布甲尼撒問他們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你們不事奉我的神,也不敬拜我所立的金像,是真的嗎?3:15你們再聽見角、笛、琵琶、三角琴、豎琴、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必定要俯伏敬拜我所造的像;若不敬拜,必立時被扔在烈火的窯中!有何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呢?」3:16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回答說:「尼布甲尼撒[11]11

MT古卷作...對王說:「尼布甲尼撒啊」。一般來說臣屬不會直稱君王的名字,尤其是在這種危險的處境。故本處將「王」字移入尼布甲尼撒名字之後。

啊,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12]12

亞蘭文作「回你一話」。

你。3:17[13]13

諸七卷皆無「若」字。

我們所事奉的 神存在的[14]14

本句亞蘭文相當難譯。關鍵在於itay「是或存在」的意義。這字有數個可能。(1) 若我們的神能(夠)/有能...;(2)  若是這樣,我們的神必能拯救我們(KJV, ASV, RSV, NASB)。不過itay的原意是「存在」;故本譯本根據字意而有此譯,卻也承認這觀點並不明朗。本句可能是隱約的回指15節尼布甲尼撒否定有神能救他們脫離他的權勢的一話。

話,他就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啊,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3:18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 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3:19當時,尼布甲尼撒怒氣填胸,向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變了臉色。他吩咐[15]15

或作「令」。

人把窯燒熱,比尋常更加七倍。3:20又吩咐他軍中的幾個壯士[16]16

或作「最強壯的」。

,將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窯中。3:21這三人當時穿着褲子、內袍、外衣和別的衣服[17]17

這些衣物的名稱和功能不詳。

,被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窯中。3:22因為王命緊急,窯又甚熱,那抬[18]18

或作「押送」。

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人都被火燄燒死。3:23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這三個人都被捆着落在烈火的窯中[19]19

稱為「亞撒利亞的祈禱和三人之歌」的文獻,於此有認罪和求神赦免的請願,並有為三人蒙恩得脫火窰的謝恩。雖然在希伯來本/亞蘭本皆不見此段,但古希臘本中存有。

神拯救祂的僕人

3:24然後,尼布甲尼撒王吃了一驚,急忙起身,對謀士說:「我們捆起來扔在火裏的不是三個人嗎?」他們回答王說:「王啊,是。」3:25王說:「但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在火中行走!沒有受傷!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明[20]20

亞蘭文作「好像諸神之子」。許多教父認為這是基督論中的「神的兒子」。不過我們必需知道這些話出自異教徒之口,想從他的泛神的立場解釋事務。對他說來「像諸神之子」就是「像一位神明」。

。」3:26於是,尼布甲尼撒就近烈火窯門說:「至高 神的僕人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出來,來這裏吧!」

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就從火中出來了。3:27那些總督、欽差、巡撫和王的管事們,一同聚集看這三個人,見火沒有[21]21

亞蘭文作「無力」。

傷他們的身體,頭髮也沒有燒焦,衣裳也沒有變色。連火燎的氣味都沒有。

3:28尼布甲尼撒驚嘆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 神是應當稱頌的!他差遣天使[22]22

王認為「諸神之子」(25節)是「天使」,希伯來聖經也用「天使」是神的天使群體的成員(創6:2, 4;伯1:6; 2:1; 38:1;詩29:1; 89:6)。一位「天使」後來救但以理脫離獅子口(但6:22)。

救護信靠他的僕人;他們不遵[23]23

亞蘭文作「違背/攺變」。

王命,寧捨己身,在他們 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神!3:29現在我降旨,無論何民、何國、何方言的人,謗讟[24]24

亞蘭文作「說話輕慢」。

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之 神的,必被凌遲,他的房屋必成糞堆;因為沒有別神能這樣施行拯救。」3:30然後,王在巴比倫省高升了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

4:1 (3:31) [1]1

英譯本的4:1是亞蘭本(BHS)的3:31節;英譯本的4:4是亞蘭本的4:1節。兩本相差3節至第4章末。4:1-3其實是第4章的介紹。

尼布甲尼撒王曉諭住在全地各民、各國、各方言的人說:願你們大享平安[2]2

亞蘭文作「願你們的平安大增」。

4:2我樂意將至高的 神向我所行的神蹟奇事宣揚出來。

4:3「他的 神蹟何其大!

他的奇事何其威!

他的國是永遠的!

他的權柄存到萬代!」

尼布甲尼撒夢見大樹被砍下

4:4 (4:1) [3]3

亞蘭文以本節為第4章的起頭。七十士本在此有「尼布甲尼撒在位第18年」的字樣(參3:1註解)。七十士本的4-6章和MT古卷甚為不同;內容和次序都不劃一。我們不能確定兩古卷為何有此分歧。

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宮中[4]4

亞蘭文作「家中」。

;平順[5]5

亞蘭文作「快樂/奢華」。

在殿內。4:5我做了一夢,使我懼怕。我在床上的幻想──腦中的異象──使我驚惶。4:6所以我降旨[6]6

亞蘭文作「下令」。

巴比倫的一切智者到我面前,叫他們把夢的講解告訴我。4:7於是那些術士、星象家、智者、觀兆的都進來,我將那夢告訴了他們。他們卻不能把夢的講解告訴我。4:8末後,但以理進來,(照我神的名[7]7

本處可能是同音而非同源字。

稱為伯提沙撒,他裏頭有聖神的靈),我就將夢也告訴他說:4:9「術士的領袖伯提沙撒啊,我知道你裏頭有聖神明的靈,甚麼奧秘的事都不能使你為難,思想[8]8

MT古卷用Khezvey「異象」一字,似是尼布甲尼撒如上次一樣要但以理告訴他夢的內容,但下節自己述出;故本譯本認為此字是Khazi「思考」。

我見的夢並將講解告訴我。4:10我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

我看見地當中有一棵樹,

極其高大。

4:11那樹漸長強壯,

高得頂天;

從地極都能看見。

4:12葉子華美,果子甚多,

可作眾生的食物;

田野的走獸[9]9

或作「野獸」。

曾臥在蔭下,

天空的飛鳥曾宿在枝上;

凡有血氣的都曾從這樹得食。

4:13當我在床上腦中見異象之時,

有一位聖衞士[10]10

亞蘭文作「守望者和聖者」(23節同)。本兩詞是速用詞,即「聖守望者」。七十士本作angelous「天使」。本詞有時可作「衛士」(NAB)或「使者」(NIV, NLT)。

從天而降。

4:14他大聲呼叫說:『伐倒這樹!砍下枝子!

摘掉葉子,

拋散果子,

使走獸離開樹下,

飛鳥躲開樹枝。

4:15樹墩[11]11

23節同。表示樹雖被伐倒,但根仍留存而活著。明顯是用於尼布甲尼撒。

卻要留在地內,

用鐵圈和銅圈[12]12

鐵圈和銅圈的功能不明顯,也許是防止樹的裂開或仍留部份的腐爛。這應是保存尼布甲尼撒神志失常時期的性命。

箍住,

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

使他與地上吃草的獸同存,

4:16使他的心[13]13

樹的引喻轉為現實的象徵。

改變,不如人心,

給他一個獸心,

使他經過七期[14]14

可能指「七年」。「經過」或作「過去」(23, 25, 32各節同)。

4:17這是衞士所發的命,

聖者所出的令,

好叫[15]15

MT古卷作「直至」。

世人知道,

至高者在人的國中[16]16

亞蘭文作「人間的國度」;NASB作「人類的屬區」;NCV作「地上所有王國」。

掌權,

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

他甚至立最卑微的人執掌國權。』

4:18「這是我尼布甲尼撒王所做的夢。伯提沙撒啊,你要說明這夢的講解,因為我國中的一切智者都不能將夢的講解告訴我。惟獨你能,因你裏頭有聖神的靈。」

但以理為王解夢

4:19於是(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難過片時[17]17

亞蘭文作「約一小時」,即「片時」。

;心意使他警覺。王說:「伯提沙撒啊,不要因夢和夢的講解驚惶。」但伯提沙撒回答說:「我主啊,願這夢歸與恨惡你的人,講解歸與你的敵人!4:20你所見的樹漸長強壯,高得頂天,從地極都能看見;4:21葉子華美,果子甚多,可作眾生的食物;田野的走獸曾住在其下;天空的飛鳥曾宿在枝上。4:22王啊,這漸長又強壯的樹就是你[18]18

許多現代學者認為本章歪曲歷史;傳統上本事蹟連於拿邦尼都士Nabonidus,而不是尼布甲尼撒。昆蘭古卷Qumran text拿邦尼都士的禱告the Prayer of Nabonidus與本章事蹟平行。

。你的威勢漸長及天,你的權柄管到地極。4:23王既看見一位聖衞士從天而降,說:『將這樹砍伐毀滅,樹墩卻要留在地內,用鐵圈和銅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使他與地上吃草的獸同存,直到經過七期。』4:24王啊,講解就是這樣。臨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於至高者的命。4:25你必被趕出離開人群[19]19

亞蘭文作「人間」。

,與野地的獸同居[20]20

亞蘭文作「你的居所必是(野獸的居所)」;32節同。

。你要吃草如牛[21]21

尼布甲尼撒失常的症狀有如今日稱為boanthropy的病症;病人幻想自己是牛或其牠動物而仿效之。

,被天露滴濕。你要經過七期,等[22]22

亞蘭文作「直到」。

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4:26聖守衞既吩咐存留樹墩,是等你知道天[23]23

本處以「天」代表神。猶大文獻有諱避直稱神的傾向。例如新約的「天國」和路15:21的「我得罪了天」等。

的條例後,你的國必仍歸你。4:27王啊,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正斷離罪過,以憐憫窮人離開罪孽;或者你的平安[24]24

亞蘭文作「富裕」。

可以延長。」

4:28這些事都臨到尼布甲尼撒王。4:29過了十二個月,他在巴比倫王宮牆[25]25

或作「護牆」;許多英譯本作「屋頂」(NAB, NASB, NIV, NRSV);NLT作「房的平頂」。

上散步。4:30他口出這些話:「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26]26

亞蘭文作「房屋」。

,要顯我威嚴的榮耀嗎?」4:31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有聲音從天降下說:「尼布甲尼撒王啊,此刻對你宣告[27]27

亞蘭文作「他們對你說」。

:你的國位離開你了!4:32你必被趕出離開人群,與野地的獸同居。你要吃草如牛,且要經過七期,等[28]28

亞蘭文作「直到」。

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

4:33當時這話就立刻應驗在尼布甲尼撒的身上。他被趕出離開人群,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

4:34但指定的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神智復歸於我,

我稱頌那至高者,

讚美尊敬那活到永遠的 神。

因他的權柄是永有的,

他的國存到萬代。

4:35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

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

無人能打他的手,

對他說:『你做了甚麼?』

4:36那時,我的神智復歸於我。我國的榮耀威嚴也都復歸於我,我的大臣和貴胄也來見我,我又復得國位。我比以前更加尊大。4:37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他所行的全都正確公平。那活在[29]29

亞蘭文作「行在」。

驕傲中的,他能降為卑。

伯沙撒見手指書文於壁

5:1伯沙撒[1]1

聖經之外的記錄清楚地指出當時是拿邦尼都士Nabonidus(主前556-539年)作巴比倫的王。不過他長久住在替馬Teima,由他兒子伯沙撒Belshazzar執政。這安排可以解釋本章之後伯沙撒應許解釋牆上字的人為國中第三的意思。假如伯沙撒的確是國中的第二把交椅,第三位就是他所能給的最高榮譽了。

為他的一千貴胄設擺盛筵[2]2

巴比倫的盛筵提起斯1:3-8的另一次的大宴。波斯的君王在古代近東的世界也以舉辦奢華宴會著稱。

,與這一千人飲酒。5:2伯沙撒歡飲之間[3]3

可能是「試酒之後」,即飲宴開始之時。但「歡飲之間」也表示他受酒力影響而作出以下的舉動。(參CEV「他醉後下令」)。

,吩咐人將他父尼布甲尼撒[4]4

或作「先祖」,「前王」(11, 13, 18節同)。亞蘭文的「父」有時可作此意。

耶路撒冷殿中所沒收[5]5

或「拿來」。

的金銀器皿拿來,使王與大臣、皇后、妃嬪好用這器皿飲酒[6]6

用聖殿的器皿作狂歡的飲具,是對被擄的猶太人極大的震撼。

5:3於是,他們把耶路撒冷 神殿庫房[7]7

亞蘭文作「神家的殿中」。

中所沒收的金銀器皿拿來,王和大臣、皇后、妃嬪就用這器皿飲酒。5:4他們飲酒,讚美金、銀、銅、鐵、木、石的各種神。

5:5當時,忽有人的指頭顯出,在王宮中燈台[8]8

文中提到「燈台」,建議所寫的字是眾人可見。

對面的粉牆上寫字。王就看著寫字的手背[9]9

亞蘭文作「手掌」,本處應是「手背」。

5:6之後,王就臉色蒼白,心意驚惶[10]10

或作「心有警示」。

;腰骨好像脫節,雙膝彼此相碰。5:7王大聲吩咐傳召[11]11

亞蘭文作「將...領進來」。

星象家、智者、並觀兆的。王對巴比倫的智者說:「誰能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他必身穿紫袍[12]12

紫色是古代皇族的顏色。

,帶金項圈[13]13

或作「金領圈」,可能比一般的「鍊子」為重。

,在我國中位列第三。」

5:8於是王的一切智者都進來,卻不能讀那文字,也不能把講解告訴王。5:9伯沙撒王就非常驚惶,全身發顫。他的貴胄也十分惶恐。

5:10因王和貴胄嘈雜的聲音,太后[14]14

可能是尼布甲尼撒或拿邦尼都士之妻。

就進入宴宮。她說:「願王萬歲!你不要緊張,不要戰驚。5:11在你國中有一人,他裏頭有聖神的靈。你父在世的日子,這人心有靈明,聰明智慧,好像諸神的智慧。你父尼布甲尼撒王立他為術士、星象家和智者並觀兆的領袖。5:12在他裏頭有超凡的靈和知識,能圓夢,釋謎語,解疑惑[15]15

亞蘭文作「解結」。

;這人名叫但以理尼布甲尼撒王又稱他為伯提沙撒。現在可以召他來,他必解明這意思。」

5:13但以理就被領到王前。王問但以理說:「你就是被擄之猶大人中的但以理嗎?就是我父王從猶大帶來的嗎?5:14我聽說你裏頭有諸神的靈,心有靈明,有悟性和超凡的智慧。5:15現在智者和星象家都領到我面前,為叫他們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無奈他們都不能把講解說出來。5:16我聽說你善於講解,能解疑惑。現在你若能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就必身穿紫袍,項戴金圈,在我國中位列第三[16]16

或作「三統治者之一」。

。」

但以理解釋牆上的字

5:17但以理回答王說:「你的贈品可以歸你自己,或給別人。我卻必為王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王。5:18王啊,至高的 神曾將國位、大權、榮耀、威嚴賜與你父尼布甲尼撒5:19因 神所賜他的大權,各民、各國、各方言的人都在他面前戰兢恐懼。他可以隨意生殺,隨意升降。5:20但當他心高氣傲[17]17

尼布甲尼撒的高傲在於僭越了神的權限,又因此狂傲而神決意對付他。

,靈也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奪去榮耀。5:21他被趕出離開人群,他的心變如獸心,與野驢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等他知道至高的 神在人的國中掌權,憑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國。

5:22伯沙撒啊,你是他的兒子[18]18

或作「後裔」,「繼承人」。

,你雖知道這一切,你[19]19

亞蘭文作「你心」。

並不自卑。5:23你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你將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嬪用這器皿飲酒。你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的金、銀、銅、鐵、木、石的各神。你卻沒有將榮耀歸與那手中掌管你氣息,和你一切行動的 神。5:24因此,從 神那裏派來手掌和寫下這些字。

5:25「所寫的文字是:彌尼,彌尼[20]20

希臘本無疊字。

,提客勒,烏法珥新。5:26講解是這樣:彌尼[21]21

亞蘭文mene'是重量的單位。彌尼引至「彌拿」(數目)(亞蘭文menah)顯然是諧音的使用。提客勒tegel和烏法珥新farsin也是波斯Persian的諧音使用。

,就是 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5:27提客勒,就是你被稱在天平裏,顯出你的虧欠;5:28毘勒斯[22]22

毗勒斯(Peres)是法珥新(Pharsin)的單數式。(見25節)。

,就是你的國分裂,歸與瑪代人和波斯人。」

5:29伯沙撒下令,人就把紫袍給但以理穿上,把金圈給他戴在頸項上,又傳令使他在國中位列第三。5:30當夜,巴比倫[23]23

亞蘭文作「迦勒底王」。

伯沙撒被殺[24]24

當時是主前539年,但以理約是81歲。聖經文許多史籍記載本處事蹟。

5:31 (6:1) [25]25

由本節起英譯本與亞蘭文本相差1節。至7:1節兩版本復合。

瑪代大利烏年約六十二歲,取了國位。

但以理被扔在獅子坑

6:1大利烏隨心所願[1]1

亞蘭文作「大利烏喜歡」。

,立一百二十個總督[2]2

原文是與「總督」類似的官職,管理帝國的一區(KJV, NLT作「王」;NCV, TEV作「總督/省長」。這些總督們的總長僅在大利烏之下。

治理通國。6:2又在他們以上立總長三人(但以理在其中),使總督向他們三人交待[3]3

亞蘭文作「報告」。

,免得王的利益受虧損。6:3因這但以理有超凡的靈性,所以顯然超乎其餘的總長和總督,王又想立他治理通國。6:4因此,總長和總督尋找但以理誤事的把柄,為要參他;只是找不着他的錯誤過失[4]4

亞蘭文作「藉口和貪污」。

,因他忠心可靠,毫無失誤受賄。6:5那些人便說:「我們找不到參這但以理的把柄,除非是與他 神的律法相連。」

6:6於是,總長和總督議定[5]5

亞蘭文regash一字(7, 12, 16各節)有不同譯法。有的譯作「湧進」(BDB 1112 s.v.;參NAB),但下屬「湧進」宮庭有失禮節。眾古卷各有見解;本處似是眾人在不同的打算下謀得協議,設下圈套陷害但以理。參NCV, NIV作「合群」;NRSV作「密謀」。

向王建議說:「願大利烏王萬歲!6:7國中的總長、知事、總督、謀士和巡撫彼此認為,求王立禁令並雷厲執行,三十日內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向神或向人祈求,就要扔在獅子坑中。6:8王啊,現在求你書寫這禁令,照瑪代波斯人的例,不得更改[6]6

或作「除去」。

。」6:9於是大利烏王立這禁令,加蓋玉璽。

6:10但以理知道這禁令蓋了玉璽,就到自己家裏(他樓上的窗戶[7]7

日後拉比的思路認為本節証明人只能在有窗的戶內祈禱。見B. Berakhot 34b。

開向耶路撒冷)。他一日三次[8]8

舊約只在本處提到一日三次的祈禱。不過這樣的習慣不限於但以理。

雙膝跪在他 神面前[9]9

舊約並無指定祈禱的姿態;一般的形式有跪有站立。

,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6:11那些官員就紛紛前來,見到但以理在他 神面前祈禱懇求,6:12他們便進到王前,對王說:「王啊,三十日內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祈求,必被扔在獅子坑中,王不是下了這禁令嗎?」王回答說:「實有這事,照瑪代波斯人的例是不可更改的。」6:13他們就對王說:「王啊,那猶大俘擄中的但以理不理你,也不遵你所下的禁令;他一日三次祈禱。」

6:14王聽見這話,就甚不悅,一心要籌劃解救但以理,直到日落的時候,他仍在思想這事。6:15那些人又議定[10]10

參6:6註解。

來見王說:「王啊,瑪代人和波斯人的律法指出,凡王所立的禁令和傳諭都是不可更改的。」6:16於是,王下令,人就把但以理帶來,扔在獅子坑中。王安慰但以理說:「你素常事奉的 神必救你。」6:17有人搬石頭放在坑口,王用自己的印和大臣的印封閉那坑[11]11

印封獅坑是防止人未經准許打開坑口。印封如有破裂,管理的人員立刻知道。「印」是「印戒」。

,使懲辦但以理的事不得更改。6:18王就回宮去了。他終夜茶飯不思,也無娛樂[12]12

亞蘭文dakhavah一字包括聲色飲食;實意不詳。

;他睡不着覺。

神拯救但以理脫離獅子的口

6:19次日黎明,王就起來,急忙往獅子坑那裏去。6:20他臨近坑邊,憂聲呼叫但以理,說:「活 神的僕人但以理啊!你素常事奉的 神能救你脫離獅子嗎?」

6:21但以理對王說:「願王萬歲!6:22我的 神差遣天使封住獅子的口,使獅子不傷我;因我在 神面前無辜。王啊!我也沒有行過虧損王的事。」

6:23王就甚高興,下令將但以理從坑裏繫上來。於是但以理從坑裏被繫上來。他身上毫無傷損,因為他信靠了他的 神。6:24王又下令,將那些惡意控告但以理的人,連他們[13]13

七十士本特別指明「他們」是其他兩名總長和家人。

的妻子兒女都扔在獅子坑中。他們還沒有到坑底,獅子就克制他們,咬碎[14]14

亞蘭文的「誣告」是「咬碎」。本句是諷刺性的:想「咬碎」但以理的人現在的確被獅子「咬碎」。

他們的骨頭。

6:25然後,大利烏王傳旨,曉諭住在全地的各民、各國、各方言的人說:「願你們大享平安[15]15

亞蘭文作「願你們的平安大增」。

6:26現在我降旨曉諭我所統轄的全國人民,要尊崇敬畏但以理的 神。

「因為他是那活 神,

他存到永遠。

他的國永不敗壞;

他的權柄永存無極[16]16

亞蘭文作「直到末了」。

6:27他護庇搭救,

在天上地下施行神蹟奇事,

救了但以理脫離獅子的口[17]17

亞蘭文作「手」。

。」

6:28如此,這但以理大利烏王在位,和[18]18

或作「連」。這「大利烏」的身份頗有異議。有的認為他就是「塞魯士」Cyrus。有的認為「大利烏」是聖經外史籍中的古巴魯Gubaru,或是塞魯士的兒子甘比西Cambyses。許多學者認為本處的引用是歷史性的失誤。

波斯塞魯士在位的時候,大享亨通。

但以理見海上來的四大獸

7:1巴比倫伯沙撒元年[1]1

這是主前553年,但以理其時應約是67歲。

但以理在床上,作了一個满了異象的夢[2]2

亞蘭文作「腦中的異象」。

。他就記錄這夢,總結其中的大意[3]3

亞蘭文作「話語的頭」;NIV作「夢的內容」。

7:2但以理寫:「我夜裏見異象,看見[4]4

亞蘭文作「看哪!」

[5]5

或作「諸天」。希伯來文shamayim可作「天(諸)」或「天空」。

的四風陡起,颳在大海[6]6

本處的「大海」不明。一般認為是「地中海」,但這僅是猜測。

之上。7:3之後,有四個大獸從海中上來;形狀各有不同,

7:4「頭一個像獅子,有鷹的翅膀。我正觀看的時候,獸的翅膀被拔去,從地上被舉立起來;使它用兩腳站立,像人一樣,又得了人心[7]7

第一獸的身份,從17節及第2章的平行記載,就是巴比倫。趐膀被拔去似是指尼布甲尼撒神智失常的時期(4章)。4節的下半節就是形容尼布甲尼撒的復位。其牠的野獸傳統上認為是瑪代-波斯,希臘和羅馬;不過有現代學者認為是瑪代,波斯和希臘。參何13:7-8的獅,熊,豹的平行記載。

7:5「然後[8]8

亞蘭文作「看哪!」

,有一獸如熊,就是第二獸。它半身離地,口齒內啣着三根肋骨[9]9

啣著的三根肋骨可能代表瑪代-波斯的戰績;但「肋骨」的身份不詳。可能指波斯征服的呂底亞Lydia,埃及和巴比倫。

,有吩咐這獸的說:『起來吞吃多肉。』

7:6「此後[10]10

亞蘭文作「這樣」;7節同。

我觀看,又有一獸[11]11

亞蘭文作「看哪!又一個」。

如豹,背上[12]12

或作「旁邊」。

有四個像鳥的翅膀。這獸有四個頭[13]13

第三獸是「希臘」。四個頭極可能是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死後所分裂的四國。參但8:8。

,又得了管治的權柄。

7:7「其後,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第四獸,甚是可怕,極其強壯,大有力量[14]14

第四獸與其牠三獸不同處在於沒有實在的形容。很可能但以理找不到相應的字眼。四獸各樣的引証,如大象或其牠野獸,僅是猜測。

。它有兩排大鐵牙。它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腳踐踏。這獸與前三獸大不相同,頭有十角。

7:8「我正思想這些角,見其中又長起一個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連根被拔,為它留出空位。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說傲慢[15]15

亞蘭文作「大話」;11, 20節皆同。

的話。

7:9「我觀看的時候,

見有寶座設立,

亙古常在者[16]16

或作「遠古者」(NAB, NRSV, NLT);TEV作「常存者」;CEV作「永久的神」。

就了位,

他的穿著潔白如雪,

頭髮如羊毛,

寶座有火燄,

四輪都著火。

7:10從他面前有火河發出,

事奉[17]17

亞蘭文作「站在他面前的」。

他的有千千,

在他面前要侍立的有萬萬。

他坐着要開庭[18]18

亞蘭文作「審判之座」。

案卷都展開了。

7:11「那時我繼續觀看,見那獸因小角說傲慢話被殺,軀體消滅,被火焚盡。

7:12其餘的獸,權柄都已被奪去,生命卻仍存留一時一季。7:13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

「見有一位像人子[19]19

本處可能就是耶穌稱自己是「人子」的出處。猶太教和基督教傳統都認為這是一位,兼有彌賽亞的含意。許多現代學者卻認為「人子」是統稱,與「眾聖者」同義(18, 21, 22, 25諸節),或是「聖者的人民」(27節),就是代表猶太人。更有其他的認為但以理是指天使米迦勒Michael。

的,

駕着[20]20

七十士本作「在上(駕著)」(太24:30; 26:64);也有古卷作「同」(可16:42;啟1:7)。

天雲而來,

被護送[21]21

亞蘭文作「帶到」。

到亙古常在者面前。

7:14他得了權柄、榮耀、國度,

各民、各國、各方言的人都事奉[22]22

有的認為「事奉」是「敬拜」。

他。

他的權柄是永遠的,不能廢去[23]23

亞蘭文作「不會過去」。

他的國必不敗壞[24]24

亞蘭文作「不能消滅」。

天使解釋異象

7:15「至於我但以理,我的靈憂悶[25]25

亞蘭文作「我的靈憂悶在鞘中」;似將身體看作靈魂的「刃鞘」。參NAB「在肉體的鞘中」。

,我腦中[26]26

亞蘭文作「頭中」。

的異象使我警惕。7:16我就近一位侍立者,問他這一切的意思。他就告訴我,將異象的講解給我說明:7:17『這四個大獸就是將要在世上興起的四王,7:18然而,至高者的聖者[27]27

「聖者」本處是複式,指天使或忠於神的子民。

,必要得國,直到永永遠遠。』

7:19「那時我願知道第四獸的意思,牠為何與那三獸大不相同;牠甚是可怕,有鐵牙銅爪,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腳踐踏。7:20我也想知道頭有十角和那另長的一角,在這角前有三角被打落的意思。這角有眼,有說傲慢話的口,形狀雄偉,過於其他。7:21我觀看的時候,見這角與聖者爭戰,勝了他們,7:22直到亙古常在者來給至高者的聖者伸冤。聖者得國的時候就到了。

7:23「那侍立者這樣說:

『第四獸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國,

與一切國大不相同,

必吞吃全地,

並且踐踏嚼碎。

7:24那十角,

就是從這國中必興起的十王。

後來必興起一王,

但他與先前的不同,

他必屈伏三王。

7:25他必說話頂撞至高者,

必不斷騷擾[28]28

亞蘭文作「磨損」(KJV, ASV, NRSV);NASB, NLT作「磨倒」。

至高者的聖者,

必想改變律法所定的節期。

他們必交付他手,

一載、二載、半載[29]29

即三載半。

7:26然而,庭要召開[30]30

亞蘭文作「審判必就位」。

,他的權柄必被奪去,

毀壞,滅絕,直到永遠。

7:27國度、權柄和天下諸國的偉大,

必賜給至高者的眾聖者的人民[31]31

可作「聖者的眾聖者」。若「眾聖者」指天使,就是指護神子民的天使。若眾聖者是神的子民,本句就是「人民也就是眾聖者」。參8:24註解。

他的國是永遠的,一切掌權的都必事奉他、順從他。』

7:28「那事至此完畢。至於我但以理,思念極其煩擾我,臉色蒼白。我卻將這事存記在心。」

但以理見公山羊和公綿羊的異象

8:1[1]1

但8:1開始從亞蘭文(2:4下-7:28)轉回希伯來文;直至全書結束。本書的雙重語言有多種不同的見解,但最可能的是傳遞過程中的演變。

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2]2

這是主前551年,但以理應約是69歲。

,有異象現與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見的異象[3]3

指第七章所見異象。

之後。8:2在異象中,我見到在以攔書珊[4]4

書珊Susa(原文作Shushan),位於巴比倫之東380公里(230英哩);是波斯諸王在亞基曼尼Achaemenid時代的冬宮。第2節的字句似指但以理當時不在書珊城,只是在異象中見到。但本處的原文結構複雜;故有的認本節開始的字樣(在異象中)不在MT古卷之內。

城的宮中[5]5

原文birah是「堡壘,皇宮」;城內有防禦工事之處。NAB作「書珊的堡壘」;TEV作「書珊的有牆之城」。

,異象中我見自己在烏萊運河[6]6

原文`uvla「河流」在經文中罕見;只見於本處,3及6節。烏萊Ulai河可能是相當大的運河(NASB, NIV, NCV),不是天然的河流。

邊。8:3我舉目觀看,見[7]7

原文作「看哪!」

有雙角的公綿羊[8]8

原文作「一隻雙角的公綿羊」。

站在運河邊。它的兩角都長,但這角長過那角。更長的是後長的。8:4我見那公綿羊往西、往北、往南牴觸。獸[9]9

或作「野獸」(NAB)。

在牠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沒有能救護脫離牠手的。牠任意而行,自高自大[10]10

原文gadal「使為大;放大」;有正面或負面之意。正面性的為「顯大」,用指神;見詩126:2-3;珥2:21。本章(8:4, 8, 11, 15)是負面性的「自我顯大」。

8:5我正思想的時候,見有一隻公山羊從西而來,遍行地面[11]11

或作「全地」(NAB, ASV, NASB, NRSV)。

,腳不沾塵。這山羊兩眼當中有一非常的角[12]12

原文作「視覺的角(明顯)」。

8:6牠往我所看見站在運河邊有雙角的公綿羊那裏去,猛力[13]13

原文作「力量的狂怒」。

向牠直闖。8:7我見公山羊就近公綿羊,向牠發烈怒、牴觸牠,折斷牠的兩角。綿羊抵擋不住,山羊將綿羊[14]14

原文作「抛開」。

觸倒在地,用腳踐踏;沒有能救綿羊脫離牠手的[15]15

但以理異象中的公山羊代表希臘;大角代表亞歷山大大帝。綿羊代表瑪代-波斯。亞歷山大迅速地征服波斯,其中包括三場主要戰事,每場都是以寡敵眾下取得勝利:Granicus(主前334年),isus(主前333年)和Gaugemela(主前331年)。

8:8這山羊更加自高自大。正強盛的時候,那大角折斷了,在大角根上向天的四風長出四個非常[16]16

或作「顯著」。

的角[17]17

這四角是指亞歷山大死後續位的四將。亞歷山大帝國分為四將統治:卡山特Cassander佔馬其頓和希臘;呂西馬古Lysimachus佔特拉斯Thrace和部份的小亞西亞;西流古Seleucus佔敍利亞和其東之地;多利買Ptolemy佔埃及。

來。

8:9四角之中,有一角長出一個小角[18]18

這小角是安提古四世Antiochus IV以彼芬尼Epiphanes;他在主前175-164年統治西流古帝國。安提古特別仇恨猶太人,常施無情的迫害。

。它向南、向東、向榮美之地[19]19

原文hatsevi「美麗的」,指以色列地。

,漸漸長為很大。8:10大至高及天軍[20]20

即天庭的天使群。神有時領他們如領軍隊入戰場。

,將些天軍和星宿拋落在[21]21

科學前期的以色列人認為星宿是神天庭內的天使。見士5:20;伯38:7;賽40:26。西閃族神話中星宿就是至高神明聖會的成員(見賽14:13)。

地,用腳踐踏。8:11牠更高傲對敵天軍的元帥[22]22

可能指神,或指天使瑪迦列(參12:1)。

,除掉日常的獻祭,毀壞聖所[23]23

本句的代名詞是「牠」,即安提古。「聖所」是耶路撒冷神的殿。

8:12軍旅和常獻的祭都交了給這罪惡的叛逆事件[24]24

這「叛逆事件」可能指猶太人的失敗;但全書既無提及,這看法不太可能。本句應是指以安提古為代表的對神的叛逆和對猶太人的迫害。

中。牠將真理拋在地上[25]25

希伯來中古古卷mss及七十士本作「真理被抛在地上」。「真理」本處可能指摩西五經Torah。據馬克比一書1:56說安提古首創毀壞猶太人聖書之例。

,大得勝利[26]26

或作「大大成功」。

8:13我聽見有一位聖者[27]27

本處的聖者可能是天使(4:13, 23)。

說話。又有一位聖者問那說話的聖者說:「這除掉日常的獻祭,叛變的毀滅,聖所與軍旅踐踏的異象,要到幾時呢?」8:14他對我說:「到二千三百晚上和早晨[28]28

「晚上和早晨」是創1創世時所用字句。「晚上和早晨」是一日,故本處是2,300日。但有解經者認為這是晚祭和晨祭,而是1,150日。無論如何,這段日子的啟發事件不詳。註明這時期結束的事件卻是安提古實行的褻瀆和迫害後的耶路撒冷聖殿的重獻。這事件發生在主前165年12月25日。猶太人每年慶祝這獻殿禮Hanukkah,紀念這勝利。

,聖所就必得清白[29]29

原文作「必得伸冤」,「必被稱義」。本動詞只見於此處。英譯本有譯作「潔淨」(KJV, ASV);「恢復」(NASB, TEV, NLT);或「重獻」(NIV)。

。」

天使解釋異象

8:15但以理見這異象,就尋求明白其中的意思。忽有一位形狀像人的站在我面前。8:16然後,我聽見烏萊河兩岸中有人聲。聲音說:「加百列[30]30

舊約唯一提到的天使名字是迦百列Gabriel(但8:16; 9:21;參路1:19, 26)和米迦勒Michael(但10:13, 21; 12:1;參猶9;啟12:7)。迦百列是「神的人」;米迦勒是「有誰像神?」

啊,要使此人明白這異象。」8:17他便就近我所站的地方。他來了,我就驚慌俯伏[31]31

原文作「臉伏在地」。

在地。他對我說:「人子啊[32]32

或作「人啊」。

,你要明白,因為這是關乎末時的異象。」8:18他與我說話的時候,我面伏在地昏迷,但他摸我,扶我站起來。

8:19他說:「我要指示你烈怒末期之事,因為這異象是關乎指定的末時。8:20你所看見雙角的公綿羊,代表瑪代波斯王。8:21那公山羊就是希臘[33]33

原文作「雅完」Javan。

,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王。8:22至於那折斷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長出四角,這代表四國,必從他國裏興起來,只是勇力都不及他。8:23這四國末時,叛變行動[34]34

本譯本讀原文為happesha'im「叛變行為」;MT作happosheim「叛徒」。(參NIV「當叛徒完全敗壞」)。「罪惡滿盈」是舊約的常用語(參創15:16),與本處文義相合。

滿足之時,必有一王興起,暴躁[35]35

原文作「臉硬」。

詭詐[36]36

原文作「明白謎語」指善用雙關語言;TEV, CEV作「深知陰謀」(NAB, NASB, NIV, NRSV, NLT)。

8:24他的權力必大,卻不是只因他的力量。他必行非常的毀滅[37]37

原文作「他必超常的毀滅」。

。他所行的必定成功[38]38

原文作「他必成功而行」。

。他必毀滅有能力的民和聖者的民[39]39

參7:27註解。

8:25他必藉陰謀[40]40

原文本字是「技巧,內見」;本處指「狡猾,陰險」。

以欺詐成功。他必有傲慢的態度[41]41

原文作「他心中以驕傲行事」。

,在人坦然無備[42]42

原文作「平安」,指「(認為)安全」。

的時候,毀滅多人。他必站起來攻擊萬君之君,至終卻非因人手[43]43

或作「人間所為」。

而碎裂。8:26所說晚上和早晨的異象是真的[44]44

原文作「真理」。

。但你要將這異象封住,因為這是關乎許久以後的事。」

8:27於是,我但以理全身虛脫[45]45

原文作nihyetiy,字意不詳。本字連於下句的「病」又和所見異象有關,可譯作「疲累之極」或「虛脫」。本字字意可參BDB 27-28 s.v. Niph. 2: DCH 2:540 s.v. Ni 3。

,病了數日。然後起來辦理王的事務。我因這異象驚訝,也無人能加以解釋。

但以理為民代求

9:1瑪代亞哈隨魯[1]1

七十士本作薛西(Xerxes);採用此名的英譯本有NIV, NCV, TEV, CEV等。大多數英譯本保留希伯來名稱亞哈隨魯Ahasuerus。

的兒子大利烏[2]2

這位大利烏Darius的身份是聖經內外資料對應的主要問題。許多現代學者認為本處是錯用了大利烏-哈斯提斯帕 (Darius Hystaspes,主前522-486年在位)。其他有將這名認是波斯王塞魯士(Cyrus),參6:28;也有認為是波斯總督(省長)古伯魯(Gubaru)的。若後二者之說正確,大利烏王的元年就是主前538年,其時的但以理應是82歲。

立為迦勒底[3]3

或作「巴比倫」。

國的王元年,9:2就是他在位第一年,我但以理從聖書[4]4

原文作「書」;加「聖」字指明是經文。

上得知耶和華[5]5

原文本處的耶和華作YHWH;本章用了8次,本書其它章節不用。

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論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七十年為滿。9:3我便禁食,披麻蒙灰[6]6

古以色列人舉哀時會禁食,身穿麻衣,放灰於頭,表示悲傷和認罪。

,定意向主 神祈禱懇求。9:4我向耶和華我的 神[7]7

原文的「耶和華神」是adonay ha'elohim。

祈禱、認罪說:

「主啊[8]8

譯作「文」的原文本處是adonay(7, 9, 15, 16及19節皆同)。

,大而可畏的 神,向愛主守主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9]9

或作「對約是信實的」。

9:5我們犯罪了。我們行惡叛逆;我們以偏離你的誡命典章叛逆了。9:6我們沒有聽從你僕人眾先知奉你權威[10]10

原文作「名」;或譯作「作為你代表」。

向我們君王、首領、列祖[11]11

原文作「諸父」;(8, 16節同)。

和國中一切百姓[12]12

或作「居民」。

所說的話。

9:7「主啊,你是公義的[13]13

原文作「公義是(屬於)你的」。

,我們今日是蒙羞的[14]14

原文作「如今日的臉上羞恥是(屬於)我們的」。

,因我們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以色列眾人,或在近處,或在遠處,已被你趕到各國的人,都得罪了你,正如今日一樣。9:8主啊,我們的君王、首領、列祖因得罪了你,就都臉上蒙羞。9:9主我們的 神是憐憫饒恕人的[15]15

原文作「憐憫和饒恕是(屬於)我們耶和華神的」。

,縱使我們向他悖逆。9:10我們沒有聽從耶和華我們 神的律法而活,沒有遵行[16]16

原文作「行在...中」。

他藉僕人眾先知向我們所陳明的律法[17]17

七十士本及希臘本「律法」作單式。

9:11以色列眾人都犯了[18]18

原文本字是「越界」。

你的律法,不遵從[19]19

原文作「沒有留意你的聲音」。

你,離開了你。因此,在你僕人摩西律法上所寫的咒詛[20]20

「咒詛」指摩西律法中對叛逆的警語(申28)。「咒詛和誓言」可能是連用語「誓中的咒詛」(民5:21;尼10:29)指約中宣告的審判經由重誓立定而為法定的約束。

和誓言,都傾在我們身上,因我們得罪了你[21]21

原文作「他」。

9:12他使大災禍臨到我們,執行了向我們和我們官長[22]22

「官長」原文作「審判官」。

的警告[23]23

「執行...警告」原文作「他應驗了他所說的話」。

──在普天之下未曾行過像在耶路撒冷所行的。9:13這一切災禍臨到我們身上,正如摩西律法上所寫的。我們卻沒有取悅[24]24

原文作「使...寬容」。

耶和華我們 神,回頭離開罪孽,尋求你的可靠的道德標準中的智慧[25]25

或作「在道德標準中得著內見」。「標準」原文作「真理」,指約中之法律。見10-11節。

9:14主心知他所降的一切災禍。因耶和華我們的 神所行的盡都公義[26]26

或作「公正」。

,我們沒有遵從他[27]27

原文作「我們沒有聽他的聲音」。

9:15「主,我們的 神啊,是你用大能的手領你的子民出埃及地,使自己得了名,正如今日一樣。我們犯了罪,作了惡。9:16主啊,求你按你的公義[28]28

或作「公正」。

,使你的烈怒[29]29

原文作「怒氣和忿怒」;本連用語可譯作「烈怒」。

轉離你的城耶路撒冷,就是你的聖山。耶路撒冷和你的子民,因我們的罪惡和我們列祖的罪孽,正被四圍的人羞辱。

9:17「我們的 神啊,求你垂聽[30]30

即「接納」。

僕人的祈禱懇求,為自己的名施恩[31]31

原文作「讓你的臉發光」;形容同意式的歡笑。見詩31:16; 67:1; 80:3, 7, 19。

與你荒涼的聖所。9:18我的 神啊,求你側耳而聽!求你睜眼,看我們荒涼之地,和以你名為名[32]32

「以你的名為名」(參19節);示意神是耶路撒冷城的主人。參撒下12:28;賽4:1;摩9:12本詞的使用。

的城。我們懇求,不是出於自己的義,乃因你的大憐憫。9:19求主垂聽!求主赦免!求主應允而行動,為你自己不要遲延。我的 神啊!因這城和這民,都是稱為你名下的[33]33

「名下」同9:18註解。

。」

加百列告訴但以理七十個七的預言

9:20當我說話、禱告,承認我的罪和本國之民以色列的罪,為我 神的聖山在耶和華我 神面前懇求。9:21我正禱告的時候,先前[34]34

原文作「開始」。

在異象中所見的那位加百列,在我極度疲乏[35]35

原文mu'afbi'af可譯作「飛快」(迦百列)或「疲乏」(但以理)。本譯本認為是指但以理。參7:28; 8:27; 10:8-9, 16-17;(NASB同)。

之時,在獻晚祭的時候,向我臨近。9:22他指示我說:「但以理啊,現在我來要分悟性給你。9:23你初懇求的時候,命令就已發出,我到來告訴你,因你大蒙眷愛[36]36

或作「極為珍貴」;NASB, NIV作「評價極高」。

。所以你要思想這信息,明白這異象。

9:24「關乎你本國之民和你聖城,

已經定了七十個七[37]37

「七」是「一週(星期)」。本處之外,參創29:27-28;出34:22;利12:5;民28:26;申16:9-10;代下8:13;耶5:24;但10:2-3。加百列展示將來如各週連接的日曆。大多數認為本處是七十個七年,即490年。

要停止住[38]38

或作「了結」。

悖逆,

完結罪惡,

贖盡罪孽,

帶進永義,

封住[39]39

舊約中的「封住」是「確認」之意;參王上21:8;耶32:10-11, 44。

預言的異象[40]40

原文作「異象和預言」;本詞是連用語,即「預言的異象」。

並膏至聖所[41]41

原文作「至聖的所在」。

9:25你當知道、當明白,

從出令[42]42

或作「下詔」(NASB, NIV);或「說話」(NAB, NRSV)。

重新建造耶路撒冷

直到有受膏君的時候,

必有七個七[43]43

MT古卷本處無「和」字。這斷句增加了認清這位「受膏者/君王」的難度。26節的62個7的單位支持MT的語氣而非傳統的翻譯。若按MT的語氣,本句可譯作「從出令建造耶路撒冷直到一受膏者,一君王來臨,必有一個七。在一段62個7的時間它必被重建,速衝帶濠,卻是在艱難時期」。本譯本循傳統譯法而不照MT的語氣。

和六十二個七。

耶路撒冷城連街帶濠都必重新建造,

卻要在艱難的時候。

9:26過了六十二個七,

受膏者必被剪除,一無所有[44]44

「一無所有」甚為難解;可能指受膏者在被「剪除」的時候會無支助。

要來的王的民必毀滅這城和聖所[45]45

敍利亞本讀作「城和聖所必與要來的王一同毀滅」。

但他的終局必來如洪水[46]46

「洪水」示意「突然」。

直到所命定的戰爭的末期,必有毀滅。

9:27一七[47]47

或作「一週」,下同。

之內,他必與許多人堅定盟約;

但在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與供獻止息。

在可憎的翅膀[48]48

原文的kenat「趐膀」不知何指。七十士本指作「聖殿」;故有英譯本(NAB, NIV)譯作「聖殿的一翼(邊室)」,但此意不詳。

上,毀滅者必來[49]49

原文本處無動詞。

直到命定的終局傾倒在毀壞者的身上。」

天使向但以理顯現

10:1[1]1

本章是但以理書最後大段(10-12章)的起頭。傳統的分章不能指出這幾章的關係。

波斯塞魯士